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先富能够带动后富吗?

2019-10-18 09:38: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所谓“先富论”,是对“让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这一政治主张的概括。“先富论”对我们这个社会具体产生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邓晚年也对此进行了深刻反思:“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发展时少”,“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的。1985年和1986年他两次告诫说:“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上邪路了”。1992年他说:“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而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但是等到1993年,他的话里面就没有“如果”了,“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的。看得出来,他的担忧在增加。

  先富论的恶劣影响主要是通过以下几点显现出来的:

  首先,最大限度的将那些私欲极重又胆大妄为的人发财暴富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使他们拿到了不择手段抢夺国家的公共财产和广大人民群众创造的社会财富的尚方宝剑。这几十年来我国经济领域发生的各种极端恶劣混乱的现象,如毒奶粉、瘦肉精、染色馒头、地沟油等等大量的严重犯罪活动,都与此密切相关。

  其次,造成了人们思想意识的严重混乱,这个主张混淆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界限,使一些人包括位高权重的人产生了错觉,以为这种政策主张真正找到了一个发展更快的路子;一些社会主义信念本来就不坚定的人认识更加模糊起来,认为管什么主义不主义,只要能把生产搞上去,能改善我的生活就行;有人被一个“富”字所打动,跃跃欲试,不问是非曲直,一心只想寻找如何才能实现先富的路子。于是在一些人那里,不管是什么主义,不管合理不合理,不管合法不合法,不管是否会损害公共财物或损害他人利益,不管是爱国卖国,只要能使自已先富起来,绝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甚至不惜用最卑鄙的手段去付诸行动。

  再次,为继续出台逐步改变社会发展方向的新的政策主张开了路,只要社会能接受让一部分人和地区先富起来这一主张,其他相关政策就可以大胆的陆续出台。

  最后,成为加速干部队伍腐败堕落的催化剂,干部队伍中思想不纯的人最想也最有条件先富起来,最便于利用手中权力和已有的社会关系,把国家和人民的财富据为己有,从此,官场腐败就再也无法控制,无法收拾。

  总之,“先富论”这类政策主张有如一剂蒙汗药,灌得我们这个社会昏昏沉沉,成为任人摆布的对象,在浑浑噩噩不知不觉中被人扭转了发展方向,带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少数人先富起来了,成了富人,成了新贵,成了新生的剥削阶级分子而高高在上,享尽人间一切特权和各种特殊利益,能够任意剥削、压迫或奴役他人,其中有的人“五毒”俱全,仍可逍遥自在;多数人日益贫穷,受人歧视,重新沦为雇佣奴隶。可见,彻底批判这些谬论,实在是再也不能迟疑了。

  有人担心这会被认为是在反对谁,其实,笔者讨论该问题并不指向具体的人,关键是怎么看待和解决这个问题。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都可能犯错误,伟大的列宁就曾说过,除了未出生的人和死了的人外,凡活着的人都会犯错误,所以随意神化一个人,不准别人批评都是要不得的,尤其不能掩盖其被事实证明确实错了的东西,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吗?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们党三大优良作风之一,是我们党不犯和少犯错误,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法宝。我们说我们这个党能够克服自身的错误,总不能说只能批评前人克服前人的错误,不准批评现在还在继续犯的错误。我们党真正伟大之处恰恰在于能对正在继续犯的错误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如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一样,那才是典型的自己纠正自己错误。批评一个人是否就要反对这个人呢,未必如此。批评可以对事不对人,你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而且产生了很大影响造成了很坏后果,可不可以批评呢?当然是可以的,目的在于纠正错误,总结经验,有甚么不好,难道我们应当让错误的东西继续危害我们的事业,继续毒害我们的心灵吗?一个人犯了错误,还必须分清错误的性质,如果只是一般性质的错误经过批评改了就好,如果是根本性质的错误,那就另当别论了。第二国际的伯恩斯坦、考茨基,俄国的普列汉诺夫,都曾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过重大影响,但是他们后来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出卖无产阶级,还能把他们当神来供吗,真要如此的话,只能最终断送革命,批判他们就是保卫革命,就是维护和坚持真理,推动革命前进。同时,这也说明并不是大人物身居高位手握重权就永远正确,身居高位的大人物犯下大错的并不难找,权位越重越高,其错误产生的影响越大,后果越严重。苏联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当年不也位高权重,一言九鼎吗?他们岂止是犯错,简直就是犯下滔天大罪,批判他们千该万该。当然,批评要讲求实际,实事求是,以理服人,不能捕风捉影,不能大帽子满天飞,也不能乱骂一气发泄私愤,更不能颠倒是非或编造谎言,如李锐、辛子陵、茅于轼一伙败类反党反毛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人所干的那样。只要是实事求是的批评,无论对谁都是应该允许的,至少这应当是党内民主给予每一个党员应有的权利,如果因此而以言获罪,岂不坏了我们党的声誉。

  下面我们再从三个方面做出分析:

  第一,“先富论”是复辟私有制,否定公有制和共同富裕的理论。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社会主义的中国,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理论,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得到了正确运用和具体实践,并在实践中逐渐丰富发展和日益完善的时期,这就是毛泽东思想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新贡献和新的发展。社会主义在中国的胜利,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建立和日益巩固,以劳动为唯一尺度的按劳分配制度和以克服生产无政府状态的计划经济制度的确立,为实现全社会的共同富裕和人人真正享受平等权利奠定了必不可少的基础,再次证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性。在毛泽东时代结束以前,无论国内外,对于这一切都是举世公认的。当然,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建立还不久,还不够完善,需要继续试验,继续总结经验,不断丰富和完善。由于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没有现存的成熟的经验,不断的探索试验必不可少。何况,社会主义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社会,任何具体形式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不断调整和完善。但是,不可否认,毛泽东时代的基本方向是正确的,它的那些本质特征与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是完全一致的。在毛泽东时代,全国人民在政治上或经济上所享受人人平等的各项权利,就是最好的证明。毛泽东时代在探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方面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和所形成的理论成果,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的伟大贡献,是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从事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检验真假马克思主义者的一块重要的试金石。

  仅仅只从物质生活上讲,毛泽东时代的物质生活确实不够丰富。但是,绝对不能因此就否认毛泽东时代,任意攻击诽谤,甚至全盘否定。没有毛泽东时代所创造的伟大业绩和社会进步,后来的改革开放便毫无基础。按照常理,饭总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总是要一步一步的走,岂有一口撑饱肚子,一步登天的事。毛泽东时代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的,国民党反动统治结束时,全国人均仅10多美元,在世界各国中排在最后,现代工业几乎等于零,农业也极端落后,人民生活困苦不堪。攻击毛泽东时代物质生活的人,绝口不讲毛泽东时代在何种基础上起步,即使提到旧中国社会“一穷二白”,但对穷到什么程度,白到什么程度却无下文。然后便集中精力添油加醋的尽情渲染到毛泽东时代结束时中国还如何穷,似乎中国在把“两弹一星”都送上天的那个伟大时代没有发展,没有进步,只在原地踏步一样。他们更不讲那时人民生活不够富裕还在于为对付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帝国主义的侵略威胁,我国不得不集中有限的力量于基础工业和国防工业的建设,以保障国家民族的安全。如像一个家庭在创业初期必须先集中力量建好住房,以预防野兽袭击,保障家人安全,然后才有条件改善生活一样。而当经过几十年高积累而奠定了坚实基础,国际环境有了很大改变,有条件改善人民生活时,那个伟大时代却结束了,摘桃子的人竟将一切功劳记在自己头上,千方百计的抹黑那个伟大时代。由于他们控制的一切舆论工具一贯的反复的如此渲染,甚至把短暂的困难时期生活中的极端事例说成整个时代的生活,使那时生活如何“贫穷”,成为一些人的思维定式。这就为“先富论”的提出并站住脚跟创造了前提条件。因为要倡导一部分人和地区先富,必先肯定现实很穷,不穷何必又去鼓励先富呢?充分肯定现在很穷,让一部分人先富就有理了。因此,抓住了那时人民生活不够富裕这个问题,再大肆渲染,就成了否定那个伟大时代及其所建立的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的切入点,也成了抬高自己身价骗取信任复辟资本主义的重要筹码。

  “先富论”刚抛出时,确有很大欺骗性,似乎提出这种主张真要大家快点富起来。革命本来就是要让大家富起来,至今大家又还穷,现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做出榜样,先富了还要帮后富,大家不跟着都富起来,实现共同富裕了吗?“先富论”给大家画了一个巨大的馅饼,很吸引人的眼球,但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就必须要给政策,创造能够先富的条件。要有什么条件才能先富呢?首先要有个人的生产资料,光有自由贸易还不够,只能小打小闹,富不起来,只有允许占有比别人要多的生产资料,以此为本钱再允许雇人劳动,才有条件富起来。在“先富论”站住脚后,改变所有制,推行私有化,恢复雇佣劳动制度也就顺理成章。于是乎在农村推倒了人民公社,瓦解了集体经济,让整个农村再回到了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在城市拿公有制经济开刀,编织公有制经济种种罪名,“大锅饭”、“铁饭碗”、“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和不干一个样”、“效益低下”等等,千方百计搞臭公有制经济。与此同时,又积极鼓吹私有制经济,大讲私有制经济的优越性。在此基础上,鼓动右派精英们将西方国际资本开出的个个“药方”搬了出来,使我国经济以及文化教育事业等纷纷被逐步私有化。给一部分“先知先觉”者利用种种手段通过每一个重大“改革”步骤,抢劫国家和人民的财富,化公为私,成了先富起来的富翁创造条件,也把更多人的个人发财致富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从而促进私有化更快速更广泛的发展。整个社会生产尤其是轻纺工业是发展了,然而,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动摇了瓦解了。这样一来共同富裕还能够实现吗?共同富裕的前提是生产资料的公共占有制,当允许人们个人占有生产资料以后,富的只会越来越富,富的欲望只会越来越强,得陇望蜀,永无止境。先富的人也有能帮后富的,但那是很个别的,做点好事,搞点慈善,名利双收,也有人干,但杯水车薪,怎能带动大家都富,纯属天方夜潭,骗人而已。

  第二,“先富论”是在社会主义名义下呼唤剥削阶级的所谓理论。

  社会主义是消灭了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社会,这是一切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那里早已是确定无疑的。如果既要宣称自已要搞社会主义,又要长时期保存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那就不是真要搞社会主义,而是打起社会主义旗帜行骗。是不是因为社会主义的革命不是在经济发达国家而是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先取得胜利,就没有条件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呢?既然在这些国家能够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就说明在这些国家已经具备了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也就势在必行。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与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是完全一致的,私有制是剥削阶级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剥削阶级的存在又会强化私有制。

  在一切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里,都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且,始终只能有一部分人富,绝不可能整个社会都富,能够富起来的人永远只是社会的极少数人,占整个社会人口永远都超不过百分之十。这就是当时社会的剥削阶级,同时也是那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统治阶级,所以,一切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包括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属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社会,都是由占社会人口极少数的富有者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从无例外。空想社会主义者希望在保留原来社会基本制度不变的条件下,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机会主义分子拉萨尔也曾幻想不触动资本主义基本制度,只是在分配上兜圈子以图实现公平分配,但是,他们全都失败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不消灭私有制,不消灭剥削阶级剥削制度,永远也没有社会的公平正义,永远也不可能让全社会共享发展成果,永远也不可能有整个社会的共同发展和共同富裕。应当说这是一个常识问题,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学问和深奥的理论,只要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清楚的。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社会,随着生产资料私有制被消灭,剥削阶级也被打倒了,从而也实现了分配公平、权利平等,人人都过着大体相同的生活。那时,没有靠剥削他人生活的人,没有巨富和穷人之分,人人都必须参加劳动,努力工作,依据你劳动贡献的大小,给你相应报酬。大家的生活虽然大体相当,但是,却不是一律平均的,由于每个人的劳动贡献总会有大有小,所以,人们从社会所分得的多少也就不同。同时,除了对资产阶级实行赎买政策还保留了一部分非劳动收入,对从旧社会过来的极少数著名知识分子给予较高薪酬外,任何人都不能依靠别的任何东西如像资本、权力参与分配获取财富。这就是人类社会长期向往而从未实现过的大同世界,是有史以来未曾有过的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大进步,为社会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奠定了最可贵的基础,开辟出最可行的道路,是值得大书特书高度赞扬充分肯定的伟大奇迹。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只要这个制度继续实行下去,在实行中不断改进完善,我国社会将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一直保持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突飞猛进的高速发展,人民生活必将随生产高速增长而普遍的快速提高,所谓让一般群众都能分享发展成果才真会成为事实,而非仅仅只是甜言蜜语似的欺骗。

  当然,在这个制度刚刚建立的时候,不可能十全十美,还存在不少缺陷,需要花大力气去继续改进,使之不断完善。而且,在这个制度实施过程中,由于各个具体执行人的思想境界、人品不同,在具体执行的时候也会出现不少问题,时常发生违反公平公正原则的事情。旧社会遗留的旧意识旧习惯旧风气还会长期影响人们的思想,使一些人对集体生活不习惯,不能正确对待按劳分配,存在一些偷奸耍滑、拈轻怕重、贪图小便宜、出工不出力等现像。不过,这些都不是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一些具体人的问题,需要通过教育帮助或组织处理解决,因此而怪罪制度甚至要改变基本制度则是根本错误的。

  “先富论”正是建立在对毛泽东时代的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根本否定基础上的,以让大家快点富起来为幌子,为催生新的剥削阶级招魂呐喊。俗话说人的私人欲望是无止境的,特别当把这种个人私欲充分调动起来以后,这种个人私欲必然无限膨胀不可收拾,那就不是有无止境而是疯狂到何种程度的问题。我们这几十年走过的路就生动的证明了这点,从开始追求万元户,到后来的万元户不算富,十万元户才起步,再到后来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现在已经有了几十亿上百亿几百亿的超级富翁,他们中又有谁罢手了止境了呢?恐怕一个也找不出来。据说现在我国大陆的千万富翁已近百万人,亿万富翁也超过六万,拥有几百亿财富的大富翁也有数百人。他们如此庞大的财富是怎样堆积起来的呢?是依靠他们自己超人的本领干出来的吗,当然不是。首先是依靠非正当手段抢国家和人民的公共财富打下的基础,然后是依靠这个基础继续运用非正当手段更大规模的抢劫国家和人民的巨额财富而堆积起来的。同时,运用手中已经获取的财富,通过雇佣劳动制度对广大工人进行残酷剥削而积累的,是广大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的结晶。还有一些富翁们的财富是通过国际资本的力量而积累的,国际资本对中国财富的掠夺就是由他们来实现的,他们就是与国际资本狼狈为奸,全力帮助国际资本赚中国人的买办钱。另外,在这些富翁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通过资本市场使财富倍增而成就了发财梦,中国股市一般投资者几乎全部亏本,唯融资方是主要赢家。可见,他们所拥有的财富,真由他们自身创造的几乎等于零。而且,资本剥削还在加剧,工资性支出占GDP比重大幅下降,资本性收入大幅上升,公私企业职工平均收入差距极大,也反映出私人资本剥削的残酷性。

  如果从我国开始步入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算起,这个新生的剥削阶级仅仅只用了30余年,就已经发展到如此规模,在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资产超亿的超级富翁中,有不少人仅用了一二十年就神奇般的积累起全部庞大的财富。著名的大富翁张茵,以前还名不见经传,几年间就闪电般的成为大富翁,她如不因事发曝光坐牢,可能还牢牢坐稳大富翁宝座。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我国就形成了规模如此强大的新生的剥削阶级,而今还在以更快的速度继续扩张。这就是“先富论”为资本主义复辟立下的大功,也是权力部门和右派精英坚持“先富论”,给予全力支持、鼓动和扶助的结果。当这个资产阶级已经形成但力量还不强大的时候,走资派再三为其辩护,甚至不准提剥削二字,说还要看一看再作结论。可是,时至今日,又能看到几个当政者对已经很强大的资产阶级讲点什么呢?实在找不到,至于该不该予以限制,就更无人提及。而右派精英们一直以我国的资产阶级(用他们的话叫私营企业主或民营企业家)力量还弱小,受到不公正对待太多,还在一个劲的大声为他们呐喊,要求政府给予更大支持,让他们进入一切领域,做所能做想做的一切。因此,可以预料,我国的新生的资产阶级还会以更大的规模更快的速度发展。前一时期,山西整顿煤矿,一些右派精英就大呼大叫什么“国进民退”,且不说那是否是“国进民退”,即便是这样难道就不可以,难道永远只能“国退民进”吗?又何时才有个底呢?是否“国”要退尽,“民”要进到占领一切呢?被誉为经济学良心的吴敬琏左时左得出奇,右时右得惊人,他就一直坚持要彻底改革国营企业,所谓彻底就是彻底取消国营企业,彻底实现私有化,“良心”皆如此,可想而知,在他们脑子里还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吗?他们认定的就是变中国为完全的美国式的资本主义社会。

  现在新生的资产阶级不仅经济上已经十分强大,而且已经有了很强烈的政治要求,已经构成了对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的严重威胁。看来,“先富论”的历史任务已接近全面完成了。

  第三,“先富论”是社会两极分化的催化剂。

  “先富论”提出以后,右派精英们便开始向毛泽东时代实行的按劳分配原则发起攻击。他们在继续对那个时代的伟大业绩竭力否定的同时,尽情的把那个时代按照马列主义原理建立的按劳分配诬为平均主义。在毛泽东时代,让他们最伤心最痛恨的就是没有富翁,没有人能够依靠剥削他人而过上神仙式的生活。这岂不比国民党统治时期还要糟吗,国民党时期经济再落后,人民生活再苦,总还有人生活在纸醉金迷中,真正苦的只是工农,他们即便常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但社会上总有人锦衣玉食。所以他们总是恶狠狠的骂毛泽东时代是“普遍贫穷”,没能让他们过人上人的生活。“先富论”为他们创造了成为富人的机会,他们当然欣喜若狂,为“先富论”大唱颂歌。

  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任何社会环境中,为保障极少数人能够先富起来,就必须要使绝大多数人贫穷,才可能保证先富起来的少数人继续富有。没有绝大多数人的贫穷,绝对不可能有极少数人的富有,这是私有制社会一个共有的客观事实,是其共有的客观规律。拿我们比较熟悉的旧中国来说,占人口百分之几的地主就占有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土地,占百分之八十左右的贫苦农民,只占有不足百分之十的土地。四川的大恶霸地主刘文彩算是先富的特大富翁,拥有上万亩良田,没有成千上万的贫苦农民流血流汗被他残酷剥削奴役,他能那样富有吗。现在的世界霸主,资本主义的美国,是右派精英及汉奸卖国贼们最崇拜最向往的理想世界,那里有没有穷人和富人之分呢?美国靠掠夺全世界资源而过着比许多国家都富裕的生活,并用掠夺来的财富中一小部份用于培养工人贵族,从而缓解了本土的社会矛盾,但是,美国社会贫富差距仍然是非常巨大的。在美国拥有上百亿数百亿资产的大富翁比中国多得多,其数量居世界首位,实际上整个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都由少数大财阀们控制,他们是美国真正的统治者,连中央银行美联储都是他们的私产。反之,在美国,无立锥之地,无安生之所,流浪街头,讨饭要饭,拦路抢劫,也到处可见。著名的芝加哥市的南部就常可听见可怕的枪声,在北部居民集居区的街市上可常见乞讨者或在公共坐椅上过夜的穷人。美国如此,其他资本主义国家谁能例外?

  为什么任何私有制社会中能富起来的只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人则富不起来呢?一方面是由于在一定社会里的社会财富是一定的,当先富起来的人将很大一部分社会财富聚集在自已手中以后,留给占人口绝大多数人的财富便很少,无论怎么分配,到每个人手中的财富就会少得可怜。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更根本的原因是只有多数人贫困下去才能保证先富的人拥有巨额财富,拥有能为其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动力。任何先富者都不是靠自己的能力跻身富翁行列,必须靠对他人的剥削,占有他人的劳动,占有他人创造的剩余劳动所形成的价值才能富有起来。被他剥削的人越多,由他所占有的他人的劳动越多,他就会越富有。因此,任何一个富人都要有多个穷人给他垫背才能成为富人,一个千万富翁一定要有成百上千上万的穷人给他垫背才能成功,亿万富翁就更需占有更多人的劳动。现实生活中的巨富们哪一个不是雇佣了成千上万的劳动者的大资本家,哪一个不是把工人视为活的工具驱赶他们拚命的干活,哪一个不是千方百计压低职工工资以获取更多利润呢?富士康13条年轻生命的13连跳,就最能说明只有让绝大多数人贫穷,才能保证少数人富有。我们在哪一个私有制社会里见到过富人多于穷人的呢?没有。现在常听人说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口是富人和很穷的人都少,而中产阶级很庞大的社会,即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社会。但是,仍然没有改变需要多数人贫穷才能保证少数人富有的规律,因为就整个世界而言能富起来的只能是少数,发达国家的橄榄形社会是在对第三世界国家疯狂掠夺的前提下形成的,没有了这个条件,原形就会暴露出来。

  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明显的表现出来,至2000年以后便已经超越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包括发达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稳居世界前列,真可谓后来者居上。据报载我国的基尼系数到2006年就达到0.496,不是冠军离冠军也不远了。占人口20%的低收入人群所得分额只占有全国总收入额的0.4%,而占人口20%的高收入人群所得分额则占全国总收入额的50%以上。据福布斯公布的中国富豪榜资料,2008年我国排名靠前的1000名富人所拥有的财富达5710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近4万亿,而按国际标准以人均每天1.25美元为贫困线,我国处于贫困线以下的贫困人口达3亿人。再从地区看,东部沿海地区的人均收入比西部地区高出一倍,如上海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近3万元,甘肃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12000元,如与农村相比,差距更大,2008年,上海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12420元,甘肃仅2980元,相差4.14倍。如此巨大的贫富两极分化,“先富论”当居首功。在两极分化出现并恶性发展的情况下,攻击过去搞了平均主义的右派精英们沉默不语,还竭力否定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因为两极分化正给他们带来了丰厚利益。当两极分化日趋严重,社会矛盾日显尖锐以后,他们又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搬来药方,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如什么通过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等来解决,就是闭口不讲如何解决私有化的问题,必然结果是根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做点小小的修补,缓和一下已经严重激化的矛盾。

  由此,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看清“先富论”阶级实质,证明它纯属剥削阶级的理论,与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完全对立的,彻底批判它正是为了维护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

  进一步分析,我们发现,先富论无论与公有制还是私有制都是不相容的。

  “先富论”之路无论是在公有制条件下抑或在私有制条件下都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原因在哪里?原因就在:公有制社会走的是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道路,在不断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过程中,根本不可能允许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使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如果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且据此这部分人又可以剥削他人,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就会造成两极分化现象日益严重,从而社会再次因产生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矛盾、分裂和斗争而走向反面,那样就根本背离了革命的宗旨,背离了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剥削压迫的根本目标和任务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公有制与先富论是不相容的,有先富论就不可能有公有制,有公有制就不可能有先富论;而私有制社会假定人人都是自私的,人与人之间是不平等的,一部分有条件先富起来的人就会想方设法让自己更富,不断提升富裕程度,必须追求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榨取穷人的血汗,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这个最大化的过程是没有止境的,根本就不会停止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先富者不可能高风亮节,发扬大公无私的共产主义风格,牺牲自己的利益,成就穷人的利益。因此,先富带后富会因缺乏根本转换的条件和动力,而沦为一句漂亮而空洞的口号,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先富者更富,而穷者愈穷。两极分化本来就是一切私有制社会的共同特点,而要是真的改变了这一特点,那它就不再是私有制社会了。所以说,私有制与先富论同样是不相容的。历史和现实也都明白地告诉了我们,不存在让一部分人先富后再带动其他人共同富裕的社会,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