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道一人:郎咸平的视频讲座真的刺痛谁啦?!

2019-10-11 09:02: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论坛上流传一则郎咸平教授的视频演讲,清华学生会邀请,好像多年前的视频。我也看了两遍,看后第一感觉“他真敢!”。内容很多但并不连贯,类似漫谈,比如“让少数人先富起来”、“改革宗旨”、“教改”、“医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比较,改革的先决条件等等。用很多时间介绍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情况,比如证券市场的发展演化和监管的历史。

  正儿八经的授课,这些内容也许一个本科生也听不下来,因为具有相当的社会实践性,课堂外知识。确实!看后第一感觉“狼叫兽真敢讲!”。也许郎咸平恶名远扬,浪得“叫兽”虚名。虽有不恭,倒也恰如其分、明致实归――文明失而求诸野,弱肉强食时代恐怕只有“兽性”大发才能召唤理性,远离政治中心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不必文质彬彬;因此我倒喜欢这个恶名雅号,禁不住亲切的叫一声“狼叫兽”吧!

  偌大一个社会主义体制,遍地专家,竟无一个正儿八经的,倒是劳烦资本主义体制的狼叫兽出来叫唤几声。第一次知道狼叫兽是因“郎顾之争”,那次事件将格林柯尔董事局主席顾雏军送入班房,狼叫兽也声名远扬,直接聆听亏得今天这则视频。

  “郎顾之争”后奇怪的感受一直在我脑际游荡。视频所讲内容昭如日月,奇怪的是马克思主义正统体制竟无一人站出来大声喝止!至少国家豢养这么多专家教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逆行横流时刻哪怕装模作样也该出来应付一下吧?然而全都装聋作哑。更不可思议的是对北欧和西欧“民主社会主义”实践倒是大声呵斥、声音洪亮,冠冕堂皇的理由是责其不正统,然而恰恰这些国家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以及社会财富再分配等方面比一些自称“社会主义国家”还要做得到位。低调和高调的奇怪反差,反映了三十多年来中国所发生的事实,这块土地人人参加了《皇帝的新装》表演,尴尬的是来自资本主义体系的狼叫兽扮演了那个“小男孩”!

  凑巧鄙人从事这行工作,掌握的资料虽不及狼叫兽丰富,然而自以为更原始,知道其中的具体操作过程。暴徒洗劫国有资产,已经到了人神共愤。他们事前已做了全面周密安排,不在“一事一单”,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们事前割断了华人发声的喉管,以暴力震慑华人意志,“体制内失声”弥漫整个国土,到处上演“皇帝的新装”故事,比“郎顾之争”所涉严重得多。

  这次闲逛发现各论坛都有这则视频,管他黑白蓝红、左右上下;我好奇都点开瞧了瞧,是同一个版本,其中《复兴网》给他的标题叫《郎咸平极为少见的演讲,相当刺耳!》。似乎略有同感,我看视频时就阵阵“刺”痛的感觉!于是琢磨哪儿有刺?哪根刺儿最大?

  狼叫兽自嘲被讽“反改革者”,我琢磨谁会给一个体制外学者戴一顶“反改革者”的大帽子呢?鄙人也算体制内技术经济官僚,以我三十多年职业认知,一群人给另一群人贴标签,那最是体制内习惯。狼叫兽以体制外荣获体制内待遇,在中国大陆算得上莫大“荣誉”和身份肯定。注意到与郎咸平一样以体制外荣获体制内待遇的还有一位,他就是张五常教授,大名鼎鼎的“张狂人”。同样来自中国香港,不过他俩在大陆中国的口碑悬若天地。郎咸平被“反改革”,看来舆论略占下风。

  昨天我发表了《社会主义者,首先是说人话者!!!》,就低调和高调的奇怪组合谈了些看法:“社会主义初级论”在国内三十多年的实践已经千疮百孔,社会主义事业在中国面临巨大的困惑,主流舆论在此“王顾左右而言他”,却在批判北欧和西欧的“民主社会主义”上大声宣讲。我以为哪怕策略上也是很不恰当,看来顾雏军们只是小巫见大巫,最大的“刺”很可能来自这一拨,伪“左”与伪“右”其实同一拨人,或者巧妙分工。

  通向社会主义不止一条路,可以有不同实践。理论给我们的是一系列原则,而实践是具体而复杂的,没法以本本画一条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黑白分明的界限。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两种理论模型,或许有一根理论界限,然而实践中并不存在黑白分明的界限,而是表现为一系列连续的过渡。比如在所有制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两种体制,存在一根明确界限,然而商品经济在两种体制可以同时存在,理论指导实践,然而不在同一层面,商品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实践过程,具体而复杂。因此各国社会主义实践都是值得借鉴的,然而三十多年来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却将巨大的精力投向了美国,丰富多彩的北欧和西欧社会主义实践过程却视而不见。我在《社会主义者,首先是说人话者!!!》也谈了这件事的看法。

  郎咸平的演讲确实相当刺耳!他其实提醒(或者暗示)我们,当下中国伪“左”与伪“右”正在联手迫害华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