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百胜:与学生就商鞅变法等问题所进行的辩论

2019-10-07 11:56:0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同学你说,上课一遍一遍听你吹嘘毛泽东。更加不喜欢烂商鞅。韩非你怎么不说,荀子你怎么不说?因为他们都不像商鞅一样爱滥杀人,专制狂魔。商鞅叫中国人跪下两千年,到现在你还没有站起来。

  杨:同学,告诉你我真的不是在吹嘘毛泽东,毛泽东是无须别人吹嘘的,他的伟大人人可见,你为什么就见不到呢?还是因为你不读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原因吧!关于毛泽东主席的话题可以说上十年、八年都说不完,难道你能否认毛泽东是新中国的国父吗?难道你能把他的画像从天安门城楼上摘下来吗?难道你能够把毛主席纪念堂拆掉,阻止广大人民群众进去瞻仰和缅怀毛主席遗容吗?难道你可以就因为上面印着毛泽东的头像而不使用人民币吗?你能够说我十分讨厌毛泽东,宁愿饿死都不使用人民币吗?你能一辈子做到不使用人民币吗?

  你说你不喜欢烂商鞅,可是商鞅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没有损害你一丝一毫的利益,你怎么就这么嫉恨这个已经死去两千三百多年的老人呢?他可是你祖先的祖先啊,你就这样对待你的祖先吗?再说商鞅真的是爱滥杀人吗?你的证据呢?商鞅那些所谓被杀掉的人难道不应该被杀掉吗?那些既得利益者玩弄权谋,他们违反了商君之法,阻挠改革变法,两次刺杀商鞅就不该被处死吗?还有那些因为私斗杀人的人就不该受到惩处吗?商鞅杀掉违法犯罪者既符合当时的法律,也是得到秦孝公的认可的,怎么就不对了呢?商鞅是专制狂魔吗?既然他这么坏,当时的人民为什么不起来推翻他的统治呢?你可以造反哪?历史上的奴隶和农民起义多得很,他们为什么能够容忍这样一个专制狂魔二十余年统治呢?是商鞅叫中国人跪下两千多年的吗?这是什么逻辑?你为什么不自己站起来,而一直跪着不起来还反而责怪商鞅呢?他毕竟已经死去两千三百多年了,你自己要是想站起来的话,又有谁能够让你再跪下去呢?你这些都是什么逻辑思维啊,看来你被公知毒害得很深了啊!借用你的话,你被公知深深洗脑了啊!再说,秦灭亡后,汉承秦制,大汉初年,道家治理国家约百余年,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统治阶级的指导思想已经变成了儒家一统天下,直到公元1912年满清灭亡才丧失统治地位。即使是这样,儒家思想在现今社会也仍然流行,江泽民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就很重视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统一,儒家经典和国学现在也是很流行啊,是不是?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是受儒家思想统治和影响了两千余年,你怎么能把中国人的问题都归咎于法家的商鞅呢?商鞅的思想早已不是统治阶级的指导思想了,后世所出现的那些问题于商鞅又有何干呢?你这样做是不是搞错了对象呢?

  你说我上课时,不讲韩非,不讲荀子。为什么我上课没有说韩非和荀况呢?那是因为我上课的时间毕竟有限(我们才上了两次课),我只能讲我研究得比较深透的和情况比较熟悉的。其实我也很喜欢韩非和荀况,他们都是很了不起的人,我在我的博士论文和书里都涉及到他们,韩非是法家理论的集大成者,是他第一个把“法、术、势”三者结合起来,综合研究法家思想的人,我认为就这一点而言,韩非子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历朝历代的兴亡规律可以用韩非子的理论来加以说明。如要正确理解秦的灭亡这一问题,我认为必须结合韩非子的“法、术、势”相统一的法家思想和法治理论来加以探究。同样的制度(法制)如果缺乏善于运用权谋(术)与拥有极高权威(势)的人,法制也是不能自动运行的(所谓“徒法不足以自行”),从而避免灭亡的命运。就大秦帝国而言,秦始皇是一个深谙“法、术、势”三道的君王,在其活着的时候,帝国尚不至于生战、生乱,但其一旦突然离去,则法制虽存,而术与势则均被带走,善于运用“法、术、势”的人才一时之间也难以产生,甚或后继者背离法制(如奸佞赵高与昏君胡亥同时现世,抛弃了法制),则秦的一遭覆亡将难以避免。历史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法治必须是“法、术、势”三者有机结合和统一,缺一都将有损其治理效果。历史上只有韩非子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将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与慎到的势结合了起来,形成法家三派,并分析了各自的优缺点与利弊。其中“法”属于制度因素,“术”与“势”属于人的因素,治理国家施行法治将离不开这两个因素与三个方面的有机统一。我这里暂且不详细展开讨论,如果你愿意,后面会有很多时间我们再交流这一方面的心得与体会。

  荀子作为儒家思想的集大成者,曾经亲自深入秦地考察,在《史记》中留下了一段很有名的话,“入境,观其风俗,其百姓朴,其声乐不流污,其服不佻,甚畏有司而顺,古之民也。及都邑官府,其百吏肃然,莫不恭俭、敦敬、忠信而不楛,古之吏也。入其国,观其士大夫,出于其门,入于公门;出于公门,归于其家,无有私事也;不比周,不朋党,倜然莫不明通而公也,古之士大夫也。观其朝廷,其朝闲,听决百事不留,恬然如无治者,古之朝也。故四世有胜,非幸也,数也。是所见也。故曰:佚而治,约而详,不烦而功,治之至也,秦类之矣。”(《荀子.强国》)荀子对于商鞅变法后秦国的治理是非常满意的,连续用“古之民也”,“古之吏也”,“古之士大夫也”,“古之朝也”(这里的古是好的意思,如成语“人心不古”就是人心不好,人心变坏的意思。),“治之至也”(治理国家的最高境界)来评价他的所见所闻和秦国的治理,认为国家治理的最高境界就是类似秦国这样的,很难有更好的了。当然,他也指出了秦国治理中所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太机械了,流水化作业,没有人情味(不重视道德建设)。我不是不讲韩非子和荀子,是我还没有讲到那里去,我在我的文章和书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了他们两个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