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金一南教授,你不能虚无秋收起义(外一句)

2019-11-25 18:01: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宁可抗日死
点击:    评论: (查看)

  曾任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的金一南教授又在贩卖私货了。

  一个手机视频里,主持人大概是在就金一南教授的一本书(可能是那个苦难辉煌)采访金一南教授时,金一南教授说了下面这样一段话,“这支军队1927年南昌起义建军,最后就剩800人,南昌起义队伍就剩800人。1949年,22年以后,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金一南教授这么说,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尤其是对那些不了解历史的青年人,一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起源与南昌起义,而不是秋收起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诞生,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因为有了南昌起义,与秋收起义没什么关系。

  什么叫历史虚无主义,这不是历史虚无主义什么是?而且是重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视频下,我跟了一贴,你是教授,你只说南昌起义,不提秋收起义,你知道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周总理不许提南昌起义吗?

  让人悲哀的是,几百条跟帖,除了歌颂毛主席的,绝大多数都是赞扬该视频的,只有少数网友指出了问题。当然,网友所以赞同,也许有可能没有注意到金教授又在搞历史虚无主义,要么就是没有对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的作用和意义有一个实质性的认知。

  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对于人民军队诞生和中国革命的胜利起关键和决定作用的,是秋收起义,而不是南昌起义。就是说,即便没有南昌起义,中国革命也一定会走向胜利,但是,如果没有秋收起义,没有毛主席,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地位,连人民军队都不会有。

  正是因为有了秋收起义,第一次打出了工农的旗帜,三湾改编建立真正的人民军队,支部建在连上,官兵一致,官兵平等,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国有史以来才第一次有了一支全新的军队——人民军队,有了井冈山根据地,中国革命才有了摇篮。如果没有秋收起义,八一南昌起义的部队,要么只能加入国民党的部队,要么就是被国民党所完全消灭。而实际上,南昌起义部队是曾经加入过国民党部队的。朱德昔日的滇军同僚范石生,在得知起义部队失利后,便立即派人寻找,商量合作。当时起义部队正处于极端困难之际,军需无法接济,伤病员无法治疗。经协商后,起义部队暂用16军47师140团番号,朱德化名王楷,并在范部任职。范石生给起义部队补充弹药、冬装、棉被等各种装备,并给官兵拨发两个月的薪饷。后因朱、范合作的事被告密,蒋介石下令要范将朱德部队解除武装,将朱德解京正法。范则把这一消息告知朱德,让朱德从容率部离去,并赠朱德部队几万元现洋作为路费。

  周总理显然对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是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的。正因如此,1964年上演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周总理坚决反对在里面反映南昌起义,而是只突出了秋收起义。作为军队的专家,金教授是应该知道这些情况的吧。如果明明知道这些情况,却偏偏只肯定南昌起义而虚无秋收起义,这不是和周总理唱反调吗?金教授更不可能不清楚,秋收起义在中国革命历史中的作用和意义。那样,还哪儿能有你金将军今天的风光无限啊。

  不知金教授为什么要如此虚无秋收起义,为什么要否定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在中国革命历史中的关键和决定作用。就想知道,金教授如此不认同毛主席,对得起共产党员的称号吗?对得起人民解放军的称号吗?作为将军,又对得起肩上的那颗星星吗?

  另外,现在手机头条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大众化也非常重要新媒体平台,关注的网民人数非常庞大,再一次呼吁广大的左派网友,也关注和重视一下手机头条。2019.11.24

  发一篇关联文章

  张宏良:周总理为什么去掉《东方红》的南昌起义?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9-11-15 15:11:5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大 | 中 | 小

  这篇“鸭溪谈话”谈话是我们几年前的文章。文中提到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没有南昌起义一事,需要再说几句(这个问题过去我们说过多次)。《东方红》作为史诗包括了共产党建立以来所有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大事件,却唯独没有南昌起义这个与建党建国相并列的重大事件。这是为什么?是因为被称为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总导演的周总理,坚持去掉了“南昌起义”。

  原本《东方红》的文字稿中一直有南昌起义这一幕,只是每次审议时都会被周总理指示去掉,可是反复几次大家仍然坚持要有南昌起义建军这一幕,结果让大家感到无比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一向温文尔雅、和蔼向下的周总理,却一反常态地发起火来,疾言厉色喝斥道:你们这样做不是在歌颂我周恩来,而是在贬低我周恩来,是在把我周恩来放在火上烤!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提起此事,南昌起义就这样从《东方红》中消失了。

  可能直到现在许多人仍然不明白,周总理为什么会对保留南昌起义这一幕感到如此恼火?其实稍加思考就会明白,周总理这样做是在忠于历史,坚持实事求是。南昌起义可以说是武装的革命打响了反对武装反革命的第一枪,但是却不能说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人民有了子弟兵”。因为南昌起义打的仍然是国民党的旗号,官兵也都是国民党的官兵,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人民的子弟兵。而只有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所创建的中国工农红军,才是第一次打出了共产党的旗号,打出了工农群众的旗号,打出了劳动人民的旗号,才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人民有了子弟兵”。

  可见,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革命反对武装反革命的第一枪,并不等于就是诞生了人民子弟兵,二者之间完全是两回事。从陈胜吴广到辛亥革命,历史上打响武装革命反对武装反革命的起义和革命有很多,历代农民起义和农民革命都属于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包括水泊梁山也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但是却只有秋收起义毛主席创建的中国工农红军,才可以说是人民子弟兵。人民子弟兵与历代各种起义和革命的最大区别,就是历史上其它所有的起义和革命,都是在为自己扛枪,为自己打天下,只有毛主席创建的人民军队,是为穷人扛枪,为穷人打天下,才能称得上是人民子弟兵。

  这就是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历史作用的最大不同。作为千古一相的周总理早已从南昌起义飞跃到了秋收起义的更高境界,深深懂得人民子弟兵是从哪里诞生的,所以才会坚持《东方红》去掉南昌起义,而只歌颂秋收起义。今年70周年大庆的第3版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奋斗吧中华儿女》(第1版是必将载入史册的巅峰之作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第2版是已经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对此表现得也比较好,南昌起义只是一闪而过,而把重点放在了歌颂秋收起义上,接近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貌和深刻本质。

  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在我党历史上真正理解和忠于毛主席的,真正敢于恢复历史本来面貌和本质的,只有周总理等极少数人,绝大多数所谓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是停留在南昌起义甚至是农民起义的水平上,从来就没有上升到秋收起义为穷人打天下的人民子弟兵的水平上。所以1976年后,那些参加南昌起义的老帅老革命老干部老将军,在否定毛主席的4000人大会上几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毛主席说话,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肯定和维护毛主席的晚年革命。

  曾经有一位文革后长期被专政的造反派去世前感叹说:“中国最后谁赢了?其实是军阀张发奎赢了”。南昌起义就是发生在军阀张发奎的部队,许多老帅老革命老将军都是张发奎的部下,最后否定毛主席的晚年革命和逮捕毛主席家人的,就有张发奎的部下。所以这位造反派临死前才会感叹说是张发奎赢了,军阀赢了。而能够到死都理解追随毛主席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周总理,另外还有一个朱德朱老总。他们两位都是南昌起义的领导人,后来全都占到了秋收起义的境界上。

  总之,象南昌起义这样共产党打响了武装革命反对武装反革命第一枪的,在以往历史上有很多很多,但是像毛主席这样创建了人民子弟兵的,却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周总理正是深深理解到这一点,所以才坚持在《东方红》中去掉南昌起义这一幕,而把创建人民子弟兵这个开天辟地第一回的伟大历史事件,还给了秋收起义。这就是周总理伟大的地方,知道怎样跟着一位真正伟大的人毛主席走完自己的一生,一直到死都佩戴着为人民服务的毛主席像章。

  (2019年11月15日)

  关联阅读:

  张宏良:要正确看待鸭溪谈话

  关于鸭溪谈话再说几句。大家千万不要用交通规则中单行道的思维方式来看待鸭溪谈话。鸭溪谈话的本质并不是周总理让贤,而是当时包括周总理在内的党和红军掉进了水里,可是被定为最终决策者的周总理既不会划船也不会游泳,继续盲目扑腾下去全党全军包括周总理本人只能是死路一条,这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向能划船会游泳的毛主席求救。

  向毛主席求救,才是鸭溪谈话的本质。并且历史也已经证明,是毛主席拯救了党和红军,也拯救了周总理本人。否则,历史上绝不会有周总理这个光辉形象。对此理解最深刻的就是周总理。所以作为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总导演的周总理,让《东方红》包括了所有重大历史事件,唯独坚决取消了南昌起义那一幕,为此,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总理还发了火,认为坚持把南昌起义写进《东方红》的人,完全是在故意把周总理放在火上烤。

  由此也可以看出,鸭溪谈话完全是在向毛主席求救,请求毛主席拯救全党全军。在认为只有毛主席才能拯救全党全军的问题上,周总理的认识超过全党任何一个人。这就是周总理一生忠心协助毛主席,最后带着毛主席像章离开世界的根本原因。

  2019-01-08

  延伸阅读:

  张宏良: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鸭溪谈话

  来源:民族复兴网  发布时间:2014-09-09

  略微熟悉党史的人都知道,遵义会议是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关键转折点。其实,那只是一个大概说法,真正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是遵义会议之后的鸭溪谈话。鸭溪谈话是指毛主席和周总理在遵义城西北数百公里鸭溪镇的一次谈话。这次谈话才是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关键转折点。

  1935年遵义会议之后,党中央吸取以往三人团独断专行的教训,建立了集体讨论作战方案的民主决策机制,最后拍板仍然是周恩来。由于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民主决策又是争论不休,这种决策机制根本不适应指挥战争,只能贻误战机,彻底葬送红军。

  在鸭溪镇周恩来找到毛主席说:军事指挥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集体讨论你一嘴我一嘴争论不休,根本无法把握战机,再这样下去党和红军就完了,必须由你来独自决断。

  由于在此之前对毛主席被批得很厉害,所以毛主席有些犹豫地问道:他们能够听我的吗?遵义会议决定最后的决定权是你。

  周恩来斩钉截铁地说:彭德怀、林彪他们的工作由我来做,以后就由你来指挥。为避免麻烦可以暂时保密,只有你我知道。以后由你在幕后一人决断,由我来公开发布命令。从那时起,军事指挥权才真正转移到毛主席手中。党和红军也由此走上了胜利道路。

  可见在我党历史上,最了解毛主席伟大作用的是周恩来,周恩来最清楚是毛主席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建国后在谈到毛泽东思想和集体智慧的关系时,周恩来坚持认为,只是有了毛主席的思想,共产党这个集体才有了智慧,而不是集体智慧催生了毛泽东思想。

  从鸭溪谈话可以看出,是毛主席和周总理共同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只有毛主席能够挽救党和红军,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是蒋介石的对手,早就被彻底消灭了;而只有周总理最先看到了这一点,并且把红军的指挥权交给了毛主席。如果说毛主席的伟大是造物主的伟大,那么周总理的伟大就是无私圣徒的伟大;如果说毛主席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领袖,那么周总理就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宰相;人民热爱毛主席,人民也同样热爱周总理。

  列宁曾经称赞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超过了人类所有关于友谊神话的传说,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友谊同样如此。他们在为人类留下辉煌思想的同时,也为人类留下了伟大的品格和友谊的伟大典范。

  在此时此刻公开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片段,旨在以此纪念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38周年。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7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