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青壮年重症比例高背后的恐怖真相

2020-04-10 08:13:42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寒彻
点击:    评论: (查看)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接近40万例,死亡将近1.3万例。

  美国目前已经有9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开始按照种族统计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数,统计结果显示非洲裔和拉丁裔群体感染率和死亡率都远高于平均水平。在密歇根和伊利诺伊州,非裔新冠感染病例占三分之一,死亡病例占40%,而非裔人口在这两个州只有不到15%;在芝加哥,非裔人口占比不到30%,死亡比例却占72%。

  种族差异背后其实反应的就是社会阶层的差异。在美国,非白人族群绝大部分处于中低收入阶层,“一日不工作一日不得食”的处境使得他们在疫情期间也只能被迫选择外出工作,感染的风险自然高于白人族群;更主要的是,低收入家庭大多没有医保,高昂的治疗费用让低收入病例望而却步,在美国每日多达千人的死亡病例中,大多是没有医保的穷人。

  英美所谓的“群体免疫”,其实就是赤裸裸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疫病变穷病病毒”,成了消灭弱势群体的手段,尽管资产阶级政府未必有这个主观目的,但以维护大资本利益为己任的做法却客观上促成了这种效果。

  当然,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说谁的免疫力强谁就能活下来,而是谁有钱治疗谁能活下来。

  最先鼓吹“群体免疫”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现在正得到英国举国最好的救治,那些英美的穷人永远不可能获得这个待遇。

  前几天,央视新闻1+1连线美国华人医生、长岛北岸医院的ICU主任周秋萍,据她分析,与中国疫情爆发期时老年病人和基础疾病病人居多的情况不同的是,纽约的ICU里有很多20岁到60岁之间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没有什么基础疾病。

  这一情况在美国CDC的COVID-19研究小组3月18日发布的报告中已经显现出来。美国政府为了避免大量病患对医疗资源形成挤兑,对轻症患者直接劝返居家隔离,只有重症才收治。从2月12日至3月16日之间报告了4226例确诊病例,其中508名住院治疗,38%的患者年龄在20岁至54岁之间,占比最大。

  在欧洲,这一现象也有所体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警示称,意大利30岁以下患者的重症率高得令人担忧;法国卫生部长萨洛蒙也表示,超过一半的巴黎重症患者不到60岁;荷兰的重症患者有一半以上不满50岁……

  周秋萍还提到了一个具体现象:“很多年轻人都是走着进急诊室,大概在12-24小时内,病情急剧恶化,所以很多病人就马上要上呼吸机等。而且在随后的24小时之内,他们随着病情的变化会发生多器官的功能障碍。”

  4月6日晚,新闻1+1连线援鄂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刘又宁,对于为何出现美国年轻人走进病房后48小时内病故的现象,刘又宁表示没有办法解释,这种现象在中国非常罕见。

  针对美国的这一特殊现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到“ADE效应”问题。所谓“ADE效应”就是指,针对病毒表面蛋白的特异性抗体常常可以将病毒“中和”,使其失去感染细胞的能力;然而在有些情况下,抗体在病毒感染过程中却发挥相反的作用——它们协助病毒进入靶细胞,提高感染率,这一现象就是抗体依赖性增强作用。

  通俗一点来讲,就是一个毒性低的病毒进入人体后启动了免疫系统产生抗体;后来这个病毒变异成了毒性高的版本再次进入人体的时候,免疫系统错认其为原来那个病毒就没有启动新的抗体,病毒就成功地绕开免疫系统攻击人体其它系统。登革热的“ADE效应”可以让死亡率提高300倍,从0.1%跃升到30%。

  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COVID-19全球研究路线图》明确提到冠状病毒是存在ADE效应的:

  美国以及欧洲部分国家出现的年轻人迅速转重症的现象至少透露出两个可能的恐怖真相:

  一个就是毒性不强的新冠病毒版本可能在美国、欧洲流传已久,使大多数被感染的年轻人已经产生过低版本病毒的抗体,因而在病毒变异、传播,导致二次感染之后引发了“ADE效应”。如果这个问题得到进一步证实,则可有力佐证新冠病毒并非起源于中国,因而疫情在中国爆发时没有出现“ADE效应”,死亡人数被迅速控制了下来。

  另一个恐怖的真相则是,在“ADE效应”存在的前提下,所谓的“群体免疫”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病毒在后面的相互传播过程中,还能变异出多少个亚型。这也意味着,正在研究的血清抗体、疫苗,很可能都对新冠病毒无效。

  到了这一步,能够扼杀新冠病毒,阻止病毒在传播过程中进一步变异的唯一有效的方式只能是严格的隔离措施,切断病毒传播链条。而中国正是依靠这一措施成功战胜了疫情在中国的爆发。

  如果群体免疫真的有效的话,在人类历史上就不会出现大规模瘟疫多次导致王朝更替,甚至是改变人类社会进程的现象了。而无论中外,最终遏制住疫情的有效办法就是隔离——无论是“有为政府”的人为设置隔离区,还是“绝户”导致的自然隔离。“群体免疫”真要有效的话,鼠疫、疟疾、霍乱、天花也就不会轮番反复出现,困扰人类数千年了。

  中国人的祖先对待瘟疫主要方法就是中医药治疗和隔离传染源。中国古代的医师们早就认识到瘟疫有着极强的传染性,并发现隔离传染病人是非常必要的预防措施。从汉代开始,就用隔离病人的方法来防止瘟疫的传播。古代战争期间,军队中患病的士兵也需要从健康的军人中隔离开来。

  鼓吹“群体免疫”是对现代医学的极大嘲讽,而其本身完全没有科学依据,至少在现代医学出现以后,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3月中旬,英国医学顶级期刊《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在社交媒体连续发文,批评英国这一防疫政策是在用民众玩一场“轮盘赌”。霍顿表示:“英国政府宣称他们是根据科学行事,但这不是事实。……我们需要紧急进行社会隔离和封锁政策。”

  遗憾的是,在欧美疫情愈演愈烈的时刻,国内某些专家和媒体又开始吹捧起了“群体免疫”,这完全是在为西方资产阶级政府不负责任的做法洗地,更是在误导中国民众,自毁前面两个多月还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民心民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