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深度分析:应对疫情,中医各个环节完胜西医

2020-03-18 09:19:32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导读

  两月来的中西医对比已经完全证明,中医在预防、轻症治疗、重症危重症抢救、康复等不同环节效果远胜于西医。相比中医的主动、廉价、快速,西医是被动、昂贵和迟钝的。当然,如果没有利润为主导的路线的改变,中医不会有出头之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英国打算让60%的人感染获得“群体免疫”的轮盘赌博,相比美国、日本、瑞士等国迟迟不扩大检测范围,相比韩国、意大利的封城而不封村,中国忍受巨大牺牲采取的全国停摆是那么的坚决、彻底。人口流动性极强又没有疫苗,阻断交通、停止一切聚集和各类公共活动,就是中国的做法。这是第一层面的防控,也是最原始但最根本的办法。据一个国外机构测算,中国的封城措施起码减少了75万潜在病例的增加。即便如此,中国依旧有超过8万人确诊。如何在严格防控的基础上,用医疗手段降低死亡率,中国有中西医两种方法。

  来看看中西医在不同环节应对上的巨大差距吧,太让人震惊了。

  1、上游预防:未病先防

  和西医不同,中医不认为新冠病毒无法用药物预防。现在有没有实践能证明中医药具有预防作用?由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院士推动的“武昌模式”,给出了非常亮眼、明确的答案。

  疫情初期,在医院缺乏床位收治全部患者的情况下,仝院士推动武昌区把中药汤剂(通用方大锅药)送到社区,给发热患者、疑似患者、密切接触人群服用。数据显示:武昌的疑似病人确诊率在不断下降。1月28日确诊率高达90%多,从2月2日隔离点1号方全覆盖之后,到2月6日的确诊率就降到30%多,再到后来只有3%。

  这是什么概念?这简直是一波神操作!按常规,武汉疑似病例的50%以上都会确诊。如果无法及时核酸检测、无有效控制手段,就无法区分新冠病人和普通发热病人,就只能眼巴巴等着密切接触者可能变为发热患者,眼巴巴看着发热患者转为疑似患者,眼巴巴看着疑似病例转为确诊病例。仝小林院士的中药方案彻底阻断了这一环环相扣的危险进程!让仅仅3%的疑似病例有机会转化为确诊病例,意味着绝大多数疑似患者来不及转化为确诊病例,就让中药给治好了。

  这是多么高明、决绝而有效的措施。那些怀疑大锅药是“安慰剂”、嚷着大锅药“别添乱”的人,给我闭嘴,赶快清理一下你的腐朽思想。在你想都不敢想的地方,中医人已经做出了让人震惊的效果。你平时都懒得正眼看的”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这下理解了吗?

  2、中游轻症治疗:已病防变

  不知道是何原因,大锅药主要在武昌区推广了,其他区很少见到报道。武汉确诊患者毕竟暴增了,如何治疗是下一个环节的重点。对已确诊的轻症病例,如果能防止转化为重症,也会减少死亡率,减轻下游救治难度。

  数据对比发现,这个环节又是中医而不是西医显示出了自己独特的优势,说中医完胜西医都不为过。张伯礼院士主推的江夏方舱,和仝小林院士一样,又上演了一波神操作,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以中医治疗为主导的江夏方舱,从2月14日开舱,到3月10日休舱,在26天运营中收舱人数564,治愈482人,治愈率85%(其余方舱平均治愈率只有70%)。82人(含14名有基础病)尚未达出舱标准而转至定点医院。更主要的是,江夏方舱是16个方舱中唯一实现无人转重症的医院。

  武汉硚口方舱,因为基本没有使用中药,轻症转化为重症的比例高达10%;由西医为主的同济医院接管的江汉方舱,其病人转院率高达28%,有数据说至少3%的轻症病人转为重症。

  这又是什么概念?这叫又好又快!中医说已病防变,这在江夏方舱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而且相同时间内实现了更高的治愈率。按一般的估计,轻症转重症的正常比例为5-10%。西医不敢想象、也无具体办法,能把轻症转重症的比例控制得更低,特别是控制到无人转化的程度。那些污蔑中医“抢功劳”的人,有本事也拿出一个“564人无人转化为重症”的成绩来看看!

  至于到底是中医的功劳,还是中西医结合的功劳,本号另一篇文章已说明白,有兴趣可以点击查看。(硬核数据| 16家方舱交卷,为何江夏中医方舱战绩最佳?)

  3、下游重症、危重症抢救:中医完胜西医

  抢救是没办法的办法,是患者面临死亡威胁时不得不做的事情,尽管已非常被动。

  中医是慢郎中,重症、危重症的抢救是西医的强项,中医只能靠边站,真的是这样吗?若不是这次新冠疫情发生在新媒体时代,许多人可能还会得不到教育。武汉传来的数据表明:中医在重症、危重症抢救方面的速度和效果两个方面,同样可以完胜西医!

  先来看速度对比:

  上表可看见,同样收治的是重症、危重症病人,两支中医医疗队甚至在更短时间内,治愈率反而远远超过西医医疗队(或医院)!大家可都知道:湘雅医院是中国医疗界的四大天团之一(南湘雅),武汉的同济、协和也是全国前10名的顶尖级西医医院。和这些“顶尖高手”比速度的结果,不是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吗?

  再来看效果:

  举个最有代表性的例子。邹旭是广东省中医院的中医大夫,也是知名老中医邓铁涛的弟子。2月15日,他在汉口医院和西医同行一起查房。一位病人心跳达到了140、呼吸困难,血氧下降到60,整个人焦躁不安、出汗,无创呼吸机都已经帮不了他。作为西医来说,这个时候只能是马上插管,病人不但遭罪,而且死亡率也会很高。西医同行无奈之下请邹旭试试。邹旭拿出银针针灸,短短十分钟就让患者平静下来了,呼吸不再急促,心跳也慢下来了,血氧上了80、90,无创呼吸机又开始奏效,病人不需要插管了。次日,这位重症患者的心跳呼吸血氧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针灸的效果可谓“一针拉回ICU”!

  这只是神奇中医的冰山一角,一根银针胜插管的案例。针灸急救之后,加上中药效果会更稳定。中医抢救重症、危重症的效果到底如何,这个案例可以说明。如果多一些邹旭、多一些中医,会减少多少插管、进ICU、用ECMO?

  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庆祝60余位危重病人有20人转为轻症的时候,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和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的第二批国家中医医疗队,已宣部接管病区现有患者全部由重症、危重症转为了普通轻症;在同济医院庆祝三位接受ECMO辅助病人被成功救治的时候,广东中医队进驻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支队已率先实现了撤离!

  此外,江夏中医医院还是武汉第一个撤离的定点医院。到撤离当天(3月6日),共治疗病人620人,最后只剩下18名病友。中医的治愈速度真的可见一斑!

  这些事实面前,谁还敢说中医是慢郎中?谁说西医才能抢救重症、危重症?

  4、出院康复:病愈防复

  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后,还会有许多人出现咳嗽、胸闷气短、乏力、焦虑失眠、盗汗等症状。西医在病后康复方面所用的手段非常有限。这也是为什么湖北新冠患者的康复医院,首先选择建在湖北省中医院的原因。“一药一灸一浴一功”是中医康复治疗方案的最大特色。

  中药促进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肺部阴影的吸收,防治肺部机化和纤维化的优势很明显。除了中医药方剂能有效改善患者身体的不适症状,针灸、足浴和中医传统功法八段锦、五禽戏、易筋经等,也是帮助患者康复的特色方法。病愈防复是中医的特色,这些都是西医所不擅长的。

  5、结语

  如果说未病先防的社区防控是上策、上游,方舱医院的轻症防变是中策、中游,那么ICU病房、ECMO(人工肺)对重症、危重症的抢救就是下策、下游了。

  两月来的中西医对比已经完全证明,中医在上中下游,在预防、轻症治疗、重症危重症抢救、康复等不同环节效果远胜于西医。相比中医的主动、廉价、快速,西医是被动、昂贵和迟钝的。特效药、疫苗虽好,但如果只是等得它们来救急,疫情早已过去,病人早已入地。幸好,中华民族有中医。西医有他的优点,也有巨大的局限性,这次疫情就是最好说明,也是对民众最好的教育。

  若欧美到中国取经,最应该学的是严格防控和中医防治,而不是ICU、ECMO抢救。中医在各个环节的完胜,已经显示了中医学在世界医学应有的地位。新冠疫情的爆发,为中医证明自己提供了机会。不过,有人说疫情过后中医的地位可能逆转。这样说的人未免幼稚了。没有利润为主导的路线的改变,作为一种技术手段,中医不会有出头之日。

  当然,物极必反,中西医的地位亦然。没有反面教育,怎么知道什么是正面呢?中医今日的边缘化,何尝不是在为自己日后的复出打下伏笔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