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11 月、美国,中科院研究中的关键词,让我们更接近真相

2020-02-24 21:29:17  来源: 工农之声   作者:小崔布尔什维克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新冠肺炎病毒,到底是何方妖孽?

  扑朔迷离的身世,众说纷纭的起源、变幻莫测的传染渠道、超长待机的潜伏期、各方争夺的解读权、中西医打擂的生死场……

  一场科研与良知的考验、一场捍卫生命与维护资本的较量、一场有形战场与无形争夺的战役——这一切都在抗疫斗争中轮番上演。

  如实记录事态发展,客观描述最新进展,这篇文章中有你想知道而不知道的信息,这里有你应该知道但还不知道的信息,这里有你必须知道但还没有知道的信息……

  我们都是这场战疫的见证者、参与者、记录者。

  时间我们倒着描述:

  2020年2月22日

  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联合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收集全球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数据库中覆盖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冠病毒样本基因组数据(截至2月12日),通过全基因组数据解析发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

  研究结果还暗示病毒可能在12月初,甚至11月下旬已开始人际传播,随后在华南海鲜市场加快。

  作为一份学术报告,我们重点关注有以下几点:

  (1)该报告的发布单位是中国正规的顶级的科研机构,不是什么野鸡机构啊、或者是受某些特定利益相关集团资助的媒体平台,这个报告的发布我们应该相信,也应该信任我们的中科院系统还是有认真为人民做科研的人。

  (2)该报告的结论有几点:

  首先: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的第一来源地,是从其他地方传入的。

  这点上务必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这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最初的确诊标准,因为最初把华南海鲜市场作为了关注重点,可能误导了我们的调查方向。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更加的多问一句,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是从何处传来,这个是未来我们必须要研究清楚,给人民一个经得起历史检查的结论,这点上不能不了了之。

  其次:病毒的传播时间,12月初。

  这个时间点也是对我们也是一个重要的警示。这个时间点的出现大大颠覆了我们之前的信息来源,这是要去多问一句,在12月的一个月之内病毒历经了哪些过程和旅程,留下了哪些足迹。这些都要抓住不放,才能真正的弄清传播的渠道和过程。

  最后:1月6号的二次爆发式传播

  这是一定要秋后算账的。我们本来是有机会将病毒传染控制在非常小的范围的。最终,我们必须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在事关人民健康的大事上对一些人必须严惩。

  (3)病毒来源,美国、台湾都是不能排除的对象,我们既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放过任何的一个坏人都是对世界人民的不负责。

  研究结果表明:广东的病毒可能有三个来源,而有较多样本的澳大利亚、法国、日本和美国,患者感染源至少有两个,尤其是美国包括了五个来源。

  2月22日

  科学网记者采访了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党委书记、副所长、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肖庚富研究员。具体采访内容请参阅科学网报道。

  我们将该采访内容分析如下:

  (1)肖书记正面回应了2015年论文的关系,说石研究员参与了早期的蝙蝠蛋白基因片段,后期的所有工作在美国完成。

  这里有两点我们明白:首先,这部分基因片段是我们提供的,这是确定无疑的,那这些基因片段是否有足够的安全保护措施,这点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追问。因为在生物安全和基因争夺战中,相信任何的基因信息都是国家和人民的核心信息,不要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其次,2015年的病毒合成工作是完成的,病毒的完整信息应该在美国,肖书记应该是要表达这样一层意思。

  (2)抢注商标的事,肖书记讲这是国际上争夺主导权的一种常规做法,为了后续的谈判,为国家和人民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点上善良的人民暂且信之。

  但希望我们的科研人员,应该在危机面前不要把利益放在第一位。还有肖书记一直强调的合作方,其实建议肖书记能够更加直白的说出合作方是谁呢?

  (3)肖书记还有一点没有很好的回应百姓的疑问,就是双黄连口服液的事情。

  这样一个严肃的事情不应该当做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装聋作哑。

  只有承认事实的前提下才能更好的挽回影响,才能把武汉病毒所的公信力重新建立起来。

  2月21日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针对网传病毒来源发布公告。

  根据2月3日发布的《俄罗斯联邦卫生部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预防、诊断和治疗临时指南》,相关俄文内容的准确译法应为“普遍怀疑新型冠状病毒是蝙蝠冠状病毒与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的重组病毒,其遗传序列与SARS冠状病毒的遗传序列至少有70%相似。”

  我们阅读该文件,得到以下几点重要信息:

  (1)网传关于俄罗斯认定新冠病毒的相关内容不是网友的捏造,俄罗斯政府的确有他们的最新认知。

  当然由于语言的差异化,以及翻译的倾向性,得出略有区别的汉语翻译,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说直接评定原有的网络传言为谣言,略有不妥,应该是翻译的差异化。这好比我们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将科学与民主直接音译为“赛先生”“德先生”,不要急于定性为谣言较为好一些。

  (2)根据大使馆的翻译,我们该怎样理解重组病毒?

  俄罗斯认为新冠状病毒是蝙蝠冠状病毒与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的重组病毒,这里建议我们更多关注一下那个未知来源的病毒,这点上应该结合病毒所肖书记的回应一起阅读。肖书记讲15年的研究,后期的病毒重组工作由美方全部完成,中方石研究员只提供了蝙蝠的蛋白基因部分。那么我们就需要顺藤摸瓜,尽早确定那未知来源病毒,这可能是本次病毒的关键信息。

  (3)俄罗斯表述新冠状病毒序列与SARS病毒序列至少相似度70%。

  一定要请注意是至少,不要简单的理解为70%,那样就会想当然的得出和SARS非同一类病毒的结论,进而误导我们的判断。

  至少的意思是只多不少,那么未来有可能是70,1%,也有可能是99%。这是俄罗斯人的狡猾之处,当然也是严谨之处。不要急于武断的下结论。

  一个小人物的网红之路:

  李跃华

  如果没有这次病毒,如果没有厅官陈北洋的偶然出现,李跃华可能永远在他的诊所日复一日的坚守着中医人的一份情怀和理念,造福那些信任中医的群众。在陈北洋级别的人都被感染、然后没有病床,然后迫不得已找游医李跃华的背后,相信还有更多的人更多事我们所不知道。

  李跃华的爆红,是中医逆境下重生的最佳写照,更是无数武汉百姓在前二十天的真实求医经历。

  我们应该为李跃华式的中医人感到欣慰,感到鼓舞。是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中医的薪火相传,看到了中医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

  但李跃华式的遭遇,也是无数中医人的困境,想到了潘德福老师、中医重生的路曲折而漫长。

  始终绕不开的一个国度:

  大洋彼岸的美国

  2月21日,美CDC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的主任南希-梅索尼耶在会议上对记者说:“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病毒在美国开始社区传播,但这种情况有可能最终会发生”。

  针对日本朝日电视台此前惊人猜测——“美国1.4万名因流感致死的人中部分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22日回应环球时报记者询问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支持日本电视台的相关猜测。

  我们只是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病毒在变化,我们相信最终一定可以战胜病毒,我们有这样的信心,更有这样的决心!

  病毒从哪里来?

  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弄清楚搞明白,既是对那些因病毒而去世的同胞最好的告慰,更是对未来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

  病毒不会自然消亡,我们需要众志成城,需要白衣天使的毅然逆行去抵御,需要我们真正的良知的科研人员刻苦攻关、严谨论证,给现在的我们、给未来的人民护佑一方平安!

  小崔布尔什维克

  2020年2月2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