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毛主席关于民主问题和打破历史周期律的思考与实践探索

2019-12-13 17:53: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曾经有三个“对”,即“甲申对”:我们把《甲申三百年祭》当作整风文件看待。“窑洞对”:我们已经找到跳出这“周期律”的新路。“延安对”: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目前看来,基本上可以说做到了,毛主席的共产党仍然在台上执政,社会主义的旗帜仍在共和国的天空高高飘扬。就是历史周期律能不能被彻底打破的问题,还要看当下和今后领导人的决心和魄力,还要看历史最终检验的结果。当然,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周期,需要一代代国人不断接力。

  我认为,毛主席关于民主的精辟解释和实践探索,是破解和打破历史周期律的关键钥匙和制胜法宝。

  对于历史上王朝兴亡的历史(或政治)周期律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事实上,不仅秦帝国最终灭亡了,中国历史上所有存在过的朝代,无论时间长短都灭亡了,呈现出一个周期性历史循环的现象,这种现象通常被称之为王朝兴衰的历史周期律(或叫政治周期律,在西方国家存在经济周期律,表现为每隔一段时间的叫会爆发一次经济危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如何解决或避免这个一再发生的周期律问题呢?的确值得深思。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在一九四五年花五天时间参观了延安之后,对毛泽东谈了自己多年对历史周期律问题的思考:“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因为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表示:“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就是著名的“窑洞对”。黄炎培事后记下了自己对毛泽东回答的感想:“我想:这话是对的。只有把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得地地得人,人人得事。用民主来打破这个周期律,怕是有效的。”[王朝柱:《开国领袖毛泽东》,作家出版社,2013年1月版,第137-138页。]黄炎培先生当时说这番话的意思是告诫毛泽东要以史为鉴,找出一条新路来摆脱当权者渐渐腐化堕落,人民群起而反抗的怪圈。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自商鞅变法而兴至胡亥而亡的秦、元朝蒙古人入主中原百年而终等等都是这方面的教训。解决王朝兴亡的周期律问题要靠真正的民主即人民民主才能实现,只有实现了人民当家做主的真民主,即使作为领袖或统治者的个人会亡(这是必然的),但作为整体的人民绝不会亡,而会世代延续,所以就不会出现历史上人亡政息、王朝更替的周期性现象。换言之,间接民主与直接民主相互有机结合,充分保障人民的权利和权力,是可以避免人亡政息周期律局面发生的唯一有效之路,舍此之外,别无选择。

  毛泽东为了避免犯苏共曾经犯过的错误,寻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有中国特色的道路,确实进行了大量的理论思索和艰难的实践探索。在1959年-1960年动员党的高级干部研讨苏共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在读到教科书说“苏联宪法不仅仅是宣布劳动者有劳动权利,休息权利,受教育权利,年老、患病及丧失劳动能力时获得物质保证的权利,而且采取多种措施,来保证这些权利”。毛泽东批注:“最大的权利是管理国家。”并对周围同志说:“这里讲到苏联劳动者享受的各种权利时,没有讲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在这里,毛泽东提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思想:“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

  1959年,毛在读苏联教科书时,说了一段很重要的话:“这里讲到苏联劳动者享受的各种权利时,没有讲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毛强调:“总之,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

  毛主席的意思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只有人民起来亲自当家做主,参与国家各项事务的管理,行使各项国家权利,这才是真正的民主,即每个人是自己命运的主人。而不是西方那样每隔几年投上一次票就算完事的民主,那样的民主最多能算是间接民主,永远解决不了人民当家做主而不再受到压迫和剥削的问题。

  毛主席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和批注》(1959年),《毛泽东文集》第8卷中说:“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

  “社会主义民主的问题,首先就是劳动者有没有权利来克服各种敌对势力和它们的影响的问题。像报纸刊物、广播、电影这类东西,掌握在推手里,由谁来发议论,都是属于权利的问题。人民内部有各个派别,有党派性。一切国家机关、一切部队、一切企业、一切文化教育事业掌握在哪一派手里,对于保证人民的权利问题,关系极大。掌握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手里,绝大多数人民的权利就有保证了;掌握在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或者右派分子手里,它们就可能变质,人民的权利就不能保证。总之,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这难道说意思还够不清楚,不够详细,不够精准吗?

  总之,国家和朝代跟人一样,也有生老病死,或早或晚都是会死掉的,其中最最重要的原因是腐败,腐败是历朝历代国破身亡惨剧发生的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如果能够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时刻把人民的最高利益放在心上,杜绝腐败,那么人民不死,你的制度和统治就将永存。在探寻打破历史周期律的方法问题上,其实早在40年代就已经被毛主席找到了,那就是人民民主(人民当家做主),包括人民可以监督各级政府的官僚(这是间接民主),包括可以进行批评、监督和控告等各项权利,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参与国家各级各类重大事务的管理(即直接民主)。毛主席很详细的谈到了人民的直接民主,表示:“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间接民主);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直接民主)这就是著名的“窑洞对”。但是后来的走资派(所谓改革派)违背了主席的遗志,坚决走在资本主义道路上,人民吃了二遍苦、受了二茬罪,意见很大。如此,在失掉民心的情况下政权能否永保不变,那就是极大的问题了。历史就是这样的,你对人民不仁,就休怪人民对你不义,颠倒了的历史终将会再颠倒回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