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赵皓阳:特朗普疯了吗?

2020-01-15 15:02:47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极限操作”

  2020年新年伊始,美国就送给了全世界一个大“惊喜”:1月3日美军出动无人机炸死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im Soleimani)。一个大国如此明目张胆的“定点清除”另一个地缘大国的高官,这在冷战后的国际局势中是极为罕见的。随即伊朗誓言报复,最先宣布的对策是不再遵守2015年的核协议;1月8日,伊朗革命卫队向美国在伊拉克境内的两个军事基地发起导弹攻击。

  整个世界对于美国这一行动都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发推怒斥特朗普,并用“萨拉热窝火药桶”来类比此次事件;美国杂志SLATE则直接发布号外新闻标题为《特朗普总统刚刚对伊朗宣战》,显然是有点“慌不择题”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则表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达到了过去十年中最高水平;而社交网络中“第三次世界大战”成为了热门搜索词语……

  特朗普总统如此“出人意表”的操作已经不是一两次了,但还总能震惊世界。我在此前一系列文章中分析过特朗普的行事作风:特朗普在选举中吃到了反常规、反套路的甜头,所以在执政之时也不断使用类似激进的手段,我们在贸易摩擦中可以说是经历过太多特朗普“不按套路出的牌”。

  相比于定点清除敌国高官这样劲爆的新闻,下面这条新闻可能大多数人没有关注过,但是其严重程度不下于苏莱曼尼的死亡:WTO已经陷入了事实意义的停摆,特朗普距离杀死WTO仅差一步。

  WTO最主要的功能——裁决各经济体贸易争端,是通过七位法官管理的上诉机构来实现的,每一个案件要有至少三名法官来审理。而特朗普政府持续阻挠新法官的任命,上个月11日,来自美国和印度的两名法官任满离职,WTO中仅仅剩下一名法官——中国籍法官赵宏。

  特朗普阻挠WTO法官任命的行为早在2016年就开始了,彼时韩国法官张成泽在连任时就遭到了美国政府的强烈反对,最终特朗普如愿所偿,WTO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法官空缺,张成泽也成为了WTO历史上第一位无法连任的法官。当时大家还都很费解,觉得是不是韩国有啥贸易问题得罪了美国,才导致特朗普政府如“杀父之仇”般阻挠韩国法官连任。但后来大家发现了,人家是“对事不对人”,不是反对韩国法官,而是反对所有法官的任命。

  2017年开始,美国开始阻挠所有法官的任命程序,到了2018年法官位置出现了三名空缺,此时上诉机构的运转就已经不堪重负;2018年8月,毛里求斯法官寻求连任时,毫无意外的遭到了特朗普政府的否决,此时WTO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因为程序规定至少三名法官才能做出裁决,而现在仅仅只剩了三名。于是原本按规定90天内必须做出的裁决,不得不将期限拉长至395天。而等到了2019年12月,另外两名法官离任后,这个数字变成了正无穷。

  所以旁观者会对特朗普的种种操作感到匪夷所思:他到底要干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真的是那种科幻小说或超级英雄电影里面觉得人类没希望了,所以毁灭世界的反派吗?本文就是要分析特朗普的种种“极限操作”,并试图探寻其背后更深层次的动机,以及我们如何面对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纸牌屋》是一部反映美国高层政治生态的经典作品,但当年不少观众对剧情颇有微词,称之为“神剧”。这个“神剧”不是褒奖,而是觉得在剧作的后半部分,下木总统的举措越来越夸张、越来越疯狂,不符合一个政治人物谨小慎微的普遍形象,有美国政治“龙傲天”之嫌,所以称之为“神剧”。但是现在特朗普总统的所作所为,比剧中的总统更加夸张、更加疯狂,我认为可以给这部“神剧”正名为真正的“神剧”。

  其实《纸牌屋》中下木总统的种种“极限操作”并不是编剧异想天开的“神举动”,而是编剧在借一个虚拟人物,为美国政治的底线进行假设论证。下木总统的举措看似阴谋、霸道、人神共愤,但是有一点很重要,他的绝大多数行为都是合法合规的(除了谋杀案),都是符合美国政治制度的。而恰恰这个合法合规的制度,能让一个不要脸的政治流氓为所欲为,这其实是编剧想表达的更高层面的反思——民主真的是万能的吗,法制真的是没有缺陷的吗,美国制度真的是世界灯塔吗?那么我们来假设一下,真要出现一个不管不顾的政治流氓会出现怎样的情况——他的做法可是完全符合美国政治制度的哦。

  特朗普就完美符合了这种“情况”。

  (二)“流氓”的实力

  那么我们进一步分析,为什么特朗普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都可以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极限操作”呢。根源在于美国的实力和美国总统的实力——分别对应国际和国内。

  我在分析中美贸易纠纷的文章《新冷战时代》中谈到过,美国就是世界第一强国,实力就是高我们一档,欺负我们就是属于降维打击,我们处于劣势,这是必须要承认的。当然,他们强不代表我们怕他们,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跟美国的实力差距更大,不照样从鸭绿江边一路打到三八线了么。

  不过呢,从另一个视角来看,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现阶段他肯定是越耍流氓占到的便宜越多。就好比胖虎跟大雄,胖虎越不要脸能从大雄那里抢到的漫画就越多。当然,从长远利益来看,多行不义必自毙,一旦胖虎越界太多,今天抢大雄吃的,明天抢小夫玩具,后天偷看静香洗澡,随着积怨日久大雄、小夫、静香联合起来孤立他,胖虎也不会有多舒服。但是,特朗普作为一个寻求连任的总统,通过流氓手段寻求短期利益,是非常符合逻辑的。胖妹(美国选民)忽然看到家里多了那么多零食漫画玩具,高兴还来不及呢。

  此外,“流氓”这个词,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非常恶劣的贬义词;而对于政治家来说,不过是一个中性词。政治家可以随便“耍流氓”,你只要能够施政妥当、能够维护国家权益、大多数人获得了好处,那你就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普通人的道德标准不适用在政治家的身上,就好比李世民他弑兄逼父,还把兄弟的儿子们都杀光了,就算他对亲戚再“心狠手辣”,也不妨碍他是“千古一帝”。

  当然这里只是为了说个道理,不是拿特朗普比李世民,他不配。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自然有耍流氓的实力,这是客观事实,我们没必要妄自尊大,也没必要妄自菲薄。同时,美国政治是以总统为绝对核心的权力体系,这一点在《纸牌屋》中就表现的淋漓尽致,再加上特朗普本人商人投机的性格,频繁地使用“耍流氓”式的极限操作,也就不足为奇了。

  引用一段旅美学者王浩岚的采访:“他毕竟是美国总统,美国实现权力的中心是围绕总统展开的。如果议员得罪了总统,除非他在本州根基特别深,否则政治状况都会很糟糕。很多共和党议员并不是认同特朗普,他们只是害怕特朗普。”“特朗普作为总统,有用巨大的行政资源,如果说共和党议员叛党,肯定就会给他穿小鞋”“去年的中期选举和今年的地方选举中,特朗普推特的影响力,或者说他的政治背书,对共和党候选人的党内初选几乎是至关重要的。基本上他支持什么人,党内初选必然会胜出,他反对什么人就必然会落选……凡是跟特朗普不和的人,要不就退休了,要不就落选了,现在有些连任的,也是默默不作声。”

  “国会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百般维护,虽然看上去有些滑稽,却也彰显出了共和党现在的内部生态——一切都围绕着特朗普这个单一核心。如果要简单定义前特朗普时代共和党的实质的话,最为准确的提法是一个被现代保守主义运动这一意识形态内核驱动的政党。超过90%的共和党选民、将近40%的美国选民都无条件的支持特朗普,构成了他铁打不动的基础盘和在共和党内部说一不二的至尊地位。即使是原先被认为是温和派的共和党议员,也积极为特朗普辩护。”

  (三)越界的代价

  “流氓”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特朗普的政策有多激进,遭受到的“反作用力”就有多猛烈。

  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力和反作用力是相互的,你这边激进了一波,对面肯定还要激进地顶回来一波。所以政治人物擅长韬光养晦中庸守序,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前年文明史自然选择优胜劣汰的规律,这就是“大自然的辩证法”。很多政治上的操作,都基于一种不可明说的“默契”。毕竟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都是“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搞不好哪天又在同一战壕里挖土了,所以能不撕破脸就不撕破脸——虽然规则允许、制度允许。然而特朗普没有“做人留一线”,反对者们也就不会跟他“日后好相见”了。

  国际上“反作用力”就不用说了,特朗普没得罪过的国家提着灯笼都找不到了。就连自己的忠实盟友日本、欧盟他都频频打脸,更不用说跟我们贸易谈判过程中频繁出尔反尔、得寸进尺。只不过迫于美国的淫威,“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

  但美国国内的“反作用力”足以让特朗普焦头烂额,最近沸沸扬扬的总统弹劾案就是代表。2019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的木槌敲下,特朗普总统的弹劾案在众议院通过,这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众议院弹劾并通过的总统,随后弹劾案将移交参议院审核,以决定他是否能继续担任总统。

  当天众议院投票表决的两项弹劾指控是:滥用权力与妨碍国会调查——这就是标准的“反作用力”。当地时间晚上8:30,众议院开始依次对两项指控进行投票。第一项指控“滥用权力”获得通过,就意味着特朗普正式遭到众议院弹劾。最后的投票结果是,第一项指控“滥用权力”以230票支持197票反对获得通过,第二项指控“妨碍国会调查”以229票支持198票反对获得通过。

  众议院投票后,还需要通过参议院审议,罢免案才会生效。不过共和党人在此有53比47的席次优势,免去总统职位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票,按我们上文的分析,特朗普还是有“稳坐钓鱼台”的实力。只不过2020是美国的大选年,民主党人推动弹劾案大概率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较量还是要在选举战场上见真章。

  (四)割裂的美国

  我们再进一步的分析,为什么特朗普敢于为所欲为另一个原因——美国本土利益的割裂。注意第二部分所提到的这个问题“90%的共和党选民支持特朗普”,所以他支持谁,谁就能在党内初选获胜,这就给予了特朗普极限操作的底气。而特朗普的基本盘,我在美国问题、香港问题、民粹主义问题的文章中分析过太多次,这里不再赘述。(相关文章:《在沉默中积累,在绝望中爆发:第三次民粹大潮中的人类世界》《唐纳德·特朗普的雾月十八日》《时代与历史的困局:从宏观大背景再谈香港困境》)

  面对众议院通过弹劾案,特朗普也没有真正做到“我自岿然不动”,他先是在弹劾表决当日连发四十多条推特,用我们社交网络的说法就是“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但内容不外乎都是一些空泛式的喊口号,诸如“民主党什么也干不了”“弹劾总统就是对整个美国的攻击”。

  下午五点,特朗普离开华盛顿,前往密歇根州参加当地的一场圣诞聚会。之所以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密歇根州,自然有其深刻用意:密歇根州位于五大湖地区,曾经是民主党票仓,但同时也是著名的“铁锈带”。密歇根州最大城市就是著名的“汽车城”底特律,曾经被誉为美国工业的皇冠上正中心的那颗宝石,但随着美国产业空心化,包括底特律在内的整个密歇根州都不可避免的衰落。所以曾经民主党的票仓在上次美国大选中转而支持特朗普,特朗普也在此击败了希拉里·克林顿,所以此次弹劾之时,特朗普选择前往密歇根州,言下之意不用多说。

  密歇根州就是美国的缩影,体现了美国就是有一些矛盾无法调和——或者更本质来讲,资本主义发展至今,就是有一些矛盾无法调和。彼之毒药,吾之蜜糖,特朗普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流氓,但是对于美国保守主义者和铁锈带的白人工人来说,那就是天降救星。从唯物史观的角度讲,就算没有特朗普出现,也必将会有一个人来代表这部分的利益,这是割裂的美国下的必然。

  除却前往密歇根州“展示肌肉”,特朗普还有一个重要的反击——挖民主党墙角——策反了民主党议员范德鲁。众议院弹劾案的第二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新泽西州众议员杰佛·范德鲁正式改换党派,从民主党人变为共和党人,并承诺在2020年的国会选举中会定力支持范德鲁。投桃报李,范德鲁已经在两次弹劾案中投下了反对派。特朗普在14日推文中说“谢谢你的诚实,杰夫。所有民主党人都知道你是对的,但与你不同的是,他们没有胆量这么说!”

  从这一件小事上同样可以看到美国的割裂。关于范德鲁如此毅然决然做一个“二五仔”的动机,也是要从“经济基础”的角度来理解。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就指出:“范德鲁本身就很矛盾,他所在的选区是一个摇摆区,历史上既支持过民主党,也支持过共和党,范德鲁很难确定到底该倒向谁,最后只能放手一搏了。”

  范德鲁2018年才当选国会议员,根基很浅,与其在下一次选举中跪舔民主党大佬,以获取党内足够的选举资源,倒不如做一个“二五仔”,把自己买一个好价钱,这对于他个人来说也是一个趋利避害的选择。

  所以文章的最后要回答标题中的设问——特朗普疯了吗?很明显,特朗普没有疯。非但没有疯,还是一个非常精明狡诈的对手,懂得如果得寸进尺以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对于我们来说,警惕他、分析他、研究他,但同时也不畏惧他,才是正确的选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