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浅谈习近平文艺思想与新左翼文学的发展方向

2019-12-03 09:24:5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青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1949年解放以来,中国社会经历了三个时代,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文艺思想,指导着那个时代文艺的发展方向!从而,让那个时代的文艺作品更好地为那个时代的主流阶级(政治、经济)服务。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开创了新时代,并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文艺思想”,这一光辉的思想校正着新左翼文学的发展方向,必将让新左翼文学成为继左翼文学、伤痕文学之后的第三座文艺高峰。

  左翼和右翼的根本区别在于立场不同,一个站在少数人的立场上,为少数人服务;一个站在多数人的立场上,为最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在这个根本的问题上左翼文学与新左翼文学是相同的;故新左翼文学依然带着“左翼”两字。由于社会在发展,政治、经济、文化以及阶级力量都在发生着变化;左翼文学也必然发生着变化,就形成了新左翼文学。

  新左翼文学的科学性、思想性、人民性、艺术特色、价值、……,念人、王学忠、李代权、郭久麟、杨四平等学者在《文艺理论与批评》、《作家报》、《新国风》、《工农文学》……上发表了论述。特别是在习主席在文代会讲话后,它已经从实践到理论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文学流派。

  一、新左翼文学的发展过程

  新左翼文学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发展阶段是自发阶段。多是记录现实,如实反应人民大众的呻吟和呼唤,“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代表作有:

  《呼唤毛泽东》(白雪公猪):“也许是/宇宙爆炸的 /第一声惊雷; /开天辟地的 /第一缕清风; /也许是 /洛书河图的 /第一个符号; /也许是 /北京猿人的 /第一颗火种…… //这惊雷 /热烈呼唤着 /一个伟大的 /名字; /这清风 /精心孕育着 /一个绝代的 /精灵; /这符号 /神奇//着 /一个难解的 /奥秘; /这火种 /悄悄点燃了 /一个不朽的 /生命…… //啊, /毛泽东! /毛泽东!! /毛-泽-东!!! //……”。该诗歌继承了大唐诗词的优点,发扬了现代诗歌的专长;写得大气磅礴,激情彭湃,博古通今,洋洋万言无一句多余的话,长达百段,段段感人,讴歌了毛主席的丰功伟绩;抒发了中国人民怀念毛泽东、呼唤毛泽东的真实情感;其节律、韵律恰到好处,既好读也好诵,自由奔放,通俗易懂,主题思想明确;既渗透着历史积淀的体验和哲理、又蕴含着时代孕育的理想和精神;其艺术性不亚于《女神》、《神曲》和《离骚》。

  《千人断指叹》(李成瑞):“当铿复铿当,机床冲压忙。/人随机械动,节拍须准当。/右手喂铁料,左手取件放。/一秒一往复,秒秒皆紧张。/三万六千秒,每天十时长。/日久渐麻木,千钧落指上。/筋骨成烂泥,鲜血溅屋墙。/指指连心痛,痛厥机器旁。/一地‘五金乡’,千人断指伤。/防护岂费难,机上加遮挡。/区区二千元,老板不肯装。/……/最惨金矿工,订立‘生死状’。/万元一条命,买断无商量。/亡者尸弃野,肉躯饲贪狼。/……/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看了无人不落泪!无人不感叹!作者贴近中国实际、贴近民工的生活、 贴近工农大众,把一幅现代中国民工图刻画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为底层人民抒情,为劳动人民而放歌!

  《三峡留守妹》弯弯竹叶/象阿妹的眉;/串串泉珠哟/是啊妹的泪;/两岸山峰哦/宛如阿妹的腿!//阿哥远行哟!/去了省会/阿妹留守三峡呐,/数着夕阳坠。//阿妹的双腿/伸不进省会,/阿妹的泪水/流进了阿哥的嘴!//滚滚长江啊!/是阿哥的汗水;/两条大坝哦/象阿哥的手臂;/天上彩虹呀!/宛如阿哥的脊背。//拥抱阿妹/阿哥不知道什么叫累。/阿哥今晚回乡哟,/探阿妹。/阿妹的热泪/溶进了阿哥的汗水!该诗吸收了地方民歌的精华,把人和自然融合为一体,刻画一幅美丽的三峡库区图中,一对恩爱新婚夫妇,丈夫因建设发展的需要,不得不别妻离家到省城打工,引得夫妻相思相恋场景。用库区坝、江、山、竹、泉整体的协调反衬夫妻的不能团聚;用大自然及爱情的美,衬托离别的苦;揭示出改革的成果中有无数民工的巨大付出,引导人们要善待民工,热爱劳动人民。《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是汶川大地震流传广泛、让无数人泪涌的诗:孩子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妈妈怕你 /碰了头 /快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 /怕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 /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 /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前面的路 /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我和爸爸的模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 /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 /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日子/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 /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 /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 /慢慢的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 /来生一起走!原诗出自一个无名的青年民工,经过灾区多名网民修改而成。这首诗歌用通俗易懂的词句,自然涌出的情感,清泉流淌的节奏,魔幻的手法,勾画出一个妈妈在地震中丧失孩子、孩子在去天堂的路上母子难舍难分的故事;把灾区人民失去亲人,悲痛的心情宣泄到极致。作者不是无病的呻吟,而是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在自己的笔端。灾情感染了作者,作品感动了读者。该诗的广泛流传把全国人民向灾区捐款捐物的积极性一下子激发出来了!

  代表作还有《农民说》(陈志昂),《永远也不会忘记》(万立新)、《昆仑颂》(王永明),《第五十七族》为上访冤民被抓进黑监狱而愤怒、《一缕缕香魂怨九州——我为“阿红”哭,我为社会悲》(古正华杂文)为当代“高衙类”逼死邓玉娇而悲痛,《雄性石》(王学忠诗集)、《中华龙毛泽东》(蔡诗华诗集)、《另一个世界》(付欣雨诗集)、《那儿》(曹征路小说)、《南国三部曲》(念人小说)、《大雪无痕》(陆天明小说)等。

  第二个发展阶段是觉醒阶段。由呻吟和呼唤变为理性的思考,记录抗争,总结经验教训,寻求失败的根源和成功的道路;“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代表作有:

  总政李宝群、王宏、肖力编剧的话剧《从湘江到遵义》,该剧剧情结尾,牺牲的英烈返回人间,站在舞台上,对用他们生命换来的今天大声发问:“……我们的身体,早已深埋泥土里!我们的灵魂,经常在天上会合,我们仍在牵挂,我们流血牺牲建立的新中国!我们当年那些梦想实现了吗?人民当家作主了吗?老百姓都过上了好日子吗?还有贪官污吏吗?还有人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吗?我们还受外国人的欺辱吗?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吗?我们党还记得我们对人民的承诺吗?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需要有人站出来的时候,还有人站出来吗?还有人象我们一样,愿意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吗?长征并没有结束,我们这个民族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还有一道道封锁线,还有湘江,乌江,金沙江,大渡河……还会有娄山关,腊子口,还会有雪山、草地……年年八月桂花盛开,光辉灿烂的新世界依然在远方,信仰之火不能熄灭,鲜红的旗帜不能倒下!”

  赵剑斌创作的小说《钢城》,记录了在腐败份子王眠领导下,把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巨额国有资产贱卖,引起工人强烈的抗争。该小说用铁的事实证实了新自由主义改革会把中国引向动乱及资本主义社会。

  《地火》“不分长短肥瘦/聚一起,攥紧/再打出处/是拳头//各自分开,伸出/无论向左向右/永不缩回的/是乞丐……。”这首《手指》是收入王学忠诗集《地火》的一首小诗,形象地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力量,否则无论政治风向偏左还是偏右,工人还是靠乞讨过日的乞丐!

  《惊蛰雷》(唐德亮抒情长诗),是一首四千六百余行的政治抒情诗。该诗以苏联解体为突破口,以梦幻的手法再现马、恩、列、毛等革命领袖与现实中各种错误思潮斗争的场景;颂扬了格瓦拉、赵一曼、李大钊、刘胡兰、鲁迅、焦裕禄等中外革命战士大公无私的高尚品德,展现他们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勇于牺牲的英雄壮举;既反衬了贪官的自私贪婪及无耻行为,又警示我们红色政权来之不易。诗人呼吁同志们高扬共产主义大旗与历史虚无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新自由主义战斗。“战争已进行了六十多年/仍未分出胜负/马克思与列宁站在苍茫的云端/神情地注视中国同志/能守住阵地/因为,我不忍看更多的心灵悲剧/在这个世界重现”。

  这一阶段的代表作还有:《让子弹飞》(电影剧本)、《爱得深沉》(诗集)、《又逢己丑—“我们决不做李自成!”》(杂文)、《腐败产生的根源在哪里(2005年《人民网-理论》政论文)、《路在哪?》(问苍天/路在哪?/苍天用闪电给了回话。//问大地,/路在哪?/大地用河流作了回答。//问先烈,/路到底在哪?/先烈用行动告诉我们路就在脚下!)、......。

  第三个发展阶段是自觉阶段。逐渐意识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毛泽东思想有着天然的亲和力;自觉地接受“习近平新时代文艺思想”的指导;从不同角度讴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代表作有:

  《血战湘江》该剧本响应习主席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的号召,以长征中最惨烈的湘江战役为背景,成功塑造了以毛泽东、陈树湘等为代表的中国工农红军领导人在长征中不屈不挠的光辉形象;生动表现了红军34师官兵革命信仰高于天,为掩护中央纵队渡过湘江,勇于牺牲,为共产主义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奠基者》该剧本生动地再现了余秋里领导的王进喜等一批大庆石油工人 “宁可少活二十年,也要拿下达油田”的英雄事迹,揭示社会主义制度激发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工作热情,讴歌了共和国石油工业奠基者的拼命精神。

  《人民的名义》是改革开放40年来收视率最高的一部电视剧,其剧本如实地反应了社会现实,取得了全国人民的共鸣,以一个省的反腐败,来记录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反腐败的伟大斗争,昭示了反腐败是民心所向,讴歌了老革命及战斗在反腐败斗争第一线的纪检干部。

  《总书记和我们在一起》(张永健散文诗),该散文热情地诗讴歌了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领导党和人民进行伟大斗争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这一阶段代表作还有:《山川也在呼唤———习近平——加油》,《站在新时代的起跑线上迎接红太阳》!》(红日如盘如鼓,/经一夜休整/再次在东方升起。//晨钟与雄鸡/共奏国歌;/朝阳率红霞/同升国旗。//希望伴晨曦/射向中华大地,/幸福随露珠/落进千家万户!//冰封的黄河,/蛰伏于三峡的长江,/终于奔腾着——/咆哮着——/冲向大海。//滚去的黑夜/谁也不能拖住;/人民的向往/谁也无法阻击!/——谁也无法阻击!/——谁—也—无法—阻击——!//新时代的天空,/红太阳再次升起;/既是人民的期盼,/也是历史的轨迹!2018.1.6),《美人鱼》(电影剧本),《冬天,‘塘约道路’——过了小岗是南街》(杂文),…….。

  二、新左翼文学的发展方向

  A.新左翼文学要继续站稳立场,为人民大众服务,舍“小我”,求“大我”,“人民性”是新左翼文学的根。正如习主席在文代座谈会上讲的:“……还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之悲欢,杯水风波,脱离群众,脱离现实。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鲁迅如果不熟悉辛亥革命前后底层民众的处境和心情,就塑造不出祥林嫂、润土、阿Q、孔乙己等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小诗写自己,私情、私欲,自家灶里的柴,锅里的米,老婆孩子身上衣,该一己私利。……大诗写的是人字,如同摄像机,不作假、不弄虚,真真切切,记录一个时代,民情、民意(择自王学忠诗歌:《小诗,大诗》)”。“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做人民的孺子牛。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要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要始终把人民的冷暖、人民的幸福放在心中,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在自己的笔端,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坚定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信心。”

  B.新左翼文学要有思想性,继续坚守共产主义信仰,没有信仰的作品是没有灵魂的作品。思想性是新左翼文学的天然属性。新左翼文学家“除了要有好的艺术素养外,还要有高尚的人格修为,有‘铁肩担道理’的社会责任”。“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不可否认,进入改革年代,“似乎没有黑暗/不知光明的甘甜/似乎没有公敌/不知救星的良善/似乎没有列强横行/不知英雄苦胆(择自蔡诗华《中华龙毛泽东》诗集)”。和平年代,部分安乐的中国文学工作者迷失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放弃文学工作者“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社会责任,娱乐至死;出现了让人看不懂、读不顺、思想秃废甚至反动的“铜臭文学”。我们必须按照习主席的文艺思想校正新左翼文学的发展方向,“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

  C.新左翼文学要提升艺术性,继续吸收古今中外的艺术精华,大胆创新,打造出文艺精品。如果把思想、信仰比喻成货物,那艺术性就是载体。没有好的载体,再好的思想、信仰都不能远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我们必须按习主席要求的办:“文艺工作者要志存高远,随着时代生活创新,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营造积极健康、宽松和谐的氛围,提倡不同观点和学派充分讨论,提倡体裁、题材、形式、手段充分发展,推动观念、内容、风格、流派切磋互鉴。”“优秀作品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一尊,既要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既要有顶天立地,也要有铺天盖地。”

  D.新左翼文学要保持自己的本色,在文艺战线引领新时代前进的大潮!不忘初心,讲好红色故事、传承好红色基因、发扬光大红色文化是新左翼文学的光荣使命。2018年3月8日,习近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接着山东省临沂第一实验小学岔河校区校长张淑琴的话题,他强调:“红色基因就是要传承!就是要强调,就是要告诉你,你是谁,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就让大家知道,我们是谁,我们中华民族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国家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苦难的历程,应该让大家知道。现在拍了一些电影,从《长征》,《血战湘江》,……,一直到我们整个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改革时期,多少坎坷!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在向强起来迈进,这些都要让后代牢记,”。

  习主席《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实现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全党同志必须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勇于把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了97年的伟大社会革命继续推进下去,决不能因为胜利而骄傲,决不能因为成就而懈怠,决不能因为困难而退缩,努力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展现更加强大、更有说服力的真理力量。”他反复告诫我们:“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要发扬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遵义会精神、延安精神、抗战精神、东北抗日联军精神、沂蒙精神,把红色基因代代相传。这些不同时期的革命精神是红色的组成部分。

  习主席这些重要论述,深刻阐明了传承红色基因的重要意义,为新左翼文学发扬光大红色文化指明了方向。

  习主席在一大会址上讲:“唯有不忘初心,方可告慰历史、告慰先辈,方可赢得民心、赢得时代,方可善作善成,一往无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新时代的主弦律,自我革命是新时代的一场伟大斗争!新左翼文学要集思想性、人民性、艺术性于一体;在“习主席新时代文艺思想”的指导下,传承红色基因,唱响主弦律,做自我革命的宣传队!成为新时代的样板文学!这就是新左翼文学的发展方向!

  孙青华 2019.12.1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