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同尘:说法不同目的同

2019-10-10 15:13:4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莫言谈《生死疲劳》之三十六

  编者编的第五个问题的第三段:

  ●探索乡村人物的个性价值。莫言认为,历史大致由两种人物担当,一种人是有价值的个性,而另一种人是无价值的个性。《生死疲劳》中就有这样的两个主人公。“这是个性相似的两个人走了不同的方向,互为正负,合起来是一个人,像一枚硬币的两面。”

  “历史大致由两种人物担当,一种人是有价值的个性,而另一种人是无价值的个性”。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种说法,是否定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人的能力有大小,社会担当不同,但是,都为社会进一定的责任。1959 年 10 月 26 日,在全国群英会上,国家主席刘少奇亲切接见了全国著名的劳动模范、 掏粪工人时传祥。刘少奇在接见时传祥的时候说:“你当清洁工是人民的勤务员,我当主席也是人民的勤务员。这只是分工不同,都是革命事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刘少奇同志说的非常明确,一看就明白。

  《生死疲劳》中的两个主人公,一个叫西门闹,一个叫蓝脸,也叫蓝解放。这是莫言精心设计的两个人物。他们的身世,一个是地主,一个是给地主扛活的长工。他们的“个性”不“相似”。走的“不同的方向,互为正负”是对的;但是,他们“合起来”,成不了“一个人”,更不能“像一枚硬币的两面”!

  地主和长工,是两个对立阶级——地主阶级,农民阶级的代表,他们不是一家人。

  不能用硬币的两面比喻西门闹、蓝脸是一家人。

  硬币的两面,是一致的。以2004年版一元硬币为例,正面是汉字:中国人民银行;背面是拼音字:中国人民银行。用硬币比喻西门闹、蓝脸,是对人民币的侮辱!

  把地主和长工写成一家人,是否定地主与农民的阶级斗争。这种写法,莫言是始作俑者,方方紧跟其后,而且更进一步:写的是长工、丫环跟地主一起服毒自杀!

  有人赞扬莫言的小说“有突破”。写小说无中生有的造假!这就是他的“突破”之一,或者说一大发明!

  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对此,莫言是心知肚明的。他在《真正对我造成伤害的是人,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也是人!》中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中国是一个充满了“阶级斗争”的国家,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总是有一部分人,因为各种荒唐的原因,受到另一部分人的压迫和管制。

  有一部分孩子,因为祖先曾经过过比较富裕的日子,而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当然也没有进入城市去过一种相对舒适的生活的权利。

  而另一部分孩子,却因为祖先是穷人,而拥有了这些权利。如果仅仅如此,那也造不成恐惧,造成恐惧的是一些人和他们的孩子们,对那些被他们打倒的人和他们的孩子们的监视和欺压。

  我的祖先曾经富裕过……,所以我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被赶出了学校。

  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一直小心翼翼,谨慎言行,生怕一语不慎,给父母带来灾难。

  ——莫言说的正是地主们与长工们的阶级斗争,他只是变了说法。把地主说成“过过比较富裕的日子”的人,称长工是“穷人”。所说的时间,是他出生以后的新中国,此时的阶级斗争,是长工们翻身做了主人,正在对被打倒的地主们进行管制。莫言对此耿耿于怀!正因为耿耿于怀,他才用小说对共产党,对穷人反攻倒算!

  莫言善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小说《生死疲劳》中说的与他在《真正对我造成伤害的是人,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也是人!》中说的正相反:把“过过比较富裕的日子”的人,和“穷人”扯在了一起,“合起来是一个人”。

  这是为什么?

  因为《真正对我造成伤害的是人,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也是人!》是莫言在在意大利的讲演(标题《恐惧与希望》),在讲演中他明火执仗的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因为在小说《生死疲劳》中,他是把共产党领导农民打倒地主的土地改革,领导、组织农民走合作化道路,改土地农民个人所有制为集体所有制和改革开放,一概说成是“农民饱经患难的历史”!地主被打倒是“患难”——农民走合作化是“患难”——改革开放农民也“患难”!这是用小说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莫言的小说和讲演的说法,虽然不同,但是目的相同!都是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2019年9月5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