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曹建明:一个外行人士眼中的“货币”与“金融”

2020-01-03 16:52:05  来源: 草根网   作者:曹建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人农民工一枚,命中与“金融”无缘。

  可是,不搞“金融”,不是说,就不会有一张银联卡,里面可能有一些远大于零的数目,甚至是要大于千、大于万的数目,在经常地变来变去。

  这样一来,就注意到利息与手续费的问题,注意到利息与手续费、以及物价上涨等各方面的关系问题。

  于是,就不得不对这些问题做一些“研究性”的思考。

  这就涉及到了“货币”与“金融”的概念了。

  而当一个人的思维,一接触到“货币”与“金融”这两个概念,霎时间,就自己觉得自己,变得“高大”起来。

  于是,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也就一下子“高尚”了许多,就想到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金融战争”,想到了国际间的风云变幻。

  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权货币”;各个国家的“主权货币”之间,都能够相互兑换。

  但是,相互兑换的时候,“主权货币”之间却有一定的“汇率”。

  而且,这个“汇率”,也不是固定不变的。

  美国总是指责中国是“货币操纵国”;中国的一些民间人士,也总是定义美国为“金融霸权”。

  所谓“金融霸权”,实际上就是“货币霸权”,也就是“操纵货币”。

  那么,为什么“货币”可以操纵呢?为什么“货币”能够形成霸权呢?这个“货币”的本质是什么呢?

  我们来看看,最原始的“货币”,都是什么样子。

  最原始的“货币”,就是贝壳,另外,还有羊,还有盐巴等等。

  之所以贝壳可以成为“货币”,是因为贝壳具有美丽的欣赏价值,人人都喜欢,却又相对比较稀有。

  而在贝壳之外,羊也可以充当“货币”,盐巴也可以充当“货币”。

  羊和盐巴的共同特点,是它们都有实用价值,人人都需要,也是相对比较稀有。

  但是,羊和盐巴相对贝壳,有一定的缺点,就是它们相对容易变化,从而产生损耗。

  贝壳相对比较稳定,不容易损耗。

  所以,最好的“原始货币”,还是贝壳。

  在贝壳之后,金子和银子,也成为“货币”。

  金子和银子,与贝壳一样,也是具有欣赏价值,也是相对比较稀有,而且,它们相对贝壳,更不容易损耗。

  于是,金子银子就代替最原始的“第一代货币”贝壳,成为了“第二代货币”。

  这“第二代货币”,相对“第一代货币”,就在一定的程度上,失去了其天然性,是具有一定的人工制作的成份了。

  在金银同为“货币”方面,同等重量的银子和金子,银子的价值,又没有金子的价值高。

  而且,同样是金属,也是很好看的铜块,如果不是制成铜钱,它甚至还不能成为“货币”。

  这就是因为,银子相对金子,容易获得,而铜块相对银子,更容易获得。

  太容易获得的东西,虽然也是比较好看,但是,你多了,人们就不稀罕了,就没有人愿意收藏你了,于是,你就是当不成“货币”的。

  但是,后来,铜块被制成铜钱,它就能够成为“货币”了。

  而且,比铜块更容易获得,甚至也并不好看的铁块,一旦制成了钱,它也能够成为“货币”。

  这是因为,这时候的钱,就是“第三代货币”了。

  “第三代货币”,相对于“第二代货币”,是进一步地失去了其天然性,而突显出了其“权力”的特征。

  因为,用铜和铁制钱,都是需要以官方的“权力”做基础的,老百姓们,如果敢私自制钱,那就看你有几个脑袋,能够让官方拿去砍了。

  之所以制钱与“权力”发生联系,是因为,“货币”的产生与流通,需要“秩序”,“权力”代表着“秩序”。

  制钱太多,社会上的货物相对太少,那就会让“货币”贬值,本来官方规定多少钱能够买多少东西,结果,实际上买不到。

  制钱太少,社会上的货物相对太多,那又会形成“滞胀”,“货币”变成了稀有物品,想买货物的人,因为手上没有“货币”,就买不起货物;想卖货的人,因为人家的手里面,没有“货币”作为“等价物”来跟他交换,他又不能卖;想要“以货易货”,对方的货,又不是自己想要的货,盲目地换回来,那是自己害自己。

  而由于社会上的货物越来越多,交易越来越频繁,金属制钱,越来越不能满足需要,于是,纸币就出现了。

  纸币,就是“第四代货币”了。

  相对于金属性的“第三代货币”,纸质性的“第四代货币”,不但完全失去了其天然性,而且,其“权力”的属性,是更加地加强了;官方几乎不需要花多大的成本,就能够快速地制造出很多的“货币”,来交换老百姓手中的货物。

  但是,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就算这个社会上有多少货物,是能够估计和判断的,可是,这些货物分门别类,每种货物,各值多少钱,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呢?

  “货币”,只是一种“等价物”,只是一种“媒介”,只是一种对于“价值”的标示。

  那么,我们如何判断一种货物可以标示为十元钱,另一种货物,可以标示为二十元钱呢?

  官方可以标定“货币”的数值,让它去等于一定数量的货物的“价值”,但是,一定数量的货物的“价值”,要用多少数值的“货币”去标定,这却是官方决定不了的。

  曾经,许多货物,都是由官方定价。

  可是,官方定价,往往会被市场所否定,不能成为买卖双方实际的交易“价格”。

  官方只是在管理人们的“交易秩序”,官方并不能实质性地参与到人们的交易之中,成为这个交易中的利益攸关方,这是官方不能决定货物之“价值”的原因。

  那么,货物的“价值”,到底是由谁来决定的呢?

  货物的“价值”,当然是只能由卖方和买方来决定。

  那么,到底是由卖方决定呢?还是由买方决定呢?

  货物是由卖方提供的,所以,卖方首先就要有一个能够将货物卖出去的心里价位。

  这个货,我必须卖十元钱,不,必须卖二十元钱。

  否则,我就要亏本。

  亏本的买卖,我是不做的。

  我必须要保证我不亏本,我的目的是要盈利,是要在扣除货物的生产、运输、与储藏成本之外,还能够取得一定的利润。

  但是,卖方提供的是“价格”。

  “价格”等于“价值”吗?

  你提出来的“价格”,买方不买,买方不接受你这个“价格”,你这个“价格”,总还是“价格”,变不成“价值”。

  只有买方接受你这个“价格”,付了钱,买了你的货物,你这个“价格”,才能变成“价值”。

  所以,货物的“价值”,到底是由谁决定呢?

  货物的“价值”,实际上是由买方决定的。

  那么,买方怎样决定货物的“价值”呢?

  买方决定成交,决定购买货物,就要向卖方付钱,就要向卖方提供“货币”。

  而钱,而“货币”,是一种“等价物”,是一种对于“价值”的标示,它实际上是代表买方的“付出”。

  而买方的“付出”,实际上是什么呢?这些“货币”,实际上代表的是买方的什么样的“付出”呢?

  这些“货币”,也许是代表买方“付出”的血。

  ——有些喜欢装十三的苦十三,是靠卖血换钱,再用钱,去购买苹果手机的。

  这些“货币”,也许是代表买方“付出”的肾。

  ——有些人,急需用钱,却没有钱,只好去出售自己的一部分身体器官,以换取钱,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这些“货币”,也许是代表买方“付出”的劳动。

  ——很多人,是通过自己的劳动,脑力劳动或体力劳动,而挣到一些钱。

  这些“货币”,也许是代表买方“付出”的罪恶。

  ——有些人,是通过坑蒙拐骗,杀人抢劫,而得到不义之财。

  这些“货币”,也许是代表买方“付出”的黑心烂肝。

  ——有些人,处在特殊的岗位,具有特殊的权力,他就可以凭着自己的黑心烂肝,来以权谋私。

  这些“货币”,也许是代表买方“付出”的“肉糜”。

  ——有些人,出身“高贵”,“祥云缭绕”,“何不食肉糜”,手中有钱,不知其为何物,可以一掷千金。

  虽然同样是付出“货币”,同样是付出十元钱,但是,不同的人,她的实际“付出”,却大不一样。

  十元钱,在一个富家阔少的手里,根本就不是钱;而在一个农民工子女的手里,却是很大的一笔钱。

  那么,在这样的差距之下,不同的买方,他对同一件货物的“价值”判断,是一样的吗?

  一辆自行车,除非卖家将其包装成“稀世之宝”,否则,凭其实用价值,富家阔少,是看都不会看它一眼。

  但是,一个农民工子女,他就很想,要一辆自行车。

  可是,他想要这辆自行车,他就要和其他的农民工子女去展开竞争。

  他只出得起五十元钱,而其他的农民工子女,有的可以出到两百元钱。

  那么,这两自行车的“成本价”,是多少呢?

  也许,这两自行车的“成本价”,是八十元钱。

  这样,只出得起五十元钱的孩子,就肯定是买不到这辆自行车了。

  那么,卖家,会把自行车的“价格”,确定在什么价位呢?

  两百元钱一辆,肯定是不行的。

  那样,付得起钱的孩子,就太少了。

  虽然,在一辆自行车的出售上,是赚得比较多,但是,在售出自行车的总数上,却形不成规模,总的来说,还是赚不到钱。

  卖家,一定要做一个市场调查,确定一个最大的公约数,保证既在单价上保持一定的高端价位,又能够形成出售的规模,这样,才能够相对赚到最多的钱,取得“利润率”的最大化。

  所以,“价值”由买方决定,但是,最终还是要由卖方确定。

  是卖方根据所有潜在的买方,所能够出得起的“价格”,来衡量自己可能得到的总体收益,最后确定出实际的卖出“价格”,从而形成货物的真正“价值”。

  那么,在这个“价值”确定的过程中,“货币”,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货币”首先起的是“等价物”的作用,是把社会上每个人的“付出”能力,用一个数值标准,衡量出来。

  然后,它又来作为“媒介”,代表每个人的“付出”能力,参与卖家与买家之间的“价值交换”。

  而在参与卖家与买家之间“价值交换”的过程中,“货币”,就通过自己的“等价物”与“媒介”属性,发挥出了市场调节作用,进而形成了自己的“权力”。

  “货币”的市场调节作用,是怎样运作的呢?它又怎样形成自己的“权力”呢?

  我们来看看《太极图》。

  《太极图》里,白鱼在左,其白体黑眼,头上尾下;黑鱼在右,其黑体白眼,头下尾上。

  我们把《太极图》中的鱼眼,看成是产品的“价值”;鱼体,看成是产品的“价格”。

  白鱼的白体黑眼,就是工业品的“价格”与“价值”;黑鱼的黑体白眼,就是农产品的“价格”与“价值”。

  一般说来,农产品价格,下跌的时候,非常的少,总的来看,就是微观波动,宏观上扬。

  宏观上看,所有的农产品的价格,总是一路上扬的。

  相反,工业品的价格,上升的时候,非常少,总的来看,就是微观波动,宏观下跌。

  宏观上看,所有的工业品,最初出来的时候,就是要么卖不动,产品开发失败;要么就是受到热捧,从而价格搞到天际。

  有钱人一掷千金,轻易地打造出一个新产品的“高端”与“奢侈”形象;而一些喜欢装十三的苦十三们,就卖血卖肾,也要完成自己对于这个新产品的“顶礼膜拜”。

  但是,任何工业品,它都是人造的,都不是真正的“神”,它最终都会一步步地走下“神坛”,于是,“价格”就一路下跌。

  所以,农产品与工业品的价格走势,就如《太极图》中的阴阳鱼一样,是恰好相反,一个,一路上扬;一个,一路下跌。

  那么,农产品与工业品价格这样的宏观上的反向运动,是怎么形成的呢?它的内在机理是什么呢?

  工业品与农产品的“价值交换”,是遵循着“等价交换”的原则的。

  所以,只要形成了交换,则双方的“价值”,就是相等的。

  但是,为什么工业品的“价值”在上,而且是黑眼,农产品的“价值”在下,而且是白眼呢?为什么工业品的“价格”亮丽,却一路下跌,农产品的“价格”晦暗,却一路上扬呢?

  因为,工业品的利润高,它处于优势地位,所以其“价值”在上;而正是因为其处于优势地位,所以就情绪谈定,就表现为黑色。

  因为,农产品的利润低,它处于劣势地位,所以其“价值”在下;而正是因为其处于劣势地位,所以就情绪怒张,就表现为白色。

  因为,工业品的利润高,所以,“价格”就亮丽,也就导致竞争,就使得愿意生产工业品的人增多,工业品就相对越来越多,于是,需求量就会逐渐饱和,“价格”就会一路向下。

  因为,农产品的利润低,所以,“价格”就晦暗,这就导致大量农民洗脚进城,愿意从事农业生产的人越来越少,农产品就总是相对处于欠缺的趋势,而为了阻止农产品欠缺趋势的发展,农产品的“价格”,就一路上扬。

  但是,虽然农产品“价格”一路上扬,它也只能是维持农产品的再生产而已,农民从生产中所获得的利润,其实,还是微乎其微的;而工业品的“价格”虽然一路下跌,其所获得的利润,还是会高于农产品的利润,否则,这个工业品,就会被淘汰。

  从宏观上来说,没有利润的商品,不论是工业品,还是农产品,都不会有人生产。

  那么,在这个工业品和农产品价格的反向运动中,我们看到,“货币”,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呢?

  工业品和农产品“价格”的反向运动,本质上,就是反映社会生产者的社会性流动。

  而生产者为什么会流动?

  这是因为,生产者将自己所能够“付出”的能力,当成了“资本”。

  而“资本”是逐利的,哪里有“利润”,“资本”就向哪里流动。

  那么,“利润”又是从何而来呢?

  “利润”是从“价值交换”而来。

  没有“价值交换”,就没有“利润”。

  而在“价值交换”的过程中,“货币”这个“媒介”,就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货币”这个“媒介”,不仅及时地帮助“价值交换”的双方,实现了“价值交换”,它还起到了“蓄水池”或“蓄电池”那样的、将“价值交换”双方的“价值”储蓄起来的作用,使得“价值交换”的双方,能够在双方的“价值”“付出”不同时的情况下,也能够实现“价值交换”。

  为什么“价值交换”的双方,不是“以物易物”呢?为什么他们要使用“货币”呢?

  这就是因为,“以物易物”的交换条件相当苛刻,它需要交易双方,同时“付出”对方想要的货物。这让许多参与“价值交换”的人,都难以做到。

  而“货币”,就像个“蓄电池”或“蓄水池”,它能够代表和储蓄所有货物的“价值”,使得参与“价值交换”的人,在无法提供对方想要的货物的时候,或者对方只想销售货物,不想购买任何货物的时候,就用“货币”代替货物,来完成双方的“价值交换”。

  而“货币”一旦发挥出它的储蓄功能,它就变成了“资本”,它就使得一些已经“付出”,或者还没有付出的“价值”,都变成“资本”。

  而“资本”相对于“价值交换”双方的“原始价值”,就具有了流动性。

  而“资本”一旦具有流动性,它就形成了“金融”;流动性的“资本”,就是“金融资本”。

  在“资本”的流动性之下,在“金融”活动的驱使下,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资本”。

  而由于工业品里面,往往爆发出创新性,往往生产出一些稀缺品,使得购买者趋之若鹜,使得“货币”大量地向其依附,形成很大的“利润”,所以,“资本”就在“金融”的作用下,迅速地向新的工业品生产的方向聚集。

  可是,“资本”,其实就是“货币”;“货币”又有一个根本的特性,就是,它能够流动,而它的这个流动,一定要有“秩序”。

  “货币”必须由官方定量供应,不能多,也不能少;在一般情况下,它是均匀地流动在社会生产的各个方面,保证社会生产和生产交换的有序进行的。

  而一旦某一个新出现的产品,产生了极大的“资本”吸附能力,那么,大部分的“资本”,大部分的“货币”,就流向了新产品的生产,从而破坏了“货币”的均匀分布,就使得其它的社会生产,特别是“利润率”最低的农业生产,就没有多少“资本”,没有多少“货币”来予以维持。

  可是,农业生产的“利润”低,不是说,这个生产就没有“价值”,而是说,它的生产技术太陈旧了,导致它的进入门槛太低,生产者之间的竞争,太激烈了,所以,就没有“利润”。

  当没有“利润”的生产,又遭遇“资本”出逃,“货币”枯竭,它这个生产,就维持不下去了。

  而这个生产维持不下去,农民们着不着急呢?

  农民们,不着急。

  因为,农业生产的“利润率”太低,农民们,其实早就不想干了。

  既然实在是干不下去,他们就干脆不干,他们就出逃,他们就洗脚进城,去远方流浪。

  但是,政府能不能不干呢?政府能不能去远方流浪呢?

  政府不能不干,政府不能逃走。

  政府必须要向农业生产补充“资本”,补充“货币”,以维持农业生产的继续进行。

  但是,政府所补充的这个“资本”与“货币”,是政府从国库拿出来的国家税收吗?是真金白银的实物吗?

  不是。

  政府所补充的这个“资本”与“货币”,其实不是国库的税收,不是真金白银,是没有相应的实物来对应的,它就是政府用印钞机凭空印出来的“货币”。

  因为,社会上的货物并没有增多,只不过,是“货币”分布不均匀,使得有些需要“货币”的地方,没有“货币”去与相应的货物相对应而已,是社会上的“货币”,相对稀少,造成了货币流动性的枯竭而已。

  所以,政府向农业生产补充的“资本”与“货币”,从本质上来说,是没有相应的货物来与之对应的,政府的这个补充“资本”,补充“货币”的行为,其实就是为了增加货币的流动性而进行的一种“注水”。

  这就是“通货膨胀”。

  这就是原来用十块钱所对应的货物,现在,政府要用十五块钱来对应。

  这就是使“货币”所对应的货物之“价值”,相对虚高,就是使“货币”本身所代表的“价值”,相对地稀释与降低。

  原来十元钱可以买到的东西,现在,要十五元钱才能买到了。

  这样,就造成了农产品的“涨价”。

  那么,农产品是不是真的“涨价”了呢?

  农产品其实没有“涨价”,只不过,是因为农产品不可能“跌价”,所以,在“货币通胀”的情况下,它就“涨价”了而已。

  从表面上来看,农民们因为“通货膨胀”而“收入颇丰”,钱包“鼓起来了”,但是,他们实际上还是社会上收入最低的一群人。

  从这个农产品和工业品的价格之间的双向运动,我们可以看到,“货币”和“金融”在社会生产中的作用,可以看到“货币”的“权力”属性。

  既然“货币”代表着“权力”,那么,“货币”的发行控制权,就肯定是要牢牢地掌握在政府的手中了。

  但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权力”,可以由这个国家的政府掌控;一个国家的“货币”,可以由一个国家的政府掌控,而当这个社会生产,延伸到国外呢?而当这个“货币”的流通,扩展到国外呢?

  生产,可以通过“价值交换”延伸到国外,“货币”的“主权”,却不能随着生产的“价值交换”而延伸到国外。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货币”之“主权”,用来维护自己国家的经济秩序与政治秩序;其她国家的“货币”,是不可能被允许进入到自己的国家来,拥有自己国家的“主权”的,是休想在自己的国家里流通的。

  不然的话,这个国家,就变成其他国家的“殖民地”了;这个国家,就是其她国家的附属国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是被其他国家所盘剥和奴役的下等人了。

  可是,“货币”的“主权”不能跨越国界,生产之间的“价值交换”,却跨越了国界,那么,这个社会生产的“价值交换”,要怎么进行呢?

  这就只有“主权货币”兑换“主权货币”,然后,“货币”兑换的双方,各自拿着对方国家的“主权货币”,去对方国家购买自己所需要的对方国家的商品了。

  这就形成了“汇率”,这就有了“货币操纵国”和“金融霸权”。

  那么,“货币操纵国”和“金融霸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到底有没有“货币操纵”和“金融霸权”呢?

  这就要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认识“货币”,这就要我们从国与国的角度,来重新认识“货币”了。

  在国与国的对等地位上,各国的“主权货币”,还是“货币”吗?

  在国与国的对等地位上,各国的“主权货币”,其实不是“货币”,而是货物。

  各国的“主权货币”,其实是代表着各个国家所有的,可以用来对外出售的货物的。

  各国的“主权货币”的数值,其实就是这个国家所有的,可以用来对外出售的货物之总体“价值”的数值。

  但是,这只能是对他们自己国内的人来说,是这样;而对于国外的外国人来说,又不是这样。

  对于国外的外国人来说,你这个国家所认定的你们的货物之总体“价值”的数值,就是你们国家所标示的你们国家所有货物的“价格”,是你们国家向他们外国人提出的要价;而你们的货物总体“价值”到底是多少,不能由你们国家自己说了算,而要由他们外国人来判断。

  他们提出来一个判断,认为你们的货物总体“价值”是多少,你们同意了,那么,他们所提出的这个数目,就是你们的货物的总体“价值”。

  但是,他们所提出的数目,其实还是一种“价格”,是他们对于你们所提出价格的还价,你们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这个数目,你们还可以和他们讨价还价,直到双方都同意为止。

  这个双方都同意的数目,才是你们国家的货物,在进行国际性的“价值交换”的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总体“价值”。

  实际上,在国际性的“价值交换”中,双方的“主权货币”,本质上都不是“货币”,而是货物;双方的“主权货币”之间的交换,本质上还是一种“以物易物”。

  国际市场上的真正的“货币”,不可能是哪一个国家的带着这个国家“主权”属性的“主权货币”,而只能是一种单纯地由其自然属性所主导的没有国家的“主权”属性的“自然货币”,那就是金、银等等自发性形成的“自然货币”。

  当今世界,有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能够被其他国家心悦诚服地认定为世界上通行的“货币”,认定为自己国家之“主权货币”的“等价物”呢?

  因为,“主权货币”具有权力的属性,你将其他国家的“主权货币”当作你自己国家“主权货币”的“等价物”,就等于是将其他国家的权力引入到了你们自己国家,就等于是你们国家的经济秩序乃至于政治秩序,是受到其他国家的“货币”发行权的控制。

  所以,没有哪一个国家,愿意将其他国家的“主权货币”,当作自己国家的“主权货币”的“等价物”。

  最理想、最公平的国际交易,应该是使用金银等“自然货币”来进行交易。

  但是,现在的国际上,通行用美元计价,等于是国际上普遍在使用美元作为“通用货币”,作为自己国家“主权货币”的“等价物”。

  这是不是表示,美元比较特殊,美元等同于金银等“自然货币”,美元不会将美国的国家“主权”引入到其他国家的经济秩序乃至于政治秩序呢?

  当然,美国人都是“圣母”,美国人都是“白莲花”,美国人都是“救苦救难的耶稣”下凡,“山姆大叔”从来就不会在世界上到处建立军事基地,“山姆大叔”的航空母舰,总是乖乖地躺在他们自己国家的海港里,从来就不会到处耀武扬威,“山姆大叔”的洗衣粉,从来都不会变成其他国家的“化学武器”,而出现在联合国的演讲台上,“山姆大叔”的导弹,从来都是“精准”地轰炸“恐怖分子”,而不会摧毁其他国家的“主权”,更不会让其他国家的人民生灵涂炭。

  所以,美元,确实是可以等同于金银等“自然货币”;美元,确实是可以作为其他国家“主权货币”的“等价物”,而流通于世界。

  这里没有“金融霸权”,只有中国等一些国家,才是“货币操纵国”。

  因为,世界的政治、军事秩序,都是由中国等一些国家,通过他们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建立的;都是由中国等一些国家,通过他们的到处耀武扬威的航空母舰所建立的;所以,代表着世界经济秩序的“货币”,当然是由中国等一些国家在“操纵”。

  这是没得说的,中国等一些国家,跑都跑不掉。

  之所以美元流通于世界而不是“金融霸权”,那是因为,美国的军事基地和航空母舰遍布全球;之所以中国包揽了海量的美元“外汇”,而成了“货币操纵国”,那是因为,中国没有航空母舰,或者航空母舰太少。

  等到中国的航空母舰,一艘接一艘地下海的时候,中国,就越来越不是“货币操纵国”了。

  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包揽大量的美元“外汇”呢?中国,为什么那么在意美国人指责中国是“货币操纵国”呢?

  这是因为,形势比人强;这是因为,面对艰难险阻,你无法绕道,你必须直面现实,勇往直前。

  虽然美元是美国的“主权货币”,我们不能让它横行于中国。

  但是,美元它毕竟是美国的“货币”,它是可以在美国买东西的,而且,美元横行世界,我们也可以用美元去世界各地买东西。

  所以,美元对我们也是有用,没有美元,我们反倒是不方便。

  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储存那么多的美元呢?我们为什么要购买那么多的美国国债呢?购买那么多的美国国债,让他们使用我们的劳动成果,而我们却承担与他们发生矛盾的风险,这是算的什么账呢?

  其实,这并不是算什么账的问题,而是一种无奈。

  中国人劳动,美国人享受,而我们换回来一些美元。

  我们换回美元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储存,而是为了去交换美国人的劳动,或者用美元这个“硬通货”,去交换其他国家人民的劳动。

  由于中国人的劳动,是“低价值”的体力劳动,美国人的劳动,是“高价值”的脑力劳动,所以,中国人劳动的“利润率”低,美国人劳动的“利润率”高,这是没得说的。

  即使是用金银等“自然货币”去交换,中国人的劳动,也没有美国人的劳动值钱。

  这是肯定的。

  但是,问题是,我们得到的,不是金银一类的“自然货币”,而是美元。

  由于美元是由美国政府发行,却在世界通行,所以,美元的价值虚标,是可想而知的。

  也就是说,用美元到美国去购买由美国人的劳动所生产的东西,那绝对是贵得离谱。

  这不是由于美国人的劳动价值真的有那么高,而是因为美元虚标,是因为美国政府空手套白狼,用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少实物对应的美元,去世界各地买东西。

  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储存那么多的美元呢?为什么我们要购买那么多的美国国债呢?

  因为,尽管我们的劳动不值钱,可是,因为我们付出了世界上最多的劳动,所以,我们就得到了世界上最多的美元。

  而这些美元,却并没有那么多的来自美国人的劳动所创造的产品相对应。

  尽管我们也可以拿美元,去别的国家买东西,但是,因为美元来自美国,别的国家,也受美元的盘剥,别的国家的产品,也是相对美元不值钱,所以,除非我们能够买到相对应的美国产品,我们才能够把那些美元花出去,我们买不到相对应的美国产品,我们就不可能花的掉那些美元。

  这就是我们会储存那么多美元的原因。

  因为我们的美元,没有相对应的美国产品,我们的美元花不出去。

  正是因为我们的美元花不出去,所以,我们就不得不将这些美元,拿去购买各国国债。

  而在各国国债之中,美国以其强大的军事实力,确保其社会的稳定,美国国债,也因为其社会的稳定而不会崩盘,所以,购买美国国债,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保值。

  那么,既然我们的劳动,换来的美元,买不到美国产品,我们为什么还要替美国人劳动呢?我们还去换他们的那么多美元,干什么呢?

  因为,我们的劳动太多了,除了换美元,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劳动,都不能与我们的劳动相对应,都不能与我们的劳动实行“等价交换”;因为,这个世界的秩序,是由美国主导,美元是世界上的“硬通货”,我们换取美元,随时可以在世界各地买东西。

  这是一个农民工,对于“货币”与“金融”的理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