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市场化”使医学走上不归路

2020-03-04 14:45:40  来源: 肖相如频道   作者:肖相如
点击:    评论: (查看)

  医学的市场化程度越高,医学科学看似越发达,离医学的目标就越远,人类就越看不起病,特别是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人群而言,就等于没有了医学。

  医学是一个学科,但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科;

  医学是一个职业,但不是一个普通的职业;

  医学是一个事业,但不应是一个产业;

  医学应是法律规范的例外。

  医学就是为了救死扶伤,这应当是毫无歧义的,无论在哪里,也无论在何时,都不会有任何人提出任何疑问。

  但是现在,市场化却使医学走上了不归路。

  1

  医学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是慈善事业,不能逐利。

  在社会还不发达的农耕时代,医学是自发的慈善事业,一个医生开一个诊所,周围的人到这里来就诊,诊费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自觉给,有能力的多给,没能力的少给;

  对于穷人,不仅免费,而且还会送药,有善心的有钱人也会对诊所进行捐赠,这样医学就实现了救死扶伤的目标,坚守了慈善的宗旨。

  仅仅想想,这都是一幅美好的景象。

  随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社会的进步,国家要承担起为国民提供医疗的责任,原则上,更加应当保持医学的慈善性质,因为这涉及的不是一村、一城,而是一国。

  对于医学事业,要以国家投入为主,社会捐赠为辅,医护人员和医学事业单位的职责就是为社会提供医学服务。

  国民应该享有获得医学服务的权力,国家用纳税人的钱投入医学事业,纳税人享受国家提供的医学服务,这和国家用纳税人的钱供养公务员,公务员为纳税人提供公共服务的性质相同。

  维护社会治安是警察的职责,警察当然不能以维护社会治安的名义来收费;为国民提供医学服务是医疗的职责,医院当然也不能以此为由来收费。

  也就是说,社会必须供养公务员、警察和医生,这些都是公共事业,每个人都需要,每个人都为此付出。

  这些事业都不能进入市场,不能逐利,因为,如果把政府机构市场化,公共服务就会乱套,社会运行都成了难事;医学市场化,当然毫无例外,也会乱套,货币就可以用来直接定义生命。

  2

  2018年由徐峥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市场化对于医学、人性、法律的冲击。

  以影片中的格列宁为例,按照市场规则就是影片所描述的场景:

  药品必须定价高,医药公司要衡量的就是在哪个高度能赚到更多的钱,实现利益最大化,如果定价10万1瓶能赚更多的钱,决不会定价4万1瓶的。

  因为在医学市场化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有意无意地要从中获利。

  医药公司、研发人员、市场销售人员、医院、医生、护士、医药代表,乃至国家,他们都有意或无意地成为了医药市场的参与者,他们的收益都来源于药品的利润。

  毕竟医药公司为了一个药品的研发、投产和销售都付出了大量的财力、人力、物力和时间;各大医院以绩效奖金为纪,以政策法规为纲,很多时候对于药物和检查的使用变得不那么单纯。

  在市场化的规则里面,他们的行为并无不妥之处,相反,他们是医药市场化的成功典范。

  现在,我们现在来设想一下另一幅画面。

  当医学是慈善事业时,所有的参与者都不会是以逐利为目的,他们做的都是本职工作,他们的劳动报酬来源于政府的财政投入和社会捐赠。

  如果你是格列宁的主要研发人员,你可能因为对治疗白血病作出的贡献而获得像诺贝尔奖之类的奖励,你的这份工作业绩会被列入考评指数,你也可能因此获得更高的薪酬或荣誉等等;

  格列宁可能是你获得报酬的根据,但你的报酬并不是来源于格列宁作为商品所卖的钱;

  你的研究成果格列宁将作为政府为国民提供的医学服务进入社会,免费提供给需要的病人。

  所有的医学从业人员的个人价值体现都是如此。

  医生就是以你的医术和医德的高低、你对医学学术的贡献大小来获得相应的报酬和地位,和你的职称、头衔没有关系。

  医生的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对医学贡献大,这些都是有价值的,但这些是医学行业和社会对医生的认定,并据此给予医生相应的待遇、荣誉和地位,而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医生据此向诊治的病人收费。

  3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是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也是医学最发达的国家,当然也是市场化最发达的国家,同时也是医学市场化最发达的国家。

  但美国的医学也踏上了不归路,医药企业富可敌国,医疗费用居高不下,医学腐败病入膏肓,政府已经不堪重负。

  近几年,美国的年度医疗支出一直维持在25000亿美元左右,比美国庞大的国防支出6000亿美元高出数倍,而且,这还只是老年医保和穷人医保。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儿子病了,为了治疗也要卖房子,其他人的医疗状况应该也不会好到那儿去。

  奥巴马的医改就是要把美国收入偏低的约5000万人纳入医保,但是这样,美国的年度医疗支出就要突破40000亿美元,2017年美国的GDP为193621.3亿美元,这样的医疗支出政府无力支付,当然也就被特朗普否了。

  假如,中国按照奥巴马医改的标准来计算,会怎样?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那么中国的年度医疗支出需要160000亿美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2017年中国的GDP为122427.76亿美元。也就是说,我们就算不吃饭,啥都不干,也支付不了医疗费。

  所以,医学的市场化是一条不归路。

  4

  中国的医学正在向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医药大鳄主导下的医疗市场化的不归路狂奔。

  《我不是药神》以格列宁进入医保而结尾,看似完美,可是没有一位观众能因此而笑出声来,总觉得隐隐约约的不适和胸口发闷,为什么?

  因为这是典型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

  中国医学的出路就是必须坚决抵制西方医学市场化这种反人类的邪路,恢复医学慈善事业的本质,摒弃用法律来规范医学的幼稚想法,真心实意地保护和发展医学,尤其是中医。

  将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原序和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作为医学教育的宗旨。

  5

  中国恢复医学的慈善性质是可以做到的。

  首先,中国的主要医疗机构本来就是政府投入的,本来就是事业单位,只是在经济改革的大潮中受到了市场的影响,但性质并没有变。

  只要政府下决心,明确规定医学就是慈善事业,则现行的医疗成本就可以大幅下降。

  因为当医疗机构不以赚钱为目标的时候,大部分的设备和仪器就不是必须的,大部分的进口器械和药品也不是必须的;

  在实际的运行中,对病人的检查和治疗起码可以在现在的基础上减少三分之二,这样算下来,维持现有的主要医疗机构的平稳运行是没有问题的。

  其次,由于中国的科学技术欠发达,医学技术也欠发达,市场化的水平也欠发达,在中国并没像欧美那样的巨型医学企业;

  也就是说中国的医药企业,在现阶段,并不能像美国那样完全垄断和操纵整个医学领域,国家还可能将所有的医学企业收归国有,定性为慈善事业单位,这对恢复中国医学事业为慈善事业的性质是有利条件。

  再次,中国要摒弃用法律来规范医学的幼稚想法,重建互相信任的医患关系。

  这样医学的成本也会大幅降低,医生和医院就不会因为要留下自我保护的依据而对患者进行过度检查,同时也会争取到更多宝贵的治疗时机。

  比如,现在因为患者随时可以告医生和医院,那么对于一些危急病人,医生凭经验就完全可以确定诊断和治疗方案,但现在为了收集足够的证据,就会先去做相关检查,并且要等家属签字等等,这无形之中就失去了很多治疗时机,而这对患者而言往往是生存的机会。

  如果患者坚信医生不会害病人,医院不会害病人,病人就会放心地将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托付给医生和医院,医生和医院就可以放开手脚、全身心地救治病人,病人康复和生存的机会就会大幅提高。

  其实,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清楚的事!有哪个医生和医院会以将病人越治越重为骄傲的呢?

  对于你将托付健康和生命的医生和医院,你还威胁要告他、打他、甚至杀他,你认为这样的做法很聪明吗?

  所以建立了良好的医患关系,医疗成本会大幅下降,医学效果会大幅提高。

  最重要的是,中国有中医。

  中医对绝大多数的疾病,疗效肯定,实际成本极低,如常见的感冒、发烧、咳嗽、腹泻等,往往1剂药,多则3剂药就好了,或者是针刺、放血、艾灸等,也可以很快治好。

  现成的例子是,原来小孩感冒发烧就要去儿童医院排队输液,现在限制了输液和滥用抗生素,很多家长就改投中医了,同样可以解决问题,并没有造成病情加重和蔓延。

  原来社区和乡村诊所以打针、输液、用抗生素为主,现在也限制了,很多医生转学中医,开始用中医中药治疗,疗效反而提高了。

  这几年我们就在网络上培训了大量的基层医生,很多基层医生学了中医以后,认为不用西医也完全可以。

  再比如,肾病患者去西医就诊,就会一通检查,还规定所有的病人都必须做肾穿刺,光检查费,少则数千,多则数万,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卵用。

  以肾穿刺为例,美其名曰可以明确诊断,决定治疗,判断预后,其实作用有限,被认为最有意义的是不同的病理类型可以判断是否该用激素。

  其实,临床经验表明,用中医的辨证就可以准确地判断是否可以用激素。

  凡是中医辨证为气虚和阳虚的病人,用激素有效,副作用小;凡是中医辨证为阴虚、湿热、热毒炽盛的病人,多为激素抵抗型,副作用大,所以绝大多数的病人肾穿刺并不是必须的。

  同时,肾穿刺也并不可靠,有的时候并没有穿到肾小球,即使是穿到了肾小球,也并不代表整个肾脏的病理变化是相同的。

  所以,肾穿刺的意义是有限的,对于一个意义有限,且有创伤的项目,为什么西医要这么热心积极地去做,这是值得反思的!

  我曾经用中医治疗,使一个已经每周要透析3次的患者2年没有透析。

  我们来算一笔账,透析的费用是每月7500元,中医治疗的费用是每月600元。你怎么选?国家怎么选?

  在肾病这个领域,中医治疗不仅成本比西医低很多倍,而且很多疾病疗效比西医好。

  西医认为不可逆转的慢性肾功能衰竭,用中医治疗,就有治愈的病例,我治愈过这样的病人,其他医生治愈的病例也并不少见;

  同时,通过中医治疗,肾功能长期保持稳定的患者,比比皆是;

  西医颇感棘手的激素依赖性肾病综合征的患者,配合中医辨证论治后,也大多能顺利地撤减激素;

  透析过程中出现的心脏并发症用中医治疗,基本上可以药到病除;

  透析过程中出现的顽固性失眠、顽固性皮肤瘙痒、顽固的血压升高等,中医治疗也多能获得较好的疗效。

  中医始终坚持“医乃仁术”,这也是中国医学可以回归慈善的根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