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2004年SARS病毒泄漏调查

2020-02-08 11:48:23  来源: 兴汉运动   作者:兴汉的小仙女
点击:    评论: (查看)
转载者注:转载本文只为帮助读者了解历史,准确辨别传言与谣言,用事实查找真相,不针对任何实验室、研究机构,也不针对不影射任何个人,请勿对号入座。


  2004年4月曾在2003年肆虐中国的SARS病毒在北京市、安徽省卷土重来。

  2004年4月25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证实,此次“非典”疫情源自实验室感染。

  锁定实验室感染

  据记者了解,参与调查的有三个调查组,分别是卫生部、军事医学科学院等部门与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共同组成的调查组,在2004年5月12日成立的由卫生部和科技部组成的调查组,以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自己组织的专家组。

  2004年5月5日下午6时,安徽台肥的四名在安徽省肺科医院隔离观察的发热病人结束医学观察离开隔离区。在隔离观察期间.这五名发热病人很快退烧,并没有出现异常症状.符台解除隔离的条件。

  2004年5月14日,《财经》采访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 贝汉卫(HenkBekedam)时获悉 ,调查组已经证实这次SARS疫情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以下简称“病毒所”)的实验室感染,但调查组至今仍未搞清具体的感染过程和细节。

  从目前专家组掌握的情况来看,已被媒体广为报道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两位研究人员宋某和杨某,并未实际使用该病毒从事过相关实验研究。在此种情况下,对疫情感染源的调查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被感染者还有两人

  《财经》还从权威渠道获知,宋某和杨某并非该所仅有的两位 SARS感染者。

  据《财经》查证,早在2004年2月,该所有另外两位研究人员出现 SARS症状,并去医院就诊。在近日为该所研究人员所作的 SARS抗体检测中,两人的抗体呈现阳性 。这两位研究人员分别为任某和崔某,2004年 2月出现腹泻、高烧等症状。任某到协和医院门诊就诊,病情渐轻最后痊愈。崔某病情较为严重,曾在友谊医院接受住院治疗。所幸二人均未出现人对人的下传。据《财经》了解,中国CDC从未公开过此事。

  被忽视的症状

  宋某是安徽医科大学在读研究生,2004年3月7日至23日在病毒所腹泻实验室实习,其间接触过腺病毒及合胞病毒。2004年3月23日晚乘火车回合肥,(注:以下时间皆为2004年)3月25日感到全身酸痛、发热、身体不适 ,自服感冒药、抗生素,症状未有缓解。3月27日乘火车返京,3月29日到北京健宫医院就诊,以肺炎人院治疗。该医院护士李某 曾护理过宋某。2004年4月5日护士李某开始出现寒战、发热、咳嗽等症状 ,4月7日收入健宫医院治疗。因治疗后病情无好转,l日转入北京大学人 民医院重症监 护室治疗。

  2004年4月2日,宋某乘火车返回安徽淮南 ,在淮南矿二院治疗。4月4日,宋某以病毒性肺炎转入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继续治疗。其母魏某3月31日以后一直陪护宋某。4月8日,魏某开始出现发热症状,以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在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人院治疗。4月19日,魏某病情突然加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2004年 5月10日上午,安徽省首例 “非典”患者宋某 (图中穿白毛衣者)出院,被家人用车接往家乡安徽淮南市。4月2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显示宋某“非典”血清抗体为阳性。诊断其为“非典”确诊病例。经过在安医大一附院的治疗。省卫生厅组织的专家组一致认为宋某已经符合出院标准。据了解。宋某出院后,台肥市疾控中心对宋某隔离治疗的大楼3、4、5层进行了消毒。

  据《财经》了解,当时病毒所并非没有对宋某的症状表示过怀疑,但是“后来她妈把她接到安徽去了”,便未继续追查。显然,宋某也绝未被提醒,自己有可能在研究腺病毒和合胞病毒时被 SARS感染 ,否则她不会不告诉她的母亲。

  居民区里的“定时生物炸弹”

  从工作角度看,宋某、杨某等并不能接触 SARS病毒。贝汉卫告诉《财经》,未进行SARS研究的研究人员感染 SARS,这意味着“本来应该清洁的地方被 SARS病毒污染了”,“在进行 SARS实验时 ,你必须进行一套完整的程序进行 SARS灭活处理 ,经过处理之后,SARS应该不再具有毒性和传染性,但是有可能这个过程处理得并不好,导致 SARS好像已经死了,但实际上它还活着 。”贝汉卫说 。

  尽管目前宋某 、杨某的感染过程 ,以及目前鲜为人知的任某、崔某的患病始末仍不清楚,但从中国CDC病毒所的位置环境和其工作管理等方面,均看不出其在深知本机构内藏满各类可怕病毒的情况下,如何给予公众最基本的预警和交待。

  2004年4月23日下午5时左右,《财经》记者得到病毒所有可能被封的消息,迅速赶到位于宣武区迎新街 100号的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

  病毒所主体为一座五层楼,五楼为宿舍,其余四层为办公室和实验室。从外观上看,整个楼平淡无奇,很难想到其中设有三个国家级 P3实验室,里面保存着珍贵而危险的SARS病毒。

  按生物安全规定 ,不同危害群的微生物必须在不同的物理性防护的条件下进行操作,根据密封程度不同,实验室分为Pl、P2、P3和 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P3的中文含义是生物安全级别三级 ,是中国目前(指2004年)安全级别最高的实验室,适用于主要通过呼吸途径使人传染上严重的甚至是致死疾病的致病微生物或其毒素的研究。

  记者注意到,这个没有 P3实验室的病毒所办公楼门前根本没有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的任何标识,不了解情况的人丝毫不会想到它的高危性质。

  记者来到这里时(2004年),病毒所已经被隔离,迎新街人 口有2O多名身着制服的警察值守 ,明黄色的隔离线甚是惹人眼 目。当时正值下班高峰,对面几米宽的胡同里行人、自行车、汽车摩肩接踵,而病毒所四周的居民区人烟稠密。一位家就在附近的中学生反而询问记者,为什么会来这么多警察?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她对记者说 ,自己从小在这里长大 ,从来没有注意过这栋很不起眼的建筑。

  一 位在病毒所对面的平房里住了30多年的老大爷告诉记者,病毒所建于20世纪50年代 ,“文革”中曾被某出版社占用 ,后又还给了病毒所。“把这样一个国家级的病毒实验基地放在居 民区,简直就是埋下一颗定时的生物炸弹 ,说不定哪天就会爆炸。我们往上面反映了十几年了 ,根本没有人听你的。你看,这不就出事了吗?”

  所幸当天晚上 ,北京市政府迅速反应,病毒所包括科研人员、研究生和家属在内共有260余人被集中或分散隔离。其中24人去 了北京胸科医院 ,昌平区小汤山镇的一所度假村接受了145人 ,当时所里还留有28人接受集中医学观察。至今(指2004年),该所大部分被隔离者已经解除隔离。

  实验室安全警钟

  类似紧急隔离的事后补救措施当然关键而重要 ,然而若是当初病毒所对于自己的工作人员有可能被病毒感染的危险性有系列相应规范 ,这次疫情本可以避免。

  实验室安全并非一个新话题。据专介绍,做 SARS的活体实验一定要在完全负压的 P3实验室中完成。对于 P3实验室的操作有一套专门的规则和程序 。要想在 P3实验室中进行研究工作 ,必须要有 P3上岗证。《财经》了解到,病毒所共有300多人,在从事科学研究的200多人中持有 P3上岗证的也 只有二三十人。

  P3实验室要经过 四道门才能进入 ,每道门都有风闸。实验标本也要经过两传递 窗,才能进入实验室 。按照规定 ,研究人员在穿戴两层隔离服 、一层连体的防护衣,戴防护眼镜和双层手套之后,方可进入核心污染区 ,进行 SARS样品的实验 。研究人员进入实验室时,首先要通过反光区,再通过抗污染区,最后还要经过反光区。出来的时候同样如此。按如此程序 ,病毒应该是出不了实验室的。

  关于病株的管理也有严格 的规定 。中国卫生部指定六家机构为“非典”样品和毒株的保管单位。其中,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军事医学科学院四家单位负责保管“非典”样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 、军事医学科学院和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负责保管“非典”毒株。

  病毒所有专门的毒株管理中心,科研人员如需实验,必须向毒株管理中心申请毒株。任何人不得私藏病毒标本。

  科研人员不幸感染 SARS,不外乎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

  第一是实验室的硬件环境未达到要求;

  第二是实验室的管理未到位;

  第三是实验室的操作人员未遵守规范。

  其实,在2003年下半年台湾和新加坡分别发生 SARS实验室感染事件。我们特别提醒要加强实验室的安全管理 ,以免重蹈台湾和新加坡的覆辙。

  2003年12月20日,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加强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病毒毒株、人体标本集中管理,确保病毒实验室及保管单位生物安全,未接受培训者不得接触毒株和样本。对拒不执行者予以通告 ,对出现严重后果的将依法严肃追究其责任。在各地进行自查自纠的基础上,卫生部将组织专家进行专项督查。2003年年底 ,科技部联 合卫生部还对全国各地的P3实验室进行了安全督察。不想转年春至 ,曾经以为安全的中国实验室中,SARS病毒亦不胫而走。

  接受记者采访的很多专家都认为,P3实验室仅是实验室安全控制的一个方面。与实验室的硬件设施相比,软件和管理问题显得更为重要。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科研人员没有良好的素养和责任心,科研机构没有严格完善的管理,光有P3实验室是不管用的。”军事医学科学 院 SARS专家祝庆余教授说 。

 

相关链接:

崔永元罕见发文怼石正丽:用“生命担保”靠谱儿吗?
石正丽与阴谋论,饶毅怼武汉病毒所,科学圈有点乱
石正丽5年前的论文被扒出:“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
新冠病毒人为制造?印度论文新发现引关注 辟谣文章遭质疑

能对疫情造谣,不能对石正丽美国质疑?
武小华博士想和石正丽公开对质
石正丽事件的前前后后及武小华博士实名质疑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当选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图)

这150天,从华裔顶级病毒专家被抓到武汉疫情爆发,细思极恐
余云辉:广州非典和武汉疫情,来自于谁的黑手?  
徐吉军:武汉不明肺炎,生化战疑云笼罩中国?其实还有更残酷的!
新冠病毒——生化战
本次疫情与生化战是否有关,必须“有罪推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