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任留柱:关于非法集资——兼致百胜兄尚达兄文艺兄

2019-08-21 09:43: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任留柱
点击:    评论: (查看)

  百胜兄丶尚达兄丶文艺兄,三位好!

  拙作《新时期社会主义国家候选国名单出炉》,在三位老兄的“对抗帮助”下,算是大功告成,了结了我的一桩心愿;下面,我想就一个新问题:非法集资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

  准确的说,叫做"非法吸收众公众存款罪”。

  我就奇了怪了,这个问题在红歌会竟然没有一点反映。

  2014年的11月,爆发了一场暗流涌动的金融风暴。之所以说它是暗流涌动,因为它是地下的,政府财政没有受到重大冲击,但是,这和西方国家在过去发生经济危机时的情况何其相似:银行家跳楼,工厂倒闭,市场萧条,民不聊生。

  我在前面《胸有朝阳》系列文章中,对此已经作了描述;由于链接部分出了点问题,不能使读者从我的文章一直链接到第一篇,我在此重复大致的再啰嗦一遍。

  我说的金融风暴,指的是实体经济出的问题,不是网上的那些看不见的诈骗行为。

  2014年11月,一夜之间,投资担保公司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闭,挤兑风潮蔓延全国。有资料显示,全国三十一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全方位覆盖。如果你对此事还没有知觉,请你到附近的开发区看一下,那里的楼盘,除了公益性的由政府财政出资建的之外,其它开发商的楼盘,有几栋是在正常施工?

  我请三位老兄参与讨论的,是这么一个问题:我们过去念念不忘的,是说,将来如果复辟了资本主义,劳动人民要吃二茬苦,受二茬罪。现在这个情况出现了没有?没有人说过。现在我要说,出现了。那些将养老钱,救命钱统统都放到担保公司,而今投诉无门的底层百姓,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但是,这和我们原来概念上剥削,不是一个概念。现在没有出现地主,没有出现血汗工厂里的剥削,形式完全翻新了。怎么上升到理论意义的高度,来进行总结呢?金融风暴发生之后,老板们有的跳楼,有的逃亡,又被抓回,判刑。我在监狱里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就曾经问,你欠客户的钱准备怎么还给人家?答复是,家属还在外面开着矿山,慢慢还。他们不还是不予减刑的,即便是刑满释放后,还是要还钱,可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以刑抵债,坐几年牢,出来后钱就属于自己了。没有那回事。

  他们当初为什么那么疯狂的向民间集资?就是因为有了政府的“招、拍、挂”,疯抢土地,政府从来不问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只要把钱交给了政府,地就是你的了。当然,这里指的是使用权。

  这个事情也曾惊动过最高层。在2017年的7月份,习总在政治局会议和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曾经反复强调,在金融方面,监管部门对于有问题而没有发现的,属于失职;发现了而没有制止和处理的,属于渎职。但是两年过去了,没有发现处理了哪一个失职和渎职人员。

  这是一个涉及人员众多的事件,时间上拉得长,至今已经四年有余,当然情况在慢慢好转,但是,客户中那些由此而产生的夫妻反目,兄弟成仇,甚至妻离子散的状况,已经发生。说他们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点也不为过。而且现在的扶贫,和他们也没有关系,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贫困状况。

  这样的社会现象,一百多年前的导师是不会预见到的。我们怎样在新形势下作出理论指导,是理论家的任务。我至今没有理出个头绪,希望三位老兄,从理论上厘清关系,这是怎么一回事?今后怎么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为什么这件事发生在2014年的11月份?至今没有消停?非法集资案,原则上民事不立案,因为牵扯人众多,要有工作组统一处理;在刑事上,立案之后,有个缓冲期,给老板个自救时间,取保候审;真正自救不了了,再收监。本市刑事立案的38起,派驻工作组的35起。涉及客户应有十几万人。推算全国,应有一亿多人。

  我原来下过一个论断:“毛泽东时代,只属于毛泽东,而不属于其他任何人;不可复制。”我现在再下一个论断:“二十一世纪,是实践批判理论的世纪,是理论创新的世纪。”望理论工作者们,不负众望,砥砺前行,在二十一世纪,将大有作为,作出无愧于时代的新理论!主旋律的理论已经向前发展,过去社会主义生产目的了,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现在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岂能裹步不前?

  我曾经和尚达兄说过:“伟人为什么比你高大?因为你在跪着;当你站起来,和他们一样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