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是谁逼她说出了真相

2020-03-17 16:41:00  来源: 燕梳楼(ID: yanshulou2019)   作者:燕梳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燕梳楼

  来源/燕梳楼(ID: yanshulou2019)

若批评不自由,赞美将毫无意义。

  现在,“嫂子”都成了敏感词。

  人物专访的一篇“发梢子的人”,竟然到了被全网通辑的地步,也把武汉嫂子、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爱分送上了风口浪尖。

  人们第一次知道,原来武汉八君子的梢子,是她发的。

  随后,被逼疯的网友各展神通,吹梢文被编辑成数十种文字接龙转发。

  二月集体点蜡,三月击鼓传哨。

  这是有自媒体以来最大的集体性事件。

  但我心疼的是这分,她现在和以后怎么办?

  毕竟,她还要在医院继续战斗,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捅了这么大一个窟窿,院长书记们岂能饶过她?

  或者,她已经做好舍身取义的准备?

  武汉的钢,全在她身上了。

  01

  事实上,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给医院“抹黑”了。

  早在去年12月16日,中心医院就接诊了一名病人。通过高通量测序,口头报告是冠状病毒。

  12月30日,她拿到又一名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职业的嗅觉告诉她非同寻常。

  她用红色笔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后,一方面向院方报告,一个方面传给同济医院的同学进行对比验证。

  最后,作为急诊室主任,她还做了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科室的同事们注意防护。

  她到现在也坚持认为,这是她作为一名医生、一名科室领导应该做的。

  当晚,这份带红圈的报告流出,随后传遍了武汉医生圈。有八位医生心生侧隐,又转发给到了一些亲友群。这就是后来被训诫的武汉八君子。

  很难想象,如果不是她及时递出这把梢子,不是这八个人又把梢子悄悄吹起来,后果是不是更为惨烈。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10点20分,医院就转发了上级通知:不得随意发布不明肺炎相关信息,避免引发群众恐慌,否则严惩不殆。

  医院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1月2日上午,纪委和监察室找她谈话,同时被约谈的还有其它同位医生,包括眼科医生李文亮。

  怎么约谈的呢?

  她本以为领导会平心静地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甚至准备好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一些防控和预警措施,但等待她的却是扑面而来的严厉斥责:

  你视武汉军运会后城建成果于不顾;

  你是影响武汉安定团结的罪人;

  你是破坏武汉向前发展的元凶。

  三个排比句,直接把她训懵了。瞬间,她觉得天昏地暗。

  做了一个医生正常该做的事,怎么就成破坏全市发展大好局面的罪人了?

  面对这么大一顶帽子,她崩溃了。

  02

  被训诫后的爱分立即提出辞职。

  但院方没有同意。眼看着病人越来越多,她带着一口气,准备“战死”在岗位上,甚至都和老公交待了“遗言”,这让老公很莫名其妙。

  作为一名医生,她深知冠状病毒的传染性。从1月1日开始,她就要求科室所有人必须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

  看到有个交班的男护士没戴口罩,她当场就骂:以后不戴口罩就不要来上班了。

  爱之深,骂之切。她做到了一个负责人该有的负责态度。

  1月9日开始,她看到一名病人在大厅大声咳嗽,又要求对前来看病的病人发口罩,一人发一个,不计成本保安全,但不能说人传人,这是“纪律”。

  1月12日,当医院出现第一例医护人员感染病例时,院领导召开紧急会议,要求把“不明肺炎感染”的报告改成“两肺散在感染”。

  1月16日,在该院已经出现26例职工感染病例的情况下,领导依然严肃强调: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

  所有人,都给我沉默、闭嘴!

  所以1月15日,该市对外宣称依然是无医护人员感染。

  这还不是最让人寒心的。

  如果说是因为主管部门有要求,是“坚决贯彻落实上级有关指示精神”,那么对下呢?是怎么对待全院4300多名医护职工的?

  作为距离海鲜市场最近的医院,每天有大量疑似病人涌来,很多患者在排队时排着排着就倒下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仍然不允许医护戴口罩、穿防护服,任凭医生职业暴露在病毒之下。

  甲乳科主任江学庆因为戴口罩去开会,被院领导当场批评“大惊小怪,扰乱军心”。

  此后,这位被无数患者喜爱的60分贝“暖医”被感染,一步步衰竭,直至死亡。

  除夕夜的时候,医护查房,连鞋套都没有,只好用垃圾袋套脚。口罩更不能保证,医生只能里面戴个工业N95,外面再套个外科口罩。

  在疫情高峰期,医院物资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大家以个人名义去求援,再一次受到院方阻拦。甚至在一度“断粮”的情况下,医院对捐赠来的1000斤大米,仍然拒之门外!点击查看:刘少奇去世真相,莫要再以讹传讹!

  进入2月份的时候,防护服已经山穷水尽。一线医护只能自己动手用雨衣改造防护服。有人甚至用家里的垃圾袋裹住手脚和脖子,权当“铠甲”。

  看着同事们穿着薄如蝉翼的自制防护服,再看到身边的同事一个个倒下,爱分哭了。

  这哪里是医生,这就是一群不要命的“死士”啊。

  她再一次崩溃了。

  03

  事实上,她曾经一直是医院的“红人”。

  并非如现在这般,充满了怨气和斗争精神,好像非要和领导们过不去。

  在医院的官方微博上,至今还挂着2月14日的专题报道,在这篇《200名急诊人的40个日夜》的文章里,对她和她带领的团队进行表扬:

  “急诊科党支部书记、急诊科主任爱分带领200多人的团队,连续奋战40余天,日夜坚守在发热门诊、留观病房、抢救室,用信心、耐心和爱心护佑患者”。

  而就在此前一天,湖北日报以《时时都在拼搏,天天都是战斗》为题,对爱分的报道也堪称浓墨重彩:

  ……病痛、恐惧令留观病房内气氛压抑,但急诊科党支部书记、科主任爱分说:“即使不能直接救人,至少我们能去安慰和关心病患。”

  ……前来查看病情的艾芬发现,在一旁照顾赵阿姨的丈夫没有戴口罩。她拿出自己省下的口罩递给他,并叮嘱他做好防护。

  ……急诊室、发热门诊、留观病房不分昼夜,很多医护人员一个多月没有与家人团聚,高强度的工作下情绪波动,于是,她甘当同事们的“知心大姐”,甚至是“出气筒”。

  《人民日报》更是在3月8日妇女节这一天,在头版头条位置致敬抗疫一线的“半边天”。文中写道:

  穿上防护服,带上护目镜,中心医院急诊科的200多名医护人员连续40多天日夜坚守,不懈奋战。急诊科主任爱分和同事们没时间担心自己安危,顾不上照顾家人周全。

  “大家都想着多一点时间,多一次坚持,就能多救一个病人”。

  这一切正能量的宣传,都在两天后的3月10日,被《人物》推出爱分专访打破了。

  在那篇文章中,可谓字字戳心,句句含泪。

  此时,医院已有4名医生去世,4名濒危,还有230多名感染。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伤痕累累,伤亡惨重!

  瞬间,中心医院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

  而艾分,也从一名单位“先进”站到了医院的对立面。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她决定必须要说出一切,撕碎虚伪,打烂官僚,置自己的前途与个人安危于不顾?

  为真相,为愤怒,为良知?

  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究竟是什么?

  04

  成年人的崩溃,总是无声的。

  而在崩溃的前夜,一定是流过1000次眼泪。

  李文亮是此次疫情中因病毒感染倒下的第一个医生。当她听说这个之前不太熟悉的年轻同事重症抢救后,大吃一惊。

  她隐隐觉得,他的病情和训诫之间有没有关系?悲观情绪会不会导致病情加重?

  而李医生去世当晚,医院竟然连一台ECMO都没有。在9:21分已经停止呼吸的情况下,仍假模假样地作最后无谓努力,直到第二天凌晨2:58分才对外发布消息。

  这一夜,无数媒体被带进沟里,发了两次讣告。

  这让内部知情的医生们离奇愤怒。

  之后,李文亮同科副主任梅仲明也不幸逝世,被人们称为“明亮组合”的两盏灯都被病毒拉下了开关。

  有人写了一首诗表达纪念:

  古琴台下无明亮,吹哨人前后死生。

  此后仲春何敢听,梅花落尽子规声。

  同事们一片悲伤,在朋友圈发布哀悼他们的照片。但院方非常强势,一一找他们谈话,要求删除所有相关信息。

  于是,所有的群瞬间安静下来,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一片静悄悄。

  事实已经证明李医生是对的时候,为何院方连同事的悼念都不能允许?是做贼心虚还是上级指令?

  这让艾分内心再一次遭到了重创。

  后来领导找她谈话,她特别想吼出内心的愤懑:

  你们批评错了,我想要一个道歉!

  但至今未能得到任何人一声抱歉的话。她只能在挣扎与后悔中度过。

  后悔当初自己没能大声疾呼,后悔没有及时提醒更多的同事。

  早知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一声老子,刚烈异常!

  05

  真正让她崩溃的,是一位“老大哥”的倒下。

  她是3月1日凌晨5点决定接受采访的。半小时后的5点32分,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去世,享年55岁。

  这位曾因带口罩参加会议被批评的优秀甲乳专家、首届“中国医师奖”获得者,在后来的工作中,再也没有戴过口罩。

  在患者心中,他从来都是声音不会高过60分贝的暖医,更像是朋友、兄长,从来不摆架子。找他的病人很多,这让她在过年过节时往往都在做手术。

  已退休的老职工于林最后一次看到他时,他还在给病人看病。虽然已经下午了,但饭还在旁边放着。

  江学庆看到她时,立即说:

  “大姐,你来这儿干什么?这里很危险,你办了事赶快走。”

  而他自己被病人围着,连口罩都没戴。

  江学庆去世后,女儿给爸爸写了一封长信,说她爸爸的时间全部给了病人。

  在医院的强压之下,没有人再敢发朋友圈悼念。87位群成员的甲乳科室群,同事们把头像全部换了蜡烛图片,只留下一张照片头像,那是已经去世的江学庆本人。

  被蜡烛包围的江学庆,看起来还是那么健康,那么温暖。

  这是无声的抗议,无声的呐喊,和泪流心底的纪念!

  送走一位又一位“好兄弟”、“老大哥”,中心医院进入了史上最痛苦的至暗时刻。

  而医院的最高领导,却在疫情爆发后鲜见踪影。

  直到2月14日,政府要求院领导必须24小时在岗之后,她才住进医院,还不忘安排人装上沐浴,安上浴霸,因为她“洗澡怕冷”。

  3月8日,在全国向抗疫一线的女战士们致敬的时候,数月未到过病房的院长书记们才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走进病房,并拍照留念。

  照片上,院长大人做出了一个胜利手势。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里混沌无序,白日灼心。数名医疗骨干倒下了,还有几名在抢救,200多名在治疗,这是谁的胜利?

  春天的花开了,有人却永远留在了冬天。

  这一刻,很多人把心住进了坟墓。

  06

  两天之后,爱分应邀采访。

  这一次,她没有声泪俱下地谈论她的团队如何不容易,他们的医院如何担当使命冲锋在前。

  而是充满了愤怒,吼出了内心压抑很久的积怨。

  她已经抱着誓死之决心,与曾经与过去那个唯唯诺诺的爱分告别,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这么多倒下的同事,这么多故去的人们,得有人负责,得有人出来谢罪!

  于是,她开始撕破脸皮,把她所经历的一切和盘托出,毫无保留!

  随后,又有十多名医生接受南方周末、财新专访,还原了中心医院如此惨烈背后的种种怪象,同她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这些平时非常听话的一线医护人员,直接“点名批评”院领导,表达自己的不满,这在之前是非常少见的:

  “他们原来一个是坐办公室的,一个是上级部门官员,只有官威,没有体恤。”

  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悲伤到无以复加。很多人表示,等疫情过去,就辞职转行。

  一些老职工无比痛心:

  一个100多年历史的好医院,就这样被毁了。

  现在,其实我们最担心的是爱分的境遇。

  会不会又被训诫?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处罚?

  爱分,爱有几分,恨就有几分!

  而这,仅仅只是这次疫情中的一个切面,一个缩影。

  一个市级医院,没有那么大权力全网删文。而面对汹涌而至的全民接龙,却又没有任何官方的只字回应。

  到这里,大家似乎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调查组一个多月仍然给不出一个调查结果。

  背后的复杂和难度可想而知。

  但不管多难,也不管多久。我们都愿意等。

  若批评不自由,赞美将毫无意义。

  历史需要真相,生命需要祭奠。

  作者:燕梳楼:风险作家,情怀写作者,关注社会热点的老炮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