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澄清对马克思主义基本概念、范畴的糊涂认识(一)

2019-12-12 17:47: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多年来,包括我自己在内,无论是左派群众还是右派公知,无论是处江湖之远的普通老百姓还是居庙堂之高的各级官僚,上上下下的人们对于马克思主义几对基本概念、范畴(有哲学上的,政治经济学上的,以及法学上的基本范畴),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物质与意识(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形而上学与辩证法,内因与外因,必然性与偶然性,对立与统一、公平与效率等等,都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模糊认识,甚至于糊涂认识(某些人也可能是立场问题),造成了在国家发展方向上和基本路线上的迷失,思想理论上的混乱和实践路线与具体行动上的缺失,导致做出了一些荒唐有害的决策,影响到了国家富强、民族振新和人民幸福的伟大事业,特别是由于这些错误导致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任务已经被大大推迟(尤其其中的农业现代化更是遥遥无期),令人心痛。这已经不是极个别人的认知问题,而是连不少真心爱国,爱毛主席,爱共产党,爱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左派人群里也普遍存在的现象,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思考与反思。何以如此?究竟根源在哪里?本文力图一探究竟,找到其中部分答案。

  今天主要就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关系问题谈点个人看法,余下的问题,有时间再逐步展开分析。

  生产力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为自身服务的能力,生产力的基本要素一般包括三个方面:劳动资料、劳动对象与劳动者,其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劳动者。狭义的生产力指再生生产力,即人类创造新财富的能力。从横向来看,生产力分为个人生产力、企业生产力、社会生产力;从纵向来看,生产力分为短期生产力和长期生产力;从层次来看,生产力分为物质生产力和精神生产力。生产力是生产力系统的功能,组成生产力系统的要素包括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高低是生产力要素构成的系统与其所处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环境构成的体系聚合匹配的结果。而生产关系的定义是:人们在物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相互关系。它包括三方面的内容:(1)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即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归谁所有;(2)人们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地位及相互关系(是否平等);(3)由以上两个关系形成的分配、交换、消费关系。其中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起主要作用。

  一般认为,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问题上,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既可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也可能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并认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和重要原理。马克思说过这样的话吗?查资料,马克思只是说过这样的话:“工人阶级根据自己的经验深深地相信,他们的地位要得到任何可靠的改善,不能够依靠别人,而应当亲自争取,首先应当采取的办法是夺取政权”(《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七卷,第274页。)这意味着,工人阶级如果不起来革命和进行阶级斗争,夺取属于自己的政权,组织属于自己的上层建筑(革命的暴力机器),根本不可能改变自己的政治地位,进一步去组织和发展生产。换言之,没有属于工人阶级和革命人民的先进生产关系(包括国家政权和暴力机器),就没有高度的先进的生产力的发展进步。

  生产关系通过不断累积的生产技术(是人在积累和掌握技术,而不是凭空产生的什么技术)决定生产力。生产关系是生产力的外因,生产技术的总和是生产力的内因。当生产力有新技术的内因后,还必须要有新技术的外因即新生产关系,才能产生新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与生产力都是在人类劳动过程中形成的,为了人类自身利益而进行的必要活动,一个是直接涉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互合作进行生产,以及分配),一个关乎人与自然界之间(如何改造自然界)的关系。

  马克思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原始论述是这样说的:“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可以简要地表述如下: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82页)马克思这里表述的是: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必然引起生产关系的改变。但是,马克思他们没有直接讲“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而是有分析的论述。

  李华亭先生在《生产力能决定生产关系吗?》一文中认为,“生产关系是由构成生产关系的要素决定的,怎么能是由生产力决定的呢?生产力是人们从自然界获取生活资料的能力,生产关系是人们在生产过程中所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前者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后者是人与社会的关系,然而,人与社会的关系怎么由人与自然的关系决定呢?”这种疑问与质疑是有道理的,是值得我们充分重视的。他进一步指出,“生产关系从来就不是由‘生产力’决定的,而是由阶级斗争决定的。根本就不存在超阶级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只存在阶级斗争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力只能决定社会财富的多少而决定不了社会财富的分配,所以生产力决定不了生产关系。”这一段极其精彩。社会的本质与性质究竟是不是先进还是落后腐朽,是由社会的生产关系性质所决定的,而不是由生产力的发达程度所决定的。历史上,无论哪一个国家和哪一个朝代的统治阶级都是希望发展生产力的,只是生产关系的发展是由阶级斗争的剧烈程度和力量对比所决定的,不是由统治阶级的意志所决定的。在社会性质的决定因素中,生产关系才是根本原因,是内因,生产力是次要原因、是外因,只有阶级关系或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才是最根本的原因。根据哲学原理,事物的性质或矛盾运动是由内因所决定的,而不是由外因决定的。

  我认为,就拿社会主义制度来说,理解社会主义的本质不能仅仅从生产力发展水平或制度层面来谈,社会主义是一种思想解放运动、是制度存在的一种形式、是意识形态的新阶段,它是一个动态的连续的发展过程,是不断演化和改进的。仅仅生产力发展水平并不能说明社会的整体性质与先进程度。在所有社会主义的衡量标准当中,生产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平等程度和和谐程度才是第一位的。无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怎么样,这些都必须是以人为中心的,离开人本身的相互关系及其存在形态,它们都是不存在的或毫无意义的。人是社会关系能够存在的根本起点、价值基础和最终目的(即意义所在)。换言之,虽然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人是这一切的中心,即生产力是人的生产力,由人来把握,生产力不能脱离人的需要而单独存在,生产关系是人的生产关系,同样离开人。经济基础是人的经济基础,由人来控制,不能脱离人的需要而单独存在,上层建筑是人的上层建筑,也是为人服务的。人是社会中的决定力量,有了人就能创造一切人间奇迹,没有了人就没有了一切。关键是要最大限度调动人的积极性和作用。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做到最大限度调动人的积极性和发挥人的作用。没有人,就没有社会的一切,如观念、制度、实践、发展等等等等。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如果一个社会及其制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平等的,还存在普遍的、广泛的、大量的特权与腐败现象,这样的社会怎么能算是名副其实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呢?社会主义社会一定是平等的、公正的、和谐的,富有活力的社会,消除了大大小小的特权与腐败现象,在这个前提下,以先进的生产关系来促进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即抓革命促生产),相信赶超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根本就不在话下,最多50-100年就能实现。就是想要实现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仔细考察一下华西村、南街村、大寨村等先进社会主义农村的喜人发展(特别是他们团结一致、乐观向上、勇往直前,坚信共产主义事业一定能够实现的精神面貌与崇高思想境界)就可以证明所言不虚。总之一句话,只有“抓革命,促生产”,如果一味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唯生产力论,搞金钱崇拜,那么共产主义将会距离我们越来越远。

  同时,我们也必须知道,人才是一切社会活动中最活跃、最能动、最积极和最革命的因素。不解决为谁发展生产力(创造财富)的问题,不形成科学合理的生产关系,能够高效的发展生产力吗?在一切私有制剥削压迫条件下,人与人之间是不平等的阶级关系,其所谓的发展生产力能够是健康的积极的发展生产力吗?历史上无数的起义与革命、战争能够是因为没有充分发展生产力而不是因为不合理的生产关系,不平等的人际关系所导致的吗?劳动阶级难道不是因为受到剥削和压迫,忍无可忍起来造反的吗?所以,只有公有制才能公平合理分配劳动成果(其中按劳分配是最合理的分配方式),才能充分激发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的积极性和主人公意识,发挥最大的能量,推动生产力向前发展。

  所以,不论是生产关系还是生产力都是属于人自身的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人的能力发展到什么程度,生产力就发展到什么程度,生产关系就发展到什么程度。作为第一生产力要素的科技等虽然重要,但是需要人们去开发与运用,没有人本身的存在与发展,也就无所谓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存在与发展。就生产关系而言,如果人们(尤其是统治者和大多数人)都抱有自私自利的狭隘心理,则只能发展资本主义或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如果人们(尤其是统治者和大多数人)都抱有大公无私和团结合作心理,则就能发展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这将是目前为止最先进的生产关系。因而可以说,是人本身决定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性质,有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问题上,人是最重要的纽带,是人把它们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一对范畴,离开了人的活动,离开了为人的生存与发展而开展的活动,一切生产活动既不可能也无必要。因此,不要再纠缠于究竟是谁决定了谁,一切都是根据人(特别是统治者)本身的需要而进行的选择,由人的利益所决定的。

  网友工农兵文艺认为:唯武器论否定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可以以战略战术弥补武器落后,不敢于抵抗强大敌人的蚕食鲸吞;唯生产力论把物质丰富高于一切,认为可以一俊遮百丑,忽略了利益分配的财富掠夺和阶级分化矛盾冲突的恶劣后果。(工农兵文艺:改革沦为拜物教,金钱至上座右铭!)

  周新城教授指出: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把所有制(生产关系)问题放到首位。一切淡化所有制的想法都是错误的。“不问所有,只问所用”,是会把整个研究工作引到邪路上去的。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意见,对我们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具有指导意义的。毛泽东告诉我们,政治经济学是研究生产关系的,不是像有的人说的那样是研究经济发展问题,即生产力问题。甚至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说成中国的发展经济学。这就把研究对象搞错了。但是,我们不能孤立地研究生产关系。必须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中研究生产关系,从中发现生产关系发展的规律性。(周新城:应该把所有制放到首位——必须重视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意见)

  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先建立政权,再改造所有制,然后发展生产力,这是普遍规律,苏联是如此,西方国家也是如此。”(毛泽东与20世纪中国农民问题)事情就是这样的逻辑,顺序不能颠倒。你不通过斗争掌握政权,有可能建立属于自己这个阶级的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吗?能够安心发展有利于本阶级的生产力,积累财富吗?那是痴人说梦,完全是空想,是一点可能性也都没有的。

  总之,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概念和基石范畴不能采取马克思主义所坚决反对的机械唯物主义和教条主义的方式方法,生吞活剥,生搬硬套,脱离实际,不接地气,而应采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切以时间、地点和条件为转移,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总结分析,有的放矢的方式方法,来解决现实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否则,不加调查研究,不进行分析与区别,搞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的走马观花,则非常容易导致最终失败的结局,于事无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