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致敬夹着尾巴的逆行者们:民间中医湖北一线抗疫记

2020-02-22 11:02:54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壬岷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医精诚: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新冠病毒肺炎肆虐中国,截至目前,外地援鄂的医护人员累计3.2万有余了,而湖北也有几万医护人员,他们奋战在一线,与疫情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斗。

  他们是国家派出的正规军,除了他们,还有一群“民兵”——民间中医,也在默默地奉献自己的力量。

  笔者收集了一些民间中医在此次抗击疫情中所做的奉献,不要忽视这支力量,感谢他们冲上前线,治病救人,医者仁心。

  1 民间中医抗疫录

  01

  2月18日,笔者看到一段视频见证了湖北一支民间中医的战疫成绩:他们收治了36个病号,治疗7-8天时间,18位患者核酸检测转阴,每人用药30元左右!

  感谢相信民间中医的医院院长和全体医护人员!

  感谢你们放下成见,让民间中医上阵!

  02

  2月11日,笔者看到一段用蜂针疗法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视频:民间中医李重山用蜂针疗法治疗新冠肺炎,2分钟呼吸顺畅,立竿见影。

  视频中的医生是一位民间中医——李重山,他是武汉市武昌区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蜂针疗法”代表性传承人,在抗疫一线,他使用蜂疗为新冠肺炎患者治疗取得良好效果。

  03

  近日,湖北一位副厅长——陈北洋的致歉信,让我们也看到了一位在疫区奋战的民间中医的身影——李跃华。李跃华老师目前在汉阳区经营一家中医专科门诊部,他的诊所公众号,发表了几篇文章,记录了今年以来他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情况。1月30日,陈北洋一家都已确诊是新冠肺炎患者,但彼时就算陈是副厅长,因为不能得到收治,无奈之下找到李医生救治,结果就是被治愈了。截至2月6日,李医生救治了至少9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04

  还有一位名为张胜兵的民间中医,其诊所名为:武汉张胜兵中医诊所。张医生发文称他们组建了一个民间中医团队,治疗了3000多例新冠肺炎确诊或疑似的患者。张医生本人从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那天开始战疫,到后期,有全国的一些民间中医加入了他的团队,目前这个团队有100多人,通过网络会诊开方,累计治疗3000多例,有效率在90%以上,大部分都是一到三副药内起效,至今没有一例死亡的病例。他的文中,附有详细地辨证分型及相应组方。

  05

  微博上,一位叫国医东方的民间中医,在网上义诊23天,截止2月16日晚12点,共开出义诊处方916个,接诊来自湖北的病例97例,多半为武汉病人,其中确诊新冠肺炎者7例,高度疑似者十余例。

  06

  还有从外省奔赴湖北的民间中医——合肥梁本卫,程东庆,浙江金华的汪金旺,施金芳,叶根福,邢宝卫六位民间中医在湖北鄂州市市中医院疫情前线,参加抗击疫情阻击战。他们六人是首次代表民间中医参加抗击疫情的民间中医代表队。

  07

  笔者还看到一支民间中医志愿队的身影,一共9名民间中医,分别来自山东、广东、沈阳、上海、福建等地,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他们组成的抗疫义勇队去到了湖北随州广水。

  外省的民间中医是没有卫健委的通行证的,他们奔赴一线,克服了重重困难,只为救人,尽医者之责。笔者知道,还有很多笔者不知姓名不见报道的在武汉一线治病救人的民间中医,他们也都是英雄!

  当我们战胜这次疫情之后,希望在功绩本上记录上民间中医的一笔!

  2 一线那些夹着尾巴的当代“喜来乐们”

  笔者还看到一篇报道,甚是心酸——夹着尾巴在武汉一线治病救人的当代“喜来乐们”!

  早在1月24日,很多的民间中医纷纷写了请战书,申请上前线,24小时内报名的有1000多名。他们不要报酬,不计生死,自带药材,自愿献方,但是这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不是正规军,他们要上前线关卡重重。

  而早先武昌卫健局曾经给晋中军二所的中医师赵华发过邀请函,赵华又带上其师傅张胜林,还有一个行医多年的邹小牙民间中医生。除了这支中医队伍援汉,另外贵州和广东还有两支中医同天共赴一线,他们都是自带药品前往的。但是,当他们奔波一夜,却在距离武汉还有300公里时接到电话——上级不让去了,要求原路返回。

  几番波折,赵华等3位中医当晚被安排在武汉大中医院,负责一个被隔离的40多人的防控工作(另两支队伍原路返回了)。这些疑似或确诊的轻症患者反映服药效果良好,大家对3位中医同志大为赞赏。看到直观的疗效后,要求服用中药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带的600多斤中药很快告急,而后方的民间中医群体知晓此事后,克服困难,自发地往武汉一线邮寄药材支援。但,就是这样的好医生,却被人举报无证行医!(张医生无证,赵医生有证)虽然,病患们仍希望几位民间中医继续诊病开方,但武昌卫健局不让他们看病了!他们后来只能在隔离宾馆给隔离患者进行手法按摩等方法进行帮扶了。


  鼓励民间中医药献方献技,贵州省的做法就值得称许。2月2日,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发出通知,征集民族民间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秘方验方和技术方法。虽然最后由于《执业医师法》的限制,没让民间中医药参与直接救治,但保留了民间中医、民族医献方献技术方法渠道。贵州短短几天就收到上千份方案,可见民间中医药参与抗疫热情之高。其实,只要引导得法,民间中医完全可以成为一支抗疫生力军。

  3 请继续给民间中医松绑

  民间中医太不容易了!在这里,笔者希望能够为民间中医说一点话。

  在中医的发展历史上,一位郎中被老百姓接受并认可基本上都是靠口碑,而口碑是疗效带来的,能为老百姓看好病,一传十十传百,最终成为有口皆碑的好郎中。

  但是后来随着西医的传入,我国的中医教育也像西医一样走向了规模化、量产化,行医也开始走向了标准化,即要以《执业医师法》为标准。西医的《执业医师法》,硬性规定本科以上学历才具备中医师的考试资格,人为地中断了延续了千年的中医师承模式。于是,就出现了“非法行医”的“民间中医”。

  然而,我们所看到的却是:大学教育出来的中医很多不会看病,却有行医资格,而且有数据统计,过去几十年,中医专业毕业的学生有几十万,可真正从事中医的人数不超过10%。而民间传承或自学成才的中医能看病,却被称为“非法行医”受到管理部门的封杀。

  比如,马鞍山的蔡长福,经方论治40年,治好无数病人,全国各地大医院放弃治疗的疑难杂症,常常在他这里妙手回春,但他没有执业医师证,他的诊所被取缔,屡屡被当地卫生局查抄罚款,最重的一次一个房子就罚了几万元。

  金华的倪海清,农民出生,小学文化,自学中医没有行医资格。他研制出了一种能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方,救治了数百名晚期癌症病人。但由于影响了旁边艾克医院的生意,倪海清被实名举报,于2011年10月被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刑事拘留,后被该区法院以制造、贩卖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款100万元。

  温州的潘德孚,行医几十年,著作等身,治愈了许多疑难杂症,包括很多癌症、白血病患者。甚至还专门开了癌症、白血病治疗专科,每天看30多人,仍然是半夜就有人来,站门外怕挂不上号。却一直没有取得最低的执业助理中医师资格,他的中医诊所也被当地的卫生行政部门依法取缔。

  重视民间中医,平乐郭氏正骨是经典案例。发源于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平乐镇的民间正骨术,解放战争时期就采取了保护政策。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了,郭氏族人决定把秘方献给国家。50年代,我国在洛阳创办郭氏正骨学校,培养了我国中医骨科医学的核心和中坚力量。郭氏正骨,也从民间中医成长为我国中医正骨的正统,为发扬光大祖国医学做出了卓越贡献。试想,如果没有新中国对这门民间中医的重视,何来中医正骨学的辉煌?

  2017年7月,《国家中医药法》颁布,规定:师承于确有专长人员通过考核即可获得中医医师资格,凭《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即可备案中医诊所或者在医疗机构从业;2017年12月20日,《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注册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这些举措,一定程度上放宽了民间中医行医的合法之路,但是对于很多长期勤于实践,“疏于理论”的老一辈民间中医而言,仍然是很难逾越的门槛。

  现在制约民间中医发展的制度真的太多了,除了医师资格证制度,还有国家的医疗保险制度。医生治病救人,不应有生计之忧,而民间中医在这个方面更是受限。

  笔者在此呼吁:恳请国家重视民间中医的力量,继续为民间中医松绑!

  中医的传承不能中断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