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文亮医生不会白白牺牲,真相一定会大白于人世间

2020-03-24 10:25:47  来源:红色依依  作者:红色青年白依依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文亮医生让我们牵挂许久了,今天是他离开的第43天,就在昨天(2020年3月20日)关于他的调查报告终于发布了,我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

  调查证明,他转发的信息对各方面重视疫情、加强防控起到了推动作用。主观上提醒同学、同事注意防范,而客观上没有造谣的恶意。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路派出所对李文亮出具训诫书不当,并存在执法程序不规范的问题。目前训诫书已经被撤销,相关责任人也已经被问责。

  按理说应该放下了,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多说几句,关于李文亮医生事件的几个方面。

  首先,此事件包含了几个相关方:民警(训诫方)、媒体(宣传方)、疫控(发布方)、医生(“造谣”方)。

  他们和整个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而我们也必须从这几个相关方身上剥离出事件的来龙去脉。

  从通报来看,武汉市公安机关依据传染病防治、治安管理等法律法规,以及市卫健委的情况通报,对在网上出现的转发、发布SARS等传染病信息情况进行了调查处置。

  副所长杨某安排民警胡某和李文亮谈话,随后谈话人员(民警胡某和一位辅警)出具了训诫书,也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那封认定李文亮散布谣言的训诫书。

  那么我们想问,李文亮作为医生在微信群中和其他医生交流病例,是否应该算作“散布谣言”?

  据《传染病防治法》第九条,国家支持和鼓励单位和个人参与传染病防治工作。李医生与业界同事交流可能的疫情,提醒他们注意防范,正是参与传染病防治的一种方式。

  据《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八条,国家建立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规定的是政府机构有责任履行公布疫情的职责,但并没有剥夺个人交流疫情信息的权力。

  并据调查通报,李医生的本意和初衷只是提醒群内的同学注意防范,并没有主观恶意上的捏造事实。

  而根据他当时所了解的信息使用“SARS”这样的字眼其实也不无道理。诊断书上的“非典型肺炎”也恰恰证明李医生对此产生的专业判断着实是有根据的。只是在当时人们普遍不能充分了解这种病毒的情况下,李医生没有对其进行精确的定义罢了。

  他本人又在随后补充道该病毒还在分型,请大家不要外传。这都表明李医生是本着很谨慎、很负责的态度在交流。只是没想到还是会有人转了出去,更加扩大了传播面,这才导致了随后警方对他的训诫。

  再后来,我们才知道第一个“发哨子”的是艾芬医生,接到这个哨子并吹响了的是李文亮医生等人,听到哨音又传递到更广阔范围内的又是另一批人,随着警方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这一条线上的哨音才逐渐停下。

  不过警方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一定程度上再次成为了新的“哨音”,让之前没有听到的人听到了,再加上媒体对“8位造谣者”的报道,人们开始对这件事重视起来,想要追寻一个答案。

  2019年12月31日13时38分,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说,“已发现27例病例”“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并称“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因此,当时警方才在已有的通报上,认定李文亮等人的消息是完全错误的,给予其训诫批评。

  就算作为旁观者,主观上认为警方不该在未经详细调查的情况下训诫一个人,但从客观上来讲警方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资料,也就是已经进行了他们所认为合理的调查,因而才会产生训诫的行为,站在警方的角度来看这一点也的确没有什么错误。

  只是从真相来看,这样的调查确实还不够仔细。我们常常会被官方和权威的声音所引导,而忽视了来自民间群众的声音,哪怕这样的声音是正确的,因而才常常不会从两方去调查,而只是调查我们普遍认可和听信的一方。

  回顾整个过程,我们会因为警方没有进行详细全面的调查就训诫而气愤,可我们更气愤的是为何没有进行详细全面的调查就认定李文亮的言论是谣言,究竟谁才有权利认定某个消息是谣言?

  在这件事中,是发布患者诊断书的机构?还是卫健委?或是警方?他们是否和李文亮面对面对峙,并发布了真实的调查结果?

  这个“真实”是真相,而不是被人掩盖真相后故意放出的调查结果或者被人欺骗后放出的调查结果(第二批专家组有成员表示:“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问有没有医务人员感染,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从现在情况看来,他们在说谎”)。

  既然我们是法制社会,那么执法也必然要有依据。如果能够有明确的证据和证人证明李文亮的消息是错误的,认定其为谣言,民众并不会如此气愤,可关键是现实中并没有给出这样的证据。

  民众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谁认定“谣言”的,这是多么可悲。

  如果当初被认定是谣言的言论,随后又被证明不是,这其中的责任又该由谁来承担?

  是训诫方吗?还是发布方?或是宣传方?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显然是训诫的人承担了这一责任。

  但我们要追问的是,不单有直接训诫的责任人(警方),还有间接传播的责任人(媒体),更有发布和李文亮消息对立矛盾而让训诫方偏听偏信的责任人,客观来讲这几方都或多或少地承担着相应的责任,那么是否应该共同承担呢?

  除了承担责任,是否还必须改进整个事件背后的决策机制,以避免未来再犯类似的错误呢?

  这方方面面,只要有一个方面没有秉持着客观、严谨的态度,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

  此次关于李文亮医生的调查报告,让我们更加明白,究竟是全面调查,严肃问责,真诚致歉,还是模棱两可,随便处理,死不悔改。

  我想,目前大体上还是做到了给公众一个交代,给李文亮一个交代。

  只是,此次的调查结论仍然略显单薄。

  公众还想知道更多的情况,如:究竟是谁证明李文亮发布的消息是谣言?疫情初期院方和疾控的表现是否存在渎职?各环节的相关责任是否落实到人?

  只有这些与事件相关的因素和环节理清楚,才能在下一次重大疫情来临时,避免悲剧重演……

  最后,我想说:

  李文亮医生不会白白牺牲,真相一定会大白于人世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