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2020-03-14 18:02:11  来源: 金微观察   作者:金微
点击:    评论: (查看)

  3月12日晚间,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分别用中英文发布推特,质疑美国关于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透明度,同时还给出了惊人的分析: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的。

  3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近期有言论称是美军将新冠肺炎病毒带到武汉等相关问题提问。

  耿爽回应,我们也注意到了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讨论,个别美国政府高官和国会议员借此发表种种不实和不负责任的言论,抹黑攻击中国,我们对此坚决反对。事实上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的源头问题都有不同的看法。中国这几天一直在说的,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赵立坚,现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第31任发言人。赵立坚的推特具体内容如下: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周三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在一条英文推特中,他问道:“美国报告了3400万例流感病例,其中2万人死亡,请告诉我们其中有多少与新冠肺炎有关?”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发布英文推特表示: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已经表示一些被诊断为流感者实际上是新冠肺炎病例。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新冠病毒”是错误的、不恰当的。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3月13日,《环球网》刊了一篇文章《是否泄漏新冠病毒?美国最大化武基地为何关闭?有人请愿白宫公开》

  报道称,当地时间3月10日,美国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出现一条请愿贴。该贴列举近期一系列“大”事件,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以及大量关于“德特里克堡被关闭”的英文新闻报道被删除等,就此要求美国政府公开全美最大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的信息,并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美国白宫请愿网站截图

  3月10日,署名B.Z.在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发起一条请愿贴,要求美国公开德特里克堡信息。

  据“我们人民”网站显示,上述请愿贴当地时间2020年3月10日由署名B.Z.的人发起。帖子一上来就根据时间线列举了近半年发生的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最高机密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发流行病;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显示“ 404未找到”

  该请愿贴据此表示,现在我们有理由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的真正原因,以澄清实验室是否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不过,截至发稿,该请愿贴只有88人签名,距离白宫回应门槛(自发起30天内收集到超过10万个签名)尚远。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公开资料显示,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最大的生物化学武器基地。去年8月,据美媒报道,美国政府决定紧急关闭德特里克堡。《纽约时报》当时援引位于德特里克堡美军基地内的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一份声明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决定发布“关停命令”,停止在德特里克堡所进行的所有研究,理由是该中心并没有“足够完善的系统对其最高安全等级实验室的废水进行净化”。

  据报道,该研究所是一个生物防御中心,主要研究可能威胁美国军队或公共健康的细菌和毒素,并调查疾病的暴发。这里也为政府机构、大学和制药公司承接研究项目,由它们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研究所大约有900名员工。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值得关注的是,3月13日,赵立军又发表了个新的推文说,这篇文章对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请阅读并(在推特上)转发。《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 有进一步的证据表明病毒源自美国》

  这篇文章是英文版,我们简单进行了翻译:

  COVID-19:该病毒起源于美国的进一步证据

  拉里·罗曼诺夫(Larry Romanoff)

  阅读此以前的文章作为背景会很有用:

  中国的冠状病毒:令人震惊的发现。该病毒起源于美国吗?

  ***

  正如读者会从前一篇文章(上文)中回顾的那样,日本和台湾的流行病学家和药理学家已经确定,新的冠状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地起源于美国,因为该国是唯一已知的具有所有五种类型的病毒-所有其他病毒都必须从中获得后代。中国的武汉只有一种类型,比喻为一种“分支”,它本身不能存在,但必须从“树”中生长出来。

  这位台湾医生指出,2019年8月,美国出现了一连串肺炎或类似肺炎,美国人将其归咎于从电子烟中``冒出来'',但据科学家称,症状和病情无法通过以下方式解释:电子烟。他说,他写信给美国官员,告诉他们他怀疑那些死亡可能是由于冠状病毒造成的。他声称他的警告被忽略了。

  在此之前,由于缺乏防止病原体泄漏的保障措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完全关闭了美国军方在马里兰州福特德里克堡的主要生物实验室,并向军方发出了完整的“停止和停止”命令。紧接此事件之后,出现了“电子烟”流行病。

  我们还在2019年9月感染了从未感染过中国的夏威夷的日本公民,这些感染在武汉爆发之前很久就发生在美国土壤上,但仅在德特里克堡被封锁后不久才发生。

  然后,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另一篇文章,了解了上述内容,但提供了更多详细信息。它部分指出,有五名“外国”运动员或其他人员前往武汉参加世界军事运动会(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因不确定的感染而住院。

  该文章更清楚地解释了武汉版病毒可能仅来自美国,因为它们被称为“分支机构”,由于没有“种子”,因此无法首先创建该分支机构。它一定是从原始“树干”中分离出来的新品种,而该树干仅在美国存在。(1)

  公众普遍猜测冠状病毒是有意传播到中国的,但根据中国的文章,可以选择一种不太危险的替代方法。

  如果在10月18日至27日举行的世界军事运动的美国队某些成员因Fort Detrick意外爆发而被病毒感染,那么在最初的潜伏期很长的情况下,他们的症状可能很轻微,这些人在逗留期间很容易“游览”了武汉市,从而感染了各个地方的数千名当地居民,其中许多人后来前往海鲜市场,病毒像野火一样在其中传播(确实如此)。。

  这也将导致无法找到传说中的“零号患者”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其中会有很多人,因此从未发现过。

  接下来,华盛顿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露西(Daniel Lucey)在《科学》杂志的一篇文章中说,已确认首次人类感染发生在2019年11月(不在武汉),这表明该病毒起源于其他地方然后传播到海鲜市场。“早在2019年9月18日,一个小组就确定了暴发的起源。” (2)(3)

  武汉海产品市场可能不是全球传播新病毒的来源。

  最早的病例描述表明,禽流感的爆发始于其他地方。

  该文章指出:

  “随着新型病毒的确诊病例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激增,迄今为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国武汉的海鲜市场上,这是暴发的根源。但是,周五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第一批临床病例的描述挑战了这一假设。” (4)(5)

  该论文由来自多家机构的一大批中国研究人员撰写,提供了有关首批41例确诊感染了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住院患者的详细信息。

  作者报告说,最早的情况是该患者于2019年12月1日患病,没有与海鲜市场有关的报道。他们说:“在第一个病人和以后的病人之间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他们的数据还显示,总共41宗案件中有13宗与市场无关。丹尼尔·露西(Daniel Lucey)说:“这个数字很大,13个,没有任何联系。” (6)

  中国卫生当局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较早报告称第一例患者于2019年12月8日开始出现症状-这些报告只是说“大多数”病例与1月1日关闭的海鲜市场有关。(7)

  露西说:“如果新数据准确,那么人类的首次感染一定是在2019年11月发生的-如果不是更早的话-因为在感染和症状浮出水面之间需要一定的孵化时间。如果是这样,该病毒可能会在武汉乃至其他地区的人们之间悄无声息地传播,然后在12月下旬发现该市现在声名狼籍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大量病例。Lucey断言:“病毒在进入那个市场之前就进入了那个市场。”

  露西对《科学内幕》说:“中国一定已经意识到这种流行病并非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8)

  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是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进化生物学家,他分析了2019-nCoV的序列以试图阐明其起源。他说,这种情况“完全有可能”被感染者从外部将病毒带入海鲜市场。根据《科学》杂志的文章,

  “安徒生于1月25日在病毒学研究网站上发布了他对2019-nCoV的27个可用基因组的分析。这表明他们早在2019年10月1日就拥有“最近的共同祖先”,即共同的来源。” (9)

  有趣的是,露西还指出,中东呼吸综合征最初被认为是2012年6月来自沙特阿拉伯的一名患者,但后来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追溯到该年4月约旦早些时候因无法解释的肺炎在医院爆发。露西说,医学部门从保存在约旦死亡的人的样本中证实他们已被MERS病毒感染。(10)

  这将为公众在接受西方媒体一直渴望提供的“官方标准叙事”方面提供谨慎的动力,就像他们对SARS,MERS和ZIKA所做的那样,后来所有“官方叙事”都被证明可以完全错了。

  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媒体充斥着长达数月的报道,内容涉及食用蝙蝠和野生动物引起的武汉海鲜市场上产生的COVID-19病毒。所有这些都被证明是错误的。

  该病毒不仅不起源于海鲜市场,也根本不起源于武汉,现在已经证明它不是起源于中国,而是从另一个国家带到中国的。这种说法的部分证明是,伊朗和意大利的病毒基因组变种已被测序,并宣布不具有感染中国的变种的任何部分,并且根据定义必须来自其他地方。

  似乎唯一可能的起源是美国,因为只有那个国家拥有所有品种的“树干”。因此,COVID-19病毒的原始来源可能是位于德里特里克堡的美国军事生物战实验室。鉴于CDC完全关闭了Fort Detrick堡,这不足为奇,而且还因为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那样,在2005年至2012年间,美国经历了1,059次事件,其中病原体被盗或从美国生物中逃脱了前十年的实验室-平均每三天进行一次。

  读者注意:请单击上方或下方的共享按钮。将本文转发到您的电子邮件列表。在您的博客网站,互联网论坛上的Crosspost。等等

  拉里·罗曼诺夫(Larry Romanoff)是一位退休的管理顾问和商人。他曾在国际咨询公司担任高级行政职务,并拥有国际进出口业务。他曾是上海复旦大学的客座教授,向高级EMBA课程介绍国际事务案例研究。罗曼诺夫先生现居上海,目前正在撰写一系列与中国和西方有关的十本书。可以通过2186604556@qq.com与他联系。他是全球研究的常客。

  来源:https://www.globalresearch.ca/covid-19-further-evidence-virus-originated-us/5706078/amp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军带到武汉,外交部赵立坚又发新证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