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邋遢道人:灾难期间谣言满天飞更可怕——新冠疫情2月5日数据分析

2020-02-07 10:34:51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邋遢道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冠疫情2月5日数据分析

  (数据来自国家卫健委公告)

  今天2月5日,阴历十三,离元宵节还有2天。记得元月29日钟南山说疫情大约一个礼拜到十天到顶。今天是第七天,数据出现两个第一次。一是全国新冠病毒新增确诊病例第一次比上一天减少。减少193例,例增速下降4.9%。二是第一次出现湖北和湖北以外省市双双降到负数。看来还是钟院士有经验。这两天也许还会有反复,但元宵节成为拐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最让人高兴的是,湖北在连续6天新增病例环比增长在10-40%区间高位起伏后,昨天第一次降低为负数。由于外省数据已经再次连续两天为负增长,继续保持低位甚至负增长的趋势已经很明显,这种情况下,只要湖北今后两天增速减低到个位数,让下图湖北和外省两条线性趋势保持指向0以下的区间,元宵节前后出现这次抗新冠的转折点是完全可能的。

  从全国情况看,湖北依旧是抗新冠的主战场,武汉更是重中之重。

  湖北昨天增速减低幅度虽然大于其他省区,但全国新增加10个患者8个是湖北人。全国每10个确诊患者7个是湖北人。湖北累计患者已经接近2万,武汉突破了1万。而且重症患者尤其病死者,湖北比例更高。全国尤其湖北再加一把力,把湖北新增患者的头继续按下,让它连续3天不抬起来就基本成功了。

  昨天病死率和重病比依旧变化很小。

  有人问贫道为什么不分析治愈数字。因为现在这些数不重要,重要的是新增病例。只有新增病例下去疫情才叫好转。新增病例下行就没啥看头了,到时候也许会对治愈、死亡做些分析。下面就舆论战谈些看法。

  武汉封城开始,贫道意识到这次抗新冠战争有两个战场,一个是防疫战场,一个是舆论战场。由于微信和微博等平台存在,舆情和疫情一样波涛汹涌,发生在眼前的就是一场活生生的舆论战,也就是毛主席说的“枪杆子笔杆子”中的笔杆子战争。平时我们很难看到这样激烈、生动、波澜壮阔的舆论战,比教科书精彩太多。贫道春节那天就在朋友圈里议论说:“这就是场信息战,大家每个人都趴在一条战壕里,只是你不知道自己趴在哪边了。”在上月26号的文章就捎带议论了这个问题。

  抗新冠的舆论战攻防双方的目标很明确。攻方要达到两个目标:

  一是加剧疫情恶化,拖延中国抗新冠胜利时间,尽量加大疫情的损失,最好能让疫情最终失控。

  二是利用这次机会制造并扩大吃瓜群众和中国政府间的矛盾,增加群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感和怨言,最好能引导群众由此对中国政府产生仇恨。

  给抗新冠防疫活动制造困难的基本手法是通过谣言制造恐慌和混乱,比如围绕武汉究竟有多少患者,究竟已经死了多少人,究竟是政府公布的数字,还是已经几万甚至几十万。直接用文字和视频用“亲眼见”方法编造数字的有,但效果不会好。比较有效的是大量播放武汉各大医院成百上千人拥挤的实际场面,在配上文字,让人不得不恐慌。恐慌与谣言互为因果,谣言造成恐慌,恐慌造成混乱,混乱为谣言提供可信素材。制造混乱的方法也很多,比如介绍错误的防治方法。

  贫道见到的最高明的谣言的是一道智力题:

  病死率=病死人/总患者。官方公布的病死率为:武汉3%,外省0.1%,武汉是外省的30倍。而外省病死者也是刚从武汉出来的,病死率应该相等。条件一:病死很难隐瞒;条件二:外省现在患者还很少无需隐瞒。如果武汉和外省病死率实际相等,那么应该怀疑哪个环节出了错误。

  多简单智力题:当然是武汉隐瞒了新冠患者的总数:

  武汉(病死数/公告患者数×30)=外省(病死数/公告患者数)

  武汉实际患者数=武汉公告患者数×30

  于是,当日武汉2000多的患者总数就实实在在成了6万多了(昨天就是30万了),而且还让人不得不信。贫道起码两个朋友信了,而且全是学理工的。

  关于这道题究竟该怎么解,贫道前面的文章说过了,这里就不再重复。

  下面说说第二个方面,如何让群众不信任甚至仇恨政府。

  最愚蠢的是不拐弯直接煽动,比如写《软埋》的前湖北作协主席方方女士。方方写了篇文章在微信里流传,她把新冠病死者称为“枉死者”。冤枉冤枉,枉者冤也,枉死即冤死,冤屈而死。《汉书·刑法志》:“今郡国被刑而死者岁以万数,天下狱二千馀所,其冤死者多少相覆。”冤死的冤屈是有法律含义的,也就是不该死被刑法加害致死。方方没用冤死用枉死,本来有点巧妙,一般人并不读《汉书》,没几个人知道她说些什么。如果患者病死了,那些抢救的医生日夜守护的护士算不算“行刑人”?——也没人联想到那么远。但她还是忍不住说:

  “对于渎职者不作为者不负责者,我们必须一层一层追究,一个也不放过”。这就把矛头亮出来了。渎职、不作为、不负责,都是指当官的。只要方方女士当家,这三顶帽子可以把所有当官的都捂住了。

  这样的文字很难说服人。一位对方方很尊重的读者表示了不同意见:“老师!目前还在抗疫的关键期,汹涌的毒浪……说错了,老师批评”。

  作家干这事儿不见得老练,作协主席也不行,比出智力题的那位差远了。

  贫道感觉,真正有效离间中国政府与中国老百姓的是疫情初期关于普通群众了解新冠病毒知识和防疫基本方法方面。对于经历过恐怖的非典的中国人来讲,这次一个新冠状病毒出来确实让人心慌:啥东西?咋样防?这两个问题几乎摆在几乎所有中国人面前——精英也不好使,除了是学这个的。贫道注意到,一些介绍病毒知识和防呼吸道感染的短文在微信里快速传播,种类很多渠道也很多,但大多前面都有“美国”二字。要么是谁家在美国学病毒学的儿子说的,要么是美国某大夫说的,最后终于出现“美国政府防疫部门”专门为中国老百姓介绍的方新冠病毒的知识和方法。这些事儿都是春节前发生的,中央台开始介绍防疫知识是在上月底,晚了不小于一个礼拜!

  有些人平时装得很明事理,比如白岩松。那几天群里发消息说“今晚白岩松采访钟南山”,晚上又说没了,白主持说怕“打扰钟院士”。贫道当时就说:狗屁新闻人!对于这时候老百姓盼星星盼月亮想听钟院士讲讲防疫知识根本不了解,就算采访了问的问题都不见得围绕这个问题,否则干嘛不采访!

  贫道当时就感慨:政府又败一阵。

  这些天,围绕武汉病毒所的段子满天飞。打着国外旗号的也不少,当然牌子都是专家,连美国股市都配合,言之凿凿来路权威的文字图片录音录像多了去了。贫道也不再分析——因为不懂。但这属于这次舆论战一部分是肯定的。有的说新冠病毒是美国搞的,有的说是武汉病毒所搞的,贫道的判断是——都是谣言。

  那么这场舆论战是谁在打呢?双方主将都是什么人呢?

  贫道只能说:不清楚。贫道看到所有信息都围绕着前面分析的两个战线在博弈,还看到的是所有人都趴在两条对峙的战壕里,99.99%的人不知道自己趴的战壕属于哪边的,不知道自己一直在放枪,更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但是,战壕后面指挥部里是谁,真的不知道。哪边说是CIA吧,没证据。这边说是中国政府吧,看不出来他们有什么作为。但是感觉到美方主观故意的痕迹。中方倒是傻乎乎的,除了华春莹气呼呼地怼几句。让贫道感慨:不是共军狡猾,是国军太无能。

  灾难期间,大多数人都昏了头,包括贫道。这时候大多数人都失去了理性分析能力,被情绪左右。而且窝在家里没事儿,觉得转些段子有趣。但是贫道感觉是:每个人感兴趣的内容都是有缘由的,与观点、立场、兴趣、个人情绪等都有关。每个人对有些信息看都不看,有些类型的会看,甚至会转。人和人喜欢的还不一样。

  昨天贫道看到一个关于防新冠传染的文字,打着部队旗号。说新冠病毒是飞沫传染,离开人体活不了,不存在什么在体外存活多长时间问题。贫道一看马上转给好几个群。为什么?因为贫道喜欢这样——多省事儿呀,哪里需要那么麻烦嘛!贫道做这件事儿是趴在哪条战壕里对谁放了枪呢?显然是趴在“美帝”战壕里对中国放了枪。醒悟过来后马上在发出群里转发了一个新冠病毒可以毒气溶胶传播的文字。

  贫道经验是,平时微信里的信息(包括手机新闻),80%是瞎编的,19%添油加醋了,可信的也就1%。灾难期间就更可怕了。

  贫道教大家一个辨别谣言的方法:微信里凡是关于新冠防疫新闻中用图片(包括看起来像是文档,但用色笔圈过的)、录音、录像形式的,百分之百是谣言,而且是刻意编造的——只能人工审查。

  形势不错,今天可以浮一大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