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武汉疫情:天灾还是人祸?

2020-02-20 14:44:3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长风
点击:    评论: (查看)

  回顾当前中国大陆这场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爆发的前前后后,可以发现,关于武汉疫情信息的获取,对于公众来说,自始至今,原本存在迥然不同的两个渠道:官方与民间。

  先看官方渠道。

  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首例不明原因肺炎;

  26日至29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连续两天发现此异常病例5例后,通过医院向省、市卫健委报告,后者指示职能部门前往医院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30日,武汉市卫健委对此情况进行内部通报;

  31日13:38,该委官网对外正式发布疫情,通报病例人数及其状况,判定其系病毒性肺炎,目前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2020年1月3日17:00,其通报称去年12月以来累计病例及重症人数,称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

  5日20:33,其通报共诊断患者与重症者人数,称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无死亡病例,并强调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1日07:04,其通报初步诊断肺炎病例、出院、重症人数,以及死亡1例,称其余患者病情稳定,且强调自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病例,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现象;

  同日09:20,其又首次披露最早病例发生于2019年12月8日;

  12日至16日,期间通报称无新增病例,治愈出院5例而新增死亡病例1例,其中15日以疫情知识问答形式表示,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18日00:10,其通报16日数据:新增病例4例,治愈出院3例,无新增死亡病例;

  同日,在离病毒源头华南海鲜市场7.9公里处,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大规模万家宴,参加家庭总计4万余;

  同日下午,市文旅局宣布从1月20日起对武汉市民发放20万张免费旅游券;

  19日00:45,其通报17日0-24时数据:新增病例17例,治愈出院4例,无新增死亡病例;

  同日,北京消息:传染源虽尚未找到,但有专家称疫情仍然可防可控;

  20日02:42,其通报前两日数据:共新增病例136例,治愈出院6例,死亡1例;

  21日04:18与17:39,其通报19日最后两小时与20日数据:合计新增60例,死亡3例,无出院病例;

  截至1月20日24时,全市累计258例,治愈出院25例,死亡6例;仍在治疗227例,其中重症51例、危重症12例;另正在接受医学观察739例;

  同日,继一周前泰国、日本等出现来自中国的武汉肺炎患者之后,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地陆续发现若干确诊病例及疑似病例;

  同日上午,武汉成立市疫情防控指挥部;

  同日上午,武汉宣布取消发放的20万张免费旅游券;

  同日下午,武汉市长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医务人员感染达14人,称“这一个教训很深刻......那么这也与我们对这个病毒的危害和传播的认识,一开始没有达到这么高的等级有关”;

  同日,2020年湖北省春节团拜会在洪山礼堂举办,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等官员与全省各界代表一同到现场观看演出;

  22日凌晨,湖北省宣布成立疫情防控指挥部,并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

  截至当日20时,湖北省已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444例,死亡17例,致死率近于4%;

  23日凌晨,武汉宣布当日10点“封城”;

  24日中午,继浙江、广东、湖南等省之后,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

  然而为时己晚,黑天鹅已经起飞。

  说时迟,那时快,病毒已成功突围,疫情全面扩散,飞速攻城略地,迅猛向四面八方挺进,轻易突破防线,不断扩大战果,一日即攻陷数省,数日内致全国沦陷。

  并且突破国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自那时起,除武汉医院、殡仪馆及火化场等员工在超负荷运转,全国各地其他一切经济与社会活动被按下暂停键:交通中断,交易中止,交流停止,企业停产,中国停摆。

  自那时起,疫情传染与扩散已势不可挡,全国新冠病毒肺炎确诊人数不断刷新,死亡人数逐日攀升,被集中隔离及在家隔离人数高企不下,警报不知何时解除,疫情不知伊于胡底。

  武汉告急!湖北告急!全国告急!

  这就是公众与社会被迫完全依赖官方信息渠道的结果。

  再看民间渠道。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现不明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累计已达7例,该院医生李文亮于当日看到一份患者检测报告后,遂在同学微信群发布消息称“确诊了7例SARS”,其动机和目的无非提醒同学注意预防而已。这个疫情微信披露时间,虽迟于张继先上报疫情3天,但与武汉卫健委发布内部通报同日。

  2天之后,即2020年1月1日晚,武汉警方通报,8名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者被依法查处。后来李文亮于1月31日通过其微博证实,1月3日当地公安局令其签下训诫书,此外还公布自己于1月10日开始出现咳嗽症状,次日发热,又次日住院,并对官方至此仍未向公众告知病毒发生人传人实情表示奇怪和不解。2月1日上午,其又通过微博公布自己已被确诊新冠病毒肺炎消息。

  李文亮在微信群披露疫情整整三周之后,即2020年1月20日晚间,钟南山在受访时明确承认病毒人传人;而此前近6天,即1月15日零点,武汉市卫健委官网仍然表示,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2020年2月6日下午,湖北省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给予了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及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两人记大功奖励。

  同日晚9:30,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冠病毒肺炎去世。武汉市卫健委官网于次日凌晨3点57分发布公告,称其去世时间为当日凌晨2点58分;武汉市政府官网也于次日发布公告,未说明其去世时间。

  2月11日,钟南山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含泪高度评价李文亮之举:“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是中国的英雄,我也是。我为他骄傲,他早在12月份就把真相告诉人们,后来他去世了。”

  教训与问题何在?

  于此可知,李文亮等人开辟的民间信息渠道被强制关闭,社会预警活动与公民自救努力被无端抑制,其结果让若干毫不知情的无辜公众沦为牺牲品,并以那些知情却遭封口者如李文亮等人付出生命为代价,令疫情烈性传染的可怕真相大白于世。

  从李文亮等8人于1月1日被封口,到1月22日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已经过去21天,这三周是遏制疫情大面积扩散的关键时间。

  在此期间,民间信息渠道被关闭,社会自我预警功能被破坏,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

  直到疫情在武汉急剧蔓延几至失控之后,武汉与湖北当局才被迫慌忙采取紧急行动,然而大错已经铸成,最佳防控时机已被人为错过。

  于是,大祸临头,打击突如其来,让社会猝不及防,国内被感染而无辜断送性命者无算,全国各地城乡居民人人自危,惊恐万状,以致被迫以邻为壑,划地为牢,空城闭户,甘作囚徒,听天由命,坐以待毙。

  这场冲击全国乃至波及世界的公共卫生安全危机事件,为世人带来的一个主要教训是,取谛民间信息流通与传播渠道,由权力独家实行信息市场垄断,结果令公众丧失知情权,全社会被蒙在鼓里,在公共风险灾难降临之际浑然不觉,最终驱使公众踏上一条通往地狱之路,官方与民间于此结成命运共同体,被捆绑起来一起煎熬和受难,彼此皆难以幸免。

  由此可见,问题不在于李文亮涉嫌“造谣”罪名能否成立,此种处罚可以通过向司法机关寻求复议、仲裁或救济来解决;问题也不在于办案的公安干警是否涉嫌擅权,他们只是依法行政,照章办事,遵循惯例,可谓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处置并无不当;也不在于李文亮生前身后是否有愧于“吹哨人”美名或“英雄”桂冠,其无非通过微信圈向特定关系人透露疫情信息,旨在使其提高防范意识求得自保而已,并且在接到训诫后立即屈从,具结悔过,谈不上勇敢抵制或大胆抗辩,或据理力争;也不在于他因屈从而付出生命代价或因退缩而沦为牺牲品,这其中有偶然因素在起作用,因为其不幸命运在参与抗击疫情的医务人员中属于个案。围绕这类问题发生争论,并无多大意义,只会使问题的焦点发生转移。

  问题在于,公民社会自发的相关信息渠道,何以竟被粗暴切断,致使社会自我预警功能丧失、公民自我防范和自救活动被限制?对人民与国家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的那只黑手,今后必须被斩断,不能任其依旧作祟,仍然作孽,继续制造如此人间惨剧与社会灾难。

  结论与出路何在?

  可以设想,如果官方信息披露足以及时、准确、公开、透明,能够抢在民间信息渠道之前俾公众周知,当前这种灾难性后果绝不会出现。

  也可以设想,如果官方信息渠道暂时做不到这些,但允许民间信息渠道畅通无阻,而非予以强行关闭,当前这种灾难性后果也完全可以避免。

  当然,如此一来,也可以设想,如果放任民间信息自由传播,势必出现泥沙俱下、真伪杂存现象,导致某些虚假、不真实、不确切、不完整、不全面的信息也随之流通和扩散,结果将会在一定范围内或某种程度上对公众构成误导,扰乱人心,甚至制造恐慌,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以致可能令部分公众成为受害者,从而为社会造成某种损害或带来某些损失。但这类性质的风险与代价,其危险后果与危害程度,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达到当前灾祸之惨烈、可怕与严重。孰利孰弊,孰轻孰重,显而易见;何正何误,何去何从,不言而喻。

  由此观之,可以设想,并有理由推断,如果地方当局公信力完好,官方信息渠道足可信赖,民间信息渠道则势必自动失效,导致其自行关闭或闲置;而如果官方信息渠道做不到以上这些,又强行关闭或取缔民间信息渠道,则当前这类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的发生将不可避免,并且将来再次重蹈历史覆辙也不可避免,直至局面不可收拾,万劫不复。

  前有萨斯之灾,今有新冠之祸,未来将是何种劫难?

  为何中国社会必须要付出如此惨重的生命代价?

  为何中国人民始终被置于如此险恶的生存境地?

  家园沦丧,未来子孙后代将何处立足?何以存身?

  这如果不是一场民族存亡危机,又是什么?

  谁之罪?怎么办?

  这些问题已赫然摆在国人面前,现在再也不容回避。

  如果国家最终侥幸躲过此劫,寻求改变命运未来重演之道,其实并不难找,让民间信息渠道保持畅通即可。做到这一点,既容易又简单,并且社会成本极低,只需要归还一项公民被长期压制和剥夺的宪法权利:言论自由。

  这是国人改变历史命运、求得未来安全的唯一出路。

  即使只为争取生存权,而非发展权,或者仅为保命,而非追求某种更远大或更宏伟的社会目标与理想,诸如所谓中国梦之类,也应该这样做,必须这样做,并且只能这样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