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性侵少女的黑手和保护伞

2020-04-11 14:23:15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南风窗报道了一个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新闻:一个上市公司总裁,通讯巨头独董,首席法务官,注册律师,强暴自己14岁的养女长达四年之久。故事过于人神共愤,我就不复述了。我这里只说重点,重点是小女孩被性侵之后已经知道报警了,但是第一次报警不了了之。第二次报警不予立案,几次三番向派出所求助只给了她一份《撤案通知书》。第三次报警才有了结果,但是距今已经半年之久迟迟没有推进。

  重点中的重点是,小女孩前两次报警的地点分别在北京和烟台,一个是首都一个是沿海发达城市,不是什么偏远山沟沟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是这两次报警竟然都没有结果!

  我们看新闻里面的描述,第一次报警后:“懵懂的她只记得,鲍某明再次回到家时,自己非常恐惧,但是鲍某明对报警只字不提,好像从没过发生任何不愉快。反而,他又变回了刚认识时候的样子,和蔼开朗,认真地照料她,真的就像个爸爸。他如果犯罪了,警察叔叔为什么不抓他?如果没犯罪,那我怎么还是觉得被伤害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鲍某明曾经那样对待她,如今又变得这么好。”

  第二次报警更可怕:“几天后,警方告诉她,找不到电视里的色情片,电脑里的文件也没找到。李星星说自己知道在哪里,去指给警察看。她和妈妈去了派出所,对方却告诉她,电脑已经不在派出所里了。李星星向民警要DNA的检测结果,对方没有给她。她要求再次报警,该派出所没有接受。直到4月中下旬,办案警察打电话给李星星,叫她去领《撤案决定书》。李星星拒绝。”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个东西——这件事的结果是,在警方的促使之下,鲍某明给李星星写了一封保证书。保证书中写道:“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

  这特么就恶心爆炸了。在昨天案件曝光后,犯罪嫌疑人鲍毓明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称,自己不会触犯法律底线,并称“事情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事情说起来话长,但我和她从来没有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

  一个四十四岁的老男人指着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说:这是我未来的老婆,所以不算强奸。这TM是对我智商的侮辱。问题在于,我都感到智商的侮辱了,当时的民警却把他放了???受害人几次三番请求最后换来的是一张撤销立案通知书。你说这个鲍某人背后没有保护伞我是不信的,我不能再让自己智商受到第二次侮辱。

  鲍毓明自1996年起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京津地区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驻美国纽约和加州工作近十年,曾任美国思科、美国新闻集团、香港南华集团等跨国企业资深法律顾问,现任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和中兴通讯的独董。律师做到这个级别,一定是在公检法系统有“人脉”的。前两次小女孩报警,北京和烟台两地的警方都把他放了,他是有多大的能量能影响到这两个地方的警方才是关键。

  更要命的是新闻里面的这段话:后来,一位曾经对她们表达过善意的民警直言说,“我不能再管你这件事了,再管我就没工作了。”

  当年孙小果案把云南政法系统翻了个底朝天,这一次如果不彻查到底,恐怕会大失民望。问题的重点就在于为什么这个人渣能在前两次报警后脱罪?是小女孩诬告陷害他?是当时证据不足?如果是,请公示出来,老百姓心里自有评判。如果不是,那么这个人背后的保护伞是谁?为什么会有民警因为此事而被威胁丢掉工作?到底是工作失误还是暗箱操作?人民等一个说法。

  多一句嘴,这个禽兽现在就职的这家杰瑞集团特么也够狗的,自己副总裁被本地公安调查了大半年,都取了保候审了,竟然不知道?然后媒体一报道就知道了,还特么称为“突发事件”。中兴通讯也好不到哪去,回应时间比杰瑞集团还晚一天。开个上市公司糊涂成这样,我看也开到头了。

  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没下文。2019年6月29日,新城集团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9岁女童,被采取强制措施,然后这件事就没有下文了。这事之后唯一一条能搜到跟王振华相关的新闻是:2020年2月26日,王振华、王晓松父子以43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57位。

  大半年过去了,又是猥亵幼女这样社会影响恶劣的重罪,迟迟没有下文。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偏僻的山沟沟里,这是上海警方侦办的案件。我无意指责我们的公检法系统,只是这件事情再有两个月就整整一年了,到底有没有提交检察院提起公诉我们都不知道,能不能给老百姓一个充分的解释说明呢?

  如果细究王振华的新闻就会发现,有一条完整的给上流富人阶层输送幼女的产业链:其中有一个关键的中间人周某芬,她有一条熟练的流程去物色小女孩、欺骗他们的家长并把小女孩送到变态有钱人手里。曝光的只是王振华只是一次猥亵幼女的案例,但你相信这个有权有势的恋童癖老男人是初犯吗?

  还有各种高校性侵,有服众结果的没几个。这个话题我说累了,不想多说了。最近的一个应该就是央美性侵案,现在也是杳无音信,这个人渣老师应该感谢疫情救了他一命。

  前一阵韩国的N号房事件也是人神共愤,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的被害女性多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年龄受害者为年仅11岁的某小学生。而曾经加入过房间共享非法传播物的用户则多达26万人。因为性质太过于恶劣,韩国警方直接公布主犯照片,没有打马赛克。我觉得我们我们的媒体也应该学习一下,鲍毓明的无码照片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

  韩国这件事情最新的进展是:除主犯外,数十名男性运营者已被警方逮捕,其中大部分为未成年人,甚至包括一名满12岁的少年。这个新闻很耐人寻味,主要运营者大部分是未成年人,是真的恰好一帮小禽兽聚团干了这件事;还是一群好欺负好脱罪的未成年人被人推到前台顶罪?我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还好文在寅是个好总统,这要换成老神棍朴槿惠,不一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呢。文在寅已经摆出跟财阀背水一战的架势了,从韩国批次曝光N号房的会员就能看出来,韩国政府这次是下了决心不管牵扯多大,也一定要让这些人渣们付出代价了。但是也不好盲目乐观,虽然文在寅已经抬棺求战了,但是韩国财阀势力根深蒂固只手遮天。上一次李胜利事件就想从权色输送链入手来彻查背后的保护伞,结果财阀势力大力反扑,文在寅贴身亲信也曝出丑闻,最后李胜利成功脱罪,仅有一位总警被查,成为了唯一一个替罪羊。

  类似的事件中,东亚三国谁也不遑多让。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被安倍“御用记者”、东京广播公司分社社长山口敬之强奸。各方面证据都无比确凿,但是因为伊藤被强奸时处在醉酒状态,不符合日本法律关于强奸罪的定罪条件,2016年东京地方检察厅认定案件证据不充分,不予刑事起诉。

  由于山口敬之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系紧密,还是后者的传记作者和政治活动报道的“御用记者”,关于质疑安倍高层干预司法声音从未停止。同时,也有一些右翼媒体和网民大肆诋毁伊藤,有人认为她是抹黑安倍首相的“境外势力”,有人对她的饮酒行为进行“荡妇羞辱”。

  伊藤诗织是日本历史上首位公开身份、实名告发性侵的女性。她将自己的遭遇写成纪实作品《黑箱》,2018年英国广播公司(BBC)又将伊藤的遭遇拍成名为《日本之耻》的纪录片,在日本国内引起很大反响。去年十二月,伊藤诗织在对山口敬之的民事诉讼中胜诉,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吧。

  这个“首位”二字就能看到日本女性权益保障有多堪忧了。日韩都是没有经历过深刻而广泛的社会革命的国家,有着大量的封建残余,韩国一手遮天的财阀势力,和日本对女性被性侵者“荡妇羞辱”的法律就是最好的体现。而我们国家作为一个进行了光荣而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国家,理应要做的更好,不应该跟隔壁的两个弟弟去比烂。

  真要说到烂,自然少不了资产阶级灯塔美利坚。杰弗里·爱泼斯坦,美国亿万富翁,2019年7月6号在美国新泽西州被捕,联邦调查局特工在他位于纽约曼哈顿的住宅内发现了大量淫秽照片。纽约联邦检方起诉他与未成年人进行性交易。据外媒报道,受害者有数十人之多,最小的仅有14岁。据美国媒体报道,杰弗里·爱泼斯坦是社交名流,与多位美国政界人士和英国王室成员都“有交情”,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密友”,因此,杰弗里·爱泼斯坦案牵连甚广。

  这个逼干的恶心事太多了,为了不引起大家的生理反感我就不赘述了。简而言之就是他创立了一条向美国上流社会输送幼女卖淫的产业链,自己还专门买下一个小岛,建了一个豪华别墅,圈养了许多少女受害者,专门供欧美富商政客们来此淫乐。

  最神奇的是这货在监狱里不明不白的自杀了,整个黑幕从此就被湮灭在了历史之中了。我一直在说,别看美国吹嘘什么自由、富有反抗精神,美国人民才是最极品的韭菜。就是我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欧美防疫现状给我们的启示》这篇文章里举的例子,他们极品的表现方式在于对上流社会罪恶的容忍度,对于精英为所欲为各种明暗规则的容忍度。上流社会醉生梦死,底层社会无所事事没有进去的希望,在娱乐至死和奶头乐中耗尽一生。费拉不堪。

  再回到我们本文的主旨,在国内外这些案例里,黑手和保护伞是相辅相成、相陈相生的。比如韩国的保护伞是大财阀,日本的保护伞是当地守旧的司法制度,我们高校性侵案往往是学校出面保住禽兽老师,而美国这个牵涉的就更广了,从好莱坞导演,到硅谷精英,再到华尔街寡头,还有国会山政客,都不约而同的成为了这一罪恶的保护伞。

  伸向少女的黑手要砍掉,但是同样要砍掉它背后的保护伞。如果不砍掉保护伞,就还会源源不断的滋生出黑手来。更何况我们是人民共和国,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我们的党是人民的先锋队,自然不能用资产阶级政府来降格要求。所以鲍毓明这个案件的保护伞深挖到什么程度,人民在等一个说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