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鹿野:新型肺炎的这几则相关新闻值得警惕

2020-02-03 15:11:23  来源: 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鹿野:新型肺炎的这几则相关新闻值得警惕

  10多天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起了举国震动,据国家卫健委网站31日数据,截至1月30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692例(四川省累计确诊病例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累计死亡病例2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71例,共有疑似病例15238例。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天防疫工作当中又有几则相关新闻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个人认为,相关新闻透露的信息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因此也想在此简单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1个值得关注的新闻是,近几天发现了很多新型肺炎的轻症与无症状感染者,这些人也具备一定的传播能力: 【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透露,近期轻症病例增多,有一部分病人并没有肺炎表现,只有轻度发热或者偶尔有一些干咳,“这也是我们目前看到的疾病的一些新的特点。” 李兴旺特别指出,早期见到的病人更多的是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的临床表现,有一部分严重病人可出现呼吸困难甚至呼吸衰竭,以及原有基础疾病加重。随着近期轻症病例的增多,有一部分病人并没有肺炎表现,只有轻度发热或者偶尔有一些干咳。在散发病例密切接触者中,可能会出现无症状的感染者,他们虽然没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呈阳性。 李兴旺表示,很多无症状感染者是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现的,他们按要求都在进行医学观察。 新型肺炎新特点:出现无症状感染者-中新网 http://www.chinanews.com/sh/2020/01-29/9072226.shtml】

  笔者个人认为,这些情况证明新型肺炎与非典有很大的不同,与流感等一些常见传染病的相似度更高,隐蔽性更强。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更应该注意防疫工作的科学性。

  比如说,现在某些地区在基层社区和乡村推行入户登记,所有人员一律强制量体温,甚至经常让骨干人员召开防疫会议,散发防疫宣传材料等做法,恐怕就是不科学的。因为入户的基层工作人员和体温计的消毒由于专业知识有限,本身就有可能造成新的感染源。特别是在无症状和轻微症状人员也可传染的情况之下,基层防疫人员更是很容易变成易感和易传播的群体。而且冬春季节本身就是普通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高发期,不区分重点防疫人员和一般民众不仅加大了工作的负担,也容易造成各类人员的交叉感染。

  笔者个人认为,基层防疫工作应该立即制定合理的区分重点防疫人员和一般民众的标准,同时尽快叫停入户登记与不规范的共用体温表或把红外体温计贴到人身上量体温等做法,对待普通民众应该多采取网络视频调查与自量体温等做法,绝不能让防疫工作本身变成传染源。

  第2个值得关注的新闻是,天津有患者经过4次检测才确诊: 【据天津市疾控中心,天津第28例患者,1月19日出现发热,1月25日两次核酸检测阴性,1月27日再次发热,1月28日核酸检测阴性,1月30日第四次检测为阳性。后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普通型病例,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注意:天津有患者4次检测才确诊|天津_新浪新闻 http://news.sina.com.cn/c/2020-01-30/doc-iimxyqvy9067077.shtml】

  目前关于相关新闻主要有两种猜测,第1种猜测是,由于检测的试剂刚刚研制出来不久,还有一定的误差率。第2种猜测是,该患者一开始只是普通感冒或者流感,只不过后来在医院治疗过程当中受到了交叉感染。

  笔者当然希望是第1种情况,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确实不少医院由于资源紧张,防护工作出现了一些困难。个人认为,在绝大多数患者属于轻症甚至无症状的情况之下,防疫工作不宜不加区分的强制性的送医。对于只有轻微发热,弄不清楚是不是新型肺炎的患者,应该推广居家隔离,在线诊疗,达到一定程度的再送医院,以避免医院资源的紧张和大面积交叉感染的发生。事实上,包括部分专家在内的轻症医务人员也大多是居家自己治疗的。

  与此相关的一个新闻是,网传一个脑瘫儿因为家人被隔离,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 【此前,一篇《家人疑似新冠肺炎被隔离湖北17岁脑瘫儿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的文章出现在网络。文中称,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人鄢小文因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隔离,其17岁四肢瘫痪患有脑瘫的儿子独自在家6天,并在1月29日去世。 鄢小文的大儿子名叫鄢成,17岁,是一名脑瘫患者,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并显现病况。11岁的小儿子则患有自闭症。 鄢小文隔离时,两个儿子都没有感染迹象,然而疾控人员一同带走了小儿子,却将患有脑瘫的鄢成留在了家中。 鄢小文被隔离后,村委会称鄢成在24日、26日吃过东西,28日村医曾喂他两杯氨基酸。29日,村委找到隔离酒店要把鄢成送往酒店,但鄢成却在当日下午死亡。 武汉肺炎中脑瘫儿之死:死因存疑,其父确诊肺炎!工作组已成立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221144047157882&wfr=spider&for=pc】

  目前,这一事件正在调查之中,详情尚不明朗。因此,笔者不想就这一事件本身过多评论。但是不管这一事件具体情况到底如何,也应该作为一个警示。毕竟,现在被隔离的人越来越多,而很多人家里还有不同程度的困难,如有老幼病弱等亲属需要照顾的。在进行防疫工作时,也不能简单的“一隔了之”,而应该注意患者家庭的实际情况。对于轻症或无症状患者应该尽可能地以居家隔离为主,对必须住院的重症患者也应该了解其家庭状况并且做出适当安排,防止出现隔离后需要照顾的亲属无人照顾的情形。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湖南一副局长因为泄露肺炎患者隐私被查: 【人民日报客户端1月30日消息,2020年1月28日,益阳市巴黎馨苑、梓山苑、广电家园等居民住宅小区的业主微信群内出现“关于益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报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调查报告”电子版内容及截图,内容涉及市民章某某及其亲属等11人的个人隐私信息,引起大量转发和议论,并引发部分市民恐慌,对疫情防控工作带来负面影响。 经查,1月28日8时35分,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舒庆国通过微信将“关于益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报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调查报告”转发给赫山区财政局财评股工作人员段君飞。9时50分,段君飞通过微信将该调查报告电子版转发给赫山区财政局监督股股长邓伟。9时52分,邓伟将该调查报告电子版转发至其亲戚群“453集合吧”(群成员47人)。随后,“453集合吧”群成员徐燕(龙洲小学教师)将该调查报告电子版转发至广电家园业主群(群成员245人)。不久,该信息被迅速转发传播。 舒庆国等人将属于内部工作文件且涉及多人隐私的调查报告,转发给无关人员进而传播至微信群,违反疫情防控工作纪律并侵害他人隐私,造成严重社会影响。事发后,舒庆国等四人主动接受调查,认错态度较好。经市纪委市监委同意,赫山区纪委监委决定对舒庆国予以党纪立案调查,对段君飞、邓伟给予诫勉谈话;由相关部门对徐燕给予通报批评。 泄露肺炎患者隐私,湖南一副局长被查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172904150699013&wfr=spider&for=pc】

  笔者认为,肺炎患者的隐私的确需要保护,但是信息的公开透明和民众的知情权也是同样是需要保障的。现在各地区公报的情况很不相同,有些地区只是简单的报一下各地市一级的新增与总计感染人数,结果导致缺乏知情权的民众当中小道消息满天飞,社会恐慌加重。也有一些地区大量传阅包括非患者疫区人员的身份证号,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登记表,导致相关人员在居家隔离中还受到了骚扰。

  因此个人认为,除了武汉等个别重疫区以外,其他地区应该尽快统一新型肺炎患者信息的公布标准,一方面即时发布患者大体住址(所在的社区或村落),患病情况,近日行动轨迹等疫情详情,以方便民众的自我排查与自我防护,另一方面对于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等私人登记信息应该加强保护,禁止外泄。

  最后一则消息是,近日来疾控中心发布的一篇“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经发生了人际传播。此外,1月1日至1月11日,共有7位医务人员感染”的论文引发了广泛的质疑,对此论文作者们纷纷做出了回应。其中1月31日,该论文通讯作者之一、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新京报:什么时候意识到病毒可能“人传人”? 冯子健:其实“人传人”的推论,我们比较早就已经有这样的看法。但这个过程需要调查核实,包括详细询问、核实每个患者的暴露史。 我们最初获得的27个病例,其中26个病例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只有1个没有,所以当时作出患者“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感染”的推测是占上风的。 另外,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方法在1月11日之后才逐渐使用。在这之前,无法对病例分类,因为这个季节流感、腺病毒感染也很多。 如果一开始不把暴露史作为优先标准,就会造成很多misclassification,也就是流行病学中说的“错分”。 但是,我们从最早开始,就把它当作有高度传染性的疾病来对待,第一时间采取了密切接触者管理等措施。 对疾病的认识有个过程,它不会一开始就把全貌展露出来。公布信息总是要谨慎的,所以从开始的“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到“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这都和病例诊断、实验室检测结果逐步用于病人的甄别有关,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疾控中心回应:“人传人”早有推论,保守下结论有原因 http://news.ifeng.com/c/7tgdqZiZCXA】

  笔者认为,网传的“疾控中心人员为发论文刻意瞒报疫情”等说法不太合理,因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相关做法的严重性,因此我相信冯副主任的说法。不过另一方面,作为医学专家对于疫情谨慎下结论的确是必要的,可是在已经做出了“可能人传人”的推论的情况之下,仅仅因为证据不足就对外公布“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恐怕也多多少少有一点误导公众,不利于防疫工作的嫌疑。

  事实上自从疫情发生以后,相关专家的说法就很不统一,对外公布的信息一变再变。一会儿一个专家说“年轻人和儿童不易感”,一会儿另一个专家又说“所有人群都易感”;一会儿一个专家说“十天或一个星期后疫情会出现拐点”,一会儿另一个专家又说“乐观估计打赢这场战役也需要两三个月”。当然笔者也理解,即使是专家认识新型病毒也需要一个过程,但是这种自说自话,甚至朝令夕改的信息很容易损害民众对防疫部门的信任乃至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为以后的防疫工作带来困难。

  笔者个人认为,现在流行的这种“记者专访单个专家”的做法其实不太合理,因为专家所说的也只是一家之言,专家之间也有许多不同看法。应该尽快建立一个统一的信息发布平台,对于疫情应该兼听不同专家的意见之后,尽可能的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要轻率的发布一些有争议的信息。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17年前在防控非典时,国家重视以后,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制定了统一的科学化的防护细则(包括医疗人员的防护服应该穿几层等等),才顺利的打赢了那一仗。我们今天也应该尽快建立统一而且明晰的标准,避免各地方、各部门各甚至各人各自为战,实行科学化、规范化的防疫工作,从而为打赢这一场人民战争提供坚实的基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