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你究竟想说些啥?

2019-11-06 03:36: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二届“进博会”于11月5日在上海开幕,习近平同志发表了开幕式主旨演讲。习近平同志说:中国老百姓有一句话,叫作“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中国对外开放是全方位、全领域的,正在加快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习近平同志还说:中国是国际合作的倡导者和多边主义的支持者。最后再次呼吁:中华文明历来主张天下大同、协和万邦。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不断为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

  习近平同志说得多好,朴实无华,一听就懂:中华文明历来主张天下大同、协和万邦。中国老百姓就想“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就想去看看,我们现在叫“旅游”,以前没这个说法,就是“想去看看”,没大道理;当然也欢迎天下朋友来看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百姓嘛,就是朴实无华,拒绝大道理,习近平同志代表中国向世界宣布:中国是国际合作的倡导者和多边主义的支持者,坚持以开放求发展,深化交流合作,坚持“拉手”而不是“松手”,坚持“拆墙”而不是“筑墙”,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不断为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

  说得多好,切中恳綮!然而世事复杂并不单一,人心隔肚皮,想法天南海北。有些人就是要“筑墙”而不是“拆墙”,他就是要“松手”而不是“拉手”。当然他会一大堆花里胡哨,晕得你天昏地暗、不分南北,不知不觉就完成了“筑墙”。老百姓“想出去看看”,一大堆恐吓接踵而至,比如那个地方“有艾滋病”、“有妖怪”,那地方人都“绿皮红毛血盆大口专吃人”。

  有吗?你胆敢“出去看看”,就有,还少吗?古代中国有一项伟大的工程,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万里长城”。他虽然一面“墙”,不是阻止墙两边人民的往来,而是隔绝战火,他是一面和平之墙。然而曾几何时,他确实成为阻止两边人民往来的障碍,不绝于史书的“闭关锁国”,长城就是个象征。不过他只是个“物”的象征,更多的沉淀在文化观念中,比如“北狄”、“南蛮”、“东夷”、“西戎”之类贬低称谓比比皆是。到了封建统治末期“闭关锁国”更是变本加厉,到处都在“闭关禁海”。

  “闭关锁国”?!

  同志们!朋友们!您可要仔细辨析哦,统治阶级心理邪恶得很。古代统治者的“闭关锁国”是一项国策,可是他的心理复杂的很,“闭关锁国”策略在物质与心理精神层面的表现大不一样,“闭关锁国”根本目的在于囚笼华人,防止华人与外人接触,颠覆统治政权,那主要就表现在心理精神层面。事实上古代中国统治者,无一不是“物质与经济”层面的开放,而“精神和心理”层面的囚笼,而在囚禁华人精神时,统治阶级对待自己子弟则又异乎寻常的主动接受接触。当你仔细剖析每一案例,发现都是这种情况。比如号称古代中国“最开放”的隋唐,史书总是以东南西北设置的各种接待机构,各种舶来品奇珍异宝,或宫廷艺术舞蹈音乐等来证明之,然而制度史研究同样证明,隋唐亦是古代中国最“闭关锁国”的,各种通关文书就是极好证明――唐僧可不是光明正大以“皇兄”身份西天取经,而是以“偷渡者”之躯违禁出关的,正史所载九九八十一难,大都由此而来,并非妖魔鬼怪,反而是周边各兄弟民族为之提供极大帮助和便利;同样号称最“闭关锁国”的明清之际,另一方面亦是最“开放”的时代,郑和的“七下西洋”不就最好证明,我们今天的“一带一路”与之相比可是小巫见大巫呦。

  总之,古代中国的所谓“闭关锁国”或者“开放”,都遵循这一模式,你不将“物质经济”与“心理精神”层面,统治阶级的心灵需要与平民百姓的心灵需要区分开来,你总会得出矛盾的结论:看似“闭关锁国”然又“开放”得很,乍看“开放”再看“闭关锁国”得很。几乎贯穿每一案例。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这种矛盾背反简直登峰造极:一方面奇珍异宝、自鸣钟、西洋画、洋枪洋炮大量涌入华土,另一方面外国传教两百多年始终拒绝在长江以南,不得越长江以北半步――统治阶级明白,思想一旦越过长江以北,就会转化为行为(这种情况三百年后依然存在:长江以南基督教会从未形成社会势力,而长江以北基督教在“文革”一结束就开放,短短几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北方基督教会就形成一股股社会势力。当然现在还未联合,一旦联合几乎就没有其他势力可与之抗衡)。因此可以荒诞的“礼仪之争”就可将这些思想打发回他们的欧洲老家。

  我参加红坛两年多来,剖析这个模式是个不变主题。今年三月我写了四篇序列文章《闭关锁国主要指精神价值领域的事》、《他们只是对你“闭关锁国”,自己则“英王室夏洛特王后舞会”的很!》、《Ⅰ型“闭关锁国”与Ⅱ型“闭关锁国”及其判断》和《“闭关锁国”是个巨大的系统工程,也是巨大的腐败工程》解剖了这个模式,较为系统的谈了这个看法。

  统治阶级运用这个模式,并不是以工程的形式,而是以文化潜移默化的方式,细雨润无声。统治阶级利用其统治特权营造出一种文化氛围,这种模式可以且只能在这种氛围下运行,得心应手。有时运行主体并无意识到他的存在,好像一个台式机关机程序,你以为正在关机,可是这个程序正在杀毒,该程序的设计者就是这样设计的――当然稍懂计算机原理的人知道,在某个管理界面可以开启或关闭,使你看到关机时是否也在杀毒。

  一定要明白:这个模式正在运行,是统治者长期经营设计的结晶,也许你没有意识到。

  ×××××××××××××××××××××××××××××××××××××××

  今天怎么忽地又谈及这个话题?

  论坛上读到一篇大作《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打开细细读,仿佛一篇《西游记》书评,反复读了好几遍,细细品味,好像不似书评,而是话外有话,于是想起了以上东拉西扯,是否就是那个模式的运行,也许运行者自己未必意识到。

  文章开篇就以“阴谋论”定调,认为“反对阴谋论才是最大的阴谋”;然后展开书评:天庭、如来和大唐就是阴谋策划者,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大小妖魔鬼怪是参与者。文章逻辑强悍、证据充足、论证充分――比如当人一听来自东土大唐,立马就毕恭毕敬起来,证明了大唐的实力影响力;又比如天下和尚千千万,只有吃大唐和尚才能长生不老?从妖精要吃唐僧肉来看,证明了大唐的实力影响力;再比如唐僧在大唐界内平平安安,一出大唐地界,灾难便接踵而来。越远离大唐,越不安全,危险系数越高,妖精也越厉害。狮驼岭,靠近灵山,大鹏精——如来的舅舅,连如来也差点降伏不了,其他更不在话下。这三条(其实还不止)证据无不证明“以大唐的实力无需向西取经,反推取经就是阴谋”。

  这个定调和强悍证明,是否作者高殿杰在书评《西游记》呢?还是这个模式的运行,只是高殿杰未曾意识到?真的,我读了好几遍,不象是书评而是话外有音,特别《西游记》这个“西”字正是绝佳的双关。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发生过一系列意识形态斗争,发生过好几场“反对西化”、“反对全盘西化”的斗争。然而争斗双方似乎谁也不曾将这个“西”字定义清楚,三十多年过去,成千上万专家参与其中,至今未将这个“西”字说清楚。有说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那个“西”――于是日本也归属“西方”;有说地理边界的那个“西方”,于是马克思主义也归属西方,有说文化传统有别于中华传统的那个“西方”,有说……,嗨!至今莫衷一是。

  然而以我观察,正是这个模式的运行,你又懒得辨析其中物质与精神的不同,混淆统治阶级对己对人的差别,于是尽在这个“西”字上大费周折。然而以三十多年来事实证明,他们对西方资本主义那套东西其实“开放”得很,导致恶果不断,特别两年来“中兴之难”、“华为芯片之难”、“大飞机下马之难”逐渐浮现。他们在经济物质领域从未“反对西化”而是千方百计融入其中,大赞“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他们的所谓“反对西化”到头来其实就是反对外国优秀文化;其中有些人走得更远,他们将马克思主义列为西方文化,“以儒代马”,大嚼“国学”滥调。有些奇怪的表述比如“必须在学术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姚中秋,网民“秋风”,当代“大陆新儒家”代表性人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这个奇怪表述象是人在说话吗?可是你一旦将他放置于这个模式中就忽然开朗――令统治阶级恐惧的“鞑虏”,就在北方和西边,这是文化和历史语境中的“西”。

  然而文化和历史语境中的“西方”才是中国历代统治阶级最恐惧和反感的,因为文化和历史语境中的“西方”周而复始的颠覆中原地主的政权,令他们睡觉中也被噩梦惊醒。

  作为一篇书评,《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确实一篇好文、雄文,正如跟帖所言,深刻!也许过于“深刻”,我却异想联翩:你说“反对阴谋论才是最大的阴谋”,我说你才是超级阴谋,是某个“模式”在运行,也许作为主体的“你”自己未必意识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