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我们对经济发展的认识可能陷入了一个误区!

2020-03-18 11:26:23  来源: 红墙往事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经常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些言论:

  “快递业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凭空创造出了一大批城市就业人口。”

  “资本家提供就业岗位,解决了社会上很多人的就业问题,为经济发展立了大功。”

  “现在的工厂,几个人就能创造以前几千人才能创造的财富,这是社会的伟大进步。”

  “我们现在很多人对高昂的房价怨声载道,但房价符合市场规律,因为供不应求。”

  ……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说法似乎没什么问题,以上种种都说明我们的社会的确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了。可从另一面来想:快递业可能根本就是一种人力物力资源的浪费;私企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假象——人类从来不缺就业岗位;所谓高科技带来人力的解放,可能只是人类生存危机的一次转嫁;而我们看到的高房价,可能是房地产商与购房者信息较量的结果,根本与市场无关。

  为什么会这样?

  一、快递业是全国资源不能平等共享的产物

  在城市生活,我们一刻都不能“断粮”,能够在一个地方,收到全国各地不同地区的“粮食”,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正因如此,快递业应运而生。

  我从淘宝上买一斤东北大米,五天后就能在遥远的西南地区收到货,中间环节全部承包给了快递公司。我从深圳买个华为手机,要寄到重庆,也只需要下单、付款,几天后,手机就能飞到手中,中间所有的环节也由快递公司帮我完成。我肚子饿了,在手机上选择一家餐馆下单,30分钟后,快递小哥就把快餐送到我的住处。凡此种种,听起来很美好,但我们似乎忘了:快递是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这些人力物力的投入最终是要我们付出高昂代价来买单的。

  这笔高昂的快递费可以避免吗?

  如果东北大米事先就来到了西南地区等着我去购买,如果深圳造的华为手机事先就出现在重庆等着我去购买,如果餐厅就开到我家楼下,这一切不就可以避免了吗?更进一步来说,全国各地的物资,如果事先就分配到了我生活的城市,使我的生活更加便利,那我又何必不远万里雇佣快递给我送过来呢?

  这样的社会存不存在?答案是肯定的!

  如果各地经济发展能够秉持“全国一盘棋”的状态,所有城乡之间的物资都由国家统一调配,各地居民只需要负责生产和消费,把所有销售环节承包给国家,这一切不就平衡了吗?1000块钱出厂的手机,在全国大量物资统一调动的情况下,其运输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手机不是开专卖店,而是放在一个百货市场里面,一名售货员负责销售无数商品,那么从手机上分摊出去的人员工资、销售成本等等,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的手机岂不是可以用稍微比1000块钱多一点点的代价就拿到手了?

  现在的情况是:各种中间商必须赚得盆满钵满,手机才到我们手中,1000块钱的出厂价涨到3000块,甚至更高都不奇怪,何其浪费,何其不公!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快递业才发展迅猛。所以说,快递业完全是全国资源不能平等共享的产物,根本不是什么经济兴旺发达的表现。

  二、资本家是在窃取社会就业岗位进行垄断

  从快递业的发展上,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一种情况:全国所有人本来可以就在当地就业的,而且其从事行业没有什么本质差别,工作照做,工资照发,工种虽有不同,但只要付出就有相应回报,全国各地差别不大。重庆人口不必跑到深圳去打工,农村人口不必跑到城里来生存,那么,资本家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事情可能就是这样,我们根本就不缺乏就业岗位,相反,我们缺乏的是一个社会平衡。资本家的发家秘诀,就是将一些工种地位不断抬高,让人们觉得干这行有前途,干那行没前途,厚此薄彼,从而产生社会分工差异。然后,他就可以就势垄断一些岗位,造成社会就业岗位稀缺假象。比如:我开一个工厂,专门生产手机,我就可以将手机生产行业的一些岗位笼络过来,然后让社会上很多想要从事这个行业的工人相互竞争,我就可以宰他一把。

  其实说透了,什么“资本家养活工人,资本家为工人提供了就业岗位”等等,全都是瞎扯。正是因为资本家瓜分了本该属于全民的市场份额,所以才创造出了所谓的“就业岗位”,真要把这个事情说透,很简单:如果是国家统一管理各行各业,根本没有资本家什么事,工人也不会有失业的危险,更不会愁着怎样生存。

  所以说,看问题不能只看他发展的一面,反过来设想一下,我们还可以怎样生活,就会发现,有些东西可能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有些话听起来挺有道理,但经不起深入推敲,更经不起另一种社会现实的驳斥。

  现在我们的误区在于社会就业岗位被很多私企无限分割,如果你想要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必然绕不开资本家设下的关卡,于是,不管你怎么计算,总是给人一种“资本家养活工人”的假象。真正的社会发展本质被掩埋,或者说,我们越来越找不到一条正确的社会发展道路来参考了,所以便失去了争论的焦点,陷入到一个永无止境的怪圈里面。

  三、所谓的“减员增效”实际上是转嫁危机

  当资本家所规定的一切都习以为常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个人产出越高,越符合社会发展进步的理念。于是,为了唤醒个人危机意识,便有了“减员增效”,这一招从效果上来说是很可怕的,一般人不会往其他方向去想,作为一家企业,员工不断爆发潜能,不断相互竞争,这本身就是企业得以活下去的必要手段,没有人会责怪老板的无情——情理在这儿似乎毫无用处,这里只讲效率。

  可是,如果我们按照先前的眼光看下去,会发现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是人!是人就有人的相应属性,比如:尊老爱幼、帮助弱者、相互扶持等等。这样就产生了矛盾,资本家用有限的就业岗位绑架了一批人后,失去就业机会的另一批人便只能苟且于世。这样一来,资本家便将自己的不劳而获建立在了更多人生活难以为继的基础上,有人把这种情况称之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多么讽刺,原本的社会平衡就这样被打破了。

  这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在创造社会不均的同时,也为自己掘好了坟墓。很显然,在资本家为了自己更加安逸地“不劳而获”时,其实是牺牲了一大批底层人民的根本利益,或者说是吃掉了很多底层人民的利益,把自己的危机转嫁给人民,变成很多人的生存危机。一旦人民觉醒了,明白过来后,必然要找他们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于是,资本家成了众矢之的,走向绝路。

  真正的社会平衡是人们拥有没有差别的劳动机会,尽管这些劳动单个所能获取的利益远远小于资本家垄断就业岗位后,在岗工人所获取的单个利益,但贵在“人人有饭吃”,社会尊老爱幼、帮助弱者、相互扶持成为常态。这就是公有制下的国家统一分配、统一规划、统一生产劳动。

  有人可能说:“大锅饭,养懒汉。”如果所有人都不会失业,都能平等享受社会福利,那我“干多干少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岂不是让很多人养成了偷奸耍滑吗?事情刚好相反!在一个社会无差别的劳动之中,我们因为分工的不同,必然要服从“全国一盘棋”的调度,一旦某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体上就会发生连锁反应,要追究某些人的责任,很容易。比如:许多工厂同时生产手机配件,由于某个环节员工偷懒了,质量不过关,手机在使用过程中发生了安全事故,我们追溯源头,发现该部件出了问题,便可查出生产该部件的工厂,从而查出当天生产该部件的某一批员工。情况会怎样呢?该批员工集体受罚!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员工之间便会形成相互监督机制,生产效率反而会越来越好。这说得虽然有些极端,很多时候可能没那么严重,你也看不出来,但因为不同岗位经常相互协调配合,如果你总是掉链子,肯定会被其他人所嫌弃,那时,迎接你的只会是抬不起头来,就算工作岗位调动了,人生污点却难以磨灭,除非你能在今后的工作中用实际行动证明你已经改了,值得大家信任。

  四、高房价源于资本家窃取人民劳动成果

  在一个国家统一安排工作、统一调度生活物资的社会里面,不会存在房价一路飙升!更确切来说,应该根本不存在房价。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高房价,只不过是一种房地产开发商与购房者的信息较量而已,这中间也不乏国家放权的因素,但更多应该考虑的是:为什么我们购房不能按照房子造价来?

  有人说:“房子在当今社会属于刚需,又长期供不应求,所以房价便居高不下了。”真是这样的吗?即便城市楼房入住率不到三成,很多房子建好之后一直空置,房地产商卖房一直很困难,他们依旧锲而不舍地建房,这又是为什么?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讲过一个故事:

  小男孩问父亲:“爸爸,为什么咱们家这么冷?”

  爸爸答:“因为咱们家没有煤了。”

  小男孩又问:“那我们为什么不买煤呢?”

  爸爸答:“因为爸爸失业了,没钱买煤。”

  小男孩再问:“爸爸为什么会失业呢?”

  爸爸再答:“因为老板的煤卖不出去,发不起工人工资,所以爸爸失业了。”

  资本家手中有货,并不代表他们就要低价卖给你!楼房造价不高,但如果你以为资本家高价卖不出去就会低价卖,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房地产行业,购房者永远是门外汉,要让一群门外汉乖乖就范,高价买房,资本家有各种办法,降价销售从来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

  比如:某楼房建在城郊,地理位置偏僻,一直无人问津,房地产商就可以说,此地将来是城市扩张的重要位置,周围各种配套设施已在规划中,现在购房绝对物超所值,再不买就要涨价了。听到这些信息,购房者心里会怎么想?他们一定会想,我现在购买,说不定城区发展到这里后,房子价格更高,可以大赚一笔。就算不卖,随着周围配套设施的建设,自己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便买下了,至于后面城市建设和周围开发情况是否如房地产商当初所说的,根本没人去追究,因为买卖自愿,当初我也没逼你掏钱啊,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怨谁?

  陷入到房地产商的资本逻辑里,你能怎么办?只能自认倒霉。在这里,恐怕很少有人会想过,所谓的房地产,说到底不过就是社会生产中的一件商品而已,既然是一件商品,自然就有它不应该是商品的理由!就像资本家窃取社会就业岗位一样,资本家同样可以窃取本该属于人民的住房!为什么?按照社会劳动分配的原则,国家在统一调度一切生活物资的同时,住房就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说,住房作为商品,它是窃取了本该属于人民的劳动成果,在国家统一分配的劳动成果名单里,本就应该有住房,当然,这个名单里还有医疗、教育、养老等,或者更确切来说,这个名单包括了人民生活的所有“刚需”产品。

  作为一个个人,在社会上辛苦劳动一辈子,换回属于自己以及家人生活的必需品,这本就是一件自然而然、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你辛勤劳动一辈子,却连这一切都得不到,那这样的社会岂不令人心寒?所以说,资本家将住房作为商品来赚取高昂利润,本身就是将本该属于劳动者的成果占为己有,拿去大肆捞钱。

  当然,这个逻辑对于资本家来说是不会承认的,甚至没有几个国家敢站出来这样说。问题不在大家认识不到,问题在于你说了就会动到许多人的奶酪,他们会跟你急,到时候闹翻了就够你喝一壶呢。

  五、总结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表达一个意思:换一种视角,从另一种可能的社会形态来看今天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我们会发现很多问题并不是天然如此!造成我们对当前经济发展认识偏差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始终无法跳出现有发展状况来看问题,因此总是绕不过许多经济发展的弯弯道道。真正跳出来后,很多情况立即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我们的世界观也因此要重新塑造了。

  社会需要更多人像这样仔细观察,以为我们找到一种更好的活法。

  红色卫士

  2020年3月16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