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宁可抗日死:电视剧归途后面的剧风是不是变了

2019-12-30 11:48: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宁可抗日死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电视剧《归途》前面几集,有了一些感想,写了一篇短评,“电视剧归途第八集精彩对话打了谁的脸”。原本是要就此打住的。没想到该剧的后面,剧风变了。所以还不得不再啰嗦几句。这就是写这篇文章的缘由。

  《归途》到后来文革的描写,是严重失实的。今天的中国,至少有几亿人是从文革走过来的。在人民的心目中,文革是中国人民思想升华进步最快的时段。文革中,学生工人包括解放军,以极高的政治热情和革命激情,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搞文革闹革命,目的就是为了我们党不变修,为了我们国家不变颜色,为了社会主义的红色江山永固。文革中,通过斗私批修,通过批判资产阶级,通过破四旧立四新,人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中国社会风气得到了根本的好转,人们学雷锋做好事,尽心尽力全心全意地为国家做贡献。这些都是谁也抹不去的历史事实。他们没有谁是为了自己,为了个人的利益。当然,不可否认,文革中也有荒唐的地方,比如武斗,整人,还有揭发自己的父亲之类等等。但它们绝不是主流,而且文革中的问题,主要是一些修正主义分子走资派破坏和捣乱的结果。

  但该剧在关于文革的描写中,文革是灰色的甚至阴暗的一团漆黑的。文革中的人们,都是极度自私的,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他们都可以不择手段。

  剧中,极端个人主义,极端自私自利的医生佟书琪与当年为了钱而在国民党即将败退台湾时,加入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梅香宜的一段对话是很典型的。在佟书琪的眼里:“现在(指文革)大家都为了保自己的命,哪一个不是把什么都出卖了呀,还谈什么良心,顾什么廉耻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梅香宜说:“都自私自利,不知廉耻,都出卖自己的良心,这个社会,谁还能好好活着呢?”这佟书琪是连一个误入特务组织的梅香宜都不如的。

  还有于守业(剧中主角,也是一个当年为了帮助或者救自己陆城军统站站长的哥哥于守仁而顶替其兄误入军统的人。在于守业的眼里,他如果不顶替其兄,如果他的哥哥留下来不走,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去乡下知青点看望儿子于连生时,他们父子俩也有一段对话,儿子于连生说,“我们出身能改变吗?”

  于守业说:“是父母的出身影响了你的前途,这家庭的问题,也没给你带来好的影响。寒门难出贵子。这处处比被人矮一头,这好事都叫根正苗红的人占了,这不公平啊。”

  于连生说:“一直都不公平。我们沿着改变命运的路向前走,却发现越走越窄。”

  而且,该剧还把作为工人阶级先进代表的两个男女工宣队员,描写的不堪入目,他们到了晚上居然还居住在了一起。这不是公然对工宣队员的侮辱和抹黑是什么?

  该剧这样描写文革,描写毛泽东时代,是严重失实的。即便文革中也有一些问题,但那些绝不是主流。但是,该剧对于文革的描写,显然把局部当全局,把个别当一般,把问题极度放大了。当然,也不排除文革中,确有极个别极端自私自利的阴暗小人,但能够因此而怀疑否定甚至侮辱污蔑绝大多数人思想的纯洁性吗?

  佟书琪说的不对,不讲良心,不顾廉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些事情,是有的,但恰恰不是在文革,而是在文革以后,在毛主席去世以后才有的。文革中有揭露,有批判,这是一点不错的。但文革的揭露,决不是出卖自己的良心,更不是为了保自己的性命,而是为了鞭挞丑恶,为了我们这个国家更干净更美好。

  于连生说一直都不公平,是对毛泽东时代的公然污蔑和抹黑。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恰恰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公平最公正最合理的时代,是古今中外最公平最公正最合理的社会。还有,于连生说道路“越走越窄”,就更是污蔑了。道路越长越黑,恰恰是毛主席身后。毛泽东时代,人民的道路恰恰是越走越宽敞的。

  毛泽东时代,农民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成为了土地的主人,工人有了属于自己的企业,成为了企业的主人。这不公平吗?

  毛泽东时代,农民陈永贵可以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成为国务院副总理,工人吴桂贤可以成为国务院副总理,工人李素文可以成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工人出身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的王洪文可以成为中共中央副主席。这不公平吗?

  毛泽东时代,工人农民的子女,可以免费上大学,然后可以被国家重用,成为中央委员,成为各级各类领导机构的领导人,成为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可以成为大中小学的教育工作者,可以成为各级各类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今天中国那些高居庙堂之上,享受着毛主席带给他们的福荫,却还要丧心病狂地污染抹黑攻击毛主席的许多人,不就是因为生在毛泽东时代,才能够成为大学生研究生,被国家重用吗?这不公平吗?今天,中国的工农子弟,还可以免费上大学,被国家重用吗?

  毛泽东时代,国家给予了人民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住房,给予了人民工作和生活的国家保障,党和国家时时处处事事都在关心着人民,爱护着人民,保护着人民。这不公平吗?如果文革真的像该剧所描写的那样不堪,今天还会有人认同毛泽东时代吗?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怀念毛主席,怀念毛泽东时代,难道不正是人们把毛泽东时代同今天比较的结果吗?难道不正是现实教育的结果吗?

  当然,无可否认,对于反革命分子,对于地富反坏右分子,毛泽东时代是要对他们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这的确不公平。但是,不对他们专政,对敌人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对他们专政,就是为了保护和维护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的权利和利益。这也是共产党出生发展和存在的理由,是共产党人当年革命初心的体现。为绝大多数人,是人间正道,是天经地义;为少数人,则是倒行逆施,丧尽天良。毛泽东时代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有错吗?今天,表面上不搞阶级斗争了,但是,一切反动派,修正主义者,走资派,反革命分子,他们对于人民的阶级斗争,何曾一刻停止过。

  无产阶级专政,是对于敌人,对于出身不好的人,党和国家是讲政策的。有一句话叫做“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还有一句话叫做“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毛泽东时代,出身地主资本家的青年上大学受重用的绝不是少数。他们在旧中国受过了较好的教育,新中国需要人才,这是他们被重用的根本原因。特务头子的弟弟于守业不就是被重用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的吗?还别说出身不好的人,就是那些敌对阵营的人,国民党战犯,包括在中国犯下罄竹难书的累累罪行的日本战犯,党和国家都是善待了他们,对他们实行改造,最后还给出路,重用他们,高官厚禄养起来。而绝不是像小日本和国民党对待他们抓捕的共产党人和革命者那样,使用各种酷刑,严刑拷打,非人折磨,不死不休。这些都是有大量的历史事实的。于守业说“好事都叫根正苗红的人占了”,从何说起啊?

  1976年,伟人毛主席去世以后,华国锋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在共产党内首开暴力解决党内分歧的先河,抓捕了所谓的四人帮。此时,电视使用了当时北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游行的历史画面。画外音解释:“消息一公开,全国各族人民一片欣喜若狂,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是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在非常形势下采取特殊方式,进行的一场斗争。这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长期斗争取得的伟大胜利。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实现了党和人民的共同意愿,从危难中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挽救了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为实现党的历史的伟大转折,创造了前提。”

  但这段很有点主流的画外音,却是对现实莫大的讽刺。“江青反革命集团”没有做到的反革命,后来的现实反倒真的做到了。今天的社会主义,还与社会主义有一星半点儿的干系吗?如果说,当时“全国各族人民一片欣喜若狂”,却实在不过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最终把自己送进了苦难,他们已经遭受报应了。

  粉碎四人帮,当时的多数中国人的确有点欣喜若狂。这说明了两个问题。其一,新中国三十年的政治思想工作,新中国三十年的社会实践,是非常成功的,共产党可以说在人民中间树立了绝对正确伟大英明的形象,在人民中建立了崇高的威信。人民是完全的毫无条件地信任共产党,信任党中央的,当然也相信四人帮真的是罪大恶极的。其二,说明中国人是相信不会变天的,会永不翻案的,是真的相信国家会越来越好的。他们真的有些愚昧加善良。

  该剧还运用历史镜头,采用宏大说事的方式,说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真理标准的讨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国家四个现代化云云。可惜,现实却成了莫大的讽刺。真理标准的讨论,得到了真理吗?丢掉了马列毛主义,还有真理吗?公有制解体了,上亿的工人下岗失业了,从此只能被迫给资本家打工,反毛非毛污毛盛行,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了几条?运十下马,几百项国防科研和大量的民用科技下马,科学的春天难道不是科学的讽刺?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之下,四个现代化后来提都不提了,难道不是纯粹的时代笑柄?

  剧中还采用了两个歌曲,一个是祝酒歌,一个是希望的田野上。祝酒歌是庆祝粉碎四人帮的,现在已经成了莫大的讽刺了。希望的田野上呢,可惜现在已经不长庄稼了,只长野草,野草也没人割,还不能烧,只能任其漫山遍野疯长了。

  改革开放以后,很快,涨工资了。这当然是必须要做的。收买人心嘛。于是,于守业们说:“刚刚开始发生变化,就想着老百姓了。今后好的政策会越来越多,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就不知道,今天的中国人,在新的三座大山之下,在严重的污染,各种疾病爆发式增长之下,日子是不是真的也好过。

  今天的中国,的确经济为中心了,可是,这经济都为发展资本家了,都为资本家阶级了,不为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了,与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又有何关系?当然,在有些人眼里,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剥削有功嘛。可是,人们只要看一看,中国现存的资本家是怎么来的,就一清二楚了。中国现在的资本家,哪一个不是靠吸血工人,榨取工人劳动的剩余价值而来的?哪一个是靠自己的劳动而来的?一个都没有。没有工人的劳动,没有对工人残酷的剥削,资本家一个都不会有。

  最后几集,陆城对台办的工作人员拿了于守业的哥哥,解放前陆城军统站站长于守仁从台湾寄来寻找弟弟的信,找到了于守业。李玉芬说,“这个老特务想干啥?”对台办的工作人员理直气壮地马上说,“大妈,两岸同胞都是炎黄子孙,过去的恩恩怨怨已经不是主要矛盾了,大陆人民希望和台湾同胞尽释前嫌。”这样写,是不是说,当年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真的是多余了,真的是搞错了?当年闹什么革命呢?不一样都是骨肉同胞吗?打打杀杀的,死了多少人啊?是不是啊?

  剥掉了革命的人民性,毛泽东和共产党当年真的错了,错的一塌糊涂。

  对于于守仁能够回到大陆,于守业是发自内心感激改革开放的,不是改革开放,他哥哥是回不来的。对于今天的社会,于守业也是发自内心地认同的:“这回政策真的稳定了,不会再像早些年,变来变去了。”可是,于守业错了。早些年国家政策不稳定吗?毛泽东时代,恰恰是国家政策最稳定的时代——坚定不移地一切为了人民,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利益。对此,于守业们真的不明白?

  观该剧前几集,不明白归途是什么意思,当时的理解,是误入了军统的于守业归入了新中国的怀抱,归入了正途了。看到最后,把所谓粉碎四人帮的一段说辞,与现实对照,尤其是,当看到于守仁回到了他的故乡陆城,而且受到了救世主一样的尊重与欢迎,明显给人一种归入了从前的那个路途的感觉。只可惜,那归途,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时代讽刺。新中国在走过了三十多年的一段美好的光明灿烂时刻以后,重新归入了旧中国之途。2019.12.30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