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线农村防疫员大声疾呼:各扫门前雪,不是真正的群众工作,缺点正在显露

2020-02-07 10:12:32  来源: 新历史求真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疫情汹汹,迅速的检验着我们群众的体质,干部的优劣,专家的良知,医者的操守,民众的自觉。不仅如此,它还检验着我们的社会组织状况。

  面对瘟疫,我们村子的变化超乎我的预料。自初二以来,设置路障、组织巡逻、村医消毒、村长广播,在全村大范围的实行了区块隔离,作为村上的志愿防疫队成员,小编自己很不舒服。

  自1月23日,武汉封城,到现在已经完整的过完了12天,从1月25日,除西藏外,30个省份均已启动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这似乎是我这二十多年来见过的组织最好,持续时间最长的全国防疫。

  我日日盼望着明天的数字出现下降,然而到到2月3日24时为止,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仍在不断飙升。一级响应到现在也过去10天了,按说高峰期3-7天,就是多算三天,这个拐点都该到了。这种自扫门前雪式的区块隔离并不足够应对疫情给我们的组织考验。

  2月1日,就在我们县城为防疫取得的成绩欢呼雀跃的时候,距县城八公里外的一个村子出现一个确诊病例,全镇紧急排查,确诊病例石某今年从合肥返乡,并没有武汉接触史,他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传染。

  更为遭殃的他周围的人,光是公布的第一批亲密接触者12人之多,他们活动涉及的地方,多达十数个村庄,真叫人害怕!

  疫情如火,情势危急!我强烈的感觉到,这场来势凶猛的瘟疫,正在向我们每一个人逼近……

  全国疫情已经进入了一个新发展阶段,我们把冠状病毒的人际传染链条分为A、B、C、D四类人群。有武汉接触史的A类(被隔离),与A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触过并感染了的B类(未被隔离),A的家人朋友邻里C类(被隔离),还有没被感染的D类(没有隔离)。

  上文提到的石某,就是B类感染者,而他的接触过亲戚邻里D类,则悄悄的变成了新的B类感染者,通过他们的轨迹,病毒很可能走过了县城的大部分街道和两个乡镇的大部分村庄。这也是最近病毒在全国发展的进一步发展,传染源由明显的A类,变成了潜藏的B类。

  B类目前均已经沉淀在社区和农村,在这个新的乐土上,瘟疫蔓延所向披靡。

  作为村上的志愿防疫队成员,我对这种隔离效果心知肚明。虽说是外村坚决不让进,本村出去就不允许回来。但是仍旧有四五个人通过关系,或者从隐蔽的入口悄悄进村,志愿者和乡党群强烈要求村支书予以规训和制止,但村支书似乎碍于人情,甚至连广播谴责都没有。

  村里的年轻人为此次防疫纷纷捐款,但是背里头在村里头聚会打牌、聚会吃喝,甚至连志愿防疫队的年轻人都是这么干的,他们最大的想法就是实现我们村与外界的隔离。

  村里头的街坊邻居也是闲不住,尤其是天气晴朗的时候,就爱到街上扎堆,就爱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打牌打麻将。

  村里头虽然每家发了三个口罩,但除了志愿者与村干部,街上的几乎没有谁戴着。只要我们这个村子里有一个潜藏的B,那么村上所有曾经的D,没有几个能够躲过它的荼毒。我们一个有武汉回乡人员的村子尚且如此,其他乡村的组织和隔离情况也可想而知。

  层层问责制下的网格化管理,大家各扫门前雪,缺乏统筹和大局观,封村断路、驱赶外来人口:短期简单粗暴有效,长期后遗症巨大。

  这远不是真正的群众工作,这种承包带有很大的冒险性……

  在这种隔离之下,病毒与健康之间的隔离难以做到:你能挡住村民不让去买菜买药吗?你能挡住所有的小路不让本村人回家吗?你能为手头紧缺,急需还款的老乡买单吗?你能提高乡亲的觉悟,不让他们心存侥幸吗?你能缓解长期在家窝居的烦闷与恐惧吗?

  这些问题不能解决,那么潜藏的B类传染者问题,就如同梦靥如影随形。它仍将携带着瘟疫在区块之中和区块边缘肆意横行,不断的造就新的飙升数字,不断的延迟疫情的拐点到来。

  疯狂的疫情叫嚣要求社会组织更好、效率更高;面对瘟疫,一线的医疗队伍已经组建和上场了。

  然而,抗疫的战争终究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抗疫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抗疫战争。

  大灾面前,固然需要人人起来负责,但更需要一个高效率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出面组织协调,扎实的做好群众工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