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韩国党争之毒,比新冠病毒更严重的病毒

2020-03-08 14:37:19  来源: 红色依依   作者:红色青年白依依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2月19日开始,韩国疫情迅猛发展,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中国之外最大的感染地。韩国总统文在寅称其为:“进入一场战争。”

  客观来看,韩国政府的应对比较积极。从中央到地方,每日进行疫情通报,公开患者的行踪,还通过多项法规,调集全国的资源抗疫。但是天不遂人愿,韩国政府的积极有为,并没有赢得一个乐观的局面。

  从天而降的疫情没有变成抛弃前嫌,众志成城,同心抗疫的开始,却成了在此引发朝野纷争的导火索。韩国的万人床位拥有数量,傲视全球。医疗资源短缺并不是这次韩国疫情加重的核心原因,问题在于,政治分裂,多方掣肘,使得原本就能力有限的政府,更加无能为力。

  韩国政党派系林立,斗争激烈,纷繁复杂。简而言之,众多党派主要分为“保守派”和“进步派”,两个阵营执政理念相差甚远。前者以韩美同盟为外交国防战略基础,将朝鲜视为“主要敌人”;后者主张“自主外交”和“自主国防”政策,对朝实行“阳光政策”。现任总统文在寅和前总统卢武铉被视为“进步派”代表,前总统朴槿惠和李明博属于“保守派”。

  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韩国不同的政治势力各自心怀鬼胎。以文在寅为代表的进步派(左翼)主导了一系列积极的抗疫政策,使得韩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抗疫的一股清流。

  然而,保守派对执政党百般诘难,故意使绊子。文在寅宣布给中国捐赠防疫物资,韩国在野党马上抗议,攻击“文在寅对中国示好、执政软弱”。将韩国疫情归咎于中国,不断呼吁“全面禁止中国人入境”,煽动反h情绪。与此同时,不同派系旗下媒体互相攻讦,卷起无数的老百姓参与到政zhi对抗之中,抗疫被卷入可怕的党争风波。

  随着疫情严峻,韩国文在寅政府宣布“拟对大邱市和庆北采取’最大程度封锁’措施”。这再次遭反对党强烈抨击,称“政府不阻断外国感染源,而要封锁本国公民”。尽管韩政府之后解释:“并非交通封锁,而是完善防疫网络”,但相关人员最终不得不道歉辞职。

  中国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在野党能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干扰执政党正常执政。事实上,韩国政府手上,仅有警察可以动用,其它的司法权以及军权,都通通被限制。这么一个情况下,对韩国保守派最为有利,保守派背后的大财阀,通过强悍的经济实力,渗透了整个韩国政坛。虽然在野,影响力非同一般。

  一个执政不掌大权,一个在野全力掣肘,疫情因为党争而被耽搁,愈加严重。今年4月,韩国将进行四年一度的国会议员选举,这是仅次于总统大选的政坛大事。各党派之间,都暗暗加紧内斗,以保障各政党最大的利益。众志成城、团结抗疫的愿景,就成了党争的牺牲品。

  由于历史原因,韩国的主要政党都拥有自己的传统票仓地区,政党争取的对象并非全体选民,而只是特定地区的选民,具有非常大的地域局限性。各个政党均充分利用不同地区之间的竞争关系甚至是敌对情绪,在自己的大本营获得压倒性的支持,而这些地区的选民也基于地域感情,无条件将选票投给本地区的政党或候选人,而不是以各政党提出的竞选纲领或候选人的优劣为标准。因此,每当选举时各政党虽都提出要取得全体国民支持的口号,但至今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取得全国各地选民的普遍支持。

  保守党的选票主要来自岭南地区,而进步党的选票主要来自湖南地区。此次引爆韩国疫情的大邱,历来被视作“保守派”的核心势力范围,这无疑增加了文在寅政府施政的复杂性。在大邱疫情扩散后,“保守派”自由韩国党就借此指责“文在寅不重视大邱。”在这种利益格局之下,文在寅政府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境地。

  韩国近9成的病例集中大邱,大邱病例又有6成的确诊病例与“新天地教会”相关。“新天地教会”在韩国未被主流基督教会认可,但是却并不影响它拥有21万信徒。此次疫情爆发后,该教会迟迟不提供完整的教会会员名单,不配合检查。除此之外,还有众多的信徒隐瞒身份,不得已,文在寅政府只能通过收集定位、信用卡记录来追踪,甚至向民众呼吁举报。到最后,政府派人强行进入新天地总部,才获得了大邱集会的名单。首尔市长不断要求新天地教会负责人出面解决,并且以过失杀人罪起诉它。

  无论是带人闯入总部,还是首尔市长愤怒的起诉,总归是进步党同新天地教会结下了仇怨。但是,事情不止这么简单。新天地教会,同保守派政党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3月2日,“新天地教会”创始人李万熙举行发布会,下跪道歉。比下跪更抢镜的是李万熙的金表,其上标有“朴槿惠”字样,引发一片哗然。其实,谁都知道,21万信徒背后就是21万张选票,政治家们不会轻言放弃。

  3月4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在狱中写下亲笔信罕见发声,她首先表达了对韩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担心,随后又呼吁保旧势力以在野党为中心团结一致不要分裂。分析指出在韩国国会选举即将到来之际,朴槿惠的发声意在要求保守派以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为中心团结一致。

  宗教与政治势力的依存关系,早就是韩国政坛的公开秘密。令人惊叹的是,朴槿惠身在牢狱,都不忘做一个搅屎棍。难以想象,一国之内,建立抗疫统一战线会有这么难。

  其实,这种党争恩怨早在疫情爆发之初就大面积的存在。2月韩国首尔光化门集会,不顾官方禁令而强行集会的团体,是韩国“基督教右派”代表,坚决“倒文”。高喊“室外没有病毒”“得病了也是爱国”的牧师全光勋,是韩国著名的保守势力极you派支持者。

  多党zhi政的好处,丝毫没有显现在韩国此次的抗疫斗争中。反而由于两党恩怨的白热化发展,使得党争成为超越新冠病毒的病毒,无声无息的戕害着韩国普通人的生命。

  激烈复杂的党争,使得本就力不从心的文在寅政府更加左支右绌,漏洞频出。一边是来势汹涌的病毒,一边是距国会选举只剩1个月的倒计时。不论加在谁身上,都是一个无法完成的考验。

  笔者对文在寅个人充满了好感,因为他远比右翼更加关心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十分积极的应对疫情,就在昨天,文在寅还宣布将向弱势群体免费发放1.3亿只口罩。然而,按照韩国党争的套路,他估计也免不了下台之后身入牢狱的厄运。

  最后,笔者祝愿韩国社会尽快克服党争病毒,早日战胜新冠疫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