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这都不算涉黑涉恶?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2019-11-18 09:43:17  来源: 搜狐号   作者:郑智银
点击:    评论: (查看)

  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是流氓黑社会行为!以赵建华为首的家族势力借助保护伞,通过变换市场出租主体与重签租赁合同及兼施暴力的方式,将南京石材城几十个商户的厂房、办公楼等数以亿的巨额资产“抢劫”一空,反而不算黑恶势?难不成真应验了那句"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谶言?要么赵建华涉黑,要么楼主陷人以罪,二者必居其一。——题记

  赵建华,男,山东菏泽单县人。现为埔义置业集团董事长,江苏省山东商会会长。以赵建华为首的家族势力,借助保护伞,通过变换市场出租主体与重签租赁合同及兼施暴力的方式,将南京石材城几十个商户的厂房、办公楼等数以亿计的巨额资产“抢劫”一空。 很多受害商户的资金都是副东挪西借来的,因赵建华的疯狂劫掠,不知害了多少个家庭倾家荡产。其罪当诛!

  2013年3月,赵建华通过关系,以南京凡运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名义,与原南京军区装备部直属工作部签订了一份协议,获得部队位于北城圩104国道旁农副业基地内约450亩土地的经营使用权。协议约定租期30年。参与签约的,还有一个丙方:南京凡运石材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凡运)。其实控人也是赵建华。 协议第四条规定了该土地建设需要满足的条件。如:仓储及建筑物高度不得超过10米等。第七条第(二)项:乙方按要求向甲方提供建设方案和施工图纸并征得甲方同意后,可在场地上新建和添建各类建筑物、构筑物。2013年11月18日,部队对凡运上报的《南京花旗华东石材城项目方案》作了批复。

  石材城从2013年开始面向全国有矿产的批发市场招商。应市场招商,首期60多个商户于2014年6月份入驻华东石材城。各商户与凡运签订的《租赁合同》内容大体相同:约定由乙方租赁甲方的厂房用地。租赁期10年,期限自2014年7月1日至2024年6月30日。在石材城统一租赁价格下,乙方有优先租赁权。《租赁合同》第十二条还约定:如遇政府、军队相关部门拆迁,按政府、军队相关政策和规定处理。市场增值部份归甲方所有,商户自有房屋、财产等部分按相关拆迁评估归乙方所有。

  2016年3月14日,凡运的股东成员又注册成立了南京华运市场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运)。2017年6月9日,华运突然发布公告,称各商户与凡运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要求商户与华运签订新的租赁合同。新合同与凡运公司原《租赁合同》的主要区别在于删除了原《租赁合同》的10年租赁期及第十二条的约定。

  赵建华的目的很明确,其又注册华运只是一种障眼法,意在侵吞商户们的巨额固定资产。就算原《租赁合同》第十二条有歧意,只需保留该条款“如遇政府、军队相关部门拆迁,按政府、军队相关政策和规定处理”就可。把原《租赁合同》第十二条强行删除,就变成了商户们向赵建华租用的不是土地而是厂房等建筑物,不仅一下子可大幅度提高了租金,还把将来本属于商户们的可能的补偿,变成己有。这种强盗行径,自然遭到商户们的强烈反对。但赵建华在当地警方的纵容下,动用暴力对众商户强行停电、停水、打砸,用垃圾封堵商户的大门,将商户大门焊死,甚至鸠占鹊巢,将商户的办公场所与厂房强行对外出租。另有部分商户被迫妥协,与华运公司签订了新的租赁合同。

  以上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举报人认为,以赵建华为首的黑恶势力,已涉嫌构成多项罪名。

  一、涉嫌构成诈骗罪。

  凡运租赁军队土地有合法手续,且与商户签订的《租赁合同》在后。由赵建华实控的华运公司突然发布公告要求商户签订新的租赁合同。除了宣称凡运公司资不抵债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谎称该军事用地对外租赁没有经过有权机关批准,所以与各商户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赵建华除了故意隐瞒已取得了土地使用权人的同意和批准的真相外,凡运公司虚构了资不抵债的事实,同样可以作为赵建华诈骗的犯罪证据。凡运公司没有注销,相关股东也没有就公司的资产进行清算;赵建华的妻子叫孟凡运,凡运公司正是取赵建华妻子的名字命名的。新注册的“华运”,赵建华与孟凡运各取一字,顾名思义,实乃夫妻店。华运公司注册资本虽为3000万元,但实际出资为零。华运公司实际上就是凡运公司。因此,所谓凡运资不抵债纯属虚构。

  二、涉嫌构成寻衅滋事或破坏生产经营罪。

  1、破坏生产经营罪

  凡运公司与商户之间签订的《租赁合同》不存在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应为合法有效。否则,商户与部队授权的凡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转而与并不具备出租人身份的华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就有效? 明显说不过去!有一句专业法律术语,叫“买卖不破租赁”。具体解释为租赁房屋发生转移的场合,承租人对于该房屋的使用权,不会因为该房屋的买卖而受影响,买受人仍应当继续履行原租赁合同的规定,此时租赁权的效力大于买卖双方的转让效力,只有当租赁期面到期时,买受人方才可以行使完整所有权。司法实践中,“买卖不破租赁”已延伸适用于土地使用权之上的租赁合同。换句话说,在土地使用权转让时,其租赁关系亦应仍然有效,即应当类推适用买卖不破租赁原则。

  暂且不提凡运公司与华运公司签订的市场转让合同,真实性值得质疑,退一步说,就算是真的,由于商户与凡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在先,其法律效力也大于“凡运”与“华运”之间的转让效力。哪轮得到华运公司上门对众商户大打出手。破坏生产经营罪属于侵财性犯罪。包括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破坏生产经营行为。根据相关案情, 赵建华及其相关公司责任人、其所雇佣的那些社会闲杂人员的所作所为,符合该罪名的犯罪特征。

  2、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罪

  如果说商户与凡运签订的租赁合同因军事用地而导致无效,同理,“凡运”与“华运”之间的转让也是无效的。因此,无论商户与凡运签订的租赁合同有效还是无效,华运都没有理由对商户使用下三烂的手段。

  关于保护伞。

  一、先说埔口警方

  华运本是一个怪胎。就算凡运与华运签订的市场转让合同是真的,凡运、华运、商户,大家都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商户与凡运签订的租赁合同在先,且远没有到期,拒绝与己无关的华运签订显失公平的租赁合同再正常不过了。 作为买受方的华运,若认为因此导致不能行使转让物的完整所有权,也应该是华运状告凡运、或凡运状告商户才对。根本轮不到商户们选择走所谓的法律程序。再说,通常情况下,警方处理类似民间纠纷,都会兼顾双方当事人的合理关切。商户们投资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硬逼着他们先关门然后再去告状,无疑将损失惨重。可以说,如果当初埔办案人员能够公正处理警情,让市场方桥归桥路归路,及时对赵建华的暴力行为进行有效制止,商户们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倾家荡产的地步。相反,开市场不就是为了赚商户的租金吗?入驻的商户都不是小作坊,其产房等固定资产是搬不走的。让商户们正常经营有百利而无一害。若是市场方有理,其权益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手段得到维护,哪怕是连本带利都可以从商户们那里拿回来。但赵建华的心里很清楚,无论是华运状告凡运,还是凡运状告商户,商户是应市场方的招商而来的,租赁合同若无效,责任无疑是在凡运的身上。这么做的后果,凡运无法回避首先应承担赔偿商户损失这个问题。只有使用暴力,让商户在市场无立足之地,才能逼迫商户要么妥协,要么去法院找说法。

  事件的来龙去脉非常清楚,从赵建华使用暴力的那一刻起,性质已经演变成赤裸裸地系列“抢劫”刑案,且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但在警方“经济纠纷”幌子掩护下,商户们只能别无选择地走进赵建华事先预设的圈套。笔者就此和几位法律界的朋友讨论后一致认为,如果早知现在这种结果,当时商户们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与赵家舍命相拼,以暴易暴,事情闹大了,或许才能保住他们的巨额财产,。商户们因为遵纪守法吃了大亏,而无法无天的赵建华家族反而笑到了现在,不能不说,这应该拜助纣为虐的个别警察所赐。

  还有一事笔者也觉得挺搞笑的!2019年5月27日,商户联名向中央扫黑除恶第17督导组控告赵建华违法犯罪行为,请求公安机关严惩赵建华为首的黑恶势。被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当作信访事项处理,并向陈姓商户出具《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浦公(信)不受字(2019)026号〕,其理由是属于本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依法应直接向刑警大队、永宁派出所提出。治安及刑事案件应向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报案,这是常识,但商户们已多次向刑警大队、永宁派出所报案了,没结果才向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控告的。因此,浦口区公安局接到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转送的控告材料后,爱交给谁处理都行,唯独对上述问题的处理方式极为不妥,不知浦口警方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置于何地?

  二、再说法院一二审

  公平原则是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它要求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应以社会正义、公平的观念指导自己的行为、平衡各方的利益,要求以社会正义、公平的观念来处理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但华东石材城商户状告凡运公司系列案件的一二审判决,却仿佛天书一般,让笔者完全看不懂。

  商户与部队授权的凡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转而与并不具备出租人身份的华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就有效? 按照南京华运市场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赵义的说法,目前石材城一共有300多家商户。换句话说,后面又进来了200多户。同样是军事用地,前面商户与部队授权的凡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后面与并不具备出租人身份的华运公司签订的商户,租赁合同反而有效?商户是应市场方的招商而来的,签订的租赁合同若无效,大的责任也是在凡运公司,法院一句无效,商户的数以亿计的巨额资产反而落入过错方赵建华家族的腰包了。天下居然有这么荒唐的判决!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就华东石材城商户状告凡运公司系列案而言,若判原告胜诉,只是原租赁合同要继续履行,对被告的合法权益没有丁点损害;反之,很多家庭将倾家荡产。因此,法院审理相关案件当慎之又慎!可一二审法院的审理过程,令人匪夷所思!类似于土地合同租赁无效的案件,通常情况下,往往是乙方认为土地租赁合同因违法受到行政干预造成实际无法经营,诉之法院请求甲方赔偿;或土地权属有利害关系的第三方因政策调整,以此为由提出收回土地使用权。商户没有说无效,部队没有说无效,市场方面还在继续对外开放租赁场地,所谓“无效”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一二审法院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审得津津有味,居然还胡扯出一个“军事用地对外租赁未经有权机关批准”的理由,驳回商户诉讼,实在够滑稽!

  笔者日前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看到一个最高法的裁定案例〔南京发启建材有限公司与刘日青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2014)民申字第1087号〕,这个案例与上述系列案相类似,合同差别仅在于租赁和转让。以下是最高法的裁定:发启公司在再审申请书中主张,涉案合同转让的标的物为军队房地产,且未办理相应的合法手续,故涉案合同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合同。本院认为,根据发启公司与刘某签署的《协议》、《经营管理权转让协议》以及《补充协议》,双方转让的标的物是军队农副业基地的部分土地和商铺的经营管理权及发启公司的股权,而非军队房地产。并且,发启公司的转让行为取得了土地使用权人的同意和批准。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协议不存在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应为合法有效,适用法律正确。最高法的裁定无疑具有权威性,由此可推定,凡运与商户之间签订的《租赁合同》,也不存在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也应该合法有效。

  三、赵建华的复杂社会背景

  笔者认为,从浦口警方的不作为乱作为,到南京市两级法院枉法裁判,不仅仅是那些一线办案人员的专业素质值得质疑,更与赵建华复杂的社会背景有关。赵除了担任江苏山东商会会长,还在华东石材城成立了所谓的江苏山东商会法律服务专业委员会,并出任专委会主任一职。他自称,法律服务站经费由他承担。相关资料显示,江苏省检察院处长程元杰,江苏省高院法官耿勇,多次参加江苏山东商会法律服务专业委员会的相关活动。程元杰还被聘为商会顾问。笔者不敢说程元杰和耿勇二人与华东石材城涉黑案一定有勾连,但可以肯定,若没有保护伞,赵建华未必敢如此胆大妄为!

  说起两年前南京华东石材城中发生的那一幕,商业圈里已经算是最黑,且没有更黑!文/郑智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