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高福、石正丽呼吁修改病毒名称,先干点正事吧!

2020-02-21 11:19:16  来源: 红色小小兵   作者:红色小兵1226
点击:    评论: (查看)

  18日高福、石正丽等七人联名发表一篇文章名为《新冠状病毒需要一个不同的名字》,文中正式建议将新冠病毒(SARS -CoV-2)重命名为“2019年人冠状病毒”(HCoV-19)。

  说实话小编不是生物及生命科学等专业的人员,小编也没有精力去搞懂SARS -CoV-2与HCoV-19的本质区别,亦或是会造成什么巨大的国际影响力,但小编仔细阅读了七位大专家的大著作,有点读不懂也搞不明白。只能择其要点和各位共赏析。

  首先,文章特别强调指出:SARS是疾病名称,新病毒命名为SARS-CoV-2实际上意味着它会导致SARS或类似疾病。而新病毒是一种天然病毒,不同于所有其他SARS样或SARS相关冠状病毒。

  这点上相信很多的吃瓜群众和小编一样,只知道SARS就是非典,按照最后的调查结论非典的来源也是天然病毒,是通过果子狸等各种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类。这次的新冠病毒现在的调查基本也是讲来源自然界,也是天然病毒。

  感觉两者没有区别啊!

  看着真是不懂!

  难道又有新的调查结论了,又推翻以前的天然病毒的定论了?

  其次,文章特别指出:新病毒在生物学、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方面与SARS病毒截然不同,该命名对病毒学知识不足的科学家以及大众而言将产生误导。

  这点上小编就更加蒙圈了,咱们暂且还称之为新冠病毒,应该讲国家和人民群众还在战疫的焦灼状态,我们还是时刻警惕病毒卷土重来,时刻预防病毒转头换面再次兴风作浪。

  但我们这七位大专家已经拍着胸脯和我们确保一定和非典SARS截然不同。小编看的那个小心脏啊,哇凉哇凉的!

  脑海中全是高福主任在1月初武汉调研之后给我们吃的那个定心丸:“新冠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说实话这颗定心丸,小编到现在还卡在咽喉处,上吐不出,下咽不下,那个尴尬和难受啊!

  这次我们高主任又下了截然不同的结论,小编这双手啊,抬起来又放下,不知道该打到哪儿!

  最后,文章指出:SARS-CoV-2这个名称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对疾病流行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造成人们对SARS再次发生感到恐慌,导致旅行和投资下降。

  俺的乖乖!一个名字就让人们产生恐慌,就不去旅行。

  俺的乖乖!改了名字人们就不恐慌了?!

  如果能有这个效果,那小编举双手赞成起一个更恐怖的名字,让大家看到就想起来,就不敢再去品尝野生动物。

  非典名字用了17年,也没有阻止人们去尝试吃蝙蝠肉啊!如果非典二字把人们吓唬住的话,按照石正丽研究员们的结论那就不会有新冠病毒的再次肆虐了。

  为什么要把这篇文章和大家分享?

  小编原以为我们的高主任正奋战在抗疫一线,和那些逆行者们一道斩断病毒传播渠道,查找现在防控的不足和漏洞,给人民群众打造真正的防护网,也为自己之前的豪言壮语亡羊补牢。

  小编也原以为,我们的石研究员应该是夜以继日的在攻克病毒,在寻找病毒的来源、发展和传播渠道,最终给国家、社会和人民一个响当当、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结论。

  万万没有想到,我们的大专家们,憋了这么久,给我们放了这样一个大炮竹:新冠病毒名字不好,会引起恐慌、会引起误导!

  这炮竹好啊!

  这成果多么绚烂啊!

  黑暗天空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芒!

  我们的专家们就应该在1月20日之前,把名字改好,这样照亮华夏大地,病毒看到专家们给自己起了不起眼不会引起恐慌的名字,灰溜溜的走了!

  想起了一个成语叫:知耻而后勇!

  何为耻?

  危机来临,没有察觉,是为耻!

  警报高悬,没有应对,是为耻!

  病毒蔓延,装聋作哑,是为耻!

  国人受难,先发论文,是为耻!

  抗疫焦灼,专注改名,是为耻!

  这个时候想到了一个词和一群人:中医与中医大夫。

  很久我们没有关注过他们,关注过中医。他们被我们选择性遗忘,被我们视为不科学的象征,被我们拿着所谓现代医学的条框去衡量。

  想到了非典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邓铁涛老先生,他创造了中医防治非典的医护人员零感染、病患零死亡、治愈零后遗症的伟大功绩。

  但非典过后,当人们感谢所有时,中医及中医人被遗忘。

  当我们记住非典的功臣钟南山院士时,忘记了钟南山院士的女儿也被感染,是邓铁涛老先生仗义施救,让她转危为安。

  但这一切似乎从未发生。

  想到了各地的人满为患的医院里,中医只是静悄悄的躲在某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因为他太廉价了、太不需要现代化的那些设备了、太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了!

  当新冠病毒横扫华夏大地,当高主任忙于发论文、石研究员忙于辟谣时,中医迎难而上、挺立在抗疫的最前沿。在浙江、广东、湖南、河南、山西,因地因人、一人一方、一症一方,在与病毒的千变万化的斗争中尽显中医之魅力!

  仝小林、张伯礼、黄璐琦等等真正的中医人,成了群众的守护神!顺带我们中医老前辈张仲景也成了网络热搜词,我们从《伤寒杂病论》知道了自然界的瘟疫不可怕,可怕的是社会层次的瘟疫。

  相比SARS -CoV-2亦或是HCoV-19,我们懂得了柴胡、黄芩、法半夏、党参、全瓜萎、槟榔、草果、厚朴、知母、芍药、生甘草、陈皮、虎杖,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汉语词汇才是保护我们健康的护身符!

  高主任、石研究员,如果你们想继续战斗在抗疫斗争中,请用自己的所长为人民立新功,请不要再用各种网络热搜进入人民的视野,中华儿女正在与病毒做着生死搏斗!

  我们伟大新中国成立与成长的艰难历程告诉我们:不管是日本帝国主义、还是蒋家王朝的反d集团、亦或是抗美援朝战场的美帝国主义,我们英勇的中国人民不管你是什么名称,只要和人民作对,我们必将全面的彻底的消灭之!

  红色小兵

  2020年2月20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