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国社会(包括香港)被房地产商绑架,“阿芙乐尔”炮声在中国头顶经久回荡!

2019-08-17 17:25: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曹操,曹操就到;昨天还在论坛上盼念《李嘉诚去哪了?》,今天就看到《41家香港地产商联署斥责暴力示威》。香港“反修例”引起的示威一月有余,无有停息迹象。去殖民化不彻底,外部煽动当然都是原因,政治分析家们诊断这次香港暴乱的深层原因时,无一例外也都将矛头指向财阀和豪族控制下的香港经济,痛陈社会贫富严重分化、经济失去竞争力,环环相扣、社会积弊致年轻人看不到香港社会未来,高房价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我以为这个分析恰如其分,更是一针见血,指明了止暴制乱后香港重建的方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事早有预兆,香港回归伊始就有谨慎者提醒房地产模式可能会埋下祸乱根子,反复不断提醒决策者们;李嘉诚作为一个象征人物亦被反复拿来解剖。然而格局一旦设定,其他一切都沦为点缀甚至愚弄。这个“设定”就是将香港回归后的社会稳定寄托于少数财阀和豪族寡头。这与大陆“改革开放”的逻辑是完全一样的,所谓的“经济发展”不是基于共同富裕,而是所谓“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先富帮后富”。房地产绑架下的经济,整个社会就是一盘“零和博弈”赌局,“先富帮后富”如何实现?别说幻想,就连基本的公平都被糟蹋殆尽,一部分人进入天堂却硬生生的将另一部分人赶入地狱――上世纪九十年代“下岗潮”就是这样的真实一幕。高房价下的香港更是触目惊心、反差强烈:一边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潮水般涌动的购物流,成龙般左抱右搂,对外宣传上的“东方明珠”;另一边却是铁丝网结扎的鸽笼,三五几户拥挤,一层两层三层叠床,芭蕉扇紧贴大叔肚皮,油烟汽整日围绕大姨少妇,甚至连印度、南美贫民窟都不如。一些人至今仍在幻想将香港的两极化模式移植到内地。

  天天盼日日等的《李嘉诚去哪了?》,今天香港乱局可以给出一个答案:将一个社会寄托于少数寡头精英是不可靠的。

  香港是中国社会的缩影,谁也不能保证发生在香港的事件不会在大陆发生,不知哪条引火索点燃而已――“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先富帮后富”,三十多年过去,正在受到检验。其实早就破产,这在房地产这件事情上最能看出来:房地产资本家和炒房客形成的联盟拥有超限的库存资源,与之对峙的广大刚需梦想着“市场规律”发挥作用。然而房地产异于一般商品的属性,他与社会政治的牢固结合性,“市场规律”根本就是失效――其效应比资本家宁可将牛奶倒入阴沟而不施舍给即将饿毙的人们还要严重几百倍,“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先富帮后富”纯粹痴人说梦。只要公平,撬动房地产,无需“先富帮后富”,社会就能良性运转。经济学家再也不能故作高深愚弄大众了。我想大家都熟悉“连杆齿轮”这项简单机械运动,知道“死角”是什么意思,设计时应尽量避免:“死角”是指连杆到了某个角度,既无法继续旋转过去,又没法倒退转回去,只能原地停着不动,必须靠手工才能恢复转动。设计时要避免的,房地产业异于一般商品的特殊属性,就是这样一种“死角”。

  房地产业异于一般商品的特殊属性有哪些呢?(1)土地的国家所有,具有无可替代的垄断性;(2)中国政治特点,有将垄断资源当作政治考核工具的偏好,这是一种不公平的考核机制,但目前尚无更好的替代方案;(3)高储蓄率的国民嗜好成为经济危机的缓冲剂,延缓了社会危机的爆发,将风险转嫁给后代。

  这些“死角”和应对并非没人思考过。八年前重庆曾开征“房产税”试点,对存量房征税,采用累进税率,成为内地第一个开征此类税种的城市。操盘手据说是当时的重庆市市长黄奇帆,道一人从事这项经济技术工作,记得当时也曾发过一篇BXL下令对存量房征税》,为之欢与呼。就技术中性角度,“房产税”纯粹小儿科,黄奇帆曾经上海工作过,专家云集的上海对这类技术的论证早就开始,道一人也曾参加;然而这类技术流于空谈,因此BXL下令对存量房征税》调侃这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上海论证重庆试点。文中也曾预感大事不妙,动了某些人的奶酪;不祥预感不幸应验,重庆的试点最后变成一场政治闹剧,“房产税”半途而废,试点不成,反而成为全国人民至今尚未治愈的心病。

  今天,“房产税”仍在无休无止的论证,而乌有实施的任何迹象。这种无休无止乌有行动的论证反映的是社会被功利绑架,找不到出路;因此我仍然要说“将一个社会寄托于少数寡头精英是不可靠的”。今天香港乱局还不算证明吗?还要什么证明?不能寄托于少数寡头精英,而应该靠制度保证。如果“房产税”这类技术中性还不算制度保证,那还要靠什么?我不得不哲学上思辨一下,谈一下终极真理,道家学派嘛,这是最基本的思辨。社会存在和运动来自两股动力:或制度而有序,或革命而无序,我们华夏民族这一波秩序来自哪儿?来自1949年革命,来自“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启迪,通过无序建立有序。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人从“一大”到“十九大”,始终坚持这个信念:革命成果被篡夺,“十月革命”的炮响将会回荡不息。

  1949年革命是1911年推翻满清革命的继续,我在纪念“十月革命”100年的《隆重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避免趟俄罗斯国内的混水》(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710/151702.html曾经谈起:中国1949年政权来自三大贡献,也即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周期律的惯性作用,前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外部推动。1911年推翻满清革命就是古老的“周期律”惯性作用,“阿芙乐尔”一声炮声给我们送来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外部推动。

  孙中山领导的1911年革命推翻了满清,然而半截子革命,某种意义上只是“剪去一根辨子”的革命,因为没有触动封建制度的社会根基――土地所有权正是这样的一个根基;1949年革命是1911年革命的继续,就是要触动这个根基。1949年革命由三次国内战争构成,第一次是北伐战争,第二次是土地革命战争,第三次是解放战争。

  为什么是“土地革命”?就是要触动1911年推翻满清尚未触动的社会根基。为什么1911年不成而1949年成?因为恰逢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风起云涌之时,“阿芙乐尔”巡洋舰一声炮声,拉开了“十月革命”,在俄国建立了人类第一个社会主义制度国家苏联,也给当时的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真理。“十月革命”是伴随着《告工人、士兵和农民书》和《土地法令》两部法律的颁布而拉开序幕。我们知道“周期律”是中国固有革命的不变形式,就哲学上说历次“周期律”革命是没有理论执导的,而1949年革命是在“十月革命”影响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一场异于“周期律”的革命,其中一个重要理论就是“废除土地私有制,全部土地归国家所有,并无代价地交由农民使用”。

  回首这场革命我们看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一些人打着“市场化”和“房地产改革”的名义,非但没有继续1949年的“土地革命”,而是“土地国有”名义下的事实上被蚕食。今天中国社会的房地产就像处于“死角”的连杆齿轮,既无法继续旋转过去,又没法倒退转回去,重庆式的“房产税”试点遭受房地产资本家和炒房客的联手破坏。

  怎么办?就连大资本家马云也警告:今天的高房价是不可持续的。今天香港的乱局就是大陆的明天,这可不是危言耸听;重新认识重庆“房产税”试点的意义非常必要。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摔一跤不要紧,同一个地方连摔两跤那就无可原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