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胡总编不要搞错了中国政府与民众的关系

2020-04-08 19:07: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先生4月7日23:43在新浪微博发了一篇无题文章(全文附后)。该文说,“这次抗疫,中国无疑做得比美欧好得多,但老胡又不能不感叹,美欧社会的承受力真是很强。”“他们居然能够承受得了死那么多人,以及如此大范围的感染。就这样,他们政府的支持率居然还是上升的,老百姓对他们的抱怨非常有限。”“和美欧国家比起来,中国社会的承受力不能不说太弱了。”

  我认为,胡总编这篇文章的基本观点是错误的,错就错在搞错了中国政府与美欧等西方国家政府的本质区别,搞错了中国政府与中国民众的关系。

  首先,中国政府与美欧政府有本质的不同

  一是政府与执政党的关系不同。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各级政府的主要领导和工作人员大都是共产党党员,政府的各项行为实际上都体现了党的决定,代表了党的形象。因此,无论哪一级政府干的好坏,都关系到党的形象。而美欧等西方国家政府,虽然其主要官员是有党派背景的,但各级政府的组成人员大都是超党派的。所以,一届政府干的好坏,主要与主要官员个人的形象有关,而与其所在政党的关系不大。

  二是政府的基本属性不同。中国的各级政府是人民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凡是政府能够办到的事情,只要人民群众需要,各级政府都应该努力去办。而美欧等西方国家的各级政府是民选政府,只负责对选民承诺的事项。

  三是政府的责任不同。由于在中国,共产党是领导一切的,各级政府都是人民政府,因此,领导就是服务,人民政府就应该尽其所能为人民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政府是“无限责任政府”。而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政府,由于只负责对选民承诺的事项,所以,它们的各级政府是“有限责任政府”。

  其次,中国政府与美欧政府同民众的关系也有本质的不同

  由于中国的各级政府是人民政府,中国政府同民众的关系就是公仆与主人的关系。因此,主人对公仆的要求也就比较高。

  而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政府由于是民选政府,政府同民众的关系便是契约合同关系。所以,民众对政府的要求也就比较低,只要政府履行了对选民的承诺,民众就不好对政府提出批评。

  可是,胡总编却混淆了中国政府与美欧等西方国家政府的本质区别,搞错了中国政府与中国民众的关系,竟然得出美欧社会对政府失误的承受力很强,而中国社会对政府失误的承受力很弱的结论。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其实,要说到社会对政府失误的承受力,中国民众比起美欧等西方国家民众的承受力要强得多。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民众如果对政府有什么不满,动辄就上街游行示威,甚至发生骚乱暴乱。而中国民众对地方政府某些官员的缺点和问题,也就不过是在网上发发牢骚,提提意见。中国的民众是世界公认的最守规矩、最听政府话的。就拿这次抗疫来说吧,中国政府叫老百姓居家防疫,大家就老老实实地宅在家里,一两个月都不出门。而美欧等西方国家的许多民众却不听政府的建议,自由自在地到处乱跑,结果造成极为严重的疫情。所以,胡总编指责“中国社会的承受力不能不说太弱了”,是不客观和不公允的。

  胡总编在这篇文章的最后说,中国“政府也不要‘装’得无所不能”。我认为这种说法也是错误的。中国的各级政府是人民政府,凡是人民群众需要的,政府都应该尽其所能积极去办。按照胡总编的意思,难道中国政府要向美欧等西方国家的政府学习,也当个“有限责任政府”?

附:胡锡进的微博文章

4月7日23:43来自HUAWEI P30 Pro

  这次抗疫,中国无疑做得比美欧好得多,但老胡又不能不感叹,美欧社会的承受力真是很强。他们居然能够承受得了死那么多人,以及如此大范围的感染。就这样,他们政府的支持率居然还是上升的,老百姓对他们的抱怨非常有限。

  他们居然能够承受得了死那么多人,以及如此大范围的感染。就这样,他们政府的支持率居然还是上升的,老百姓对他们的抱怨非常有限。这两天,美国每天还在死上千人,但是感染的基数大了,死亡率稍微下降了点,另外纽约州的数据出现了微弱下降,社会上立刻就有了些许乐观,股市蹭蹭往上涨。

  设想一下,如果中国的一个省死一万几千人,到最后可能死几万人,老百姓能接受吗?纽约有的医生没有防护服,把垃圾袋套在身上,舆论十分平静。人都死那么多了,这算啥?这就是纽约的逻辑。还记得当时武汉有照片传出医生拿垃圾袋当防护,中国舆论是多么愤怒吗?还有,武汉一个社区在有领导视察时有居民从窗户喊“假的假的”,那声音几乎震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包括一个小区的蔬菜被曝光是用环卫车运送的,也引起了海啸般的声讨。

  给人的感觉是,中国真的是出不起一点错。湖北红会动作慢了些,不仅被骂得狗血淋头,而且一批红会官员遭免。可是在西方,成批成批地死人,居然没事,女王出来讲个话,煽个情,或者专家描述一个非常可怕的场景,先把情况说得要多严重有多严重,真真把公众吓着了。然后总统再宣布一个比那种极端描述好一些的目标,大家就会觉得,嗯,政府做得还不错。怎么觉得美国的公众那么好耍啊?

  好像他们那边发生多大的事都不是事,我们这边出多小的事,都能被一些人搞成“天大的事”。如果说大家都认同,这是因为我们的政府真正为人民服务,标准就是比西方高很多,那么也行。但问题是,每次中国网上形成公共舆论事件时,激烈的抨击者们可不是那样的态度,那种情形显得,中国基层政府没有让百姓在疫情期间吃上平价菜,这种罪过(它当然是个问题,老胡决无否认的意思)好像真的比美欧国家多死了成千上万的人还要大。

  和美欧国家比起来,中国社会的承受力不能不说太弱了。而且究竟是中国这边的舆论厉害,还是美国那边的舆论厉害,还真不太好说。中国有很多人很喜欢拿西方的一些事情做标准来开展国内的批判,但中西之间的一些认知和逻辑显然有一些误读和失调的地方。总的来看,中国很重视和谐,但大社会的和谐又必然有一些脆弱的地方。那么什么是中国社会的动态稳定?这个问题恐怕需要进一步加以定义。

  窃以为,中国的社会治理有必要走更加实事求是的路线,政府也不要“装”得无所不能。中国不能够学西方那一套,遇事先撂一些“真实”得吓人的东西,最后事情没那么差,从而混过去。但也大概没必要遇到事情就安抚社会,到头来事情做不到那么好,舆论对这样的“维稳”并不喜欢。重要的是,让一切尽量回归真实,那样的治理会更顺其自然,也让方方面面更轻松,更容易操作。这是一个重大课题,中国需要对它的破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