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山:秦晖教授,你对不起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医生!

2020-02-21 09:11:30  来源: 察网   作者:望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望山:秦晖教授,你对不起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医生!

  我非常敬仰秦晖教授的学识修养和批判精神,但他亵渎了新冠肺炎的逝者和家属,侮辱了那些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

  偶然看到朋友圈有人转发清华大学(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的秦晖教授在FT中文网的文章《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让我感到深深的震惊,颠覆了我对秦教授的印象。我将文章反复阅读多次,怕的是误解了这位历史学“大师”深邃的思想。真不敢相信,如此粗粝的语言,竟然可以从一位思想“大师”的口中说出。

  在《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一文中,秦晖教授首先树立了一个并不存在的靶子,然后以“堂吉诃德大战风车”式的热情,兜售自己的私货。秦教授的目的是借机宣扬自己的自由主义理想和情怀,可是这次他火烧自身。这位历史学“大师”有的时候观点很缜密、让人醍醐灌顶,但更多时候则是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和野蛮。他不仅连累了其他“公知”,也暴露了FT这个媒体的底色。

  首先,秦教授非要将疫情和战争相提并论,自己树立一个稻草人来进行批判。我们只是一种宣传用语,为的是激发国民的斗志,让老百姓提高警惕,减少生命的损失。这有什么不可?秦教授为何要上纲上线,贩卖自己的政治观点?没有人会幼稚地将抗击疫情等同于国家之间的战争。如果我们不采取“紧急措施”,就会导致更多的人死亡。秦晖教授是拿别人当傻子吗,人民不知道疫情和战争的区别吗,不知道二者死亡人数的差别吗?需要你这样的所谓“公知”来向民众普及疫情和战争两种“紧急状态”的差别吗,难道只有你才知道你所谓的“常识”?直到现在,很多老百姓和流动工人,依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甚至出门不带口罩、随地吐痰、盲目聚会,导致疾病的传染扩散,如果我们不在宣传用词上突出一下事态的严重性,他们会注意自己的行为吗?

  第二,秦晖教授侮辱了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他们是最可爱的人,但是背后却要被“公知”捅刀子。为何不能组织抗击疫情的“敢死队”?这里的“不惜一切代价”并不是要侵犯医生的人权。要知道,新冠病毒传染性非常强,死亡率是普通流感的数倍。已经有数十位医生和护士为国家、为人民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并不是要鼓励医护去送死,我们必须要保证医护的工作条件和人身安全。但是,救死扶伤是医护的本职,面对可怕的病毒,难道不应该鼓舞一下斗志吗,二者矛盾吗?难道我们不应该说“打赢这一仗”之类的话吗?秦晖的话,让广大医护人员听了以后,会是什么感受?他们的家人和孩子听到了,会是什么感受?让那些病危的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听了后,会是什么感受?世界上最宝贵的是生命,为了挽救生命,我们宁可多花时间、多花钱,有什么不对呢?秦晖为什么反对说“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话呢?秦晖,你是在说相声吗?

  第三,我不想以恶意的视角来揣测秦晖教授的动机。我本来想把他的意思理解成:他希望国家减少经济损失,不要反应过度,不要打扰人民的正常生活。但是很遗憾,秦晖教授并不是这个意思,即使他不是恶意,也根本不是什么好意。抗击疫情当然有“赢”和“败”的区别,秦晖教授凭什么说“抗疫并没有打赢打不赢之说”?疫情爆发,地方政府有一定责任,这不能标榜为“赢”。但是疫情爆发后,我们阻止了疫情的蔓延,减少了人民的死亡,降低了财产的损失,这就叫“赢”。如果2003年非典期间,北京政府没有果断采取措施,后果会是什么?“赢”与“败”没有绝对的界限,但是有相对区别。如果真像秦晖教授所说的“没有打赢打不赢之说”,那么我们抗击疫情还有什么意义,多死人和少死人能一样吗?新中国成立后,党领导我们先后基本消灭了血吸虫病、天花、小儿麻痹症、麻风病,性病也曾一度消失,还阻止了艾滋病的蔓延,这些难道不是“胜利”吗?秦晖教授玩弄文字,说什么抗击疫情“反正不会失败”,但他的目的是想否定党和政府的任何作用,这是其险恶之处。我不想恶意揣度他的话,但他的话就是这个意思,非常明确。

  第四,秦晖教授以文人的视角代替了对疫情的职业判断。究竟如何抗击疫情、如何隔离、如何尽可能地减少接触、什么时候复工,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听的是钟南山这样的权威专家的判断,应该听政府相关权威部门的判断,而不是听秦晖这种外行人的判断。我知道秦晖教授的学问很高,我很敬仰他,他是历史学的专家但不是防疫学的专家。秦晖不应该指责政府在强制治疗、强制隔离、封城、禁足方面的政策,我们要听专家的,秦晖根本不懂这方面知识,他没有资格评论。我们国家已经宣布对治疗新冠病毒采取公费政策,不需要秦晖作为专业外人士来进行指责。至于政府是否应该承担“从摇篮到坟墓”的责任,要根据国家实际的经济能力来判断,国家财政不是秦晖一句话就可以变成盈余的。秦晖歪曲政府口号的真实含义,非要把“不惜一切代价”理解为“政府不惜代价强迫医护人员去送死”,我只能说秦晖教授的小学语文没有学好,连最基本的语言文字都不能理解。我们的政府从来都是爱惜生命的,在抗击疫情的阵地上,都是党员干部冲在第一线,尽最大可能减少群众的牺牲。国家从来没有强制老百姓“上阵”,因为据我所知,湖北省外还有很多医务人员因为自己没有亲临一线而感到遗憾。制定“战场纪律”、“督战”都是必要的,为的是减少医护人员的伤亡,秦晖教授却将其描述成不民主的表现。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不是秦晖用来讽刺别人的噱头。我建议秦晖教授去一线看一下,我们不需要你为抗击疫情做出什么贡献,但只求你不要在背后抹黑我们的国家和医护人员。

  第五,秦晖教授上纲上线,非要将抗击疫情上升到政治的高度。他拿华盛顿、慈禧、斯大林、希特勒举例子。这里我就不再多说了,因为内容比较敏感,可能会导致文章不能发出。但秦晖的意思很明显,他想说的是:抗击疫情是否胜利不是关键,要看政府是不是民主选举的,民主政府才有资格说自己是胜利者。甚至,秦晖不惜捏造事实,把疫区说成是奥斯维辛,还说什么“塞进焚尸炉”,把政府说成“毫无人性”,和慈禧太后相提并论。这是赤裸裸地对党、国家、人民的污蔑攻击。秦晖振振有词,说别人“不负责任”,实际上他的言论最为“不负责任”,完全背离事实。更可笑的是,秦晖教授还拿香港的医务人员举例子,把他们的罢工丑行说成是多么关爱医生权益。

  第六,像秦教授这种所谓的“公知”,永远将自己和国家对立起来。国家强大的时候,他们千方百计诋毁国家的成就;国家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千方百计奚落国家;国家刚刚从困难中恢复的时候,他们会显得失望,于是就会换一个角度继续污蔑国家。如果瘟疫夺走了更多人的生命,他一定会批判国家;现在我们刚刚取得了一点成绩,确诊病例数字下降,他居然又坐不住了,开始换一个角度抹黑国家,把国家抗击疫情说成是什么维护“政治安全”。秦晖是文化人,我也是一个文化人。虽然他的学识很高,但秦晖损害了文化人的形象。不可思议,我多么希望这篇文章并不是他本人写的,而是别人伪造的,经过反复查证终于确认就是他本人写的。

  秦晖教授同情资本主义生活。他在清华大学因为年龄问题,没有被续聘。于是跑到资本主义的香港去招摇撞骗。香港有的大学号称言论自由,但是宁可将王绍光这样的教授驱逐,也要迎来秦晖这样的自由派。王绍光的理论,逻辑缜密、论证充足,相比之下秦晖则显得颇为粗粝,让人作呕。除此以外,香港本土的教授以多数欺负少数,打压来自内地的教授,使得越来越多的不认同自由主义的内地学者在香港处境艰难。我们希望香港的大学,把越来越多的秦晖们吸引到香港,也正好可以帮助内地的高等教育提升水平。无独有偶,近期一些文人纷纷暴露了自己的道德底线,如易中天、方方,这些文人也应该去香港,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空气。即使他们不代表所有文人,他们也是文人中最糟粕的一部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