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疫情是可以预报的,该反思迷信专家了!

2020-02-21 09:09:54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环球网报道,近日,国内医学学术期刊《中华流行病学杂志》,预出版了一篇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的论文。该论文对7万余名病例中的近4.5万个确诊病例进行发病日期回溯,结果显示,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武汉和湖北就可能已经出现了104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并在之后的10天里增加了653人;1月11日-20日又暴增5417人,并在1月最后10天彻底爆发。

  《环球时报》记者此前在武汉当地医院采访时获悉,1月20日晚间钟南山宣布病毒可以人传人之前,武汉不少医院的临床医护人员就已经在接诊突然出现的大量不明原因的发热患者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且当时已经有大量的医护人员感染:

  然而,这些一线临床层面的担忧,却未能及时转化为武汉乃至整个湖北及时有效的防控措施。直到1月22日,湖北方面才启动了Ⅱ级应急响应。

  笔者之前几篇文章已经提到了一个大家都已经注意到的问题,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首例不明原因肺炎,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张继先医生接诊四名类似症状的患者之后,经历过“非典”事件的张继先医生,当日就开始连续三级“坚持上报”。12月30日开始,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在病区划定一个小区域,对可疑病人相对集中进行隔离治疗;同时要求进入隔离病区的医生护士,必须佩戴医用N95口罩,穿上手术防护衣。

  昨天,一段关于中国中医科学院王永炎院士早在2019年6月27日的一次会议上,就预测长江以南在2019年冬天到次年春天会有瘟疫发生的视频在网络上刷屏:


打不开?点这里>>>

  这段视频并不是伪造的,相关报道可以见中国中医科学院官网:http://www.catcm.ac.cn/zykxy/dtyw/201907/a76e5b4434cd4f28923a992387155c9e.shtml

  这倒不是说中医是什么算命先生,可以未卜先知,王永炎院士的原话是:

  “要观天地之象,观万物生灵之象,观疾病健康之象。所以,今年大江以南,暴雨成灾。厥阴风木司天,已经描述了太虚元象。上半年,是比较和缓的。下半年,特别是在冬至前后,也就是连续到明年的春季,要有瘟疫发生。”

  中医关于五运六气的整体论研究,只是指出,当下的自然气象状况,为瘟疫的发生准备了足够的自然条件。

  虽然王院士的这段话仅仅是给出瘟疫可能发生的大致时间段以及大致地点,但是,如果不是这些年中医这么不受待见的话,王院士的这段公开讲话理应在第一时间得到疾控部门的高度重视,进行一定的预警和预防措施。

  笔者前天刚好读到了一篇题为《唐山大地震是怎么“漏报”的?》(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可以查看这篇文章)的文章,其中记述了1975年,辽宁海城成功预报里氏7.3级强烈地震,大量避免了人员伤亡的经过:

  早在1970年1月全国地震工作会议上,根据“预防为主”的方针,辽宁南部就被作为重点监视地区。为进一步预报提供了战略工作区域,在加强前兆观察的基础上,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发现一些新的异常现象。1974年6月国家地震局地震趋势会商会议分析了这些现象,做出了中期预报。

  根据这个判断,中共辽宁省委进一步对辽宁地震的预测预防作了部署。一方面加强对专业台站的领导,同时充分发动群众,深入广泛地宣传地震知识,大力开展群测群防,尤其在辽南地区群测群防网站遍布城乡、厂矿和社队,初步形成了专业和群众相结合的预测预报监视网,开展了仔细的监视、测报活动。1975年2月4日,地震工作者发布的预报,使得辽宁省南部的一百多万人撤离了他们的住宅和工作地点——仅仅在两个半小时之后,海城被七点三级强烈地震击中。

  上述引述的内容中,第一段文字其实就是记载了海城地震中长期预报的经过,中长期预报给出的是地震发生的大致范围和大致时间。第二段文字则是记载了海城地震的短临预报情况,短临预报通过群众的高度参与,运用“群防群测”的手段,经过大量的细致观测、测量,最后得出相对精确的地震发生时间和地点。

  对比地震预报的经过,大致可以这样说,中医科学院王永炎院士提前半年时间对疫情的发生作出了中期预报,而武汉当地医院有经验的一线医护人员已经给疫情的发生做出了短临预报。

  遗憾的是,因为中医不受待见,王院士的中期预报没有人重视;因为群众路线的缺失,在“科学至上”、“专家至上”的口号下,一线医护人员的短临预警,并没有能够转化为整个社会的预警应急。以致于1月11日-20日之后,疫情从武汉开始全面爆发。

  这次新冠病毒肺炎从个例出现到演化成疫情全面爆发,专家们的表现是差强人意的。

  2月17日,备受失责指控的高F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我不能去网络吵架”,自己正在同狡猾的病毒作斗争。然而,2019年3月,高F就讲过“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对现有的疫情防控体系自信满满;1月10日,医疗专家组专家王广发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认为整体疫情“可防可控”;1月14日前,疾控部门从坚称病毒没有出现“人传人”,高F表示大家可以“放心过年”;1月22日,高F又表示“儿童、年龄比较小的人对新冠病毒不易感”……这些论断后面被无情的事实一一打脸,病毒的确是够“狡猾”的。

  专业研究论文对既有数据的回溯,的确对于病毒产生、传播的机制进行了科学的分析,但这些研究更像是“事后诸葛亮”。如果相关专业研究不具备前瞻性和预见性,那么,研究对于疫情的预防和预报不会产生太大帮助。疫情防控的决策过多地依赖专家的意见和判断,是导致疫情最终全面爆发的根本原因。

  1966年,邢台地震之后,周总理提出了“地震能否预报”的问题,在场专家认为苏、美、日等科技发达的国家做没有解决地震预测的问题,我们更解决不了。在场的李四光同志力排众议说,“如果是这样,我们做工作就没有意义了”。这个话再直白一点,就是“如果不能预报,还要我们这些人干嘛?”

  其后,在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切关怀和指导下,一套“群测群防”的地震预报机制在我国很快建立了起来。这套机制从建立到80年代“群防群测”体系瓦解,完成了20余次地震预测,这就证明地震是完全可以预报的。同样的道理,有什么理由就一口咬定疫情不能预报呢?

  但是,话说回来,有些居心叵测的境内外媒体,将此次疫情防控的失误,指向了我们的体制。而曾指挥世卫组织非典防控的日本教授则公正地评价说:“这次疫情我来指挥也会失败”:


打不开?点这里>>>

  日本这样的资本主义学术体系和防控体系之下,面对新冠病毒这样的“狡猾”病毒,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但并不代表社会主义的“群防群治”就不能把病毒传播扼杀在萌芽状态。正如,资本主义国家无法预报地震,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中国却初步实现了地震预报,虽然还是在探索完善的过程之中。

  这次给专家们洗地的一个通常的说法是“不要在自己不懂的领域发言”,这种打着“专业”旗号的大棒一抡下来,群众、一线的医护人员还会有发言权吗?1月初,不就是因为一线医护人员的发言权不够,才导致疫情防控最佳窗口期的错失吗?当年唐山大地震占据关键岗位的专家依据自己的理论,坚信唐山无地震,对群防群测检测系统发现的众多异常视而不见,最终才导致了唐山大地震“漏报”悲剧的发生。

  专家们后来辩解说,最开始数据不够,不足以证明病毒会“人传人”;问题是,12月底卫健委已经派专家来到了武汉,眼睁睁地看着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事实,还要怎样的科学数据分析论证?一月初,一线医护人员已经有了高度警惕,为什么这些学术见长的专家却要一再降低公众的警惕性呢?

  所以,检讨这次疫情防控,最根本的,还是我们这些年来过分地迷信专家,把群众路线抛诸脑后。

  走群众路线并不是说不要专家、不要专业科学的分析,而是说应该走群众路线,走专家与群众相结合的路线,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让群众成为专家、成为精密仪器的“耳朵”和“眼睛”,通过放手发动群众编制起疫情防控的人工大数据网络。

  不仅仅是疫情预防需要走群众路线,疫情爆发之后的“治”与“控”更需要走群众路线。此前,武汉红十字会救援物资配送受到舆论质疑时,曾抱怨自己就三十多个志愿者……抱怨归抱怨,为什么就没想到把武汉本地的群众发动起来呢?钟南山昨天表示,武汉至今没有控制人传人,直接原因就是疫情信息采集完全依赖于基层社区工作人员,也是没有把群众真正发动起来。

  今天早上看到一则新闻,令笔者潸然泪下,一名重症患者在临终前,用颤抖的手写下了一份简短的遗嘱:“我的遗体捐国家。我的老婆呢?”

  弥留之际,没有抱怨、没有仇恨,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还能对国家有什么价值、能发挥什么作用,然后,挂念的是自己最最亲爱的人……

  这就是我们的14亿人民中的一份子,坚强、朴实、博爱、无私……这样的人民有什么不能值得信任、值得依靠的呢?

  令人欣慰的是,为了摸清底数,坚决遏制疫情扩散蔓延,武汉将开展为期3天的拉网式大排查。武汉新书记王忠林同志总结前面的教训时,明确表示“群众发动做的不够”!要“紧紧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打赢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紧紧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打赢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这是毛主席一再告诫共产党人的久违的话语,如今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

  战胜病毒之日,除了歌颂、赞美,也期待能有更多的反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