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疫情之下,世界上穷人们的悲惨……

2020-03-15 11:09:14  来源: 红色小兵   作者:红色小兵1226
点击:    评论: (查看)

  世卫组织已经将新冠肺炎定性为最高级别的全球大流行病。截至3月13日,已有114个国家发现确诊病例13万2千多人,其中4947人被夺去生命。

  恐怖的数字背后还有难以计数的漏算。比如,佛系抗疫、不怎么检测的日本、印度等国的潜在病例;政策朝令夕改、前后冲突,不知有多少新冠肺炎死者被当成流感病人的美国病例;病患人数远超自己检测、治疗能力的意大利、伊朗等国尚未检出的病例。

  就全球而言,比未知病患人数更为恐怖的是难以遏制的传播速度。

  指数级增长的传染病,一旦不能对病毒携带者及时收治,阻断传播渠道,那么,将在极短时间内攀升到当地医疗资源难以企及的数量,最终的结果只能在近乎于什么都做不了的情形下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力。

  另外,绝望、恐惧等负面情绪,生活必需品供应不足等问题都将呈现。由此带来的次生问题将造成更大的混乱和死亡。

  是死、是活?

  听天由命还是放手一搏?

  面对如此巨大的灾难,各国如不迅速出手、果断遏制,待疫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对大多数人而言,只能听天由命。

  新冠大潮之下,此前的温情脉脉不再,一切的伪装都被撕得粉碎。

  疫情初期,无论先后,无论政治制度和文化传统如何,各国官僚系统都无一例外的出现了迟疑、颟顸。他们心心念念的只是小集团的利益,考虑的是怎么对上、对外能够圆过去,怎么在竞选中能够占据优势,而不是将疫情遏制,更难考虑背后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随着疫情的扩散,相应的资源必然按照此前各人在社会结构中所处的位置进行分配。富人、穷人,无产、有产,此前森严的壁垒在新冠之下愈发坚固。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某汽车生产工厂按照等级给员工分发口罩,正式员工得到的是防疫口罩,而签约职工只能分到不起什么作用的布口罩。

  同期,在因邪教集会导致严重疫情的大邱,有300余名轻症患者不肯转到更适合他们的“生活治疗中心”,赖床不走的做法造成200余名重症病人无法收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如果缺乏有效的统筹机制,无法建立医患间信任,不能提振病患的信心,又怎么好责怪这种做法呢?

  处于疫情暴风眼中心,以“听朋友说”的日记在网上闻名的作家“圆圆”,在九省通衢的江城封城数日之后,竟能动用交管局将自己的侄女送至机场;同期,还是这位整天宅家的“大作家”,在防护物资严重不足,医护人员连连向外界发布求助信息的情形下,还能通过大社副主编、老同学夏某搞到20个医用级N95口罩。面对网友对公权私用的质疑,竟然还能理直气壮地扣大帽子。“圆圆”的事例再次生动地阐释了“刑不上大夫”依然顽固地存在着。

  伊朗的穷人,只能通过祈祷和喝酒来防病。结果,造成20余人因喝假酒而亡的惨剧。

  印度的穷人则不怕,他们可以在大型集会上烧死新冠邪神,他们还有恒河圣水,牛粪牛尿,唯独没有科学和医疗。

  医疗资源被严重透支的意大利,已经据年龄和身体情况对患者进行选择性的救治了。这无奈之举背后又有多少条生命即将消逝?

  澳洲百姓,跳开抢购卫生纸、消毒液、花岗岩、双黄连等环节,直接对棺材下手。这究竟是豁达,还是无奈?

  美国的平民,付不起3000-4000美元的检测费用,这还不算额外1000余美元的救护车费用。更何况哪怕确诊,也只是被当做流感,随便给治一下。纽约的华裔蔡敏就面临如此的尴尬。身为医护工作者又能和国内交流的他,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但依然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天天变糟。束手无策的他,最终选择在网上求救。

  在美国,到底有多少冤魂因被当做流感而亡?

  这恐怕将会是一个永远的谜。

  电影世界里,《2012》的末世船票是有钱、有权的人才配拥有的;《雪国列车》的车厢是按等级进行分配的;《寄生虫》里穷人只能住地下室,破产后的小中产还可以住半地下室,富豪住的则是独栋大别墅。

  让妇女、儿童、老人先走的电影《泰坦尼克号》,感动了无数人。在真实世界里,根据头等舱先撤的原则,原本预定容纳1178人的救生艇却因头等舱的人早早逃离事发海域,导致只能救出651人的二次惨剧。

  这才是真实又残酷的世界。

  这两天,美国的官僚系统终于急了,一方面相互甩锅,向外甩锅;另一方面加紧新冠防治的各种动作。虽然还是说得多做得少,但终归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

  这也不难理解,此前,在政客们的眼中,反正得病的都是穷鬼,大家还可以慢慢玩,以此作为攻击竞争对手的武器。结果,突然发现玩得有点不可收拾了。NBA球星戈贝尔、出演《阿甘正传》的汤姆汉克斯均被确诊,这可是眼看着一只脚踏已经踏入上流社会的人。可怕的是,就连和特朗普站一起的人都被确诊了。谁能保证自己身边就没站一个?

  眼看着随时都有可能到传自己身上,怎会不急?总不能像此前在媒体传达的那样,每人都得一次,自然筛选吧?虽说医疗资源在手,但万一真不治呢?

  欧美各国爆出来的确诊病患,名人和高官不少。这一方面说明他们前期的疫情防控做得太差,潜在病患巨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掌握着丰厚的医疗资源,享有优先检测权。

  新冠全球大流行之下,无人能独善其身,但还是有人可能逃脱。

  这正如环境问题。虽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但社会中不同位置人的承受力却有着天壤之别。首当其冲的是穷人,深受其害的是穷人,难以走出的还是穷人。

  3月11日恰逢东日本大地震九周年。据日本复兴厅统计,受大地震带来的海啸以及福岛核事故的影响,目前尚有4.7万名灾民无家可归。

  继“环境难民”之后,“新冠难民”已然在路上。

  要改变这一切,恐怕还是白求恩所指出的,不简单是盲目地增加医疗资源,而是要改变不合理的社会结构和分配机制。

  出路其实只有一条——社会主义!

  红色小兵

  2020年3月1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