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鹤龄:为毛主席而辩(六)驳“假如毛岸英活着的权利早交给他了”(外两篇)

2019-10-23 09:07: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鹤龄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驳“假如毛岸英活着的权利早交给他了”

  2009年12月28日“大炮在轰击”转帖油画《毛主席意外归来》,画中三个中国公众人物正在与小布什商议秘事,毛主席突然昂首而入,后面紧跟着〈红灯记〉的主角李玉和、李铁梅。

  接着,“大炮在轰击”又于第二楼转帖一幅画作,画中的三人两坐一站,正在对话。一个说:“我儿子咋办?”另一个说:“权力还是交给自己娃放心。”第三个说:“我还有个女婿刘XX。”

  我也来一下:假如毛岸英活着的权利早交给他了。(言下之意,岸英不死,毛主席就会把权力交给他)

  大炮在轰击:历史可以假如吗?如果可以,那就不是历史了。

  我也来一下:许你假如,就不许我假如啦?什么逻辑!

  鹤龄:其实你说的不是“假如”而是“真如”。自从毛岸英到了苏联以后。毛岸英活着的权利就已经交给他了。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他可以充分地享受这个权利。但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他自动地弃了权。

  人类世界至2009年12月30日止,除了还有一个斯大林以外,再没有一个国家元首就此问题弃权的。这就是他的崇高伟大无人可及之处。

  (二)

  人民怀念毛主席肯定有怀念的理由

  2009年5月8日“是说”于费尔多思论坛发表《我也对毛时代有一说》。批评人民群众怀念毛主席的现象。

  是说:迷信害死人!我好烦,不再说了,给人民点怀念的理由(指怀念毛主席)。

  鹤龄:你烦的话,别怀念就得了。人家要怀念,这是人家的事,肯定有怀念的理由。这个理由,可以告诉你,也可以不告诉你。就像你怀念父母祖先一样,肯定是有理由的,但人家没有权力问,你也没有义务答。

  木子白云:不过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是正确无比的!他不会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那些人依靠剥削他人先富起来!

  中华情之爱:至少那时候不会病了看不起,出门怕被抢,不会担心明天没饭吃。

  为打虎而来:不会担心明天没饭吃?60年前后你在农村呆过吗?你那时候有个jb被抢?抢你的什么?手电筒吗?

  鹤龄:不能这样说吧,没有手电筒的时代,照样有强盗、抢犯。没有手电筒抢,他还可以抢人,偷小孩子卖钱呢!今天可抢的东西实在太多,劫妇女、偷孩子的生意不是也很红火吗?那个时代,妇女和小孩子并不缺,可是,做这个行当的绝对没有。

  中国思者:(接过“不会担心明天没饭吃”的话题 )那时候有很多人,恰恰是今天就没饭吃的!而不是明天!哈哈!!

  鹤龄:“今天就没有饭吃”,这是每一个发达国家都经历过的一个历史进程。美国也不例外,美国的这个过程比我们国家可能还要长!只是由于美国人民对这一过程的理性认识,所以,这个过程没有成为他们的血腥记忆!

  中国思者:难道中美没有饭吃性质是一样的?这里没有值得反思和比较的东西么?

  鹤龄:没有饭吃就是肚子饿,特难受的,而且还可以饿死人,这个性质应该是一样的。总不能说中国没有饭吃就是祸,美国没有饭吃就是福罢!

  (三)

  个人主义,是否也会死呢

  2009年6月30日,男妇科医生于多思论坛发表《真正伟大的:不是人,是死神》:

  ……。的确,死神不止中断了善良人的性命,也斩断了独夫民贼、流氓恶棍们的黑手,更使我们中国人迎来了改革开放,还使我们中国人抛弃自大融入人类大家庭。

  任何人都得死,任何主义也必将死。埃斯库罗斯说:“惟有死神不接受礼品。”死神是这世界唯一铁面无私之神,正义之神。而“死是恩典”,又说明死神还是爱之神。

  死神还无所不能,无坚不摧,普鲁柏尔斯说:“任你怎样周密地戴钢与披铜,死亦将从你的盔里把头颅拔去”。

  不止戴钢与披铜者,那些住在金銮殿里,那些躺在象牙床上,即使是那些泡在民脂民膏中却自封为“有史以来最先进的XXX、最伟大光荣正确的XXX”,死神一样要把他们消灭干净。

  让我们赞美死神,歌颂死神。因为最坏的结局,对我等屁民来说,无非是“予及汝偕亡”。

  鹤龄:赞美它吧,它一定会感谢你的。它的感谢只有一种方式,迅速向你靠拢。

  我要给你补充的是,死神虽然可以将他们的肉体消灭干净,但是,对于他们的精神则绝对是无可奈何。而且,对于真正伟大的人,死神要把他们的肉体消灭干净也是非常困难的。列宁和毛主席就是一个例证。

  “任何主义也必将死”吗?你说的应该不是真理。请问:个人主义是不是也会死呢?真要死掉了这个瘟神,共产主义肯定就不可能死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