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雷锋活着会怎样?

2020-03-06 14:53:22  来源: 乌有之乡推文   作者:秦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明天是毛主席为雷锋同志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57周年的日子,后天则是魏巍同志的百年诞辰。魏巍曾将雷锋誉为“我们时代的真正新人”,而魏巍同志也被一本书誉为“当代鲁迅”。

  将魏巍同志誉为当代鲁迅,其实并不为过。魏巍同志曾经为我们留下了《谁是最可爱的人》、《地球上的红飘带》等等一系列记录时代精神的感人篇章;更加可贵的是,在信仰被践踏的至暗时刻,在西风压倒东风的新世纪门槛上,魏巍同志以坚定的信念,富有洞见地写道:

  尽管世纪末的悲剧使它遭受到极大的挫折和反复,……怎么能够设想(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不经反复交战一举成功呢?……(全世界的资产阶级)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你们未来的日子不一定是很好过的!……已经尝到社会主义甜头并已成为国家的主人,随着他们主人翁政治地位的丧失和生活的恶化,以及面临的生存的威胁,是不会长期沉默的。……在这场斗争中,毛泽东的反修防修、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革命理论,将是最有力最有效的武器……

  这些年来世界形势的发展正在证实魏巍同志20年前的这些判断。

  毛主席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魏巍同志晚年革命到底的不屈品格同样配得起“骨头是最硬的”这个断语。所以,说魏巍同志是当代鲁迅毫不为过。

  魏巍同志称雷锋是“我们时代的真正新人”,这个话是1963年讲的。晚年的魏巍再没讲过这样的话。国际友人杨早去世后,他以“阳春白雪”来赞誉杨早、寒春夫妇。笔者在前几天的《“中国绿卡第一人”寒春的美国梦与中国梦》一文中写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这是举世皆浊、知音难觅的悲壮凄鸣;阳春白雪,纯洁无暇,这是对纯粹的人、高山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的最高礼赞。阳春白雪毕竟是罕见的,在这个时代是稀罕物。

  前些年,好事者热衷于炒作“毛罗对话”,“鲁迅活着会怎样”。雷锋因公殉职时年仅22岁,顺着魏巍同志的“阳春白雪”的比喻,笔者突发奇想,“雷锋活着会怎样呢?”

  我们还是先从“鲁迅活着会怎样”说起。

  挑起“鲁迅活着会怎样”这个话题,其指向是攻击毛主席,实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1945年,周恩来同志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评价说:“鲁迅的许多思想和毛主席的思想一致”;1949年毛主席访问苏联时,他对工作人员说,“我就是爱读鲁迅的书,鲁迅的心和我们是息息相通的”;1966年7月毛主席在给妻子的那封信中,将“我们”进一步换成了“我”——“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

  鲁迅先生生于1881年,毛主席生于1893年,相差12岁,但两人都是诞生于风雨飘摇的旧中国。如那个时代的很多仁人志士一样,两人都投身于救国救民的事业中去了。

  早生12年,鲁迅先生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经历了更长时间的“彷徨”与“呐喊”。然而,他奋不顾身擎起的文化革命的大旗,终于唤醒了无数青年。从这个角度来讲,鲁迅先生与毛主席也的确存在着一种师生关系。

  1937年延安纪念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毛主席说,“孔夫子是封建社会的圣人,鲁迅则是现代中国的圣人。”1971年毛主席同武汉军区和湖北省党政负责人谈话时说,“鲁迅是中国的第一个圣人。……我算贤人,是圣人的学生。”

  毛泽东1938年在鲁艺讲话

  毛主席真诚地把鲁迅先生当作自己的老师。延安整风运动时,毛主席从《鲁迅全集》中找出《答北斗杂志社问》,列入整风学习的文件;直到1972年,毛主席仍在认真研读《鲁迅全集》。

  鲁迅先生在最后的几年岁月里,遭到了上海的教条主义者们的诘难,鲁迅先生曾悲愤地表示,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他们又岂是马克思主义?让鲁迅先生欣慰的是,“山沟沟里出的马列主义”率领红军完成了长征的壮举,他不吝言辞地赞美道,“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中国与人类的将来”!

  在1930年3月2日的左联成立大会上,鲁迅先生的演讲语惊四座。他一开始就说:“‘左翼’作家是很容易成为‘右翼’作家的。……”他所针对的正是那些形形色色的论敌所表现出来的小团体主义、个人主义、党员的优越感……

  鲁迅在左联

  “‘左翼’很容易成为‘右翼’”——这体现出鲁迅先生的敏锐与深邃,新中国成立后的种种以及毛主席的担忧,与鲁迅先生的“深邃”竟是高度弥合。

  所以,毛主席说鲁迅先生与自己的心是相通的,绝非妄言,恰恰是基于他对鲁迅的深刻理解。

  所以,鲁迅先生活着会怎样?那些好事者大概要失望了。假若鲁迅先生——这位文化革命的旗手再活三四十年,他一定会成为毛主席最得益的助手之一,好事者无非是多一个攻击、诽谤的对象罢了!

  毛主席评价“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

  历史当然不能假设,便是演绎性质的推论,也要基于客观的社会背景和事实。基时代的背景,我们不妨也来推论一下“雷锋活着会怎样?”

  雷锋同志1940年12月18日出生在长沙简家塘一户贫苦农民家里,爷爷被地主活活逼死,父亲先后遭国民党逃兵和日寇毒打,久病离世;哥哥12岁就做了童工,劳累过度得肺结核而死;弟弟饿死家中;母亲在1947年受到地主凌辱之后悬梁自尽……

  湖南解放后,10岁的雷锋分到了土地,还当上了儿童团团长,乡政府的党支书供他免费读书;14岁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16岁在生产队做秋征助理员,后在安庆乡政府当了通信员等工作。1958年9月,雷锋响应号召,到东北的辽宁鞍山做了一名推土机手;1959年8月20日,报名到鞍钢弓长岭矿山参加新建焦化厂工作,因为表现优秀,没有政审表的雷锋于1960年1月“破格”入伍。1962年8月15日,雷锋因公殉职,年仅22岁。雷锋入伍后的事迹随着1963年3月5日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而广为人知。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道:“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这句话在雷锋同志身上有着深刻的诠释,雷锋正是新中国改天换地的时代产物。

  雷锋同志生于旧社会,他个人以及整个家庭都在旧社会遭遇了巨大的苦难,对于地主阶级有着深刻的阶级仇恨;是毛主席、是共产党带领工农大众推翻了剥削阶级的反动统治,让天下的穷苦人翻身得解放,让雷锋获得了新生,所以雷锋对毛主席、对工农大众有了浓浓的阶级感情。雷锋同志情感中出现的“春天”与“冬天”的两极(“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也就完全合乎情理了。

  雷锋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又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无数个“雷锋”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产生了,那是一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时代。

  雷锋读毛主席的书

  写到这里,笔者忽然想起了鲁迅先生1919年创作的短篇小说《一件小事》。这篇小说以间接而含蓄的笔墨,突出了劳动者(车夫)的朴实无私。

  从《一件小事》里的车夫到新中国的雷锋,他们都只是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一员。处于被压迫阶级而不自知的车夫会去自发地帮助一个同样贫苦的老妇人;通过学习毛泽东思想已经觉悟起来的雷锋,则是自觉要一生为人民服务。“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起来的雷锋就是这样一个“一辈子做好事”的纯粹的人、高尚的人。

  雷锋同志比毛主席晚生了整整47年。就是这47年,几千万人流血牺牲建立的新中国,让如同雷锋这样的几万万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在这苦难征程中产生的毛泽东思想,为雷锋的几万万劳苦大众获得真正的新生提供了无穷瑰宝。

  毛主席比鲁迅先生晚生了12年。从鲁迅到雷锋,间隔了整整两代人的时间;中间的毛泽东,将鲁迅未竟的事业进行了下去;阿Q式的人物走了,雷锋式的战士来了,这便是鲁迅先生所希冀的“中国与人类的将来”。

  从鲁迅到毛泽东,再从毛泽东到雷锋,因为共同的阶级立场和理想,他们的命运跨越时空、在革命历史的洪流中被连结在了一起。无论是讨论“鲁迅活着会怎样”,还是讨论“雷锋活着会怎样”,都不能回避这个前提。

  雷锋是个小人物,如他这样的小人物,还有陈永贵、吴桂贤、李素文、邢燕子,还有赤脚医生第一人、当上卫生部长的王桂珍……这些数不清的小人物出身卑微,要么是贫下中农、要么是普通工人,与雷锋的早年经历都有一定的相似性。他们都曾辉煌过,后来又跌落了。雷锋活着,大抵也是如此。雷锋活着的话,80年代应该又会重新成为小人物,“学雷锋日”的历史大约也要改写了。

  1996年上映的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讲述了雷锋的战友乔安山,因一次意外车祸造成雷锋死亡,随后,乔安山留下一系列不是雷锋又恰似雷锋的事迹的故事。

  90年代,乔安山在长途汽车公司当驾驶员,站长亲戚不买票,乔安山对站长以权谋私的行为坚决抵制,为此得罪了站长;汽车行驶途中,一哑巴拦车,他女人难产,乔安山没按规定行车,及时地将产妇送到医院;乔安山驾车救起一位被车撞伤的老人,并将老人送到医院抢救,老人却违心的指认是乔安山撞了他……

  就连亲生儿子乔兵也不认可乔安山:乔兵从他爹助人为乐的辛酸事和路遇车匪路霸,车陷泥泞无人助等经历中,认定“雷锋精神已不存在”,乔安山则始终坚信“雷锋精神将世代永存”……

  这部电影非常好,好就好在真实地刻画出时代背景。乔安山其实是“雷锋”的时代投影,真正的雷锋精神是否还能够“世代永存”是值得疑问的。到了新世纪,乔安山曾经遭遇的问题已经成了民众普遍焦虑的“扶不扶”的社会现象。如果雷锋还活着,乔安山的遭遇恐怕便是雷锋所要面临的遭遇,这时代容不下他。

  当然,雷锋以其坚定的立场和信念,依然会坚持做“雷锋”。但是,当雷锋看到那些逼死他母亲的乡绅们穿着西装回来了,他又该作何感想呢?

  雷锋如果还活着,该是多么的痛苦、愤怒与无力啊,恰如晚年的魏巍一样……

  老年的雷锋是会像魏巍一样奋笔疾书,还是会怎样?这留给了我们无限遐思。

  原稿写于2019年12月8日,于2020年3月5日重新修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