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学生穿古装向校领导喊“万岁”与端着消防水龙头“阅兵”之类

2019-10-21 09:30:3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浪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上流传起一段视频:合肥新站寿春实验中学运动会上,一群学生身着古装,冲主席台喊“祝校领导万岁!万岁!万万岁!”。结果招致众媒体批评,校办公室回应“这只是学生闹着玩的”。

  这只是自娱自乐?!一场校运动会,没有事先彩排和刻意设计,学生们会集体高呼“祝校领导万岁!万岁!万万岁!”?如此回应媒体,谁也不信,人们更相信校领导的“占山王”思想作祟,已经到了利令智昏。看似“自娱自乐”其实隐藏真实恶毒用意,以小积大、以少积多,去年“小崔一怒”引起社会反思就是证明。这使我想起了一则类似新闻:某地举行运动会,入场式国旗方队走过主席台,后面紧跟方队是当地消防队。队员们头戴钢盔(消防安全帽),手端消防水龙头紧贴胸前做持枪状,“咵!”、“咵!”、“咵!”整齐跨步,齐刷刷脸朝主席台行注目礼,主席台上的领导们招手还礼。再后面是各区县、里弄小区、企业、政府机构代表方队。乍一看是场“阅兵式”,好在入场式音乐是我们熟悉的七十年代的《运动员进行曲》,他还没混账透顶到了播放《攻克柏林进行曲》。这也招致媒体调侃批评,是在“搞形式主义”。

  媒体的批评其实很轻微,轻轻拍了一下,这哪是“自娱自乐”?哪是“形式主义”?分明就是威权主义思想作怪。中国具有悠久的威权主义传统,渗透到文化的每个细胞。这类渗透有时是自觉,大多数情况下是潜意识的“不自觉”。一个管理者:小到企业经营乃至“夫妻老婆店”之类的这“长”那“长”,大到一个地区的政府官员,一个“不自觉”就会将自己看成威权主义代表,时时刻刻显摆出来,严重的话会时时刻刻屈服他人、奴役他人。

  而某些情况下是“自觉”的刻意安排,以达到某种威权效果。一桌人同桌吃饭,我说“菜咸了”,没人敢说“淡”;我鼓掌不停,没人敢歇手;我用“微信”,没人敢用“支付宝”;牵头“鹿”来我说“马”,没人敢“摇头”……。这类“自觉”的刻意安排大多数情况下是非常精巧细致,看似无意实则用意深深,使你无由违拗,而经年累月的精巧细致经营,以达到以己为中心的威权效果;冲主席台喊“祝校领导万岁!万岁!万万岁!”,头戴钢盔(消防安全帽),手端消防水龙头“咵!”、“咵!”、“咵!”整齐跨步“行注目礼”,已经到了发昏账利令智昏。

  威权主义的最后指向必定欲使社会“贡献”且“哑然”,这类“贡献”并不止于物质方面(因为交易社会,物质的索取可由多种渠道和手端实现,不必仰赖威权),更多的是精神和肉体方面(这在男性,往往以占有女性身体和精神的“性获取”为指向),“性获取”往往无法一般交易手端去实现。这是成千上万次观察确证的――包括古代和现代的,包括中国和域外的成千上万次文化观察所证实了的;威权主义崇拜者和制造者们的终极指向,往往与精神和肉体方面的“性获取”有关,这确实是古今中外成千上万次文化观察所证实了的。古代西亚反对多神教的斗争从而步入一神教文明,大多与反对多神献祭的“性获取”文化相关;古代印第安社会的“太阳神崇拜”也与掳掠少女献祭有关;今天的印度及南亚等多个社会仍然停留在多神文化氛围,那里性犯罪猖獗也往往与此文化有关。中国等东亚地区很早就阻断了多神献祭文化(大家还记得“《西门豹治邺》中长老、豪绅和巫婆勾结在一起‘为河伯娶妇’”的故事吗?),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文化根子并未铲除,仍以不同于“多神教”的文化形态表现出来(道一人把他命名为“巫傩文化”),威权主义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从小到某个企事业单位,大到政府机构场所,都能看到和证实,威权主义崇拜和制造者们决不仅仅止于物质等商业利益,更多指向精神和肉体的“性获取”方面;威权主义崇拜和制造者们与“性犯罪”存在统计学上的“正相关”,这是千真万确的,也是“十八大”以来“反贪运动”再次证实的――政府“贪腐”案涉案男主角大都具有威权倾向,在部门制造“禁言”、“寒蝉”效应;大多数“贪腐”案男主角都涉“性”;别看这些贪腐“男”主角制造威权主义时一本正经、道貌岸然,心灵邪恶肮脏得很。

  哪些属于自觉,哪些属于不自觉?这不用区分,其实区分不了,他在威权主义文化氛围下突显出来,“文化”他自身又有200多种文词定义,认识这个文化现象倒是显得更为重要,“知难行易”么。中国具有悠久的威权主义传统,传统的形成有他必然合理的原因;然而传统一旦形成,要突破他走向现代社会,绝非易事,他会时时刻刻以“菜咸了”、“指鹿为马”的小技俩来试探他人、试探社会,积累和巩固威权,妨碍社会进步。

  然而社会进步就必须突破传统,特别是威权体制。怎样去突破?这是个大文章。孙中山推翻满清,毛泽东续之建立了人民共和国,我以为这只是制度体制上先走一步;然而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漫长的道路还在后面,文化进步才是更重要的举措。制度革命与文化进步是相辅相成。事务上可能有先后,认识上不可有偏废――这一点我们有些“启蒙者”可能偏差,以至“菜咸了”的屑小们畅行嚣张不停。

  对学生穿古装向校领导喊“万岁”与端着消防水龙头“阅兵”之类,我以为媒体可以更犀利些,同时还应该更理性方面直剖本质。古代中国的中央权威一般只到达县级,县级以下文化区域就是大面积的“占山王”统治,没有形成人民自治传统。古代中国的“占山王”一方面威胁中央威权,另一方面以“菜咸了”、“指鹿为马”控制社会,这是周而复始现象,也是古代中国治乱循环的“周期律”的重要表现,王权与侯权之争的主要内容。随着政治制度的变革这些具体形态俱往矣,然而文化滞后、观念落后,他会以另类方式表现出来。

  学校运动会不是领导们显摆权威的场所,消防队员既不是民兵自卫组织,更不是国家武装,而是民防自治安全机构,这些都是基本常识,应该普及认识、深入到观念深处。文化观念跟进时,制度变革也要持续进行,一刻不停,不能一朝完成――比如:包括城市消防队员在内的民防机构,他们的工薪制度设计、荣誉制度设计等,既要区别于民兵自卫与国家武装机构,又要不同于他类社会组织和机构(比如企业、事业、政府、社团……),这些问题的提出由来已久,然而以我的观察,似乎仍停留在“提出”和口头。是时候了,虽然这是大棋盘上的一小卒,然而仍然要跨步走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