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梅德韦杰夫的退场,是在为普京铺路

2020-01-20 09:52:47  来源:世界说  作者:路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1月15日莫斯科时间下午,普京在向俄罗斯联邦议会成员发表国情咨文时称,他已经向议会提交了一个宪法修正案,以对“四分之一世纪以前通过的宪法”做出一些调整。

  没有人及时意识到,这是一次更大的——或许也是俄罗斯过去二十年来最大的——变动的先声。讲话结束后四十分钟,结束与普京最新一次会晤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紧急召集的全体政府会议上宣布自己辞去俄罗斯总理(联邦政府主席)一职,同时解散整届内阁。普京出席了这次会议。

  几乎紧接着,普京宣布委任梅德韦杰夫为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

  梅德韦杰夫退场

  在俄罗斯语境下,这意味着什么?

  现实并非想象中那般戏剧化。尽管此后有现任(现在已经是前任了)政府部长匿名向俄罗斯媒体透露,此前他们对于今天会上的内容一无所知,“简直是晴天霹雳”。但无论是局中人,还是长期关注着俄罗斯的局外人,此时更多想到的都是“这一天终于来了”。

  梅德韦杰夫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在座各位都是总统咨文的见证人,总统在其中不仅谈及了未来一年我们国家的首要工作,也概述了俄罗斯联邦宪法的一些根本性变化。这些很有可能将会在讨论后付诸实施的变化不仅改变了宪法中的一些条款,也将改变整体权力平衡。”

梅德韦杰夫的退场,是在为普京铺路-激流网

1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总理梅德韦杰夫在莫斯科会见政府官员,梅德韦杰夫当场宣布自己将辞去总理一职 / 网络

  而他的辞职,则是为了“为我们的总统提供做出一切必要决定的机会”。

  普京对他的后续任命也说明了这一点。“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中提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包括了俄罗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外交部长、上下议会主席等所有国内重要人物,是决定俄罗斯安全议题和战略行动的最重要机构,但在此之前它并不存在“副主席”职务。

  与此同时,现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帕塔卢舍夫已经在这一职位上就任多年,位高权重,是俄罗斯国内公认的强力派人物中的翘楚,也很难设想会需要一位前总理作为自己的副职——也就是说,至少目前看来,梅德韦杰夫的后续安排是一个绝对体面、但多半影响力并不重要的闲职。

  此举让俄罗斯国内许多人联想起2007年同样是突然宣布辞职的前总理弗拉德科夫。2007年9月,弗拉德科夫也曾以一套几乎一模一样的告别语宣布辞去总理位置。

  普京随即任命了他历任总理当中最为短命的一位、纯粹的技术官僚祖布科夫担任总理。祖布科夫在短短八个月后即告解职,但无论是他,还是弗拉德科夫,在后续仕途与待遇上都没有遭遇任何困扰——他们是普京一次重要的权力结构操作的合作者,而非竞争者。

梅德韦杰夫的退场,是在为普京铺路-激流网

弗拉德科夫于2004年至2007年任俄罗斯总理 / Wikipedia

  那一次结构性操作的后续发展举世皆知:2008年5月,梅德韦杰夫作为普京指定人选,就任新一届俄罗斯总统,前总统普京随即被任命为总理,俄罗斯由此开始了梅普“二人转”时代。

  而今天的问题是:随着梅德韦杰夫大概率就此隐退,普京将走向何处?

  新权力格局

  第一层答案显而易见:对于今天的普京,或今天的俄罗斯而言,再一次的“二人转”已经没有可能。

  这既是普京本人的年龄决定的,也是上一次“二人转”留下的教训决定的:2011年9月,在梅德韦杰夫总统任期的最后时光里,他公开对外宣布不会继续参选,而将名额让给普京。此举严重挫伤了俄罗斯选民对于梅德韦杰夫、以及对于普京本人的信任。

  仅仅三个月后,普京执政时代最大的一次民众抗议就席卷了俄罗斯全国,此前不可动摇的“普京神话”由此出现裂痕,也将2012年再次回归克里姆林宫的普京逼到了不得不兵行险着的地步。

  而梅德韦杰夫,恰恰在最近几年普京的国际政治冒险中替他承担了主要的盾牌角色——所有因国际紧张局势而造成的国内民生问题,作为总理的梅德韦杰夫都是第一责任人。这固然帮助普京躲开了国内绝大多数矛盾,但同时也耗尽了梅德韦杰夫个人的政治潜力。过去几年,梅德韦杰夫在全俄政治家支持率调查中长期垫底,即使再次参选,也已经绝无胜算。

  这是导致“2024问题”早在2012年就被认为是“俄罗斯政治唯一的真问题”的直接原因,也是最大的悬念所在:过去二十年,普京政府用尽全力确保了俄罗斯不能没有普京,但未来怎么办?

  15日在政府辞职前的那篇咨文里,普京至少给出了一个目前最为明确的答案:通过新宪法修正案,他要在推动将总统更多的职权分拨议会、巩固议会地位的同时,也牵头成立一个新的机构:国家委员会。

梅德韦杰夫的退场,是在为普京铺路-激流网

1月15日12时,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发表国情咨文时,提议发起对联邦宪法调整的公投 / 网络

  这意味着,下一届俄罗斯总统的权力将明显弱于今天的普京,未来的俄罗斯更有可能从总统制逐渐向议会制共和国过渡(可能不会最终变成议会制共和国),议会的权力将进一步凸显出来。

  而与此同时,新的“国家委员会”目前职能还无从得知,从已知条件猜想,它很有可能将是一个地位更为超然的新机构——未来的国家委员会主席在俄罗斯,可能将类似于昂山素季在缅甸,或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成为普京离开总统职位以后的正式身份。点击查看纳扎尔巴耶夫如何实现权力交接

  新总理是谁

  而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梅德韦杰夫内阁需要暂时解散——普京需要必要的操作空间。

  没有人能期待这样的过渡和转型能够在一夜间完成,所有的变化都需要时间和空间,而如无意外,迅速获得任命的新总理将注定是一个过渡角色,一如2007年的祖布科夫。

  莫斯科时间下午七点,在解散内阁三个多小时以后,普京公布了他的新总理人选:米哈伊尔·米舒斯金,原国家税务局负责人。即使在素以低调为荣的俄罗斯政界,这也是一个对所有人来说都极为陌生的名字,而这次的总理任命,其意也并不在改变今天的俄罗斯政治格局。

梅德韦杰夫的退场,是在为普京铺路-激流网

普京提议俄罗斯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右)出任总理一职 / 网络

  普京在等待变化的发生,而非早早指定一个继承人。毕竟,距离2024年的真正来临,还有四年时间。

  当然,也仍有概率极小的意外可能:1999年8月,同样是在极为意外的情况下突然获得任命的那个谁也不认识的新总理,名叫普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