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农子弟没有莫言这种心态! ——评莫言《毛主席老那天》之十二

2019-12-02 09:05: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主席老那天》的第三个“正文”是莫言表达心态。

  “正文”前写了两段铺垫。第一段侮辱一位高干子弟,说他“出奇地吝啬,好占小便宜,夜里值班时,常从窗口钻进厨房偷鸡蛋”。说这位高干子弟,是业务科的一个参谋,来他们班是告诉他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于今天下午两点播放重要新闻”。这也是为后话做的铺垫。

  第二段说:“参谋把班长拉到门外,低声嘀咕着,不知说了些什么”,班长进屋后宣布散会,班长走了。刘甲台说:“要打仗了,肯定是要打大仗了”。

  两段铺垫后转入“正文”:

  “刘甲台的话激得我热血沸腾,打仗好啊,我太盼着打仗了。因为家庭出身不是贫下中农,政治上不受信任,见人矮三分,自卑得很,上了战场,用勇敢、用鲜血洗刷耻辱,让他们看着,中农的儿子作战勇敢,不怕牺牲,牺牲了也给爹娘挣一块烈士牌子,让他们在村子里昂起头,挺起胸,再也不必见人点头哈腰。我甚至想象到了自己英勇牺牲的情景,像董存瑞炸碉堡,像黄继光堵枪眼……我被自己感动得眼睛潮湿了……”(删节号是原文)。

  中农子弟有你莫言这种心态吗?莫言请你问问你们村的所有的中农子弟,往远一点儿说,请你问问全国所有的中农子弟,有你这种心态吗?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年龄最小的革命烈士刘胡兰同志就是中农的女儿。

  2001年6月1日,《北京青年报》有篇史少晨同志的文章,对刘胡兰同志作了介绍——

  刘胡兰,原名刘富兰,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的一个中农家庭。母亲早亡,父亲刘景谦续娶胡文秀为妻。胡文秀将刘富兰名中的“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从此更名刘胡兰。继母积极投身于妇救会工作,并非常支持刘胡兰参加革命。

  刘胡兰8岁上村小学,10岁起参加儿童团。1945年10月,刘胡兰参加了中共文水县委举办的“妇女干部训练班”。学习了一个多月,回村后她担任了村妇女救国会秘书。1946年5月,刘胡兰调任第五区“抗联”妇女干事;6月,刘胡兰被吸收为中共预备党员,并被调回云周西村领导当地的土改运动。

  1946年秋,国民党军大举进攻解放区,文水县委决定留少数武工队坚持斗争,大批干部转移上山。当时,刘胡兰也接到转移通知,但她主动要求留下来坚持斗争。这位年仅14岁的女共产党员,在已成为敌区的家乡往来奔走,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敌人。

  云周西村的反动村长石佩怀,为阎锡山军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成为当地一害。1946年12月的一天,刘胡兰配合武工队员将其处死。阎锡山匪军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1947年1月12日,阎军突然袭击云周西村,刘胡兰因叛徒告密而被捕。

  刘胡兰在威逼利诱面前不为所动,被带到铡刀前眼见匪军连铡了几个人,怒问一声:“我咋个死法?”匪军喝叫“一个样”后,她自己坦然躺在刀座上。刘胡兰烈士牺牲时,尚未满15周岁。

  毛泽东为刘胡兰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刘胡兰是已知的中国共产党女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她凭着对人民的感情和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在铡刀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这种表现,恰恰是共产党的革命教育深入千千万万农民心中的结果。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战争,从本质上讲是一场新型的农民战争,是用先进阶级的思想发动和武装千百万原来是小生产者的农民。刘胡兰作为一个14岁的农村少年便能加入共产党,这首先在于她从儿童团起就接受了党的教育,并看到党领导的土地改革给贫苦农民带来了根本利益。为了捍卫本阶级的利益,她能不贪财、不惧死,最后面对敌人的利诱,只回答说:“给我一个金人也不自白。”在刑场上,她又大呼:“怕死不当共产党。”当时,匪军曾从现场的群众中拉出几个人,要他们去打刘胡兰,但没有一个人动手,这也恰恰表现出当时党与群众的鱼水关系。

  ——中农,贫下中农都是农民。中农绝不会有:“政治上不受信任,见人矮三分,自卑得很”的心态!绝不会“见人点头哈腰”!

  刘胡兰同志和继母都是中农,不但积极参加革命,而且都是革命的骨干,刘胡兰同志为革命牺牲,说明中农在政治上是受信任的。这里的根本问题是接受共产党的教育,跟着共产党走。

  刘胡兰同志为什么在铡刀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

  史少晨同志指出:是共产党的革命教育深入千千万万农民心中的结果。

  莫言一再强调成分。

  在《猫事荟萃》中,说他家是富裕中农,在《毛主席老那天》中一再说他家是中农。他家到底是什么成分?2005年在《恐惧与希望》中他说了实话。

  写《毛主席老那天》的时间是1997年,此时他胆大如匪的程度,还没达到2005年的程度,所以,他只能用中农的身份表达他地富子弟的心态。

  即使地富的子弟,也很少有莫言这种心态。

  就成分来说,共产党的老祖宗不是贫下中农,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也不是贫下中农。是革命还是反革命,路在自己走。

  中国出现莫言这样个“人物”,很奇怪!

  莫言1955年出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写《毛主席老那天》的1997年,他已经是穿过21年人民解放军军装的人,已经是参加中国共产党18年的共产党员,他的党龄超过刘胡兰同志的年龄,但是,从莫言的“文学”中、言论中,我们却丝毫看不到莫言接受共产党教育的痕迹!看到的却是仇恨毛主席,仇恨共产党!

  真是不可思议,很值得专家学者们研究、探讨。

  2019年11月28日星期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