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良教授的解剖刀,划开了西医的短处

2020-03-03 11:55:49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1  没有特效药,西医是盲人摸象

  “今天(24日)早上钟南山院士给我打过电话,着急,他说我们前线的医生,就等你这个结果了,否则的话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治疗到底怎么办,治疗效果怎么评估?”法医系教授刘良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


打不开?点这里>>>

  病毒是什么样的?它的要害在哪?这些问题不通过遗体解剖,基本就搞不清楚,治疗很茫然,就像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刘良教授的解剖刀道出了一个真相:西医现在对新冠病毒基本是盲人摸象。在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西医治疗只是在延缓病情的恶化,等待患者自身免疫系统自己战斗。这就不难理解钟南山院士为何如此着急地希望知道遗体解剖结果了。

  刘良教授解剖患者遗体后指出:盲目使用氧气装置,不但达不到目的,甚至可能会适得其反——氧气的压力会将粘液推到肺部的更深处,加重患者的缺氧状态。

  刘教授的解剖刀,戳到了西医的痛处。当时见到刘良教授的这段话,感到他立即会成为众矢之的。这不等于承认前面西医的所有治疗存在重大失误吗?果不其然,很快就有消息说,刘良教授已辟谣,“病患遗体解剖发现死亡者肺部出现大量气道黏液栓,气道黏液栓是由呼吸机使用所产生”两则消息不实。

  只是,这样的辟谣,有多少是出于事实,有多少是出于压力,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2 堵塞,让患者在痛苦的挣扎中死去

  网传一线医生描述病人去世前非常痛苦,呼吸困难,直到最后几分钟,病人全程清醒。会呼救,会哭着喊着说医生救救我……剧烈地挣扎,直到呼出最后一口气。其表现与“溺水”身亡一样。大量的水,进到了肺里面之后,氧进不去。

  是什么原因导致新冠肺炎患者出现这个情况?

  我们从刊登在《法医学杂志》上,预出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尸体系统解剖大体观察报告》(下称《报告》)中找到了答案。

  《报告》显示,肺部切面出现灰白色黏稠液体,气管腔内见白色泡沫状黏液,右肺支气管腔内见胶冻状黏液附着。《报告》认为:新冠肺炎主要引起深部气道和肺泡损伤为特征的炎性反应。

  正是这些胶冻状黏液占据了肺泡、支气管和肺间质,换气功能丧失,病人血氧饱和度(即血液中血氧的浓度,作为观察病人呼吸循环的参数)可以降至80%多甚至更低,而正常人98%。病人处于低氧或者缺氧状态。

  从医学上讲,肺的功能是为身体提供氧气,人体通过口鼻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反复循环。细支气管是肺泡气流交换的管道,气流主要是靠细支气管的收缩来交换。当细支气管放松时,气流更新,氧气从肺泡进入血液,血液中的废物、二氧化碳通过肺泡排除,这就是一次呼吸。

  由于肺功能下降,单位时间内吸氧有限,临床上会给予高流量鼻导管氧疗或无创机械通气,通过提高单位时间内氧气浓度,希望改善血氧饱和度。但这一做法对于细支气管收缩异常,肺泡损伤的重症病人来说,因无法控制病人自己吸,再浓的氧也进不去血里面,所以血氧饱和度上不来。

  虽然病人的痰量不多,但是在远端由病毒引起的胶冻状黏液,非常粘稠。靠气管镜到达不了那个末梢,这里的痰吸不出来,最后可能会被憋死。

  就像你把口鼻埋到装满水的脸盆里屏气一段时间,就会明白他们在经历什么。

  疾病前期,有些重症病人对低氧耐受,表现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有的病人头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人就没了,是因为他们缺氧和低氧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肺功能损伤严重。

  2596名死者留下的遗憾,加上刘良教授对新冠肺炎遗体的解剖,才使得真相大白于天下。

  笔者能想象一线的西医医护人员,每天夜以继日,拖着疲惫的身体,忍受这各种的不适,还要面对那个看不见的“敌人”——新冠病毒,不知道它的打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病人离开,那种内心的无助、恐惧、自责、痛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有的医护人员痛哭,有的欲哭无泪,因为还有很多的重症病人等待他们的抢救。他们在不停地与病毒赛跑。

  3 有形之痰,中药可化之

  中医如何看待这些黏液?新冠肺炎的肺部黏液都应该是中医讲的有形之痰。对于这些有形之痰,中医有自己的方法来应对,中药用化痰药,以祛痰或消痰为主的药物。有的化痰药可以使呼吸道分泌增多,黏液稀释易咳出;有的药物可以收缩支气管平滑肌,平滑肌的运动促进排痰。

  邓老的回答说明了,中医并不是建立在这病毒那病毒的认识上来治病的,而是掌握了几千年来各种各样的病邪(编者注:病毒),到人体里所发生的规律,所以你昨天是SARS病毒,今天是COVID-19病毒,我们不怕。中医人的主要目标不在(病毒)那,主要目标是在人体上面,“正气内存,邪不可干”。

  所以,西医在对新冠病毒不了解的情况下,在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的情况,中医却能通过中医药术,改善患者的各种症状,减少轻症向重症转化,降低死亡人数,提高治愈率。

  这与中医对疾病的认识和经验积累有关系,中医的重点是消除患者的各种症状,扶正祛邪。而西医的治病机理与中医的不一样,它是建立在对具体病毒研究清楚的情况下,同时找到特效药和疫苗才能真正治病,但现阶段它是盲人摸象,在治疗上是茫然的,只能是维持治疗,等待病人自身免疫力的恢复来战胜病毒。

  中医所讲的证是由一系列症状组成的。通过望闻问切收集信息,然后辨证,最后,通过中药消除“一系列症状”。当“一系列症状”消失后,患者也就被治愈了。

  中医如何知道患者痰湿重呢?可以看病人舌苔,从公布的新冠肺炎患者的舌苔照片,可以看到不少厚腻苔,它反映患者“痰湿”的多少,还可以通过号脉来判断。这比西医通过解剖遗体进行分析判断,更超前,能争取到更多救人的时间。中医在截断疾病病势方面有自己独到的优势,这在咱们公布出来的数据中可以看到,轻症转重症的很少。这也是中央反复强调中医药早介入的原因。

  4 抛去门户之见,让中医药参与救治更多患者

  有一些危重病人的发病期从12月底开始,到现在病程已经比较长了,大多在早期治疗不力、延误了治疗时间。所以给后续治疗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在这些危重病人的最后抢救过程中,还是应该中西医结合共同施救,各取所长。

  西医的生命支持系统,关键时候,快速吸痰,使气体能够吹到病人肺泡里面,氧气推进去。首先是维持住病人的生命,再配合中药,加大救治率。从张伯礼院士参与抢救李文亮医生的三名同事,可以肯定的说,中医药在急救方面也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笔者写这一篇文章,一方面是希望大家对这次新冠肺炎中西医治病思路的不同,结果不同,有所了解,有所思考。另一方面,希望西医医护人员通过这份《报告》反思之前的治疗方案,抛去门户之见,能更多地接受中医药参与救治更多患者,提高治愈率。

  刘良教授的专业属于西医,他呼吁尝试中药。在生命面前,门户之见,利益之争从来都应该是被忽略的,刘良教授的医者仁心,我们感受到了,向他致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