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伏牛石:对香港暴乱的一点看法

2019-09-13 08:28: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香港发生的暴乱旷日持久,暴徒分子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在即使在当今世界许多时局混乱的地区也确属罕见。国内绝大多数民众对此忧思满腹,愤懑异常。愤忧之余,大家都心存疑虑,如此持续的暴乱至今未能平息,到底何故?是特区政府施政无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尤其是中央政府面对港独分子的肆意妄为行为,虽然多次发出了严正警告,可实际收效甚微,持续的乱象不仅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乱港四人帮及其骨干分子们,虽屡屡触犯特区法律,也多次被警方抓捕,可奇怪的是特区法院对他们的判决是次次允许他们获取保释。这种对犯罪分子随抓随放的做法,简直把暴乱分子的犯罪与惩处视若游戏,令人不禁感到疑惑与失望。这些乱港分子背后有美国强有力支持已是人所共知,可这些暴乱分子一边寻开心似的连续触犯法律,一边不断穷凶极恶地挑战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底线甚至权威,尽管如此,他们依然优哉游哉地继续自己的恶行,一点也没有因为被抓捕而感到难堪或者有所收敛。他们上午被抓,下午或者第二天就被释放,简直如同小孩过家家,太有点不受任何约束和没有任何顾忌了。让人愤慨的是,这些人获得保释后,不仅没有收敛锋芒,夹起尾巴,反而像英雄凯旋一样招摇过市,借助媒体频刷存在感,甚至还欧洲美洲台湾等地满天飞。不是高调参加这个会议,就是故作潇洒地参与那个活动;不是被美国政府高官频繁接见,就是窜到台湾与台独分子沆瀣一气,试图在分裂祖国的图谋上实现港台联手,然后大展宏图。这种蔑视特区政府挑战中央权威的做派,实在叫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国一直以来就喜欢称自己是世界上负责任的大国,在国际上我们也确实负了不少责任,然而却在自己的国家内务上屡遭尴尬,这真有点让人匪夷所思。历经建国七十周年,台湾至今依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存在着。台独分子气焰嚣张,同样在美国的纵容支持下不断挑战大度底线,为和平统一制造麻烦。不管他们是处于何种用心,其作为已经深深刺痛了国人的心,也严重损害了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与影响。

  如今,美国对中国的颠覆捣乱是三管齐下。贸易战继续打着,欺骗甚至耍弄我们的言行继续做着;香港的暴乱继续操持着;台湾的局势继续搅混着。必要的忍让与克制固然是不错的战略手段,可国人焦灼的心境与愤懑的情感也不能忽视。台湾作为独立的政治实体确实存在着,怨不得郭台铭为了自身利益把它说破。台湾问题的事实摆在那里,不管台独分子如何胡乱作为,只要他没有公然宣称要从祖国分裂出去,对我们来说一切都好自圆其说。可香港就不痛了,它已经回归二十二年了。回归后的香港,无论从哪一方面讲它都已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我们实行的一国两制政策,首先最关键的还是在一国上,所谓的两制必须要无条件地服从于一国,没有了这个前提,所谓的一国两制也就不复存在了。可香港发生的如此大规模的暴乱行为能演绎得如此持久如此凶蛮,哪里还有一国的迹象?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真怨不得国人心存抱怨了。

  固然,国家的最高机密普通民众难以心领神会,国家的久远战略眼光也是少有人能达到的。但必要的时候可以以委婉便捷的方式将国家的重大战略举措予以适当表达,这几无损于国家战略的实施,更有利于国家民意的沟通与稳定。以中国现在的国力,不要说我们行事稍微张扬一点也未必就是多坏的事,即便在一些有关国家稳定的事上大张旗鼓地张扬一下也不能说必要的就没有敲山震虎的效果。有时候,过于隐秘的态度会导致敌人给我们制造更多更大的麻烦,快刀斩乱麻作风或许不失为特使时期处理特殊事件的最佳选择。

  要说,日益强大起来的中国,面对香港发生这样的事情,平息它也可能只在挥手之间。真正铁着心要使香港独立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就是那些暴乱骨干分子中也未必就是铁板一块。那些参与闹事并成为骨干分子的九零后年轻后生们,对中国的历史几乎是白纸一张,对香港的殖民史也是难着边际。他们全好似被美国人当然也包括英国人彻底洗了脑,以自己的无知幼稚思想之水灌冲着正式血气方刚年岁段容易被蛊惑被煽动的脉搏,不知天高地厚地误以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是在奔走正义,完成卓越。他们经不住西方世界那些政客们的蜜糖般的蛊惑与煽动,也经不住突如其来的不菲金钱利诱与荣誉辐射,很容易在自认为慷慨激昂中成为阴谋者手里的工具。像黎智英、陈方安生之流死心塌地要做汉奸的人实在是濒临灭绝的野生物种,他们到死都和台湾的陈水扁、蔡英文一样,自不量力地要做自己所谓的独立梦。

  人皆有梦,梦有好有坏。说到底,港台独派分子们的梦几乎都是在极度朦胧之中感觉无限美好,而最终的结局会如何?毫无疑问,他们最终无一例外都要跌入实实在在的现实深渊。不要说已经回归祖国的香港严实地围裹在大陆的怀抱里难以游离母体,即便是孤悬大洋之中的台湾,如今又怎能逃得脱国家民族的如来佛手掌?

  自古以来,凡是搞国家分裂的,有几个会有好下场?凡是想把中国肢解瓜分的国家,有几个如愿以偿?晚清时期的中国那样累弱不堪,东西方列强也就日本暂时夺走了台湾及其周边岛屿。如今的中国,何其强大。即便我们内部依然存在着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可面对国家的统一,几乎没哪个国人中会听任国家四分五裂下去而置之不理的。这几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机、军舰乃至航母随时都在绕台湾岛环行了,你台湾岛上的独派分子们心里不清楚不明白吗?你们又有多大能耐圆去自己的分裂梦?

  香港眼下的混乱局势至今一直不明朗,其原因固然是美英等西方国家作祟的结果,但其中也确实存在着港区政府甚至说一国两制政策上显露出来的问题。可以说,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香港,几乎就没有多少国家的概念。资本阶层垄断着全港巨大财富,他们利用资本的力量独行其是,无时不在挑战特区政府的施政。董建华当年窥破了其中弊端,雄心勃勃的制定了惠及基层民众的施政方针“八万五”规划。可由于此举严重触动了香港资本阶层的利益,于是新政实施举步维艰,最终无奈而胎死腹中。他的继任者梁振英上任伊始,也雄心满满,希望以自己的努力把董建华未竟的事业进行到底,可资本阶层再次联手反制,使得梁振英出师未捷,同样兵败滑铁卢。


乱局中的香港(网络图)

  在香港旅游时的所见所闻,很少能看到回归的元素。大街上,主要景点上,法轮功信徒多如过江之鲫,他们的制作的标语和播放的喇叭声充斥其间,免费的各种反共反大陆宣传品随意散发。大陆游客对此无不惊诧万分,大家坐在行进的车上,没有谁不发出这样的议论:香港都回归了,咋还允许他们这样搞?

  是的,香港回归了,中央政府也派驻联络机构了,也派驻军队了,可香港依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难以管辖的法外之地。在这里,你看不到有任何反美英等西方国家的迹象,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到全是对大陆社会制度及中央政府最高领导人的污蔑谩骂。大家不禁要问,这是中国的土地吗?世界上哪个国家允许这样的情况存在?

  这次香港发生的暴乱,暴乱分子不仅公然焚烧踩踏国旗,还肆意玷污国徽。他们打着英美的国旗,肆意横行在中国的土地上,这样的行为与现象难道我们就可以听之任之?

  暴乱分子们似乎有难以估量的蛊惑力与煽动性,动辄就能把几十上百万民众推向街头。是这些人代表着正义吗?他们是在为民众提出诉求吗?非也。这些人最了解香港的民情,无良的资本阶层彻底垄断了香港,绑架了特区政府,他们操纵市场,为我所用。尤其以李嘉诚为代表的资本家,没有别的能耐,只有垄断地产抬高房价的本领,是他们把香港基层民众一个个逼向永远难以能快乐栖身的不归路。李嘉诚们的资本体系里,没有对国家民族复兴的制造业,只有不断炒作的房地产,只有为了确保自己垄断的房地产居高不下而不遗余力地遏制特区政府承诺给民众的安居工程。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永远坐享其成,日进万金。只有这样,李嘉诚才能稳居华人第一富豪榜的位置而无人可以撼动。

  就是这个李嘉诚,改开以来也曾投资大陆,可他没有为大陆做过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贡献。他的所谓投资之下没有解决任何就业人员,没有对大陆上交过可观的利税。全是看准哪里的地皮有升值空间,就出巨资买下不予不开发而待价而沽。仅仅二十几年,他早先购置的地价地皮十倍几十倍地迅速蹿升,李嘉诚以动不动就赚了个盆满钵满。中美贸易战将打未打之时直至打响之后,李嘉诚不知嗅到了什么,急忙从大陆撤资。然后把大量资本转入英国,似乎要与大陆彻底摆脱干系。这样的投机资本家,心里只有金钱利益,那还有国家民族?李嘉诚有一句名言,每当有人指责他某些行为不地道时,他就理直气壮地说,我只是个商人。是的,在李嘉诚的字典里,商人逐利犹如苍蝇逐臭一般,这就是他成功的逻辑。在香港,资产远低于李嘉诚的资本家大有人在,可他们中有不少人始终心系国家民族。邵逸夫、霍英东等人,一直以来就不断捐资大陆,为民族振兴做着一个爱国商人应有的贡献。李嘉诚之辈与之相比,实在犹如岩雀之于大鹏,埃土之于高山。

  在香港,八十平米的房舍即视为豪宅。一家数口拥挤在三二十平米的房舍中艰难度日者大有人在。至于更多的最基层民众,因永远购不起高价房舍只能蜷缩在仅能容身窄小笼屋里安度时日了。

  特区政府欲填海造房,李嘉诚们反对,致使政府的利民举措一个个徒有雷声而无雨滴。在香港,许多年轻人由于居无定所,结婚就成了大问题。这些矛盾迟迟不能解决,难怪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难怪港独分子们一煽动会有那么多的民众加入其中。游行人群中,大量人群都是因对现生生活状况不满甚至失望而加入其中的,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因对现实生活状况不满之后而心生怨恨的。当然,幕后指使者利益驱使,也有闲来无聊跟风打热闹得暂时好处的。至于真正有港独意向者,实在寥若晨星。

  香港已经回归二十多年了,基层民众的基本生活仍然得不到有效保障和提高,这不能不说是港区政府失职。如果我们的政策一直对准少数资本阶层而继续忽略基层民众,香港的混乱就不可能彻底得到解决。如果港人治港的治理者一直以来都是从资本阶层中产生,真心为民众办好事办实事的可能性就难以存在。

  一国两制策略的实施,必须要因时而动,要根据需要与时俱进地随时加以改进、补充与完善。既然我们的宪法都能在实践中不断改进,特区基本法难道就是金科玉律的铁文不能触动吗?只有实实在在把一国两制完全纳入到一国领导之下的两制体系里,两制才不至于偏离轨道,才不会导致外部势力乘机而入,确保我们的国策在脚踏实地的实践中得以完美体现。

  常言说,天欲其亡,必令其狂。香港如今狂的不仅是走在台面上的几个港独代表人物,也不仅是他们背后指使蛊惑操纵的美英等西方国家,更有那些绑架港区政府的资本大亨李嘉诚们。中央政府面对暴乱稳扎稳打以静制动的策略没有错,听任港独分子们继续表演下去使其最终在民众面前原形毕露的策略也未尝不可。关键是事情总要有彻底解决的时候,一旦我们出手解决暴乱,那就要全面彻底,绝不能留下任何纰漏和后遗症。

  要知道,回归了的香港问题得不到彻底解决,它直接影响的是台湾问题的最终有效解决,再就是会引起已走向沉寂的藏独、新独势力死灰复燃。

  祈福香港,祈福中国!

  2019.9.12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