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非洲人为生存来中国留学,中国穷人为生存赴非洲打工

2020-03-27 14:40:01  来源: 工农之声   作者:小崔布尔什维克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大家眼里非洲是落后的穷地方,所以中国每年援助很多非洲国家,我们附近的一个学校就有很多非洲人来中国留学,不仅免学费补贴还很高,据说一人读书可以养活全家。

  中国一直有大国胸怀和担当,这本没有错,也是值得弘扬的精神,毛主席说是非洲等第三世界人民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所以我们也应该感恩和有所报答,也是要团结他们这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关心非洲人民的生活和读书的困难时,是否也应该看看自己国家的穷人生活的如何,书读的怎么样。

  今天我要写的主人翁叫梅子,她的故事和生活总让我想起电影《钢的琴》。也是从八九十年代开始,社会开放了,风气却变了,虽然她爸妈不是工人,但她的家庭也出现动荡,父母离异了。

  刚开始跟着妈妈,在外婆老家的山里读书,后来转学到父亲这边,在我们学校上学。原本成绩还可以,多才多艺,在一次全校的演出活动中,自编自导的节目,把师生都感动哭了。

  农村留守儿童多,失学的社会青年小混混也多,除了打群架,还骚扰小姑娘,因为梅子长的乖巧可爱,被小青年看上,放学就守在校门口穷追不舍,还追到别人家里去,家长撵都撵不走。

  连学校都有好se的男老师骚扰女学生,据说有家长找到学校去也没有改变什么,那时候可没有自媒体,也没有什Me too等女权运动,这种教师队伍里的害群之马,甚至继续当着班主任,祸害了一届又一届的小姑娘,直到退休,还能安度晚年。

  但对于这些孩子的前途影响和危害却是极大,虽然是极少数,几十个老师里就遇到这么一个,但受害的学生可不在少数,成绩那是直线下降,有的就找男朋友保护自己,可谓是脱离虎口又入狼窝,能考上高中的没几个。

  这就是残酷的社会现实。阶层固化的原因有很多,家庭教育的缺失,教师队伍的鱼龙混杂,在农村家庭、乡镇学校,显得尤为突出。

  毕业后梅子去到外地找妈妈,小混混男朋友也跟去了,继父可以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儿,可接受不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婿”,对俩孩子也不怎么好,动手打了一回,两人就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家,大人也没有挽留,没有出去找过。

  他俩就开始了四处漂泊流浪的生活,老家还有几个人过去跟他们汇合,一群人换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有的管住,有的不管,他们没有找到住处的时候,睡过大街,睡过马路,睡过桥下,甚至跟乞丐抢过地盘。

  印象最深刻的是,梅子跟我说过的几个场景,有次他们出去找了一天工作之后,又累又饿,回到桥洞底下发现有个人裹着他们的被子睡在那里,其中一个同伴很气愤地过去说这是我们的东西,我们的地盘,你是从哪里来的,占了我们的位置!

  这次疫情期间,我看到媒体曝出很多滞留武汉的人无家可归,普通百姓经济并不宽裕的,没办法连续几个月都住酒店,为了省钱睡大街,睡公园,睡地下停车场的,我就想起了梅子跟我讲的那些经历。这些临时到武汉出差的,或路过武汉的人,他们并非乞丐流浪汉,也并非没有家,只是暂时回不去而已。

  在我印象中梅子虽然父母离异,但是也是有爸妈有家的人,从未想过她会经历这样的流浪生活,我脑子里始终无法把她和无家可归的“乞丐”联系在一起,但是在没有疫情的日子里,在外地打工的日子里,他们就是四处漂泊,浪迹天涯,和乞丐抢过地盘。

  后来他们学聪明了,想到把被子衣服等物品收起来,有次藏在了稻草垛里,没想到回去之后发现被人一把火烧没了,估计是别人不知道里面有东西,烧草的时候误烧了。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后面进厂的日子可能是相对安稳一点的日子,但是天没亮就开始工作,从早累到晚在车间,几乎连太阳都没有见过几回,每天的衣服都是脏兮兮的,沾上的机油洗都洗不掉。

  更糟糕的是,才十七八岁的梅子就怀了小孩,自己还什么都不懂,每天都担惊受怕的,想把孩子给弄掉,拿绳子勒过肚子,甚至从楼梯上摔下去过,小宝宝却还是顽强的活着,肚子也一天天大起来,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几个同伴以为她中邪了,担心她寻短自杀什么的,还学了神婆的样子给她念经撒米什么的。

  虽然是有住的地方,但也没什么吃的,不挨饿就不错了,谈什么其他呢。有一天她发现锅里怎么有肉,很惊讶和奇怪,就想等他们回来之后问下到哪里赚到钱了,结果男朋友和同伴没等到,却等来了警察,砰砰砰的敲门声,以及进来后满屋子的翻找。大半夜的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简直吓坏了。

  她给我讲述这些时用的都是很平静甚至搞笑的语气,但是我听的却是震惊和辛酸,真实的生活比电影里演的还要残忍。

  那天起她就没有见过孩子的爸爸了,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母亲又不管他,只能联系了自己父亲,父亲虽然震惊难过,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当时所有人都劝她打掉这个孩子,但是已经六七个月了,她很怕自己死在医院。

  而这时男孩的母亲也收到了法院的通知,儿子因盗窃罪被判一年,虽然没有见到孩子,但知道了监狱地址,可以通过书信联系,得知了此事,就四处联系打听找到了梅子,要接她回去。

  一直犹豫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的梅子这时候心软了,她也想过打掉小孩就此分手离开,却又担心男友在里面得知此事能否接受的了这个打击,出来以后会不会想不开,报fu社会什么的,那他这一辈子就毁了,想到男友或许是为了改善她生活给肚里的孩子补充营养,才去偷东西犯了法,虽然做了错事但也受到了惩罚,如果这时候离开,不知今后对方能活下去,她做不出这么狠心不仁的事。

  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却依旧心地善良的梅子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并坚持写信鼓励小孩的爸爸,告诉他自己和宝宝的情况,让他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回来。这一切梅子是瞒着我们这些同学和朋友的,因为她觉得很丢人,直到后来自己想通了也接受了这个现实,才讲出来。

  孩子出生后,大家或多或少也听说了她的事,而我那时才读高三,衣食无忧,生活平静的和她好像是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错觉。

  曾经问过她在外面流浪打工这么苦,为什么没想过联系父母或早点回老家呢。她说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想的,可能大家都不懂事吧,觉得在外面没有挣到钱,过的不好都不好意思回来,都毕业了也没有脸问家里人要钱,完全没想过找已经分别再婚的父亲和母亲求助。一切只能靠自己。

  我后面了解到男孩家里也不是那种穷的揭不开锅,父亲在工地上干活,生活不算富裕却也能生活的下去,如果知道孩子在外面这种情况,肯定不会不管的,儿子在家里也是各种宝贝的不得了,没有吃过什么苦,哪里遭过这样的罪。

  男孩在狱中表现良好,不到一年就回来了。但团圆的喜庆还没过几天,各种压力就上来了,周围的邻居指指点点的歧视和防备,加上有案底出去找工作也有些困难,他们就尝试在家种植蘑菇,一家老小都累虚脱了,钱没挣着多少。

  后来孩子奶奶照顾宝宝,夫妻俩又双双出去打工,只是不去外地了,就在周围离家近的地方。但好景不长,孩子爷爷年纪不大,却突然就患了食道癌,他们不得不各地求医问药,各种正规医院和偏方都试过了,曾经还打听到过一个医术厉害的中医,很快有了起色,身体慢慢好起来了,爷爷一高兴没有忌口,吃了辣的还是喝了酒复发了,奶奶却不愿意照顾病重的爷爷,没办法梅子的老公只能辞职回家照顾他父亲。

  那时候我已经上大学了,听说梅子一个人上班,得养活一家五口人,生活特别不容易,但我也是个穷学生,虽然很想帮助她,却也没办法解决她遇到的问题。没多久孩子爷爷就去世了,她老公受到很大打击,天天去网吧打游戏,一蹶不振消沉了好长时间。有次假期我们在老家见面,她到网吧找她老公,我们几个在门口等很久他都不出来。

  时间长了,她一个人也实在顶不住生活的压力和重负,高负荷的工作不算什么,想到年幼的孩子,不成熟的丈夫,心累啊,她看不到这个家的希望所在。她丈夫自从父亲去世,就好似看透了人生一般,说一个人活着不容易,有口饭吃,还能上网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所以就变得消极起来,也不出去工作,成天打游戏。只顾自己开心不考虑老婆孩子。

  于是梅子动了离婚的念头,在外面工作期间,也遇到很多献殷勤的有钱人,说不介意她有小孩什么的,但是她是一个善良的人,都这时候还是不忍心伤害孩子的爸爸,尤其是自己从小父母离异,她比谁都知道离婚对孩子意味着什么。

  她曾经问过我怎么办,离还不离,我太知道她的心思了,她想的是离了吧,如果以后自己时来运转过上好日子,而丈夫继续这么消极下去破罐子破摔,估计以后过的更悲催,她肯定会良心不安,同情他。如果刚好相反,离婚之后她带着孩子如果过的不好,他受了打击重新好好奋斗,将来过的比她好,自己又会后悔了。她说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很纠结呀。

  最后婚是不打算离了,但是想以此逼一逼孩子父亲振作起来,如果他再不出去工作,就离婚。刚开始还以为她说着玩的,想着是患难与共的夫妻了,经历过这么多苦难,不会真的说离婚就不要这个家了,吵过几次还是没什么变化,家里所有亲戚朋友都骂她老公蠢,这么好的媳妇不知道珍惜,真的离了以后可就追不回来了,有他后悔的时候。连他自己母亲都说如果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包括她自己,都不会跟着他这样没出息的男人。

  后面他才不得不去他父亲工作过的建筑工地上班了。虽然很辛苦,但总算是肩负起了家庭的责任和重担。每天辛苦的劳作,和工人们在一起,自己学到了很多,也懂事了不少。尤其是看到那些比他年纪大很多的工人,自己舍不得吃穿,把钱都攒着寄回家给媳妇孩子生活读书,也被他们的无私感动着。

  慢慢的他对自己妻子孩子也越来越好,他们攒钱和贷款在县城买了房子,为了挣更多的钱还是去了外地,哪里有项目,有工地,就去哪里。自己也当过小包工头,媳妇也去给他帮过忙,在工地上帮他们煮饭。但是没有雄厚的资本或背景关系,包工头也不好做,经常拿不到钱,后来还去青岛工厂里上过班。受了工伤,断了一截手指。老板也没给什么赔偿,官司他们也打不起。

  那时候我也更相信网上和书上写的机器会“吃人”,工伤时时有,理赔难上难,是真实存在的。且并非小概率事件,就这么确切地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人真事。手指断了之后,他就没有再去工厂了,又回到了工地。只不过是远渡重洋,去了非洲的工地。合同一签就必须签好几年,一年才能回来一次。自从听说他去了非洲,我是基本上没有再见到过他了。

  前些年梅子母亲和继父在外面打工几十年,一共攒了二十万,回到家乡,继父的一半胡乱花光了,母亲的一半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而她父亲和继母一直在当地没有出去,开了一个洗车店,收费低洗的又干净,夫妻俩特别勤劳朴实,从早忙到晚,生意很好。

  梅子的父亲为了弥补对女儿的亏欠,当初女儿买房时也给她出了不少钱,自己和妻子孩子仍旧住在老房子,通过开洗车店勤劳致富,前几年也在当地县城给自己买了一套新房。他们买的时候都还比较便宜,三四千一平,前年突然涨到六七千。他们都很庆幸房子买的早,一家人经历那么多坎坷,总算是各自都有了一个稳定满意的居所。

  自从丈夫去非洲打工之后,梅子就一直留在当地上班带孩子,后来她一个舅舅开了一个自助餐厅,她也入了点股,但是小县城消费还是不行,亏了很多转让出去了,舅舅欠了一屁股债去外地躲起来了。这两年又跟姨妈一起开了一个专门给人敷中药减肥的小店。刚开始也很艰难,位置也偏僻,慢慢的有了效果和口碑,人也多了,生意也好了。

  生活是越来越好,但长期两地分居,跨国夫妻,也遭遇了一些家庭危机,感情再好,也经不起这样长时间的分开和考验。有网上聊天认识的小姑娘追他老公,电话直接打到她手机上,态度还很嚣张,把她气坏了。

  她说虽然丈夫现在是成熟稳重,也懂事了,各方面成长到了她理想中的完美形象,但是她内心却还是有很多的遗憾,没有婚礼,没有享受过当妈妈的幸福,总想时光倒流,重新再选择一次,如果他敢在外面乱找姑娘,她也重新找一个,跟他离婚,我说你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可别犯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也不知道能不能劝的了她,只能建议她让丈夫早点回国工作,现在女儿大了,生活也好了,如果在国内能找到工作,还是别跑那么远了。

  这次疫情席卷全球,不知道非洲国家是否能够幸免于难,也还没问过她丈夫回来没有,一家人是否平安。这些年大家看到很多非洲穷人来中国留学,觉得他们很落后,我们很富裕,殊不知我们的穷人也很不容易,为了生活,为了赚钱养家,不得不离乡背井,跑到非洲去打工。但愿他们今后的生活能越来越好,早点一家团圆吧。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不知道中国经济受疫情影响,是否会有更多的家庭陷入困境,遇到行业危机而失业的人,是否能够有好的出路。只希望国家在大力援助国外老百姓时,也能多关心关心自己本国底层的穷人。

  尤其是农村落后地区的脱贫攻坚,不能只给富人和资本下乡创造发财的机会,而是要真正落到实处,帮助当地的村民在老家发展生活的更好,不用离乡背井丢下孩子们去外省或外国打工,或培养工农学习到能够真正立足城市的技术和本领。

  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以逐渐消除两极分化,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为目标。

  小崔布尔什维克

  2020年3月20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