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并非“北方多壮汉,南方多姑娘”,而是向太们以“鹿晗”为人偶来调戏社会

2019-08-26 10:32: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华谊兄弟影业第六代导演的滕华涛拍了部《上海堡垒》。剧情大意:未来世界外星黑暗势力突袭地球,上海成为了人类最后的希望。大学生江洋(鹿晗饰)追随女指挥官林澜(舒淇饰)进入了上海堡垒成为一名指挥员。外星势力不断发动猛烈袭击,林澜受命保护击退外星人的秘密武器,江洋和几个好友所在的灰鹰小队则要迎战外星侵略者,保卫人类的最后一战最终在上海打响……。

  结果网络骂声一片,票房惨淡。华谊兄弟倒了八辈子霉,流年不利,没有一部电影是成功的。去年又被崔永元撸了下,不知拿什么去扭转。这位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毕业生在谈起《上海堡垒》争议时说“我用错了鹿晗”,有甩锅他人之嫌,结果又招一顿斥责。他没说错,拍片需要考虑流量,观众要看脸,要看鹿晗那张“娘炮”脸和“男性雌化”相,只是鹿晗不适合饰演科幻战争题材。不过我看该斥责的更应该是“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这个意识形态机构长期险恶经营。斥责声中一个反呛很亮眼,一个叫“向太”的娱乐大佬站出来公然力挺鹿晗,大有一杠到底的气势。

  错不在鹿晗那张“脸”,爸妈给的,老天做媒,何错之有?导演滕华涛把他用错地方,向太说了真话,我看这才是社会的真实。凯迪社区有篇文章《中华文明为何能传承五千年?皆因这个!》,他说“北方多壮士,南方多姑娘”――大有“‘性’决定历史说”,决定细细一读,他说:

  【中国的北方,一直都有血性、剽悍和野蛮的游牧民族存在,从匈奴到鲜卑,从突厥到契丹,再到蒙古和女真。

  每当北方的中原王朝衰落的时候,游牧民族就趁机南下搅局,并逐渐汉化,于是民族大融合的序曲就此开启。

  当游牧民族如洪水一样冲进中原腹地之时,伴随着野蛮的入侵和血腥的杀戮,衰落的中华文化被动接受游牧民族提供的新鲜血液,正是这种民族间的大融合促进了汉文明的重生。

  一个文明,在积弊重重之后要想再创辉煌,就必须得引入新鲜血液,就如一个失血过多的病人要想恢复健康,就必须及时输血一样。

  正因游牧民族的存在,给北方提供了一个新鲜的血库,一旦文化式微、文明衰败,输血就开始了。因此,有外部输血的北方比南方更具活力,也更具战斗力。

  中华文明就是靠着北方异族的输血,不断促进新的民族融合、文化交流、文明重生,因而几千年来文化延绵不断,成为世界文明史上的奇迹。】

  这才是真话,并非南方姑娘多,而是王朝衰落。北方姑娘也多并且更漂亮,南方壮汉也多并且比北方更壮如牛(因为南方日照强,营养丰富,古代华夏不就南方往北打,往西打的吗?),为何秦汉后就弄反了,偏偏北方往南打?姑娘同样的多,壮汉同样的多,你看鲁迅同乡绍兴人“嘎喇喇”的刚烈,一点不输燕赵“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歌慷慨。王朝何以衰落?北方统治阶级从北向南打,做稳江山后就开始大肆调戏,消灭反抗意志,就像向太们调戏鹿晗。我以为这才是这篇文章所说的“皆因这个!”。

  新学期又到了,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发生的一件轰动事件?9月1日,教育部与央视合作播出《开学第一课》,让全国少儿收看。片中男生全都“伪娘”妆扮,被学生家长和网友吐糟。“娘炮”、“男性雌化”、“阴阳同体”、“雌雄莫辨”以前只是在娱乐片中出现,这次公然出现在教育片,已爬到头顶撒尿,社会已忍无可忍,没有退路。就这次事件我也发表过好几篇感想,我把当时的观点罗列一下:

  ――北方确实很强悍,古代统治阶层确实大都来自北方。古代统治阶级取得统治权后为剪灭反抗意志,就要灭掉强悍部落“高过车轮的男子”,这就是传说的“戎”或“减丁战争”。古字“戎”是剪羊毛的意思,每隔一个时期剪一次羊毛。这里引申为“每隔十年对周边部落发动一次战争,消灭他们高过车轮的男子。掳掠他们的女子”。

  ――进入文明社会(大概商周时期)后不再“戎”(或“减丁战争”等赤裸裸的军事手段而代之以“弱枝强干”的政治手段(比如统治阶级的男孩们读书读“六艺”,普通家男孩不允许读书),再往后文明更发达,更添加许多文化手段比如“娘炮”、“伪娘”、“男性雌化”、“雌雄不辨”――滕华涛要隐藏这个手段,向太不小心露出了这个马脚。

  总之“伪娘”鹿晗的本质与“杀掉高过车轮的男孩”,或“只允许富家孩子读‘六艺’”是一样一样的,是为了免使统治阶级受到威胁。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辨别是非的能力是超强的,否则怎么会去年《开学第一课》的全国汹汹一片,怎么会这次《上海堡垒》观后的口水如潮?至于滕华涛和向太是否统治阶级一员?这是肯定的,只是他们各自分工协作岗位不同――滕华涛作为一个男性,更具有政治心迹的躲藏意识,处处隐蔽其真实心迹,向太作为一个女人,在心迹方面则根具赤裸直白性,心迹躲藏意识不如男性,去年“小崔一怒”以来看得更清楚。

  中国古代有一种“交感巫术”的迷信活动。你恨某个人,就做一个他的人形偶像,用针去扎他、折磨他,然后埋在土里,比如他睡觉的床下或他经常走过的路道下,那么这种针扎或折磨就会“交感”转移到那个人身体相应部位。今天中国社会无所不在的鹿晗和“娘炮”、“伪娘”,就是统治阶级用来奴役华人男性意志的“人形偶像”。

  ××××××××××××××××××××××××××××××××××××××××××××××××××××××××××××××××××××××

  滕华涛也许真没说错,用错了鹿晗,他也许本该把他用在“妓院”等色情场所,结果误用在了面向全社会的《上海堡垒》。去年《开学第一课》引发全国怒潮,也是这个原因,用错地方。我查了,《开学第一课》出场的这几个“伪娘”已经多年活跃,然而只出现在广告或半色情场所,并未引起多大风潮。向太则操作更猛,意图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大妓院”――不仅家庭二尺见方,办公室内也要色情嘻嘻,公共场所更要色情嘻嘻。

  向太力挺鹿晗的“猛操作”具有普遍性:男性色情者一般具有肢体倾向而倾向于私密性,女性色情者基本不具有肢体要求,而社会环境色情化的意图则更强;然而“社会环境色情化的意图”在南北地域受到不同对待――北方社会往往受到更多抵制和打脸,这并非北方比南方更道德,而是他的历史演化所决定的。

  这个结论是我长期观察韩国社会、日本社会、中国台湾省、中国大陆东部地区而得出的。女色情大佬当然与男色情大佬一样也钟情于私密色情场所,然而更倾向于整个社会的色情化――这在两性是有区别的。这是就个体心理而言的,而就历史文化而言,他们也就是“戎”->“减丁战争” -> “弱枝强干” -> “娘炮”、“伪娘”、“男性雌化”、“雌雄不辨”链上的一环,是整个统治集团意念的一个具体表达――这在两性是没有区别的。

  这就是为何我要将《中华文明为何能传承五千年?皆因这个!》说的“北方多壮士,南方多姑娘”与滕华涛向太之争关联在了一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