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洪泰岳是莫言否定的人物

2019-10-15 16:02:2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莫言对〈生死疲劳〉批评的回应》之五

  莫言说:“洪泰岳,这样一个人,也是一大批农村干部的代表。80年代的乡村改革,土地承包到户,现在看起来很简单,但在当时,那是惊心动魄。吊诡的是,不但像洪泰岳这样的人反对,甚至连一些地主、富农的后代都反对。洪泰岳们的坚守和牺牲,现在看起来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他虽然那样悲壮而滑稽地死了,但他保持了人的尊严,因为他也坚守了自己的信仰并为之献身。”

  “吊诡”这个词儿,笔者第一次见到,百度网、360网告诉我:

  亦作“吊诡”。奇异,怪异;趋异。《庄子•齐物论》:“ 丘 也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也。是其言也,其名为弔诡。” 陆德明 释文:“弔,如字;又音的,至也;诡,异也。

  拼音:diào guǐ 吊诡的意思是奇异,怪异,趋异。到了现代,“吊诡”一词的使用兴于台湾文学理论和批评界,被借用于翻译“Paradox”这个词,Paradox在大陆通常被译为“悖论”。近些年“吊诡”也频频出现在大陆的一些文章和报道中,“吊诡的是”这样的说法非常常见。但其含义,则多为“奇怪、诡异、不可思议”的意思。如:十分吊诡的是,面对死亡的勇气会释放出生存的能量。

  莫言居然用“吊诡”这个词儿来形容联产承包责任制!请问莫言:联产承包责任制“奇怪、诡异、不可思议”吗?

  诚然,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展之初,不仅农村基层干部,有些上层干部,一时间也有认识不上去的。这是一种习惯势力的表现。

  人民公社起于1958年,到小岗村签定土地承包责任书,长达30年,突然土地承包到户,一时认识不上去是正常的。对这种现象,邓小平同志指出:一时认识不上去,可以看。

  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与当时的生产条件、农民的要求相适应的,得到广大农民拥护,大大促进了农业生产。经过事实的教育,一些一时认识不上去的同志也都认识上去了,解除了疑虑。

  莫言说“甚至连一些地主、富农的后代都反对”。

  这说明一个事实:极大多数地主、富农的后代已经和贫下中农的后代融为一体了,与人民公社融为一体了。也说明地主、富农的后代,像莫言这样对共产党记仇、反对土地集体所有制的,是极少数。

  莫言说“洪泰岳们的坚守和牺牲,现在看起来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洪泰岳们坚守的是什么?莫言没具体讲,但是他说洪泰岳反对土地承包到户,莫言认为土地承包到户就是恢复了土地私有制,所以,这里说的“洪泰岳们的坚守”,坚守的是土地集体所有制。

  在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确实有的同志误认是恢复土地私有制,事实告诉同志们,土地集体所有制并没有改变,误认的同志也就放心了。

  洪泰岳们坚守土地集体所有制,是正确的,正义的,十分有价值,应该颂扬,不容否认、指责!

  洪泰岳这个人物,在《生死疲劳》中是莫言否定的人物。小说开头大骂洪泰岳是“是标准的下三滥”,末尾又让他“滑稽地死了”!

  说洪泰岳“保持了人的尊严”,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我们下文再评论。

  2019年9月27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