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二十年前的裁判今日才开窍

2019-09-11 16:34: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还是十八岁时,就有幸参加全省各级公检法司宣传研究部门干警参加的浙江省政法干部培训了,后又参与了《法制日报》(前身为中国法制报)浙江记者站的组建及《浙江法制报》的实习。呵呵,当时,我认识不少的现任全省各级法院法官的不少同志,还在杭州三里亭原中专学校——杭州法律学校读书呢。与法律圈有缘,更助长了我为人个性的挑战性。

  做案件的诉讼代理,有时胜的开心,有时输的懊恼,有时输赢都感觉莫名其妙。

  二审裁定撤销原判、驳回起诉的案例,在审判实践中可谓绝无仅有。

  这样的的奇异案例,俺老翁亲历一件。

  今日,我审阅昨日收到的一个行政案件胜诉后、被告不服判的上诉状副本,真是感慨甚多。

  我与这家行政机关可谓是“老冤家”了,今年还有三个行政案件对簿公堂,其中一胜一负,还有一个尚未判决,但我坚信也是我方胜诉。

  我与他们“结梁子”最早是20多年前国企改制伊始。

  其下属一个事业单位打着机构改革旗号,不顾30余名未到退休年龄的中年职员的抵触,采取不签身份置换协议就停发工资的手段下岗了。但其后,该单位新招人员的名额却又超出下岗职员人数,根本体现不了减员增效的改革宗旨目的。34名职员愤然委托我集体起诉,要求撤销协议、返岗就业、赔偿损失。

  一审法院很重视此案,由分管副院长、业务庭长、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并报请审判委员会表决后作出了我方预料在前的败诉判决。

  我方随即向杭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那天中院因为本案是集体诉讼,就到案发地开庭。所在基层法院只要当时不在登台开庭的上至法院领导、下至普通法官基本都到听旁听。庭审气氛非常啊!我坐在上诉人代理人席位上,一开始竟然感觉自己的双腿因为紧张而有些发抖。

  尤其要命、使得我内心暗暗叫苦不迭的是,我发现此案中院合议庭成员中,竟然还有位因为数月前另外一起我代理的担保纠纷案庭审中发生激烈冲突过的法官。在彼案那次庭审中,因我感觉这位法官等明显偏袒对方当事人,就在休庭时恼怒地拍案而起,当面指责他搞“一面倒!”,并拒绝在庭审笔录上签字,还当场宣称要投诉他,也还当场找到院信访办投诉他去了,尽管我知道不会有效果,但实在愤慨难平。

  如今,不料这位中院的法官大人又承办到我这个集体诉讼案,他对我肯定心有芥蒂而不利啊。

  但令我始料未及的是,二审庭审当中的风向,却是偏向我方的。

  然我还是一场欢喜一场空。

  审判长最后却莫名其妙地征询我们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就本案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管辖范围,被告律师人一脸茫然,但也回答肯定属于法院管辖啊。

  过了月把时间,二审裁判书终于送达了,裁判结果竟然认定此案不属法院管辖,而是撤销原判,驳回起诉。

  但判决书白纸黑字的审查认定,却是支持了我方,以双方当事人处于管理与被管理地位不平等,原告被迫签订《身份置换协议》非真实意思表示应予撤销。

  一审庭长把我叫到其办公室做工作说,他们也没想到中院二审会如此裁判,说此案没有输赢家,不存在代理水平问题,要我做原告工作息事宁人。

  此后二十多年来,偶尔,我也会苦思冥想中院为何如此裁判的原因。但直到今早,我脑袋瓜才突然开窍、恍然大悟。

  据传某丞相大人执政期间发令,法院不准受理三类案件,即下岗、拆迁和证券纠纷。尽管对此,我也早有所闻吶——

  多讲无益,相信我国的司法环境会越来越好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