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平民视觉:由香港社会现状深挖香港教育根治

2019-12-23 17:58: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海星
点击:    评论: (查看)

  由于香港动乱的现状,尤其是通过区议会选举我们看到香港实际的民意构成实质上不利于内地下决心整改及提供实际支持,因而体现到目前根治香港将进入两难境地,即根治的前提是动乱停止及民意配合,但基于选举结果可以看出香港与内地的根源不信任关系在民意上是缺腿的,因而原本短期已经不想再就香港情况再做评论。但是,最近看到媒体集中报道,似乎是要先期实施部分--就香港教育的治理意见展开的讨论,不由担心内地再被香港的实质忽悠,在没摆平香港动乱根源的前提下再次轻易提供给香港实质的支持,助长香港反对派的民意基础,更不利于香港社会真正回归中国的进程,因此还是要再挖一挖香港的内在。

  首先,从我本人的角度上看,在得到香港有根治希望或保障之前,坚决反对给予香港实质的政策支持!不是什么给个甜枣就会有真回报的,长期以来我们的香港、台湾政策一直是一厢情愿而已,效力从社会基础影响方面看基本都是负分。因此,从目前看,我们大陆对香港现有的政策是合适的,即通过香港16条的政策争取香港人融入大陆发展,尤其是青年人;同时加强与内地就学生活动的有效力交流,通过内地的实质发展及国家民族的认同方面影响香港的青少年一代。这些政策的重点是积极介入香港社会的方方面面,通过各种方法介入香港的改造,对香港社会加强甄别处理,实质上的经济等支持不能轻易提供,不能再轻易被忽悠了,这是目前不得已情况下的有效措施,毕竟目前的香港现状让我们的发力处于半空境地--不踏实。

  那么,香港社会究竟是什么状态呢?其实大陆人原来对香港一直都是以良善的态度去看待的,自从动乱及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出来后,大陆媒体一度沉默了,有点自嘲的感受,那么香港社会究竟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先把外部的美英在香港多年的布局、在方方面面存在影响力及已经实质存在的大批本地美英力量等外因摆到一边去,也把香港问题经济上的深层矛盾基础如基尼系数过高、房地产价格过高、少数财阀控制香港、多年决策无魄力导致香港青年人的机会减少等基本因素先放开,这些都是目前众所周知的,还有什么呢?我想从另一个角度再结合,如看看从香港社会的构成、社会传统环境等因素去思考。

  陈平教授说,香港修例风波以来,没有听过暴动派有什么高的政治理念。其成员的无知程度也让大陆人瞠目结舌,这与相对于所谓高度发达的经济体层次差别很大,为什么仍然能持续很久呢?由于香港动乱期媒体宣传方面存在一些奇特现象,我们尝试由此深入剖析:

  香港社会是前现代基层社会结合现代政治、经济架构的复合体

  在暴动派中出现频率较高的“私了”、“割席”及“手足”等词语(普通民众中出现是不奇怪的,政治力量中出现此类词语发达地区独此一家),我们是否有点久违的感觉,这些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前是常用词,直到今天大陆偶尔有人仍在用,只是已经逐渐没有主流及时尚地位了而已。那么这些词代表什么含义呢?比如,三国刘备说的:“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这些是源自自古以来存在于中国人心中传统理念,由忠义、义气及侠义理念的发展与延伸出来了,当时代表着相对独立于当权者管理的体系,普遍存在于世俗大众中的另一套社会关系传统理念,由古至今是由春秋“墨家”理念中由“兼爱”--“侠义”--“绿林”--解放前的“黑社会”--社会主义的“阶级平等与革命”延伸出来的脉络,这是中国传统历史的另一条主线。记得某大伽讲课时说过,国民党建党来源于黑帮,共产党建党主要来自北大教授,层次不同,但都能实现政权统治,说明这条理念的威力。我们自古称颂的荆柯、聂政、专诸等英侠及文学中的郭靖等形象均代表这一传统理念的原义,但自进入现代社会后,这个理念中的落后部分内容(如盲从、黑帮凶残等部分)已经与现代社会发展、改造不相适应,因此新中国成立后,在这根植于中国人脑海中的这种理念目前在大陆已经经由社会文化变革及辩证唯物教育充分融入社会主义新文化中,实现了升级,发扬了其中“兼爱”、“侠义”的本源传统,因此北大孔庆东教授说的好,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思想就是中国传统平等、兼爱、侠义精神的现代化。但是香港这个现代社会却一直原封不动的保留着这一部分,尤其以香港的黑社会文化为其特点,这一点可以从众多的香港影视剧中得以体现,因此香港社会存在现代发达政治、经济架构与前现代传统文化并行兼容的现象。为什么会如此呢?主要是资本主义社会体系的改造主要体现在经济体制方面,对文化传统领域,尤其是基层领域主要以教会控制等方面软渗透为主,这在中国,就导致了原有的乡村乡绅松散管理与黑社会体系等前现代体系得以保留,因为社会基层控制力一直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弱点。经过以上剖析,我们可以看出,香港暴动派、反对党及其所依附的初会环境基础仍保留着前现代的团伙传统,既存在容易导致批量的盲从、顽固及难以调控等特征,也存在该团体内聚力松散及真实战斗力不强等特性,这样的社会群众群体是极为容易被摆布的,因此解决香港问题需要升级香港社会这一传统基础,而去除其中落后部分最有利武器就是值入先进思想理念进入教育系统及真正加强社区管理(尤其是文化传输),这一先进思想理念目前看还是以毛泽东思想这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为哲学指导更为合适,这样香港的传统侠义思想才能得到深化进步,才能真正有利于香港未来。

  香港建制派对大陆存在的两面性

  建制派是一直站在拥护一国两制角度的,但我一直就很诧异,为什么建制派的力量在香港长期处于弱势地位?是什么因素导致于此?详细观点见前文《香港区议会选举可能出现的陷阱与被动》(见链接),我想,建制派的思想同时存在前现代传统的弱点外,建制派代表的核心力量可能更多是香港的富人阶层、当权者等既得利益者,香港发展出现这么多矛盾及基尼系统如此之高,他们责无旁贷,因此他们当然只能是少数派了。一直以来,建制派在议会是多数力量,问题是,基本法23条、通识教育改革、修例等维护一国的议案迟迟未过,也表明他们的两面性,即既想拿好处,又想与大陆保持距离,内部思想及利益较为复杂,因此,在大陆不断提供实质好处的同时,他们却不断用形式主义来忽悠、敷衍我们(据风闻此次风波开始时还有就此与中央讨价还价之举),因此回归后双方维持了22年的表面和谐。因此,对于建制派,我觉得还是要在认同他们的立场同时,也要促进他们的内部改造,就像国内民革就是国民党革命派团体一样,让他们真正成为香港代表进步力量的团体,并且更有战斗力。

  从以上两方面可以看出,大陆与香港的认同纽带其实是很薄弱的,我们一直说共产党是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党,因此对于香港也应该是如此的,但目前与中央紧密联系的仅仅是建制派这一浮于水面的油层,我们如何真正获得鱼水情,还需要真正改进工作方法,真正使用力量渗透到香港的基层生活中,这正是我们的优势,因此我们与香港之间要拒绝以前的形式主义与敷衍作风的半空操作。目前,大陆出台的香港16条目的就是在争取香港民心,尤其是通过加强人才内地交流是为了更多争取青年的心,这是一步正棋,我不认同美心集团伍淑清女士为代表的人所说的,“这一代青年人废了,不要指望、放弃”的话,除了违法必须惩处之人(这些人也是可以改造的)外,青年人的思想是存在不断改造可能性的,加强交流首先就是争取大多数。但16条这只能是浅层面的部分,因为它无法起到真正思想改造的系统、核心作用,只能作为实践及思想交流的辅助作用,真正对香港人社会环境进行改造,就一定要把握好两个基本点,急所是真正进行教改,徐徐图之的是真正有力量的作用力于香港整体社会。

  真正用力于香港社会,还有思考共产党组织或者代表力量如何有效进驻香港社会基层?我于前文《一劳永逸解决香港隐患》(见链接)已经讲了我的观点,本文不再多述。

  本文就香港的教育改革强调几点:

  第一,坚决拒绝形式主义,拒绝可能出现的外一套里一套局面,要统一基本教材权,我想习近平主席在澳门参观学校宣传中提到的,澳门教材是教育部与澳门教育局共同确定的,这就是示范暗示;

  第二,坚决教育去殖民化,比方说香港本地史、西方史的更合理表述,强化中文教育、弱化英文教育(很不理解为什么香港大、中学会采用英文教育,那回归干什么?),还有那个大学毕业典礼着装就很不伦不类,最好将香港的地理殖民标签去除(最起码去除部分),等等。。。。。。有时矫枉必要过正才可能有根本性效果;

  第三,改革香港学校的社区组织管理,区分学生会与学生社团,学生会应该改为免费,学生社团应该改为自由设立及组团,打破垄断,保留学生会原有优秀内容(即可对教师评分及学校管理提要求),最好共青团组织可进驻香港学校;

  第四,加强香港学校与内地学校的真正交流,加深香港学校与内地企业的实习交流及校企合作,促进香港学校组织参与内地实地进行广泛意义的,如就专题(如扶贫、民族区域自治扶助、新农村建设等)考查、实践活动;

  最后也是特别要害的一点,改革香港教育局,理清教育局与香港教师协会关系,改进香港教师协会的设立与相关职能,优化教师协会权利与义务,同时加强内地与香港教师交流,加强香港教师世界观培训,尤其是中文、历史、世界史等文史类老师资格培训与考核,这是必要的、要害的,建立必要时可大批抽调内地教师进驻香港任教机制,作示范,并可长期性。

  几个批判性思考问题:

  1.我们现在基于西方选举政治的弊端而信赖中国共产党这个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党,那么,问题来了,同样基尼系数高启,香港5以上,大陆4.6(16年数据),为什么大陆人民仍相信共产党的领导,香港人却存在大量鄙视、对抗大陆的力量?是香港长期负面宣传?还是大陆人民相信共产党的初心(尤其是建党以来一直坚持为人民服务实践的长期积累),而香港人没有亲身感受力?还是回归这20年大陆与香港衔接的偏差?在香港社会如何实现体现香港人民整体利益的力量或组织?

  2.为什么最近一个时期,除了基于普通的自媒体宣传人,不少香港的外籍精英阶层人士站出来反对香港暴乱,这个比例远大于香港现有本籍精英层?难道他们比本地人还爱香港?还是显示谁更老到?还是香港本地人切身感受远大于。。。。。。

  3.我们为什么陷入到必须依赖于建制派,而无法实现代表香港整体人民利益的境地?难道那么多反对的人都是废的吗?

  附文:

  《香港区议会选举可能出现的陷阱与被动》

  链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89928

  《一劳永逸解决香港隐患》

  链接: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908/208946.html

  王海星

  2019.12.22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