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瑞燕:信阳农村防疫的观察与思考

2020-02-11 13:56:32  来源: 新乡土   作者:陈瑞燕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冠肺炎发生以来,河南信阳截止目前确诊220例,成为河南省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据官方统计信阳市的武汉返乡人员为80462,是省外武汉返乡人员最多的城市。我家在信阳市下的乡镇中,主要是对家乡的防疫情况的观察和思考。

  一、疫情下的两种群众心态

  23号武汉宣布封城后,河南“封村封路”的硬核防疫措施便立即刷屏网络,被评为反应最速度的省份,相比之下,家乡的反应平静很多。24号之前,村民都还在热热闹闹的置办年货,腊月二十八,爸妈还去镇上参加了亲戚的酒席,到25号(初一),传来信阳要封城的消息(后证实为谣言),大家才有点警觉,但还是有人走访拜新年、给去年去世的老人烧新香。26号(初二)开始,村干部连续两天派车在村里放喇叭、宣传。27号(初三)村里开始对村里10多个武汉返乡人员的身体状况进行监察,没有登门宣传告诫,一直通过电话、短信联系,后来通过微信群聊的方式,让我们每日报告身体状况。28号(初四)开始,从乡镇到各个村庄开始封村堵路,村民不得随意外出走动,人员流动可以出但绝不能进。随着本市确诊人数迅速增加,镇村防控更加紧张。

  看到网上关于河南的硬核防控措施以及群众对武汉和湖北返乡人员的异常戒备态度,我们村里没有出现对武汉返乡人员的“特别关照”,除了村干部一直与我们沟通联系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对武汉人的异样眼光。初一早上,从武汉回来的邻居哥哥(22号返乡)开车路过门口,停下来和妈妈问候说话,妈妈没有一点顾忌,当时也没带口罩,等她回来跟我说,我提醒她,她才意识到那个哥哥是武汉回来的,当时妈妈明显心紧了一下,但扭头却又忘了。初一下午的时候,一个邻居叔叔喊我爸妈过去打牌吃饭,被我劝阻,结果过了一会儿叔叔竟然直接上我们家来叫爸妈去玩,通过跟他聊天,发现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次新冠肺炎的严重性,还嬉笑说,“没那么紧张,咋嫩怕死?”。其次,村民依然是以日常过日子的心态,应对这次疫情的村庄封锁状态。最开始听到村里通知今年不让出去拜年,妈妈还挺开心觉得不用待客外出拜年,省去不少麻烦事。在家闷了几天后,爸爸感慨“玩懒了,浑身不舒服”,爸妈都以很悠闲的心态对待这次事情,我偶尔说几句疫情的严重情况,他们还一脸难以置信。初五开始,天气晴好,都在家憋了几天的邻居们纷纷出门,一群人拿着鱼竿在门口被放干的只剩下小沟的池塘里钓鱼,甚至有人下水捉鱼,四周邻居全都来围观,好不热闹。而武汉的病毒肺炎、网上的双黄连哄抢、红十字会事件则成为叔叔伯伯们晒太阳、钓鱼时的谈资与玩笑,互相攀比着看谁了解更多一手消息,而环视池塘一圈却没有几个人戴口罩。

  相对村庄内部,乡镇街道上却呈现另一番景象。28日便开始传街上有人被120拉走的消息,30日官方消息公布我们街道上确诊两例,均是武汉返乡人员,大家瞬间紧张起来。在乡镇工作的同学跟我说,镇上所有街道全都被封锁,新街老街全都用铁皮封起来了,镇里工作人员对街道进行了全面消毒,派乡卫生院的人员对居民上面量体温,检查身体状况。在街上居住的同学说,她家里从初四再也没有出过家门,大家都特别紧张害怕,还说街上出现的不止两个,官方没有公布出来,说是最开始两例出现的时候,街道还没有封,之后才用警戒线围起来,最后又换成铁皮,所以他们会觉得街上很危险,很可能最开始的两例患者在街上走动已经把病毒散播开。街上人心惶惶,村庄里却是在过“农闲”。

  二、两种群体心态背后的原因

  一是地形对于新冠肺炎在村庄传播的影响。信阳以丘陵为主,而非平原,村民都散居在山间,家家户户都有一段距离,会降低村庄内关于肺炎的舆论传播。被刷屏的河南硬核措施诸如以标语封户、村民一起围劝武汉返乡人等大多发生在平原地区,家家户户密集聚居,一件小事马上就会传播开,舆论传播的同时也会造成村民之间的情绪感染,很容易情绪上头而产生过激反应。镇上住户密集居住也会有这样的影响,救护车、确诊、发烧等信息很容易传播开而造成恐慌。

  二是居住空间与环境的影响。村庄是对外封闭,但实际上村内的交往却不限制(也无法限制),虽然在村干部的宣传警示之下,村庄内部的人员流动也很少,往常聚集性打牌的地方全都不见人影,但这些却不妨碍村民上山、钓鱼、住得近的一起晒太阳唠嗑。但是镇上自从出现确诊病例以来,严格防控人员的走动,而房间内的活动空间却是极其限制的,居民的心情也会受到空间局限的影响。随着封闭隔离期的再延长,村庄和乡镇居民的心态会呈现更大的差异。

  三是有关新冠肺炎的“符号”在生活中的出现对居民心态的影响,比如口罩、警戒线、标语、封道铁皮、消毒液等等,都是代表着危险的符号,其无处不在便预示着情况的严峻性。镇上街道自从出现确诊病例之后,便采取一系列的严防措施,铁皮封街让居民更意识到严重性,再加上关于确诊人数的传言,无不加剧居民的内心恐慌。而村庄内部由于人员分散,甚至连村里的广播都听不到,出村口虽然采取了封路措施,但只要不想着出去,便什么也不会看到,村庄里一切如常,口罩都很少有人带。

  相对于非典那年,今天互联网的普及确实让村民更快更及时地获得了新冠肺炎的相关消息,抢双黄连、红十字会事件他们都会知晓一二,但是对于村民来说,网络现实依然不能代替真实,只有当“危险”的符号切实出现在身边时,他们才会真正感知到与自己的关系,网络展现的是另一个世界,而封路标语、封道铁皮、广播、身边人的告诫,对他们来说才是肺炎病毒的真正警示。

  三、对本地防疫措施的观察和思考

  本地是到初四开始整体戒严、封村封路,防疫工作由最初的紧急状态转为当下常规化工作。前面已经介绍了村里一些具体的防疫工作,整体表现出以下特点:一是防疫工作不是来势汹汹,反而是“徐徐展开”,然后是慢慢收紧。23号村里联系上我只是登记了我的返乡时间,一直到27号才开始重点关注武汉返乡人员的身体状况以及火车票信息等,但没有上门对我们进行“特别关照”。26、27村里派车巡逻,广播通知,28号全镇开始封锁出村出镇道路。而不是像河南省其他地方,23、24封村封路、贴标语等各种硬核措施就全上了。这与我前面谈到的本地村庄的地形地貌、村户多散居的情况有关系。1月31日开始,信阳确诊病例增加很快,信阳市防疫工作全面收紧,派警力协助看守出村出镇卡点,并对不听劝告的居民进行了训诫和罚款。而武汉返乡人员,不论在家隔离了多长时间,每日仍要上报身体状况。我问村里工作人员,我们满14天隔离期的是不是可以解除医学隔离观察了,但他们说没有接到通知,在乡镇的同学也说我们可能一直要到疫情结束了才能解除隔离。而疫情的重点观察对象是不可以出村出镇的,即使需要返家、务工、上班也不能出去,而非疫情观察对象是可以出去的。

  二是村里的防疫工作以“堵”为主,重点主要是看住各个出村路口,每天安排值班,村干部不够用,招募年轻志愿者站岗;2月3号有文件通知每户每两天可派一人外出采购,但是村里还是实行了代买的方式,让街上的人往村口设置的卡点送;其次守住疫情重点管控对象——武汉返乡人员,我们村里武汉返乡已经全部安全过了14天隔离期,有的已经在家待了1个多月了,但是村里告诉我们依然不能解除隔离观察,因为没有接到相关通知,在乡镇的同学也说我们可能一直要到疫情结束了才能解除隔离。最后,村里的超市和小卖部也不允许开门,7号去超市,老板说米面早卖空了,但是村长不允许外出,连开门营业也是村里人都打电话要买东西,才开了1-2天,超市货架上都空空如也。以堵为主的防疫工作,就是把人盯紧、把路守住,是第一原则,而对群众的一些需求,要向上报告询问。

  结合本地的防疫工作的观察,谈一些思考和感悟:

  1.街道和村庄的防疫治理应有分类意识。由于街道出现了确诊病例而导致居民的恐慌心态以及长时间的居家隔离而造成的心理压力,乡镇工作者除了“堵”,还应有“疏”的意识,减少群众的恐慌。比如要对“街道出现不止两例确诊病例”的谣言进行官方辟谣,也不妨借鉴其他地方的通过广播放音乐的方式,给予居民心灵慰藉,给冷寂的街道增加一点活力,其他还有送温暖的方式,要看乡镇人员的工作余力和财政能力。对于村庄来说,“堵”是最有效的方式,村民对新冠肺炎的认知很难改变,勤洗手、戴口罩等一时也难以纳入到他们的生活方式里,所以对村庄来说“堵”住就是胜利。但是随着居家隔离的时间延长,村民的部分生活物资会消耗完,目前是村干部通过微信群的方式收集村民的需求上报给镇里的超市,让超市统一送货,但据我观察,这样反而增加了村干部的工作负担和难度,两边的信息也难以对称,既然这样何不将村庄内已有的超市、小卖部资源利用起来,放宽他们的行动,让其出村采购,让超市正常运转起来,而何必把超市搬到出村的卡点。

  2.面对新冠肺炎这种突发事件,基层工作者应当拿出魄力与担当,主动地承担起责任,而非仅仅作为传达上级通知与填表的工具,否则形式主义的工作作风便使得整体行动效率下降,而在当前特殊时刻,时间就等于生命,对战“疫”的第一线的工作者更是如此。市县镇村四级的联防联控,把人堵在墙内,“堵”是疫情之下的根本手段,却不是绝对目的,堵住路,但不能堵住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守护群众、守护生命,是基层工作处理应急事件的根本原则。

  3.最后,对于我们每一个被守护的人来说,如果可以,有一份力出一份力,但无论如何都要永怀感念,阻隔病毒的墙是由前线工作者的身体筑成的。在危难时刻,更需要传递的是理解、是支持、是信任、是关心,而非不满、牢骚、怨恨、猜疑,如此阻隔病毒的“墙”才是无坚不摧的。也许我们无法站在一线,但我们可以把能量传给身边人,此时此刻,你的家人、亲戚、邻居、朋友都需要一点能量,把网络技术带来的福利好好利用起来!

  以鲁迅先生的话作结:“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中发一分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2020.2.10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