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位科技工作者梳理分析的疫情时间线

2020-01-29 17:28:47  来源: 医改正能量   作者:一位科技工作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位科技工作者梳理分析的疫情时间线

  前言

  本文初稿完成于2020年1月25日凌晨3:05,修改于2020年1月27日晚22:05。

  简单梳理一下武汉疫情发展以及近日情况发展。

  以下内容自愿放弃任何版权,随意修改使用,不要署我的姓名,我不是医学专家,只接受过科学训练,有基本医学知识与基本逻辑推理能力。

  一切与医学相关的问题务必以国家卫健委为准,一切消息务必以中央权威发布为准。

  正文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已发现27例,7例严重,2例接近治愈。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抵达武汉展开工作。

  解读:27人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联系。此时尚未有医护人员被感染,致病病原体尚且不明。

  2020年1月1日,武汉市关闭华南海鲜市场。

  2020年1月5日,武汉市累计发现不明原因肺炎患者59例,重症7例,最早发病时间12月12日。

  2020年1月7日晚9时,新型冠状病毒被首次分离出来,并被专家组认为是不明原因肺炎的致病病原体。

  解读:至1月7日晚间,病原体首次被分离出来。距离最早发病的12月12日已近一个月,此时尚未发现医护人员被感染。

  2020年1月11日,出现第一名死亡病例,此时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739名密切接触者尚未出现病症。

  2020年1月13日,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试剂检测盒被研制出来,武汉确诊数量为41。

  解读:从核酸试剂检测盒投入一线使用开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检测才有了明确的依据。

  2020年1月16日,核酸试剂检测盒成批量生产投入一线使用是1月16日左右。每日采样2000份,结果返回时间2天。

  2020年1月17日,湖北确诊总量45。

  2020年1月18日,湖北确诊总量62。

  2020年1月19日,湖北确诊总量198。

  2020年1月20日,湖北确诊总量198,外省市出现确诊病例。钟南山院士确认有人传人现象,并且有14名医护人员集体感染,原因是他们为一位未发病患者进行了一台脑神经外科手术。

  同时,来自北大医院的国家卫健委专家王广发教授在这个时间节点前后被确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王广发教授在病情好转后复盘认为自己在疫区发热门诊有未带眼罩的经历,并在此后出现轻度结膜炎,因此推断新型冠状病毒可经由眼结膜传播。

  解读:在这个时间点(1月20日)才确认能够人传人,之前的评估是“不能确定人传人”、“有限的人传人”,这被大量境内外媒体和一般群众认为是有关方面的蓄意隐瞒和不作为。

  个人猜测

  钟南山院士提到的医护人员集体感染,和王广发教授本人被感染,指向了同一个结论——在2020年1月上中旬的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通过结膜人传人。做脑神经外科手术必然要穿戴消毒手术服,佩戴手术用口罩,但是不必然戴眼部防护——或者为了避免成像畸变一般都不会戴。

  但是,如果病毒一直能够通过结膜进行人传人,那么在病原体尚未明确的2019年12月,收治第一批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医护人员为什么没有被集体感染?

  一个简单的推论就是:在2019年12月时,新型冠状病毒确实感染力很弱,仅具有有限的人传人能力。但是在12月底到一月上旬的时间节点上,病毒的感染能力增强。

  生物医学中有“基本再生数R0”的概念,即在发病初期,所有人均为易感染者时,一个病人在平均患病期内所传染的人数。如果R0>1,则疾病将蔓延,显然R0越大越容易扩散。

  如果说在试剂盒出现之前,轻症患者的确诊不容易,那么重症患者因症状明显且严重,因此确诊可能相对容易;并且因为动用更多医疗资源医治,想要瞒报也很困难。

  根据已知信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中,年老且患有已知疾病的患者更容易成为重症甚至危重症患者,不妨合理假设患病人群中重症患者的比例是相对稳定的,那么重症患者的数量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表征总感染人群数量。

  现在我们知道,从12月初到1月中旬,武汉市的重症患者数量是相对稳定的。

  如果病毒的传染能力没有增强,即R0没有上升,那么这一个多月的重症患者增长停滞,与1月20日后的快速增长并不匹配。

  理论上的简单感染模型中,初期患者数量是指数增长的,这与1月20日后的增长类似,但超过一个月的“增长停滞”与指数增长初期并不匹配。

  根据2020年1月26日的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病毒尚未见明显变异,但传染性似乎在增强,也印证了上述“R0在早期较低,近期传染性增强R0升高”的推断。

  进一步推断,2019年12月武汉方面的应对是有根据的,但在2020年1月20日这个时间节点上,应对的是传播能力有所增强的新型冠状病毒,之前的应对方式不再奏效。

  2020年1月21日,湖北省确诊总量270,更多省市出现确诊病例。

  2020年1月22日,湖北省确诊总量375,更多省市出现确诊病例。有卫健委专家称发热并非唯一指标,有患者在病程内发热不明显。

  2020年1月23日,湖北省确诊总量444,确诊病例已经基本在全国(含港澳台地区)出现。武汉市于深夜发布消息,宣布上午10时起暂时关闭出城通道,城内公共交通停止运营。

  2020年1月24日,除夕,晚8时后两种消息同时在网络平台传播:

  ①【消息来源:邓铂鋆】普仁医院(不知是哪个城市的普仁医院)某医生:武汉社会秩序有失控危险,部分患者精神崩溃开始攻击医护人员,希望有渠道向上反映动用驻军维持医院及社会秩序,并愿意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②【消息来源:微博转载微信朋友圈截图】武汉第五医院医护人员精神崩溃痛哭,因为来就诊患者数量太多,人力已超负荷运作。

  ③【已被证实为造谣!】根据微博和微信截图,有“复数个”死人没有得到安置。第五医院院长在其他微博截图消息中“疑似不在岗”。

  ④【已被证实为造谣!】微博媒体视频声称,协和等大医院在岗医护人员年夜饭是超市的方便食品;【消息来源:微博转载微信朋友圈截图】有值班医生只能吃方便面,情绪崩溃。

  含个人推论的解读

  不论病毒是否变异,在1月20日后,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已由钟南山院士确认。接近农历新年,以及之后的返程高峰,如不采取非医学措施(限制人员流动等),疫情将进一步扩大。

  因此,与2003年非典时期出台的“五不准”保障运输畅通相反,2020年1月23日武汉全面限制本市人员流出,相邻省市也全面限制武汉等地人员流入。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是首次对千万人口级大城市采取严格、各地联动的限流措施,即所谓的“封城”。

  “封城”以及公共交通的暂停最大限度阻止了疫情的进一步蔓延,但与治疗SARS采取的“激素冲击疗法”可能导致股骨头坏死类似,“封城”同样不可避免有副作用产生。

  核心问题是人民群众的恐慌,恐慌由疫情被证实能够人传人产生,能致死且无特效药加重了恐慌,而“封城”必然(也是无奈地)将这种恐慌推向高峰。

  在恐慌之下必然会出现大量怀疑自己感染的患者向各指定发热门诊聚集,将原本定点收治的医院人力物力在短时间内推向饱和乃至超饱和。

  在恐慌之下必然会出现害怕自己被感染,从而想尽办法逃离“被封锁的疫区”。

  在恐慌之下必然会出现抢购和一定范围内的哄抬物价。

  当这些发生时,恐慌会进一步加剧,尤其是出现轻微症状感染者无法住院治疗,需要在家隔离的时候。

  尽管根据被感染医生的治愈经历,轻症患者在家自我隔离治疗完全可以痊愈,不必占用目前已经饱和的隔离床位和生命支持仪器。

  更多的患者涌向发热门诊,造成交叉感染。而发热门诊的摩肩接踵,更令前来问诊的病患恐慌、绝望——尽管他们很多人在来医院前并非感染者。

  “封城”后恐慌就是这样正反馈的,滚雪球,利滚利。

  出现“患者精神崩溃”“医生精神崩溃”几乎是“封城”后到援助抵达前必然发生的,因为就像采用激素对症治疗非典会导致股骨头坏死一样,这是“封城”疗法必然产生的后遗症。

  更不幸的是,意识到人传人,或者说变异成人传人的时候,已经过了小年,绝大部分医疗相关轻工业工厂已经放假,很多城市务工人员已经提前数日甚至十数日离开武汉。

  另外由于长期的私营化运行,高流转低库存在医用产品行业比较普遍,拿出大批存量的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需要恢复时间,从目前来看封城令后5天第一批大宗医疗器械援助抵达武汉是可能的。私营企业主在疫情爆发前绝不会囤积大量日常使用场合不多的防护服和防护眼镜。

  谁都可以骂,骂谁都可以,对此我也很尊重。

  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骂不解决问题,骂谁也不解决问题。而武汉现在面临的困境随着紧急动员的启动,会在随后的1~3天内初步缓解(本文修改时)。

  125坦克炮是分装弹,弹丸的药筒分开。

  从人传人确认开始,有人一直在生产脏弹。

  “别有用心”这四个字说着都嫌烦。

  而我们,千万不能让自己的一腔热血变成脏弹的发射药筒。

  不信的话,请看一看宝岛上苟延残喘的国民党反动派在telegram群号召党员微信转发某造谣微博账号。

  不信的话,请看一看那个宝岛上反动当局要求“禁止对大陆‘出口’口罩”。

  毕竟,有的东西是你死我活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